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9章 我的刀
    为了让事情按照正常的进程下去,岳缘甚至让东君举霞飞升。

    做了那么多自然是不允许有外界的干扰,来破坏的他定下的计划。这就好比一局棋,原本岳缘自个儿下的好好的,看样子即将进入最终的阶段,但就在这个时候,旁边观棋的人出手了。

    这种被人插了一手的感觉,无疑是让人觉得厌恶和讨厌。

    不是一个棋盘的局,被人落了子,自是不满。

    眼下。

    眼前笑三笑的这般做法,在岳缘的眼中就是这个感觉。

    观棋不语真君子,言外之意就是在告诉对方插手的举动已经让岳缘大为不满意了。以残局待人,这一切都显示着对方是在专门等待着自己。先不提他与自己之间是否有着熟悉的过往,可是眼下这一切对岳缘来说都不重要。

    在寻求凤凰解决根本问题前,岳缘不想这中间发生任何的意外。

    而笑三笑,明显是一个意外。

    至于那道家那丢出长生丹方的人,到底打了什么心思,岳缘也是猜测到了数分。如果真是类似袁天罡这样的人,对岳缘来说反倒是没有那么重要了。

    对方应该能够看透很多东西。

    可笑三笑接手长生丹方就有了其他的味道了。

    还有那局名为珍珑棋局的残局……一切都让岳缘感受到了一种名为来者不善的感受。

    “嗯?!”

    一声轻吟,笑三笑闻言面色坯变,目光定格在了岳缘脸上的黑色面具上。刚刚对方的话,已然是让他听明白了话中的深意。对方的话中。很明显的提出了警告。

    目光扫过被岳缘抱在怀里的小女孩儿,还有那落在星魂和大司命手上的两个魁梧儿子,笑三笑沉默了半晌,心中情绪矛盾纠结,最终还是为感情所敷。三个孩子的生命安全已经让他束手束脚了。若是没有东皇在前,以笑三笑的能耐自是能救出三人,可是眼下……沉吟了下,笑三笑这才开口说道:“将他们交还给老夫,老夫做壁上观。”

    有时候,退一步好阔天空。

    同样。

    笑三笑对之前的那种感觉却是越发的清晰了。眼前的人心有些急了。

    可是哪怕了解到这些,笑三笑仍然选择了退让。因为他非常清楚,焦急的人是容不得挑衅的,是没有多少耐心可供消耗。

    “……”

    闻言,岳缘盯着这个秃顶的老头看了半晌。这才接口道:“好。”应下的同时,他已经踏步走出了一步,将怀中的小姑娘放在了地上,随后朝小女孩儿送去了一个笑意,示意对方可以回到她的父亲那里了。只是,那两个魁梧的少年还是在星魂的控制下,并没有在岳缘的这句话下释放。

    “!!!”

    小女孩先是扫了一眼那妖娆的大司命,眼底的深处还是存留着一丝的害怕。又回头扫了一眼那笼罩在黑衣黑袍的岳缘一眼,对比起来,她发现这个黑衣人反而不会让人感觉到太过恐惧。

    小嘴张了张。想要询问那兄弟俩的安全,不过在岳缘的目光下,小女孩儿不知怎的,疑问彻底的堵在了嗓子眼儿,没有询问出来。

    然后——

    小姑娘在她父亲诡异的目光下三步一回头的来到了身前。

    一把抱过自己的女儿,中年男子连忙检查自己女儿的情况来。生怕对方在自己女儿身上留下什么隐藏的暗手。

    一番检测,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后。中年男子这才轻缓了一口气。

    随即他便再度对眼前的局势担忧起来。

    对方释放了自己的女儿,却看起来好像没有释放长老两个儿子的打算……

    半晌。

    眼皮猛的一颤。中年男子心中大惊,好险恶的心思。

    山谷。

    冷风吹拂,荡起心头万千愁绪。

    笑三笑目不转动的盯着岳缘的那一身黑衣,视线死死的定格在了对方的面具上不转丝毫。

    而在一边。

    月神,大少司命三人早已经将自身的真气提到了顶点,戒备着这个秃顶的绝顶高人的突袭。之前的那种如山的气势,早就让月神和少司命两人将对方摆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

