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7章 不守规矩的棋
    蜀山。www.yuehuatai.com

    山谷。

    青烟在身后廖廖升腾。

    而在谷口处,双方正在彼此打量着对方。

    高人不一定风度翩翩,也不一定是白衣如雪,潇洒如诗,也不一定霸气肆意,身具王者之气。高人也有可能是秃了顶,压根儿看不出丝毫气质的糟老头子。

    “……”

    岳缘面具下的面色外人根本看不到在这一刻会是什么样的神情。不过有着经验,岳缘见到这个秃了顶的高人外,倒也只有一丝讶异,却没有什么意外

    。

    反倒是对方的那一句问话,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刀?”

    “是什么样的刀?”

    微微侧了侧头,没有去问对方话中究竟是何意,随意反问了一下,岳缘的目光划过秃顶老者的脸上,最后停在了对方身前的残局之上。这一局残局一目了然,白子已经到了末路,被黑子迫的节节败退,左冲右突,似乎都寻不到真正的突破口。

    这棋局,倒也有意思。

    岳缘扫了一眼后,这便再度收回视线,望向老者,笑着说道:“看阁下这副形象,倒让本座想起了一个人。”言语中,已经开始了彼此的试探。

    “噢?!”

    诧异的抬了下那粗短的眉毛,秃顶老者笑问:“想起了谁?”

    “一个怎么都老不死的人。”

    迎着对方的目光,岳缘这样回道。刚刚的精气神的交锋,已然让两人都彼此明了许多的东西,“不过既然是你。这副长生丹方看来的的确确是真的了。”

    一旁。

    站在秃顶老者身后的石兰族族长一头雾水,面前这两个人如同猜谜一样的对话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可看两者的模样,观察他们的神情,仍然让人看不到一丝头绪。

    就在同时。

    车架里也再度走出了两个女人。

    月神和少司命。

    轻纱遮掩下的面孔还带有一丝的绯色。不过两女在看到这山谷中的人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了一丝诧异与惊愕。秃了顶的绝顶高人,这副形象着实惊讶了她们。

    要知道在刚才的车架里,她们亦感受到了那股庞大如山一样的气势。在脑海里亦构思过那个当事人会是什么模样,哪怕在中途的时候因为东皇爆发的缘故暂时影响了两人的思绪,但在各自的心中也有对这样能耐的人的模样的想象与猜测。

    可万万没有料到……

    这绝顶的高人会是一个秃顶的老头。

    察觉到两女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脑袋上。秃顶老者倒也没有在意,他的这副模样早就经历了太多的诧异目光。经历的太多,反而不会去在意。时间会锤炼一个人的心态,境界会造就一个人的处事方法。

    秃顶老者没有被月神和少司命两人肆无忌惮的目光所影响,反而是老者若有所思打量两人脸上那残留的红晕。让两女感到了一丝的羞愤。

    果不出预料。

    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所想象的那样。

    听着岳缘的话,秃顶老者含笑点头,承认道:“长生丹方自是在我手上,只是老夫一时不太明白,以你的境界,理应不太需要这件东西的。”这件丹方对普通人来说那是神物,但对某些人来说。那却是多此一举,甚至会起到一定的反作用。

    “你来,到底是为了帝国

    。还是为了自己?”

    秃顶老者在众人的注视中从怀中掏出了那长生丹方摆在了自己的面前的石台上,顿时这丹方吸引了在场绝大部分的人的注意力,连同月神和少司命的视线也不由自主的落在这丹方的上面。

    这样东西,可是阴阳家花费了不少时间追求的东西。

    金部的存在,从某方面来说就是为了它。

    以前没有寻到,但眼下这件东西放在面前的时候。她们却发现一时间反而没有了那种热切冲动的情绪了。因为,这长生丹方绝对会安然无恙的落在东皇的手上。

    没有吸引注意力的除了秃顶老者本人外。还有岳缘自己。

    眼角的余光只是对那丹方匆匆扫了一眼便不去在意,反而是问道:“为帝国。为自己,这又有何分别?”

    “为帝国,你包含祸心。”

    “为自己,则是你自身出了问题。”

    秃顶老者迎着岳缘的目光,面色凝重的道出了一句让在场其他人一时间都紧张起来的话,似乎一个不好便会引爆这个本就看起来显得诡异的和谐场景。

    老而弥坚。

    人老而不傻的话,那么就成为成精。

    当然。

    若是这个放在其他的事物上,那就是成妖了。

    眼前的秃顶老者自是不会有着老年人该会有的痴傻,一个人活了太长时间,只要不是张狂的目无一切,基本上再笨的人也会在时间的磨练下变得聪明太多。

    不是智慧的提升,而是看的太多。

    言辞如刀,语气如剑。

    秃顶老者简短的两句话直接点明了岳缘的心思。这一席话,顿时让月神和少司命两女不由的真正的正视起面前这个秃了顶的老头起来。第一句的包藏祸心,还真是让月神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一次的帝国的行动……

    反倒是少司命不言不语,一如既往的三无,从神情上看不出心底究竟在想些什么。

    一阵冷风吹过,荡起了车窗上的门帘。

    岳缘迎着老者的那认真的目光,也察觉到了月神扫向自己的眼角余光,岳缘失笑道:“你想太多了,本座的目的向来都不复杂。反倒是你的目的……”对岳缘来说,过程或许复杂,但目的向来都很简单。

