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5章 缺失了的剑 下
    叮!

    清脆的声响如同雷霆震荡在耳边,寒光闪烁中独孤凤与岳缘已经真正的交上手了。看最新最全

    一剑直刺,亮银色的剑身上荡漾着月辉,如那水纹波动。挥剑中,就如同那被甩出去的水,月光在独孤凤的手中亦化作了助力,刹那间这一剑刺出去的时候,剑身已经在不断的颤动。

    那照耀在上面的月辉,就如同反射出去的阳光一般,在极短的时间产生了上百次的颤动,所返出来的光芒刹那间使得四周的黑夜变得雪亮,随后又是猛的一暗,那些月辉似乎也被其吸收殆尽。

    当光暗下的那一刻,剑已经到了岳缘的面前。

    嗡嗡声不绝于耳,目光望去独孤凤的剑锋看起来没有动,直刺过来,但是在那剑锋四周颤动的空气,扭曲了人的视线,无疑都是在告诉岳缘这剑在不断的颤动。

    只不过是颤动太多,幅度太小,使得外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而已。

    眨眼间。

    三尺青锋已至胸前,更是剑芒倾吐。

    “!!!”

    是赞叹,也是讶异!

    看着这一剑,岳缘虽说已经猜测到独孤凤的剑法有了长足的进步,哪怕是明明知道对方创造了属于她的独孤九剑,但仍然没有亲眼见识的时候,也感受不到对方的剑是如何的惊艳。

    唯有亲自面对对方的剑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对方的进步。

    脑海里,回荡的是曾经与独孤凤论剑后的场景,当初的独孤凤施展不过是碧落红尘剑法,乃是独孤家的家传绝学,但在这一刻这一剑展现的是碧落红尘,却又不是碧落红尘。

    这一剑超脱了独孤世家的家传剑法,这一剑展现出来的是那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境界。

    红尘。

    太短。

    不过是白光一亮,黑暗降临的时间。人之一生也不过是一睁一闭。对于人来说,红尘就只是这么长的时间,仅此而已。

    在这一刻,红尘已落黄泉。

    不提正面应对的岳缘,当当就在四周围观的丐帮等人,功力境界太低的人只觉得眼睛生疼,刺的泪流满面,而功力高的人也感觉到了那么一种红尘已尽的恍惚感。

    人至此,生命也应该至此结束。

    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挺胸迎接那一剑,迎接属于自家的最终结果。

    面对这尽落红尘的第一剑。岳缘面上满是惊叹,手中玄铁巨剑旋绕舞动,无锋的剑锋直对独孤凤手上的三尺青锋。

    先是双剑剑锋对剑锋,碰触的一刹那都是一震,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时间似乎就此禁止,画面就此定格。

    半晌。

    一股气浪以两人为中心产生,如突兀而起的飓风一般朝四面八方散去。

    一边。

    好诡异的剑法!

    咬了咬舌头,乔峰立即清醒了过来,反应过来心中大惊。这种诡异的剑法让乔峰惊骇不已。当初与对方在画船上交手,更多的都是重剑与降龙十八掌的刚猛对决,哪里见到如此诡异莫名的剑法。

    这一剑,有一种让人去黄泉的魔性!

    在这一刻。乔峰的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双手化拳为掌,掌纳方圆气劲,抬手便是擒龙手。整个人同时朝后暴退。顿时,四周的不少人都被乔峰以擒龙手生生的朝后拉了开去,再度远离了一段距离。

    “啊!”

    被乔峰以擒龙手拉回来的马夫人康敏脸色苍白。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整个人几乎没有了力气,差点软倒在地。最后还是一手抓着乔峰的衣襟,这才勉强的站直了身躯。

    先是不知道该以如何的心态望了身边这个魅力非常的魁梧汉子,康敏的视线再度落向场中独孤凤的时候,已经是隐隐的满含了杀意。

    刚刚的那一剑,竟然已经让她产生了幻觉,看到了自己的那个死鬼丈夫,对方正在黄泉等待着自己,那股场景让心如蛇蝎的马夫人也不由得心惊胆战。

    不仅如此。

    其他聚精会神看着这一战的人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冒出了各种表情。

    角落。

    段誉由于没有想什么,倒是还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乔峰则是行得正,没有丝毫心愧的事情,自是没有什么影响。可以说,只要是行得正,站得直的人面对独孤凤这空前爆发的一剑都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但就在段誉感叹着这一剑着实开了眼界的时候,只听身边一声闷哼,紧接着便嗅到了一股子血腥气。

    回过头。

    段誉见到的便是王语嫣一手捂着嘴,不断咳血的模样。

    “王姑娘!!!”

    眼见自己的神仙姐姐不知怎的,变成了这般模样,段誉心中顿时大急,连忙一手托着王语嫣的手臂,关心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呢?”

