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8章 观棋不语真君子
    怒火。∑,

    在大司命与星魂两人带着两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来到山谷的时候,平静便已经从秃顶老者和族长的身上消散一空,转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哪怕之前的一切小心思,在这一刻都彻底的被怒火所烧毁。

    “小虞!”

    首先出声的是石兰族的族长,见到自己的女儿被一个模样娇媚,有着一身妖娆气质,更有一双血手的女子抱在怀里的小女孩儿,族长的一双眼珠差点蹦出了眼眶,拳头更是死死的握在了一起,指甲在不知不觉间将掌心刺破,艳丽的鲜血自指缝中不断的淌下。

    在大司命的怀里,小女孩儿恍若一个小小的睡美人一样沉睡在那里。面对自己生父的呼喊,似乎压根儿就没有听到,整个人还在梦中流连。在脸蛋儿的两侧,则是渲染着迷人的红晕。

    一眼扫去。

    岳缘便知道这小女孩儿是受到了大司命的控制,使得她陷入了沉睡。

    想来也是。

    在某种情况下,小孩子是极为难缠的。这般处置,并不让人意外。倒是那站在秃顶老者身后的中年男子的反应,让岳缘看出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唯有父女才会如此。

    而在中年男子惊呼出声后,他的目光随即便落在了另外两个魁梧的少年身上,见到这个中年男子的面色几乎冷的可以掉下冰渣子来。连长老的两位孩子也落在了对方的手上……

    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要知道在几天前,大部分的族人已经转移,而小虞和两位少年同样是一早离开。看到这里,中年男子很快便猜到了其中的大概,这三个孩子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些。

    “!!!”

    秃顶老者没有说话,目光先是看了一眼沉睡的小女孩儿,随即视线便在两名魁梧少年的身上扫去。察觉到老者的目光,两名少年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避了开来。脸上能够明显的看到两人那种尴尬和郁闷以及后悔。

    看这情况,秃顶老者心中不由的暗叹了一声。

    事情的变化,哪怕是老者也不得不无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眼前这种情景。

    半晌。

    秃顶老者收回目光,将视线停在了那站在棋局面前,以一手明显不符合规则的落子方法破了珍珑棋局的岳缘的身上,看了一会后,这才开口说道:“这样的做事方法可不符合你的身份。”言语还是那般的淡然,似乎落在对方手上的三个人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即便是还是那副平静如水的表情,在岳缘的眼中还是能够分辨的出眼前的这个秃顶老者心有些乱了。

    侧着头。

    目光在那两个魁梧的少年的身上来回扫了两眼。又将视线停在了秃顶老者的身上,岳缘忽然笑道:“你的心,跳的有些快了。”抬头向上,先前老者那不动如山的气势已经有了破绽。

    “……”

    双眼一眯,秃顶老者目不转动的盯着眼前的黑衣男子,接连超出预料和想象的两击,已然让他的气势上出现了破绽,那不动如山,能以四肢顶天的防守姿态在这一刻出现了纰漏。

    这一心态变化。显然落在岳缘的眼中。

    没有理会老者的眼神,岳缘却是用一种探究的眼神在那两个身材魁梧的少年脸上观察了半晌,这才继续说道:“看样子,这两位少年当是亲兄弟。看他们模样。是阁下的儿子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岳缘的语气变得有些奇怪。

    秃顶老者身体明显有些矮小,甚至还有有些佝偻,但这两个少年的身材却格外的魁梧。忽的一看。这两人怎么看都不该与老者乃是父子关系,可是老者的气息变化都明确的告诉了岳缘这一事实。

    “不错。”

    “正是老夫的两个不听话的孩儿。”

    既然被人瞧了出来,秃顶老者也没有了隐瞒的必要。在看到自己儿子被对方的人抓到这里的那一刹那。秃顶老者就很清楚局势已然不受他掌控了。

    对方既然决定亲自前来。

    加上刚刚那明显不守规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子,都在告诉着他眼前的人心有些急了。

    急了的人,是不会允许有太多的意外发生的。

    倒是一边的星魂和大司命在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秃顶的老者,显然从气势上以及东皇的态度上,感觉到了这个老者乃是罕见的高人。在回头看了一眼那身材魁梧的两名少年,星魂和大司命的面色一时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拍拍手。

    在岳缘的示意下,大司命走到了岳缘的身边,将怀中的小女孩儿递了过来。

    看着这个模样娇俏,明显是一个大美人胚子的小女孩儿,岳缘在老者和那中年男子胆战心惊的目光下将其抱在了怀里。

    “你想干什么?”

