<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9章 阴!阳!阴阳!
    一番谈话,定下了下一步的行动。www.yuehuatai.com看到

    在启动后,为了长生嬴政便不会放弃,哪怕前面再有困难,可这传闻中的长生已经有了看得到的路子,自然而然也要克服其中的困难,以求达到目的。

    再说……

    他的这个决定,或许能够打消许多人的顾虑。

    嬴政非常清楚,军队和阴阳家蜀山一行,其中的行动根本无法彻底的隐瞒,想来天下间那些躲藏在暗处的家伙们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对付帝国。

    而且作为一国之君,那明显人为传播天下的一些消息,嬴政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对许多人来说,一个国君长生不老那是一个太过恐怖的事情。

    一旦真正确定下来,只怕这些人会做最后的鱼死网破,那是绝望至极下的反抗。而眼下,嬴政身为皇帝,他同样看到了帝国在急一统华夏后,那隐藏在其中的暗涌。

    步伐的过快,使得七国的人并没有彻底的融合,彼此之间还是有着极大的隔阂,更不用提那些六国的余孽了。

    而一个坟墓,便是对某些野心人的最好良药。

    不提彻底的抵消,将隐藏的问题延迟押后,等到时他嬴政有着足够的时间来解决这些事情的时候,便已经足够了。因为他现在的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北方匈奴的身上。

    比起六国余孽,北方草原上的蛮子才是大敌。

    这是一个雄才大略,合格的帝王。

    嬴政做出这样的选择后,岳缘稍微惊讶了下,这比起他本身所想的有些差距,不过倒也没有多大的意外。作为华夏大地上第一个做到一统伟业的帝王,考虑问题当然不会那么简单。

    听到这个提议后,岳缘便察觉到了对方的想法。

    既是烟雾弹,更是达到了想要的用处,正可谓是一箭数雕。而且。岳缘的目光停留在了嬴政那张红光满面的脸上,以如此大龄之年,将那份宝典练到了这个地步,是该说他天赋不错。还是一个国家的底蕴太过深厚?

    只不过有些过了。

    “不过……”

    似乎想起了什么,嬴政微微昂,用低沉的嗓音说道:“朕不想等太长的时间。”

    四目相对。

    半晌。

    起身,离开。

    岳缘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这一点陛下还请放心,本座也等不了太长的时间。”

    ……

    目不转睛。

    月神的目光在赵高的身上来回扫过。就好似是初认识一样。

    就在被月神不断用奇特眼神打量的赵高正快要到了不耐烦的时候,那紧闭的房门在一阵嘎吱声中打了开来,一身黑衣黑袍,整个人笼罩在面具下的东皇踏步走了出来。

    目光挪移。

    视线先是在赵高的脸上停留了一下,岳缘随即便转了开来,停在了月神的身上,道:“走吧。”

    躬身,低头。

    赵高的姿态摆的非常的低,丝毫看不到一点身为嬴政近臣的高傲。

    双方错身而过。

    在错身的那一刹那,岳缘的眼角的余光再度扫了一眼低着头颅的赵高。嘴唇微动,随后人便已经走了过去。跟在岳缘身后的月神,同样用一种包含着深意的目光扫了一眼赵高后,紧随而去。

    许久。

    一直低着头的赵高没有丝毫抬起头来的迹象。

    啪嗒!

    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响,脚下的青石板上不知何时落下了一滴水珠,在那上面砸出了一团花朵一样形状的湿痕。此刻若是有人走到赵高身前,蹲下身来仔细观察赵高的话,定会现赵高的脸色略显青白,脸上更是布满了冷汗。

    他,知道了。

    他指谁?

    不言而喻。

    一个行走在暗中的人。最害怕的是什么?无疑是见到阳光。

    以前还感受不到什么,可在今天面对东皇的时候,赵高这才现自己好似脱光了站在烈日之下,被人看的彻彻底底。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秘。

    甚至,连黑暗的影子都在对方的目光下瑟瑟抖,藏在了脚下。

    那种可怕的感觉,比之第一次见到东君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更为恐怖。

    阴阳……

    他赵高是东君的人,自然也是阴阳家的人,只不过他属于阴之一脉。隐藏在暗中而已。而这一脉在东君的口中有着一个其他的别称。

    阴,既是阴阳的阴,更是阴癸的阴。

    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后,整理了下衣衫,赵高这便在眨眼间回复了原状,似乎刚刚的失态不过是人的错觉。拂了下衣袖上的褶皱,赵高这便躬身走进了房间。