    “没事!”

    一双大眼睛似乎发着光,亮的吓人,让人不敢对视。王语嫣伸手支开段誉的手臂,玉手轻轻放在身边阿碧的身上,目光仍然没有离开场中独孤凤的身上半刻。

    想要帮助表哥打败这个女人,区区这点伤算的了什么?

    王语嫣的脑海里仍然记得当初对方横扫参合山庄的时候,留给表哥慕容复的是什么。整个人几乎失去了一切的精气神,差点让表哥自此一蹶不振。

    更是从武学智慧上压了她王语嫣一头,彻底的将她也打击了。

    所以,自那天以后,王语嫣的心中一直留着一个念头,那便是想要帮助表哥打败对方,同时也是自己向对方证明不是无用之人。可是刚刚这一剑,却是再度让王语嫣的心神受创。

    努力了那么久,仍然窥不破对方的剑法,这怎么打败人家?

    一时间,恼羞,无奈,还有绝望等等一系列的情绪在这通往黄泉的一剑下彻底的引发了开来,让王语嫣在这一刻受了创伤。这才吐了不少血。但在吐血的这一刻,王语嫣却发现了一个让她高兴的地方。

    也许……

    也许,她能够寻到破招的地方了。

    旁边,段誉的表情有些无奈和委屈,还有担忧。而阿碧、阿朱还有风波恶、包不同等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语嫣这般强行撑着看着做。作为自己人,他们都了解王语嫣的性子。

    说穿了,王语嫣也是一个固执之人,若不到彻底失望的时候,她是不会放弃的。

    在场,单论天赋的话。王语嫣无比是最强的。

    或许……

    或许以王姑娘的能耐,能够看出什么。

    风波恶和包不同对视了一眼,想要开口说什么,最后也只能保持沉默。当初的那一件事的后果,两人清清楚楚。

    至于被阿朱牵在手里的小丫头,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剑诀,似乎是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场中。

    气劲如狂风卷过之后,生生的将地面刮起了一层皮。

    最后成波浪形推到了数丈外的地方后这才停了下来,露出了站在里面的两人。

    “咳!”

    一声忍不住的咳嗽猛的爆发。岳缘左手已经忍不住的捂着自己的嘴,鲜血已经从指缝里渗了出来。额头沁着的尽是冷汗,岳缘在这一刻发现体内的功力如同脱了缰绳的野马,开始四处乱冲起来。

    再加上龙元的暴走。岳缘终于压制不住,两股真气彻底的在体内暴乱起来。

    这是!

    抬头,目光落在独孤凤的脸上,岳缘眼中尽是惊讶。

    对方的真气意境不应该是这样?

    难不成所谓剑魔还真是为了针对自己而存在?

    这一剑不比之前。这一剑已经包括了精神意境,而且岳缘更能够感受的出来其中并没有完全融汇成功,刚刚那一剑超脱红尘入黄泉的剑招仍然有着破绽。

    只是……

    让岳缘意外的是。对方的招式竟然引得自己体内真气发生了波动,就好像磁铁的南北两极,在这一刻互相影响一般。这一接剑,便是让真气如脱了缰绳的野马。

    整个脑海里,更是在一瞬间乱成了一锅浆糊。

    在这一刻,一股庞大的热劲从岳缘的体内爆发而出,径直在岳缘的四周三尺内蒸腾出了一圈水蒸气。这一刻,岳缘整个人几乎如同入了锅的虾蟹一般,通红无比。

    同时。

    只闻哇的一声,独孤凤面色先是一阵绯红,紧接着便是化作了苍白,一口鲜血直接喷出,将手中的三尺青锋染成了一片血红。

    这是!

    走火入魔!

    抬头,独孤凤不由的苦涩一笑,果然,那份绝学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练的,但是这一剑所需要的结果却已经得到了。唯一没有料到的便是反噬会是这样的大。

    感受着体内那经脉几乎断裂的疼痛感,独孤凤也不由得苦笑。

    两人的剑诀并没有对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反倒是各自体内的真气出了问题,无疑让人觉得好笑至极。

    咚!

    玄铁巨剑拄地,岳缘深吸了一口气,北冥长生真气全力爆发,对抗体内在这一刻爆冲的龙元力量,冷热交锋使得岳缘的四周如神仙一般的围绕了一股白色雾气。

    雾气中,岳缘开口问道:“师妃暄,给了你什么?”

    独孤凤知道岳缘所问的是什么,闻言正想回答的时候,顿觉眼睛微微刺痛,随即便听到四周传出一阵阵悲泣声。霎时,紧闭呼吸,独孤凤抬手便是一剑,掀起的劲风荡开了四周的空气。

    “有毒!”

    “悲酥清风!”

    异口同声,岳缘与独孤凤一同道出了现场发生的情况。(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