    中年族长见状大惊,不由的叱责出声,言语中尽是担忧。

    “放下小虞!”

    甚至,连自己都被星魂制住的那年纪稍大的少年也不由的怒气冲冲的瞪着岳缘,恶狠狠的警告道。只是这句警告的话语刚刚出口,便被星魂以真气镇压了下来,让其发出了痛哼的声音。

    “兄长……啊!”

    连同另外一名少年也遭受了牵连。

    见状,秃顶老者的面色几乎是阴沉如水。可是如此局面,老者仍然没有动手的任何打算。一来是没有把握,二来是因为他对眼前的这个人还算是有些了解。

    “放心。”

    “本座还没有堕落到对一个小女孩儿下杀手的打算。”

    抬眼朝那中年男子投去了讥讽的眼神,似是对对方那担心的语气大为不满,不过中年男子的态度岳缘倒也理解。看着怀里的小女孩儿,岳缘侧头想了想,按照年纪来算月儿的年龄也应该跟这个小姑娘差不多大小,个头也相差不大。看到这个小姑娘的第一眼,岳缘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小丫头。

    只可惜因为东君的缘故……

    而关于自己与师妃暄的女儿……甚至与莫愁的儿子。

    一切现在回想起来,岳缘突然发觉这简直是一段让人无奈的悲剧。

    所有都是因情字而起。

    情之一字。实在是太过难以琢磨。

    指头点下。

    在小女孩儿的眉间印下一点指痕,原本陷入沉睡的小女孩儿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入眼。

    见到的便是一个浑身漆黑,笼罩在衣袍之中的神秘人,对方脸上的黑金色面具就那么倒映在了她的眼眸深处。

    眼睛不由的瞪大。

    小女孩儿无比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

    一大一小在一群人的观察中,四目相对。

    很奇怪的是小女孩儿似乎并没有被岳缘这一身奇诡的打扮所吓倒,反而是睁着亮闪闪的眼睛瞅个不停。不知怎的,在这一刻,她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害怕的情绪。眼前的这个神秘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奇怪的味道,蛮吸引人的。甚至她还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小手。想要去摸那张面具……不,确切的说是她想要掀那张面具。

    这种情景倒是将一边的中年族长吓出了一身冷汗,生怕这诡异的黑衣人对自己的女儿有着什么坏心思。

    “呵呵!”

    侧了侧脸,朝小姑娘的脸上吹了一口气,避开小姑娘的手掌,岳缘笑道:“这倒是一个美人胚子,长大了当得上一个姬字。”岳缘观人不少,尤其是绝色的佳人。

    以他的目光,自是瞧得出这个小女孩儿长大了将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

    回过头。

    岳缘望向那脸上写满了担忧的中年男子。赞道:“你倒是生了一个好女儿。”这一句话下,中年男子更加的紧张了。

    倒是一旁的月神见状,开口提议道:“既然东皇大人这么喜欢,那不如带回阴阳家……”只是月神的话未说完。便被岳缘摇头阻止了下来。

    他没时间,也没精力,更没有那个心思。

    一边大司命的眉头不由的挑了挑,而星魂更是嘴角抽了一抽。唯有少司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仍然是面无表情。

    不说阴阳家这边的人在月神的这句话下是什么心思,反倒是小女孩儿的生父中年男子闻言不由的勃然大怒。望向岳缘的目光那简直是在见一个登徒子,恨不得生吃了对方。

    秃顶老者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反而在中年男子怒气蒸腾的时候,伸出右手拍了拍其肩膀,将其的怒火压制了下来。

    姬。

    这个字,是他第二次听到了。

    目光在小女孩儿的身上停留了半晌,又看了看自己那两个魁梧儿子,秃顶老者直接将那搁在石桌上的长生丹方拿起,朝岳缘丢了过去,说道:“棋局已破,你赢了。”

    “这丹方是你的了。”

    “这三个孩子,阁下没有必要为难他们。”

    丹方飞出,岳缘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由月神伸手接过。

    摆出了退让的姿态,但秃顶老者的气势哪怕被之前的两击之下出现了破绽,可在这言语中仍然是保持着自己的心思,气势甚至在稳步提升。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人应该不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

    否则的话,以他全力之下,这阴阳家只怕也会遭受重创。

    刚刚的气势交锋中,想来对方也能够理解他的现在的实力。那将是得不偿失。

    然而,想象终究美好。

    岳缘接下来并没有那样去做,反而是说道:“听说过观棋不语真君子吗?笑三笑。”

    霎时。

    秃顶老者笑三笑面色不由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