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7章 镜湖医庄
    纵观现在……

    眼下的纵横鬼谷的弟子似乎出现了些问题。或者说这一代的鬼谷弟子与以往的鬼谷门人,有着极大的分别。如果说以往的鬼谷弟子是以言术来行走天下,那么眼下的卫庄与盖聂二人却是颇为不同。

    他们师兄弟,更多的是以剑行走天下。

    对于这一点,百家中有着不少的人觉得有些意外,只不过大家都明知故问的一样放在心间,不去过问。毕竟,要知道纵观过往,纵横鬼谷一派的弟子做事可不是现在这样用剑说话。

    也许是察觉到了大势,也许是还有着秘密没有人知道。

    这样的行为,即便是在岳缘的话语下,阴阳家有人专门收集这鬼谷一派弟子的消息,但在几年后,这股力道也随着岳缘开始闭关后慢慢变得小了下来。

    因为现在的鬼谷两位弟子彼此之间正斗得你死我活中……

    但是仍然有人在暗中关注着他们。

    盖聂为了保天明,被追杀了太长的时间。之前不过是被帝国的军队追逐,随着盖聂手上那号称天下第二的渊虹剑拦下,无论是什么人都倒在了这柄曾经在墨家中号称屠龙之器的利剑下。

    最后,在同门师弟卫庄与秦国合作,从嬴政的手上接过了这个任务后,盖聂的局面就变得极端的被动起来。在聚散流沙的追杀下,哪怕是被江湖人称剑圣的盖聂也无法幸免,一路上几乎是拖着重伤的身躯,勉力保护着天明。

    可是,虽然聚散流沙进行追杀,却没有如盖聂的料一涌而上。否则的话,只怕盖聂再厉害。也得倒在围殴之下。

    小庄……

    究竟在盘算些什么?

    镜湖医庄。

    盖聂面色淡漠的看着眼前正在忙活的年轻女子,任凭对方对自己身上的伤势进行着检查伤势,只是在他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的时候。总会得到一个厌恶的怒视眼神。

    对于这一点,盖聂并不在意。

    厌恶。那是对方的事情。

    与他无关。

    眼下,在花费了好长的时间逃离了秦军与聚散流沙的追踪后,现在的盖聂才真正意义上有着一段比较宽容的休息时间。丧家犬一样的逃亡路,哪怕盖聂在保持鬼谷一脉该有的风度,可在前段时间,盖聂确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虽说有过猜测,可真正在逃亡路上的那一刻盖聂才发现他还是小瞧了帝国的力量。

    即便是他被称为剑圣,仍然一路上伤痕累累。筋疲力尽。

    太强

    帝国实在是太强了

    不愧是碾压了六国,开创华夏大地以来第一个大一统的国家。

    在盖聂看来,那些在暗处筹谋着推翻帝国的人单单以他们的力量来说,只怕远远不够。有一种感觉,盖聂觉得这个恐怖的帝国崩塌只可能出现在内部,否则的话号称战无不胜的秦军绝对可以让那些反抗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帝国的力量。

    反倒是师弟小庄的做法,让盖聂有所推测。

    之前逃得太急,盖聂想不到那么多,可在静下来后,盖聂却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奇怪的地方。

    卫庄。究竟在盘算些什么?

    以他对这个小师弟的了解,对方绝对有后手。

    “不要乱动”

    端木蓉察觉到盖聂的动作变化,顿时抬头怒视了一眼。表情显得无比的严肃。

    “……”

    眉头怔了怔,盖聂没有理会,而是抬眼朝外面望去。

    外面。

    天明正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对着站在前面一个身穿朴素衣衫,却有着别样高贵气质的小女孩正在兴高采烈的比划着什么。只一眼,盖聂便察觉到了小姑娘身上的独特气质。

    而在两人的身边,还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少年,这少年他自然是认识,算是逃亡路上的伙伴。正是楚国项氏一族有着天赋神力的少年项少羽。

    由气质上看三人,这小姑娘和项少羽可谓是一眼就能看出那隐藏的家世。单单就两人的气质上便能看出数分。

    而且小姑娘模样一看就是美人胚子,长大后只怕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祸水级美人。

    至于天明……

    右手轻扬。盖聂不由自主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教育,果然是培养气质的开始。

    一路上的逃亡,他盖聂哪里有时间来做教书先生做的事情?而且,在盖聂看来,他所学的鬼谷纵横一脉的东西,只怕能够教导天明的只有他手上的剑术了。

    可惜,天明暂时学到的也就一些三脚猫的功夫。

    察觉到了眼前冷漠男子的神情变化,端木蓉面色一冷,目光也朝外面望了去。

    果然。

    就是这个讨厌的小屁孩。

    看到单纯善良的月儿有被那叫天明的小子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迹象,端木蓉心下一动,立即招呼道:“月儿,进来。”

    “哦,蓉姐姐”

    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高月朝天明和项少羽笑了笑,这便朝房间里走去。

    “原来你叫月儿啊”

    倒是天明听到端木蓉的称呼,面带嬉笑的说了起来。

    “小子”

    一边的项少羽瞅了瞅天明,再看了看走了进去的月儿的背影,上前用肩膀碰了碰天明,嘀咕道:“你在想什么?”