    路上。

    岳缘漫步走在前面,月神则是紧随其后。

    步伐不停,岳缘的心里却是在思考着其他的东西。

    赵高是婠婠的人,岳缘早在数年前便已经知道。既然在以前婠婠有着那样的心思,那么赵高这个宦官便是她的第一选择,再说阴癸派想来有用宦官的经历。

    外人或许不知道,只道阴阳家乃是道家分裂出来的存在,是因为理念不合的缘故。

    可是只有岳缘才十分清楚,当他与她两人都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来到阴阳家的时候,阴阳家其实已经生了变化。阴阳家不再是其他百家中的阴阳家,而是一个奇特的融合存在。

    阴是阴癸,阳是纯阳。

    合起来,却又是阴阳。

    婠婠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就如同她曾经的死对头师妃暄一样。两女都是事业心太重,能够将儿女私情放在后面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无疑是可爱,却也是让人无奈的。

    作为立足在这个漩涡中的男人,岳缘的感受可谓是太过深刻。

    以和氏璧碎片引来到这个世界后,婠婠自是事业心再度爆棚,如一只辛勤的蜜蜂开始将花费了不少时间才掌握大半的阴阳家在她绝强的武力压制下开始进行她想象中的改造,改造成她想要的门派。

    至于墨家?

    这个时期的墨家,白痴才会选择他们。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岳缘来了。

    于是婠婠变成了东君,而岳缘成为了东皇。

    婠婠本身的想法在岳缘的到来下如脱了缰的野马。开始不受控制的奔腾起来。她没有料到岳缘会以更强的武力压制,更是用自身散的魅力来影响本该是她阴癸的门人。

    本身的魅力,加上道心种魔**与龙元……

    婠婠她连自己都无法逃掉,就更不用说其他的人了。

    不过婠婠的大业虽然被岳缘搅合了。但她也将岳缘本身看重,准备在这个世界立为传人的焱的身上刻下了阴癸派的痕迹,成为了她的传人。

    阴阳家虽是三者的聚合体,可在其中阳代表的其实是最少的一部分。

    真正意义上,只有一人。

    而这个人便是他岳缘自己。

    剩下的大部分是婠婠调教出来的阴癸门人和被融合进去的阴阳家人以及一部分后面加入不知道根底的门人。在岳缘的压力下。婠婠迫的离开了阴阳家,最后更是被岳缘强制性破碎虚空。

    却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岳缘在实验一些东西的时候,几乎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

    旁人或许只看得到阴阳家眼下的盛世繁华,有心人也许会觉得阴阳家会高处不胜寒。但只有岳缘才清楚那深埋在阴阳家最深处的暗涌,只怕当他在这个世界完成了心愿离开后,便是阴阳家分崩离析之日。

    脚步猛地一顿,岳缘的步子就此停了下来。

    抬头。

    望天。

    岳缘突然这样想到,若是当初在天龙世界的时候出现的是婠婠,而在这个世界才出现的师妃暄那会生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倘若故事是这样展的话。只怕佛门的慈航静斋会在这个世界,在他的脚下全军覆没。

    那他真心想看看这种局面下师妃暄的表情。

    师妃暄理该调教,哪有石青璇来的可爱。一想起师妃暄的那些做法,岳缘就莫名的有一种愠怒在心中蕴藏。

    “哈!”

    一声轻笑自面具下传出,哪怕是经历了这么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岳缘在这一刻竟然也会觉得自己的脸皮也会有着些许的热……唔,应该是凤凰的力量又影响了自己,该用真气压制一下。

    很快,岳缘再度回复了原状。

    身旁。

    岳缘突兀的停止以及笑声都吸引了月神的注意。

    “东皇大人,何事让您如此兴致?”

    “没。没什么。”

    摇头失笑,岳缘抬起停下来的脚步,朝前走去,同时说道:“本座只不过在感叹。岁月的流淌是否也在磨练一个人的脸皮?”说到这里岳缘的语气停了下来,再度陷入了一种回忆。

    当初……

    见到莫愁的那一刻,他的脸皮……好像也不薄。

    唔,岳缘又想起了那天的夕阳,那天的河畔,那天的晚霞。

    “???”

    脸皮?什么意思?

    一旁。月神闻言满头雾水,惊愕莫名。

    很快。

    岳缘与月神两人已经回到了阴阳家禁地。

    在大少司命两人的安排中,那因为剑气暴走而毁灭的场所,基本上也在无数门人的忙活下收拾了一个大概。只不过,在这一刻,岳缘并没有了继续闭关的心思。

    他在等待。

    一天后。

    咸阳宫,朝会。

    在提出后,无数大臣的共同赞同下,帝国通过了提议,开始了皇陵的建造。(未完待续。)

    p:真心醉了,上班的地方财务携款逃跑,尼玛在那人在这里上了半年班,身份证全是假的……准备的真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