    大司命之所以戒备,是因为眼前的局势。

    反倒是星魂双手负背,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在意,给人一种狂傲到了极点的感觉。

    气氛,在这个时候陷入了一种难言的诡异与对峙。

    许久。

    岳缘收回目光,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随意的挥了挥手,对星魂和大司命两人做了示意。

    在岳缘的示意下,星魂和大司命两人释放了捉来的笑傲世和笑惊天两兄弟。

    兄弟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这才小心翼翼的背靠着背,一点一点的后退,朝笑三笑的方向退了过去。不过那小心翼翼的姿态,生怕面前这些不善的人会再度有着什么举动。

    这样的戒备,倒是月神几人不由的高看了兄弟两人一眼,单单这份态度,便不是常人有的。

    不远处。

    抱着自己女儿的中年族长见到长老的两个儿子也被释放了,这才不由自主的呼了一口长气,那之前搁在嗓子眼儿的心似乎可以放回去了。然而,就在族长准备放下心来的那一刻,局面竟是再度变幻。

    睁眼。

    目光一冷,岳缘身形一动,竟是在那两个少年走在中央的时候,有了动作。

    移形换影,不过是瞬间,岳缘已经来到了两名少年的身前,包裹在黑色手套中的五指张开,在两名少年的眼中这张开的五指好似一只遮天大手劈头盖下,让人无处可逃,避无可避。

    几乎同时。

    笑三笑亦有了动作。

    那突然展现出来的身手,压根儿让人看不出这是一个糟老头子该有的能力。衣袍飞扬中。那矮小的身躯好似一只跳起来的乌龟,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了自己两个儿子的中间。

    抬掌而扬,迎向了那只抓下来的黑手。

    双掌交击。

    无声无息,但在四周众人的耳畔深处,却是不约而同的响起了两道直入心底的嘶吼声。旁边的人。不管武功的高低,几乎都在这两道诡异的兽吼下,消散了不少的力道,而且提起来的真气更是被这两道吼声散了一干二净。

    双掌之间,两者的交锋已经使得四周的气流急速变幻。

    缠绕。

    扭曲。

    其中那即将要扩大散开的气劲还来不及散开,便见岳缘左手一张。力场爆发束拢,直接将那气团吸在了手心,形成了一团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旋在掌心中不断的旋转,好似心脏跳动一样膨胀缩小。

    随后,左手一甩。那团气流已经被岳缘抛出了山谷,飞到了山顶。

    轰!

    气团在山顶爆开,狂乱的气劲横扫山顶的一切。使得山顶的不少树木直接在这气劲中断裂一片,恍若遭受了台风过境一样。

    巨大的声响不仅吸引了山谷中其他人的视线,也吸引了在外面缓步包围蜀山的秦军士兵的注意力。

    山谷中。

    让人措手不及的交锋,却又是当事人预料中的交锋。

    人有自己的家,国度;动物有自己的领地范围;更何况龙与龙龟这样的生物。绝顶强者的碰面,绝对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和谐而处。这不是佛门。更何况其中一人还在别人的棋盘上落了子,这一次试探性的交手可谓是势在必行。

    啪!

    岳缘身形后退了一小步。

    在这一步的距离里,笑三笑已经收回那在冒着烟的右手。抓着两个儿子,身形一闪,朝后方避去,将两个儿子挡在了自己的后面。

    “……”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脚下那后退的一步,岳缘面具下的神情不变,因为自身身体的情况。造成这样的场景并不意外。可心思定下,就此收手可不是岳缘的打算。右手再度抬起。剑指一扬,遥遥指向了笑三笑。

    这家伙!!!

    笑三笑面色阴沉如水的盯着眼前的黑衣人。他有过猜测,却万万没有料到对方真的会对两个小辈动手,不应该是这样。难道对方在某方面出现了问题,使得他已经到了焦急到忍不住的地步了吗?

