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0章 蒙眼
    车架里。www.yuehuatai.com( 小说www.yuehuatai.com最佳体验尽在【】)

    月神跪坐在那里,目光停在眼前的男人身上,眼眸的深处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担忧。那秃顶老者的武功着实超出了她们的预料,真正算得上是绝世高人。

    在整个阴阳家中只怕唯有东皇大人与东君二者才能够媲美,甚至超过对方。

    只是东君已经举霞飞升,眼下东皇大人的身体……

    刚刚那一幕,让月神有一种打草惊蛇的感觉,不做彻底的解决,实在是难以想象在以后,对方会否带来其他的意外。沉吟了一下,月神没有隐瞒自己心底的想法,直接当面询问了出来。

    问题?

    抬头,迎着月神的目光,岳缘也察觉到了身边大司命和星魂两人同样的眼神。显然,以他们的心态,是有一种要将危险直接消灭在萌芽阶段。因为在之前一段时间里,阴阳家的行事方法无疑正是这种霸道的行事方式。

    这是立足凤后的正常思维。

    不过对岳缘来说,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一个有着龙龟之血,一个老不死的人,对方有着怎样的根底,岳缘眼下还一时摸不清楚,反倒是让岳缘觉得对方似乎知道了不少。这样的人若真是对上除非将其一下子彻底打死,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之所以对对方的长子出手,投下自己的鲜血,岳缘打的主意便是拖延对方的时间。

    对方莫名插手自己的棋局,显然已经有了某种思想准备。

    不致死,人不会走极端。

    那一下既能警告对方,使得对方顾忌,更能让对方投鼠忌器。而且,那龙凤龟三者的冲突足以花费对方很大一部分的时间,使得人家没有足够的精力来捣乱自己的事情。哪怕在之前笑三笑再镇定自若,可作为一个父亲,岳缘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心中的焦急。

    除非笑三笑看透,不在乎。只不过看那两个孩子的年纪。显然笑三笑还不到这个境界。

    利用了这一点,有些无耻了。

    对此,岳缘并不否认。

    对于月神的疑问,岳缘只是安静的回了一句:“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浪费。本座亦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

    一听到这里,月神和星魂两人都恍然大悟,明了其中的缘由。

    出了山谷不远。

    车架正面遇到了秦军的将领。

    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秦军士兵已然将蜀山给围了起来。

    碰面后,为首的将领便是躬身一礼。只是门帘已经再度落下。哪怕是这一路来,这将领也不过是见到了帝国的两大护法以及大少司命而已,至于那坐在里面真正的主人,他确是没有看到过。

    微微抬头。

    将领借着眼角的余光透过门帘的缝隙瞥了一眼,只是在看到了那一抹的黑金色衣摆后,便不敢去看,而是随意的招呼了几句后,便站在一边任凭车架自身边一晃而过。

    目送着车架离开,半晌,将领随意的挥了挥手。道:“烧山,里面的人一个不留。”

    “诺!”

    一声令下,士兵持刃而入。

    车架里。

    那将领的吩咐声自然是落在了岳缘的耳中。

    如此吩咐……毁灭痕迹吗?

    秦王政的打算。

    自那句话出口,岳缘就知道这是秦王政的心思。可以说对方能够前来蜀山做事,显而易见对方有着秦王政的命令。阴阳家在帝国地位虽高,但还没有彻底那种渗透到军队的地步。作为一个帝王,秦王政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长生丹方,那本就不是普通人该有的东西。

    秦国一统,杀戮多少?

    杀一些人,对秦军来说实在是太过寻常。

    对此。星魂月神等人没有任何意外,这样的事情她们也是看过太多。有这样的安排,身为帝国的左右护法,星魂和月神也不意外。

    “停!”

    被八人共抬的车架在半空戛然而止。停在了树梢的顶端。车架加人一起庞大的重量压的树梢整个弯曲了下来,似乎一个不好就会断裂的样子。

    车架内。

    星魂和月神,还有大少司命两人四人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出声的岳缘。

    没有解释,也没有其他的说明。

    在旁人的眼中,也许只是念头起来而已。

    身形一晃。

    原本端坐在车架里的岳缘如图水中月一样开始荡漾开来,随后便消失不见。人已经出了车架。

    紧接着,车架里的其他四人也接连而出,尾随而去。

    山顶。

    这是毗邻蜀山,也是挨着那山谷不远处的一处小山。

    在顶端,岳缘立足观看。

    烟雾。

    大火。

    兵器交击声。

    还有喊杀声声声入耳。

    秦军的斩草除根如蝗虫过境的方式,开始了。

    在原本的感应中,岳缘便发现在蜀山其实还有一部分的人,以当时的感应出来的呼吸节奏,就能够知道这一部分人是一个部族中的一部分精壮族人,换句形容词那就是族兵。很明显,那是对方做的预备。

