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2章 开启
    自东皇开始闭关的那一刻起,计划已经进入了准备阶段。

    从咸阳宫回来后,月神再度见了岳缘一面,将一切经过不漏丝毫的禀报了一番。在听完过后,岳缘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吩咐了一句与这个长生丹方一事丝毫不相关的事情。听完之后,月神整个人颇为那么纳闷儿。

    寻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寻一个小女孩儿。

    在走出岳缘闭关地点后,月神还是一头的雾水,不太明白东皇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奇特的吩咐?她询问过东皇大人,这个寻找的女孩儿的身份,只是自岳缘的口中得到的回答却是有些模糊不清。

    唯一知道的便是这个女孩儿身份极为尊贵,将是阴阳家的未来,她有着一个名字叫姬如千泷。

    就这么无头无尾,就这么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月神却对此不得不在意。

    东皇是什么人?

    在阴阳家上下,可是活着的天神。既是东皇有这样的安排,那么此事就已经被月神摆在了前面。

    黑暗中。

    岳缘静静的听着月神离去的脚步声,面具下那蹙起的眉头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不说真实身份,不提明地点。

    这都是岳缘在思考了一番后做下的决定。这既是对阴阳家里的一些人的考验,却也是防备某些人。

    譬如那笑三笑。

    因为自己以自身精血送进了对方长子的胸口,造成的结果岳缘自然知晓,所以为了防止敌对的人对付不了自己,转而仇恨转移对付自己的后人,岳缘必须提早做些安排。

    比较起来,明空和传鹰两人在这一点上不用太过担忧。

    倒是月儿那个善良的软性子……

    他不能让外界的人察觉到月儿的真实身份,而眼下岳缘更是没有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故而,他只能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月神。这既是对月神的考研,也是……

    岳缘清楚,在月神寻到月儿后。定能察觉到月儿的真实身份。可是这一份谎言,确是必须定下,不是骗自己,而是骗其他别有用心的人。

    不过阴阳家若会发生意外。对于这一点,岳缘在好多年前就已经做了足够的准备。

    有那人,足够。

    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

    不觉间。

    岳缘想起了阿朱。

    她也与自己有过周公之礼,那孩子……莫名的。岳缘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孩子起了丝担忧的心情。

    心绪波动,顿时周身真气已经有了变化。忽的,黑暗中扫过一圈热劲,冲击得岳缘周身的衣袍飘扬而起。起劲扫在四周的石壁上,又再度倒卷回来,然后被落下的衣袍吸纳而尽。

    闭目。

    深呼吸。

    只要解决身上的问题,他就会真正有足够的把握来掌握束缚自己的时空了。

    手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岳缘脸上的红色纹路一点点的消散,随后,人便开始对一身的武学进行真正的整理来。回来的一路上已经有了大概的路线方向。

    他的一身武学对人足够。但对皮厚耐操的神兽还不够。

    换句话说还不够锋利。

    飞刀太小。

    外加月缺不在手。

    天外飞仙,那不是对付神兽的。

    至于拳脚掌法,以及精神功法,对付神兽都不足以。

    所以,岳缘需要一套锋利,阴冷的足以对付凤凰的剑法。想到这里,岳缘已经开始对自己这一身的剑法在脑海里进行回放,整理分解来。

    许久。

    黑暗中忽的想起一声轻响,那远处的石壁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剑痕。

    倒是这一天。

    阴阳家来了一个白发苍苍。佝偻着身躯的老者。

    他自称楚南公。

    是李斯门下之客。

    接待他的并不是才离开禁地的月神,而是星魂。

    与此同时。

    随着秦王政的一声令下,庞大的国家机器再度启动。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不同之前的灭国之战。其规模自然不会那么庞大,因为最后的一个国家齐国不过是瓮中之鳖,一指碾死足以。但这一次蜃楼建造的声势同样不小。

    为了保证质量,不仅有军队出动,更是派遣了不少的民夫。

    当然。

    这东西并不是在咸阳建造,而是在一处秘密地点所造。据说。此地临海。

    只不过这般举动在不知真相的人的眼中,众说纷纭。更多的还是认为帝国在建造一种庞大的战争工具,不然的话公输家族不会被举族而用,连同族长都派了出去。

    倒是在有些人的心里,对此颇为怀疑。

    结合江湖传闻,以及手上情报的了解,他们认为可能与长生这一传闻有关。

    于是,一群呆在小圣贤庄的读书人有了别样的心思。

    比如出身韩国,被秦国率先灭掉的国家的人——张良。

    长生?

