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6章 暗涌
    桑海。

    郊外,一处山峰上。

    笑三笑面无表情的站在一颗大树的树梢顶端,临高而望,视线将桑海的一切尽收眼底。只不过这目光的聚焦的地方,仍是那小圣贤庄的所在。

    眺望许久,笑三笑收回了目光,叹了一口气。

    “惊天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更严重。”

    脑海里回想着自己长子的那副凄惨的模样,哪怕他是笑三笑,活了这么多年,却在这种情况下,也觉得束手无策。因为这已经是神兽因素方面的纠缠交锋了。

    而且,他更加担忧的还是从那次事情上面看出了东皇这个人的变化。

    是心态的变化。

    变得不择手段了。

    这已经不是英雄所为,不是男儿所为。

    笑惊天的事情,笑三笑看得出来那只是对方对自己的一份警告。可以说,现在的东皇只怕整个神经都已经崩了起来,若是再度招惹的话,只怕对方会暴走。

    那种状态下的人,笑三笑可不想面对。

    但同样,笑三笑不会让事情按照对方的设想那样进行下去。

    儒家,便是一个选择。

    想来,儒家也不愿意看到大秦帝国这般下去,更不愿意见到秦王政寻觅长生。

    所以不管荀子是否相信自己所说的那个故事,但笑三笑想要达成的目的却已经有了足够的进展,不一蹴而就,就已经足够了。作为鬼谷子,他只需要提一个引子就可以,剩下的聪明人都会自己想象。

    儒家。向来出聪明人。

    想到这里,笑三笑身形一晃,人已经从树梢上飘然而下,不知不觉来到了海边。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后,便见海浪汹涌。一只足有小屋大小的海龟从海里爬了出来,来到了笑三笑的跟前。

    伸手拍了拍那海龟的龟壳,发出砰砰的声响,笑三笑自言自语道:“不过为了防止意外,老夫得还是需要找一个人选。”笑三笑很清楚,自己的两个儿子不适合。而且他也不想他们掺入其中。

    寻思了半晌,笑三笑在心中甚至下了决定,他可以拿他多年来创造的那一套武学也可以送出去。

    咧嘴一笑,笑三笑纵身跃上了龟背上后,便驾着这只海龟入海而去。

    这一离去的方式。倒是让小圣贤庄的人在桑海探查老者踪迹的时候,没有了任何的收获。没有人料到笑三笑会是以这样不同寻常的方式离开了桑海城。

    而此时此刻,小圣贤庄里的气氛已经变得凝重至极。

    长生一词,彻底的笼罩在了三位当家的头上,阴影不散。

    ……

    帝国盛世。

    携带着一统华夏,灭六国的威势,嬴政的声望可谓是达到了最顶峰。

    但即便是面对这个看起来有着烈日一般煌煌大势的帝国,仍然有着不少的人不甘臣服。

    是为了利益。也是为了旧国情怀。

    不过在这叛乱的人中,最富盛名的便是楚国的项氏一族。可以说,单在身份地位上来说。项氏一族是最为容易形成聚众效应。哪怕是一直反秦的墨家也没有这样的能耐。

    其根本意义上便是因为墨家没有足够的大义,除非墨家里面直接钻出一个六国皇族的人来。

    故而在公子扶苏接手了这件事后,他的第一个选择便是继续针对项氏一族。

    正是所为的杀猴骇鸡。

    比较起来,项氏一族乃是将族,比起墨家那种刺杀之类的威胁实在是太大。对于国家来说,一个将军绝对要比一个刺客更加恐怖。

    将军能聚众成军。但刺客却没有这个能耐。

    所以在公子扶苏接手的那一刻,他便看出了这其中最值得在意的对象。

    于是一份命令就此而下。拉开了帝*队对项氏一族的死命追杀的过程。

    不仅如此,公子扶苏更是看到了那隐藏在帝国强盛之下的潜泳汹涛。别看帝国眼下威势无双。可是公子扶苏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帝国行走在悬崖上的错觉。

    一个不好……

    公子扶苏是不信帝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有着父皇的存在,这天下哪怕在怎么糜烂也不会落到那个境地。唯一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的便是六国旧臣还有反秦的墨家这些皮癣之患,不彻底解决的话摆在那里还是不好看的。

    相对来说,公子扶说更加担忧的还是自己的父皇。

    作为嫡长子,那被有心人传闻的长生之说自是落入了公子扶苏的耳畔。

    开始他是不信。

    不过在悄悄的探查了下军队行迹后,公子扶苏便发现了曾有一部的军队与阴阳家的人去过巴蜀之地的蜀山。而结合那传闻,这东西只怕不是空穴来风。

    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父皇应该是对那长生之说彻底的起了心思。

    而且再加上前段时间召集人力进行一只大船的建造,恐怕也不会那么简单。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因为公子扶苏发现这艘名为蜃楼的大船建造规模实在是庞大的太过恐怖。

    这样规模的大船,可谓是前所未见。

    纵观帝国四周,真正的敌人只有北疆的匈奴。这蜃楼的建造自然不会是一艘陆地船,放到北疆的草原上,唯一的可能便是出海寻仙以求长生了。

    讨厌的阴阳家!