    只是他们万万没有聊到秦军会采取这样的方式。

    居高而下。

    岳缘能够清楚的看到秦军士兵在与这些族兵交锋。擅长杀戮的帝国士兵,和有着地利,擅长狩猎的族兵在这里开始了彼此的交锋。只不过面对大火,还有帝国士兵精良的兵器和铠甲,这些族兵哪怕是熟悉地形也是节节败退。

    不过帝国士兵虽占上风,同样没有太大优势。不仅是地利上的弱势,还有这些族兵还莫名的招出了一些猛兽毒物,使得他们的推进并没有想象中的快速。

    不仅如此,先锋士兵更是遭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山谷里。

    石兰族族长带着自己的女儿,长老笑三笑则是背负着长子,带着小儿子不断的后退。哪怕笑三笑武功深不见底,可在有着一堆的拖油瓶的时候,外面还有一个隐隐针对的东皇,他也无可奈何。

    “那人说话不算话。”

    远处,身为族长的中年男子愤怒万分。他根本没有料到局面会变成这样。要知道在之前,那黑衣神秘人可不是这样说的。

    长生丹方对方以得,为什么……

    不同中年男子的愤怒,笑三笑则是面无表情。看着眼前这一幕,他考虑的更多。

    阴阳家。

    秦军。

    长生丹方。

    一时间,笑三笑的心中冒起了一个念头:同路不同心。不过,同样的是笑三笑心中也难掩愤怒的心情。

    感受着背上那不断颤抖,抽搐的长子身体。还有那一头由黑化作了血色的长发,在稍微检查一番后,他的心情就好像来到了寒冬。笑惊天的情况,比他设想中的还要严重。若尽展能为,或许能救下大多数的族人,可是这样的话他的儿子……

    这一刻,笑三笑终于体会到了对方那一手的狠辣之处,这是在在迫他进行抉择。

    观棋不语真君子。

    笑三笑脑海里又想起了之前对方以那种轻笑口吻说出的那句话。

    忽的。

    笑三笑抬头朝山谷的上方望去,那里一道人影飘然而去,留下了一道黑色的背影。

    苍老的面皮上颤抖了半晌。笑三笑的心中终究有了决定。他是长老,更是鬼谷。

    好一个东皇。

    好一个玩弄人心的东皇。

    心思定下,笑三笑已经是带着情况越发严重的长子加速离开,蜀山已经不安全了,至少现在是不安全了。

    山顶。

    果然。

    是这样的选择。

    换做我来,也是一样。

    岳缘摇摇头,由己及人,他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一个英雄,更是杀过英雄。

    ……

    局面彻底被帝国的士兵搅乱。

    分割。包围。

    以众击寡。

    各个击破。

    帝国士兵寻找到了最好的办法。

    中年男子抱着自己的女儿,一边安抚着小女孩儿恐惧的情绪,一边咬牙退却。此刻,在他的身上已经伤痕遍布。若是单凭一人。带着女儿他逃脱并没有多大的问题,可身为族长……怎能这样做?

    一番英雄心思下,已经使得他陷入了危局。

    不过眼下,他自己的安全问题早已经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女儿。

    不管如何,也不能让小虞落在秦军的手上。否则的话。他实在是难以想象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甚至,在这一刻他也颇为后悔之前为什么要一直抱着自己的女儿,而不是让她跟着长老在一起。

    该怎么办?

    怀中小女孩儿战战兢兢的在发抖,这样的血腥场景,对一个小丫头来说实在是太过恐怖。

    就在最为危险的时候,一股冷风忽至。

    在这股冷风下,围上来的十数名秦军士兵就那么失去了声息,被吹去了性命,倒在了地上。

    “这是!”

    瞪眼望去,中年男子顿时看到了那个讨厌的黑衣蒙面男人,对方头顶的那轮新月在他的眼中是那么的讽刺夺目:“是你!”

    “带她离开吧!”

    背对着中年男子,岳缘柔声说道:“这样的场景不是一个小姑娘喜欢看的。”

    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埋头在中年男子胸膛的小女孩微微抬起头,朝出声的方向望去。

    “哈哈哈!”