    右手掌心里还残留着一丝高温,刚刚的交手的感觉已经让笑三笑心头暗惊。

    难不成……

    笑三笑想到了苍龙七宿的上面。

    就在笑三笑沉吟的时候,岳缘已经再度有了动作,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剑指舞动。

    一滴精血自指尖窜出,将手套指尖处灼出了一个小洞,飘飘荡荡的悬浮在了那里。

    紧接着那滴鲜血在岳缘的目光注视下发生了变化,鲜血扭曲蜿蜒拉长,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形成了一柄小小的血刀,血刀周身好似在蒸腾散发着高温一样,靠近血刀的空气都已经发生了扭曲的迹象。

    唰——

    破空声响起。

    血刀在岳缘随手一挥中消失不见。

    而不远处。

    笑三笑那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的一身真气轰然散发,形成了一堵骇人听闻的气墙挡在了中间。

    然而……

    嗤!

    一声轻响在身后响起。

    回过头,笑三笑见到的是自己的长子正将小儿子一把推开的情景,在长子的胸口处,那柄血刀正没入其中,消失不见。以及耳边还来不及消散的一句话。

    “这便是我的刀。”

    没有伤口。

    亦没有内伤。

    笑惊天也是愕然无比的盯着自己的胸口,若不是那上面的衣衫破了小洞,刚刚的这一幕就好似幻觉一样。咧嘴一笑,笑惊天刚刚想对自己的父亲说声没事的时候,一股难以忍受的疼痛便以心口为中心朝四肢传递开来。

    同时,一股骇人听闻的场景已经在众人的眼前浮现。

    “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嘶吼自魁梧少年的嘴中发出,巨大的疼痛使得少年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几乎蜷缩成了一团。而在魁梧少年那暴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无数的血色纹路浮现,那是他体内的经脉,生生的想要刺破皮肤暴露出来。

    这个是!!!

    阴阳禁咒。

    一旁。

    月神、大少司命以及星魂四人已经看出了这是什么。只是,四人知道咒术是什么,亦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可是眼前的一切又与过往看到的并不相同。

    在岳缘的目光注视下,那魁梧少年原本一头漆黑的长发也受到了影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了血色,好似那不是头发,而是一头燃烧起来的火焰。

    不仅如此。

    魁梧少年体内原本还算不错的内力也如阳光下的白雪一样消融一空。

    龙元与凤血会对冲。

    龙元与麒麟血……岳缘脑海里回荡着自己曾经在乐山大佛里与麒麟交锋的场景,只是当初那时的心思不在上面,现在回想起来也不太清晰,不过还是想起了自己的鲜血与麒麟血似乎也发生了奇特的变化。

    而眼前的魁梧少年的变化,则是龙、凤与龟三者反应变化。

    从某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观察对象,却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它们有毒。

    在岳缘的眼中,笑三笑和他的两个儿子一大两小三只龟实在是太过瞩目。

    “笑三笑,放心,你的大儿子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这段时间可能需要你亲自照顾下。”

    温和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岳缘迎着笑三笑那怒气冲冲的眼神,还有那对儿子的担心表情,岳缘柔声道:“现在你当知道什么叫观棋不语真君子了哦。”

    话语落下。

    岳缘的目光扫了一眼被吓得战战兢兢的小女孩儿,随后人转身朝那车架里走去。月神和星魂同时尾随其后,踏入了其中。而大少司命则是站在外面,随着那八个阴阳家的好手抬起车架的时候,一起缓步走出了山谷。

    笑三笑:“……”

    被剧烈疼痛笼罩全身的魁梧少年在自己父亲的真气安抚下终于轻松了一些,抬起头,瞪大着眼睛望去,想要看看那面具下的是何种模样。只可惜见到的是一个黑色的背影,以及头顶那轮弯月。

    随后,人便晕了过去。

    山谷。

    留下的只有风声,还有那有人强行忍住的呼吸声和不断跃动的心跳声。

    以及笑三笑那足以冷的掉冰的面色。(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漫步在武侠世界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