    张良是不信的,即便是有,也不允许嬴政拥有。

    否则的话,他实在是难以想象那是什么样的场景。

    ……

    道家。

    天宗。

    北冥子听闻蜀山遭了兵祸,石兰一族在那里的人几乎被全灭后,这白发老道士整个人在山顶吹了半天的冷风,回忆了这几年来道家天宗发生的事情,随后回到天宗后便闭关彻底不出,天宗的事物彻底交予了他的最后一个关门弟子——晓梦。

    自这一天起,晓梦虽未正式成为天宗掌门人,但从实际上来说,她已经是天宗的掌门人。

    石洞中。

    晓梦看着池水中倒印来的模样,水里的人发色显得越发的白了,在里面夹杂的黑色头发看上去又少了不少。甚至,她的模样也看起了成熟了一些,整个身体散发着少女不该有的奇特魅力。

    玉指指尖轻轻的在自个儿的脸蛋儿上划过,晓梦面色不变,只是用脚尖点了下水面。

    顿时水波荡漾。

    水面上倒印的人儿,模糊不清了。

    再等水面静止后,晓梦的目光定格在水面上,只是这一刻上面倒印的仍然是她自己,但在晓梦的眼中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黑衣。

    面具。

    还有那轮新月。

    不觉间,她头上的黑丝又白了一根。

    “已经开始了。”

    伴随着泉水叮咚的声响,晓梦那慵懒的嗓音回荡在石洞之中,“眼下,我也该拿回天宗的东西了。”

    半晌。

    伸了一个懒腰后,起身,整理好衣衫的晓梦拿起自己的佩剑秋骊离开了石洞,在没有任何天宗弟子察觉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闭关的地方,离开的道家天宗的范围。

    至于她的方向,正是人宗。

    不久之后。

    道家人宗内部发生震动。

    道家秘宝被一人宗长老于晚上所盗,路上却是被道家四位男弟子困住,无法脱身。

    而在这一刻,晓梦现身,没有隐藏任何身份的心思于月圆之下击杀了五人。秋骊剑挥洒入鞘,在留下留下了一道艳丽的血痕。就这样,自紧紧追逐而来的人宗弟子的目光中,晓梦潇洒肆意的拿着道家秘宝而去。

    也是自这一天起,道家天宗和人宗本就因理念不合而分裂的两宗,在这一刻便越发的明显,两宗有成为死仇的迹象。而且双方的五年之约,争夺雪霁的事情也基本上就此作废。

    一个是愤怒,一个却是丝毫不在意。

    只不过晓梦在离开前,仍然留下了一句话:“雪霁就由人宗暂时好好保管了。”

    在最后而来的人宗掌门逍遥子手持雪霁,面色阴沉的看着目光尽头处那在圆月之下漫步离去的白发少女,望着那一身不同寻常道士的天蓝色道袍消散的背影,他已经是追踪不及。见此,逍遥子的整个眉头都蹙了起来。

    他没有阻拦。

    今天晓梦一招杀五人的剑法,其武功让人不可小觑。

    道家密保本身便是赤松子交予自己代为保管,只是在今天,天宗晓梦突兀而来,突兀夺走道家密保,他想要想明白这到底是北冥子的意思,还是晓梦个人的意思。

    而且人宗此刻与天宗交战……

    那对大局实在是有着太大的影响。

    但今天晓梦的做法……已经让逍遥子心中有了一丝担忧。只怕,自今天起,天人两宗将会彻底的分道扬镳,而不仅仅之前的理念不同。而刚刚晓梦的那一剑,已然让逍遥子对此女天赋的赞叹。

    北冥子着实收了一个天赋极佳的关门弟子,人宗自他而下,无人可比。

    看来,从今天起,得重新考虑人宗与天宗的关系了。

    是敌?

    还是其他……

    但在逍遥子的心里,已经对晓梦有了极大的意见。倘若不是局面非常,逍遥子恐怕会立即去天宗论道了。不过,事情并不会简单结束。逍遥子心中决定,接下来会派人或者自己直接上天宗,寻北冥子问话。

    秦国。

    咸阳。

    在蜃楼建造开始后,对于秦王政来说,摆在他面前的还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便是那最后残存的齐国,是时候灭了。

    第二件事,便是北方的匈奴了。

    目光在摆在身前的地图上一扫而过,最后秦王政的视线停在了各国原本建造用来抵抗匈奴的东西上面。

    没有统一的时候,对各国来说还好。

    但统一后,秦王政发现这东西对帝国来说好像有些短有些断了。

    这东西在各国都有一个名字,它叫长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