    男子笑了,他将自己的女儿小虞放在地上后,几乎是弯着腰笑出了眼泪,笑声里充斥着的是无尽的讽刺,指着对方的背影,怒斥道:“这算什么?是施舍吗?一个连诺言都无法做做到的人,值得人信?”

    对此,岳缘仍然没有转身,只是淡漠的回道:“帝国是帝国,阴阳家是阴阳家,本座是本座。”

    “……”

    这看起来无头无尾的话,确是让中年男子听明白了。

    可他宁愿不明白。

    一份来历不明的长生丹方,却给蜀山生生的带来了一场浩劫。

    现在想来,简直是太过讽刺。

    蜀山一直安然处世,为何……

    在这个时候,回想这段时间的情况。他突然好似明白了些什么,他觉得蜀山,觉得石兰族就好似井底中的青蛙。

    “离开吧。”

    “哪怕是反抗,也要留下足够的后备力量。”

    转身。挥挥手,岳缘这样说道:“去找笑三笑,他能带你和你的女儿安然离开。”

    闻言,中年男子沉默了。

    许久。

    又是一声低沉的笑声响起。

    蹲下身。

    男子迎着小虞那害怕担心的清澈目光,忍不住的用狠狠的亲了一口额头后。这才起身回头扫了一眼喊杀声遍布的森林深处,随后才收回目光,用一种请求的语气说道:“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嗯?”

    一声惊讶,岳缘此时此刻才算是真正的仔细观察起这个中年男子来。身材不算魁梧,身上挂有着奇特的金属饰物,作为一族之长让人看不出太多的族长威严,对方就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普通的父亲,除了有着一个美人胚子打底的女儿。

    “你决定呢?”

    岳缘的目光从这个普通,却又不普通的男人身上收回视线。在这一刻对方不是之前的父亲形象,而是纯粹的族长。目光停在还不知所以,一脸呆萌的小姑娘的脸蛋儿上,岳缘口气很难见的柔声道:“她还小。”

    岳缘经历过,所以这句话是劝告。

    “可我是族长,我不能这样回去见那些孤儿寡母。”男子的声音很重,“蜀山之劫有我的一部分原因。”说到这里,中年男子又狠狠的抱了抱自己的女儿,这才认真说道:“麻烦阁下将小虞交予长老……”

    说完,起身便是一声呼啸。

    顿时——

    一声尖锐的兽吼声中。一只黑色的大山猫从林间窜出,带着中年男子朝那交战最为密集的地方奔驰而去。奔驰中,中年男子不由的回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他看到的是黑衣男子漫步上前。走到了小虞的跟前,用手掌捂住了她的双眼,蹲在对方的身边,在耳畔轻声呢喃。他能做下这样的安排,是因为之前的山谷中黑衣男子的做法以及刚刚对方的话和行动。

    身为父亲,他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同样的情绪。

    回头。

    一切其他的心思消失不见。唯有一往无前。

    “乖!”

    “不要看。”

    呢喃细语,一手蒙着双眼,岳缘轻轻的在小女孩儿的耳畔吐着热气,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这短短的两句话下,小姑娘很快便闭上了眼睛,陷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就好像在山上的时候,每晚她都需要自己的爹爹讲故事一样哄她入眠一般。

    声音是那般的好听。

    四周的喊杀声也在这句话下消失不见,没有了那恐惧的血腥场景,小姑娘就那么怔怔的陷入了睡眠。

    许久。

    岳缘抱着小姑娘起身朝身后望去。

    不知何时,笑三笑来到了这里。当然,只有他一个人,他的两个儿子并不在,看来对方已经暂时的替两个儿子寻找到了躲藏的地方。在这一刻,笑三笑只是盯着岳缘的身影一动不动。

    没有谁率先说话,都保持着沉默。

    岳缘只是双臂微微一动,在气劲下,怀中的小姑娘飞向了对方。

    在看到对方接过后,岳缘扫了一眼还在安睡中的小姑娘后,衣袍飞扬中,转身离去。

    几乎同时。

    树林里,月神星魂和大少司命四人的身影接连而出。

    路上。

    车架里。

    月神问道:“既然东皇大人颇为喜欢那个小丫头,为什么不带回阴阳家,以作培养?”即便是有仇恨,以阴阳家的能耐洗去这一段记忆非常容易。

    同样。

    星魂和大司命有着一样的疑惑,在蜀山一行中,东黄大人的某些表现有些奇怪。

    对此岳缘没有回答,只是目光微移,视线在少司命的身上定格了下。

    于是——

    月神、星魂和大司命三人明白了。

    身后,蜀山艳红漫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