    “你这家伙,什么想什么?”

    回过头,被吓了一跳的天明大为不满的推了推对方,倘若不是打不过对方,天明定要将这个家伙压在身下一顿胖揍。因为这一路上,他天明早已经看他不爽了。

    想到便要做到。

    于是,天明便扑了上去,一把扯住措手不及的项少羽的脸皮,两人开始了例常的撕逼。只不过那结果不言而喻,一般上最后被撕的还是天明他自己。

    不提镜湖医庄。此刻在另外一个地方。

    一袭白发的卫庄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风景,眼底的深处不知流淌过什么神情。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看的并不是风景。而是身边的人。

    赤练眯着双眼,临风远眺。任凭那清风吹乱了她的秀芳,却是没有察觉到身边男子隐蔽的目光。

    半晌。

    收回了视线的卫庄,目光也顺着赤练远眺的方向朝前方望去,远处是青山绿水,好一副江山如画的美景。

    这几年看起来赤练的情况已经好转,可是颇为了解对方的卫庄却是知道事情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样轻松,不同的是赤练不同数年前那样表现的太过明显,不断的自我怀疑与否认。

    花费了不少的时间。赤练才重新认识了她自己。

    但是作为一个了解她的人来说,卫庄很清楚赤练的身上多了一种莫名的东西。在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是隔阂了什么一样。

    这个看不见的隔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从见到那阴阳家首领东皇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一想起这个神秘的男子,卫庄的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皱。哪怕是见到自己的师兄盖聂,卫庄也不会有这般大的心绪波动,但只要想起那人,卫庄的心中便忍不住的烧起了小火苗。

    那一次会面,是他最大的失误,更是他最大的屈辱。

    许久。

    卫庄好不容易才将心头那丝火苗熄灭。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的方面。卫庄非常清楚,心中更是对那些一直坚持着推翻帝国的人感到悲哀。

    身为鬼谷一脉的人,卫庄看得出单凭外部的力量。想要推翻大秦帝国实在是太难了。

    所以,即便是卫庄早已经暗中彻底调查清楚了韩非子是因何而死,也知道了那真正位于背后的黑手,可卫庄却仍然无可奈何。这个帝国想要混乱波动,除非……

    除非帝国与阴阳家那个深不见底的家伙内讧。

    而使得帝国从内部混乱起来,这才有真正的机会。

    眼下,能使阴阳家与帝国相背离吗?

    卫庄觉得不太可能。

    不过有一点,让卫庄也觉得这嬴政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竟然想要长生……而阴阳家更是推波助澜。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一个万世的王朝,一个不死的皇帝。

    一想到这里。哪怕是卫庄也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

    这种景象,只怕任何一个有着野心的人都会恐惧和害怕。他们做的便只有阻拦和反抗。

    长生的事情虽然没有传闻天下,但在许多有心人的了解中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卫庄在追逐盖聂的途中,也在让人关注着这些,他想要看看到底是谁会首先忍不住跳出来。

    谁做这个出头鸟。

    就在卫庄思索这些的时候,一道呼啸声自身后落下,掀起的气流更是直吹的卫庄的衣袍与赤练的裙摆不断的飘舞。而伴随着的则是一道清澈的鸟鸣声在头顶响起。

    “来了。”

    回过头,出现在卫庄与赤练背后的正是聚散流沙中轻功最好的白fèng。

    随手拂了下肩膀上的白色羽毛,将上面的灰尘弹落开去,白fèng只是轻声道了一句:“找到了,那个传闻中的镜湖医庄。”

    闻言。

    卫庄满意的笑了。

    脚步声中,以卫庄为首,三人就这样离开了山顶。

    ……

    大秦帝国。

    帝都。

    咸阳。

    阴阳家,禁地。

    轰

    一声巨响,岳缘闭关所在地在这道巨响中被无数的剑气摧毁,那冷冽的剑气不仅将建筑摧毁一旦更是将整个地面刮地三尺,更是在地上留下了足足三寸来厚的寒冰。

    这恐怖的剑气之威可谓是恐怖之极。

    睁眼。

    岳缘面具下的面色已经大变。

    但如此厉害的场景,如此绝强的剑气落在岳缘的眼中,却恰恰相反。

    他到瓶颈了。

    或者说,他创造的这套用来杀fèng的剑法出现了问题。未完待续。

    ps:最近工作忙,上了一个星期的通宵班,妈蛋然后感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