    想到这里,端坐在那里的公子扶苏的眼神便不由的一冷。

    自韩非子被处决,取代了法家在高层权势的阴阳家一直以来都不受公子扶苏的待见。

    这个感觉是来自第一印象。

    有时候人对人,感觉向来如此。

    公子扶苏对阴阳家就没有太多的好印象。

    原因无他。

    一是因为阴阳家太过神秘,二是因为公子扶苏本身的性子。

    哪怕是阴阳家投靠了帝国,同样还是那般神秘。就好似两者之间不是所为的投靠关系,而是单纯的合作。再加上那个一直笼罩在黑衣黑袍中的东皇太一,可谓是神秘的一塌糊涂。

    自上而下,那份由东皇太一带来的神秘彻底贯穿了整个阴阳家。

    而连脸都不露出来的人,只怕心思也是这般遮遮掩掩。

    甚至。

    公子扶苏亦猜测,能让父皇有追求长生的心思,只怕其中脱不了阴阳家的关系。尤其是听闻在阴阳家中有一个人极为擅长炼丹在前段时间被父皇单独召见。

    这人叫徐福,在阴阳家称之为云中君。

    “……”

    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公子扶苏将手中的卷宗掩了起来,闭上了双眼,开始沉思起来。那摆在身前的卷宗乃是帝国关于阴阳家所有资料与情报的记载。

    他看了这个足足看了五天的时间,可在看完后,公子扶苏发现这个看似详细的情报资料其实是极不完全的。

    譬如说那个突然出现的东皇太一。

    还有那些隐藏在阴阳家内部的人,也只有耳闻却不见任何的踪迹。比如说那个东君,还有那个所为的炎……都不见踪迹,哪怕是帝国在阴阳家内部的密子也不知道丝毫,只是知道有过这样的两个人。

    眼下,这些人到底隐藏在哪里?

    帝国中又有谁是阴阳家的人?

    促使父皇追仙求道,阴阳家到底想要做什么!!!

    颠覆帝国?

    这个念头刚起,便被公子扶苏压了回去,隐隐中他觉得事情绝对不是这么简单。沉吟了半晌,公子扶苏有了打算。想要真正了解阴阳家,只怕需要另外一者的帮忙,于是扶苏在心里决定接触道家。

    只是如何劝导父皇不去追仙求道?

    扶苏对这个是不信的。

    扶苏非常清楚自己父亲的性子,尤其成为皇帝后,那种威势哪怕是他这个儿子也有一种不敢直视的压迫感。要是没有足够的理由,扶苏亦不敢面对父亲的怒火。

    只是帝国现在需要休养生息,太长时间的战争其实已经透支了太多力量。在扶苏的眼中,更不应该为一个所为的蜃楼浪费极大的财力物力。

    这话该怎么开口?

    许久,公子扶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没有发现一个好的机会。不过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对自己的人下达了接触道家天宗的命令。

    半个月后。

    道家,天宗。

    禁地。

    晓梦把玩着一卷奢华的卷轴,使得其不断的在手中翻滚。半晌,晓梦随手将这个卷轴丢在了地上,滚动了一会儿停了下来,最后卷轴上那黑色的龙形正对向了她。

    “我这是答应了还是不答应了?”

    侧着头,修长的玉指轻轻的点着膝盖,晓梦面带笑意的看着那地上的卷轴,自言自语道:“可是答应了时机不到,见不到人;若是不答应,这却又是一个好机会。”

    “唔!”

    沉吟了一声,晓梦自语道:“不拒绝,不答应。”

    对这份出自帝国公子扶苏的拜访信,晓梦直接采取了冷处理。似乎想起了什么,晓梦回首问道:“对了,前来送信的人叫什么?”

    “章邯!”

    一名女道士恭敬无比的回道。

    “噢~~”

    一声慵懒的轻哼,即便是再慵懒也难掩语气中那种傲慢到无视一切的冷漠:“不认识,让他离开吧。”

    而比较起这个来,晓梦在这一刻却是在沉思另外一个问题。

    一个女人与男人的问题。(未完待续)&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