    一切,都只是为他个人的真正目的服务。

    正是如此。岳缘对老者这看出如刀剑一般的言语,并不在意。再说,眼下在他身边的都是阴阳家的人,即便是有着秦军士兵,至多也不过是随手便能解决的小事。

    对他来说。对秦王政来说,甚至对老者来说,站的太高,有时候人命就不过是那么一回事了。

    对某一类来说,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里,岳缘的注意力再度停在了老者身前的残局之上

    。说道:“比起长生丹方,阁下的这一局残局可是为本座摆的?看阁下刚才的举动,似乎是只要本座赢了,这丹方才会真正落在我的手上。”

    这一局残局无疑是吸引了岳缘注意力的东西。

    甚至比较起对方放在上面的丹方更让人觉得有趣。而且,对方在将丹方放在石桌上的那一刻起。岳缘便知道这丹方便被对方当做了一样彩礼。

    之前那阵气势的交锋,正是老者在告诉岳缘他有相当的资本,能在他的面前毁去丹方。

    在岳缘驾临至此的时候,秃顶老者就察觉到了一点。

    岳缘有些急了。

    又或者说他不想再度浪费太多的时间。

    感觉中,秃顶老者能够察觉到那端坐在车架上的人体内好似藏了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哪怕是被人层层压制,层层包裹,但这个隐患仍在。正是这一点发现,才让老者直接将丹方拿出摆在了棋局上。真实目的他相信对方会一目了然。

    以气势对峙,以观察推测,使得老者定下这样的局。

    而接下来的对话。不出意外。

    “不错。”

    “长生丹方就做彩礼,这一局棋若是阁下赢了,那么既然是你的了。”

    秃顶老者闻言点头,指着面前的石桌上的残局说道。

    “……”

    目光挪移,岳缘的视线在石桌上的残局停留了半晌,这才突然笑了起来。若他不想出其他的意外,不想浪费时间。那么就得应下这一局,“看来本座需要执白子了。”

    秃顶老者颔首。

    同时。

    一边。

    石兰族族长盯着棋局扫了一眼。心中的担心仍在。他作为族长,自是很早以前就知道这副残局是一局无解的局,白子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那四面楚歌的局面,棋艺再高也逃不开一点一点被围死的命运。

    他相信,哪怕这个黑衣人是神,也无法解局。

    这丹方仍然是长老的。

    只不过他很担心一旦对方恼羞成怒的话……在配合秦军,那将是大祸。

    反倒是月神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残局,看了一眼白子的局势后,在脑海里思索了半晌,顿时面色大变,整个人不由的倒退了数步,嘴角更是渗出了血痕,轻纱遮掩下的双眸中散发着无尽的哀恨。

    就在这时,岳缘的衣袍无风自舞,一股气劲笼罩在了月神的身上,将她拉了出来。

    无解的局。

    就在刚刚,月神亦在心里执白子下了一番,可是结果……若不是东皇大人帮了一把,这残局竟然是让她差点走火入魔。

    好诡异的棋局

    。

    这秃顶老者深不可测。

    目光再度扫了一眼秃顶老者,月神的心中对其越发的警惕起来。不过同时在心里,月神亦在推测东皇大人该如何破这局。

    “呵!”

    轻笑一声,岳缘从车架上缓缓起身,踏步而出,来到了石桌前。

    手腕一伸,拿起一枚白子就落了下去。

    见状,秃顶老者也拿起一枚黑子应声而落。

    子,落的很快。

    一来一往间,白子很快便来到了绝境,再一步便是彻底的死路。

    族长见状,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

    月神的眼眸中则是怎么还是这样,哪怕是东皇大人也破不了的无解之局么,而在少司命的眼中,也多了一丝探究之色,刚刚月神的遭遇,使得她原本在心中思索棋路的心思被她自己压了下去。

    下一子该怎么落?

    手执白子,岳缘怔怔的看着这局残局,一时间并没有落下,而是眼带疑惑之色。

    秃顶老者见状嘴角微扬,也爬起了一丝笑意,这是对方自己的局,他该怎么破?他真的想看看对方会怎么落这一子。

    “这是什么局?”

    岳缘的话突然回响在老者的耳边,下意识的老者直接回道:“珍珑。”

    “噢!”

    一声应下,岳缘手中白子在众人的目光中轰然落下。

    霎时——

    棋局顿变。

    白子自残,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种下法……

    一时间四周的其他人大为愕然,面面相觑。

    因为这一子按道理来说并不符合围棋的下法。

    “你这子不符合规矩。”这是秃顶老者见到此景后的说出的第一句话,而他人也同时站了起来。

    “只要能达到目的,为何要在乎规矩?”

    破珍珑棋局就不能以正常的思路来,迎着对方的目光,岳缘淡然回应。就在这一刻,星魂和大司命两人亦是带着两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儿来到了山谷。

    侧头。

    岳缘看着来到是山谷的星魂和大司命带着的人,笑了。

    而同时,岳缘也感受到了两股滔天怒火迎面而来。

    秃顶老者,还有那族长勃然色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