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4章 蜀道
    蜀道难。

    难于上青天。

    诗仙李白的这句话不是单纯的形容,而是十足的事实。对比起唐朝时期的蜀道,眼下时期的蜀道其难度只怕要更甚。对武功高手来说或许还好,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崇山峻岭,这存在山中的瘴气,还有那野兽,甚至还有山野强盗之类的人,这些情况足以至人于死地。

    普通一人若不是艺高人胆大,想要安然进入,那只有一个可能,他有足够好的运气。

    所以一般上进入巴蜀的人,都是聚齐一群人才会踏入其中。

    此刻——

    马蹄声阵阵,伴随着的还有盔甲摩擦的声响。

    在这入蜀的道路上,一大群秦军士兵正漫步走在这山野小道上。只是比较起中原那平坦的道路来,这林间小道着实让人觉得麻烦。哪怕是有着不少数目的士兵,在这树木围绕,杂草丛生的小道上仍然不是那么好走。

    不过他们比起常人来说具有太大的威慑力,路上遇到的所谓野兽早已成为了士兵们的腹中物,而那些所谓的强盗更是远远的避了开。对他们来说比较困难的反倒是林间残存的瘴气,以及一些毒物。好在队伍间,有着阴阳家的高手,这事情也不过是小事。

    队伍前进的速度并不快。

    走在前面的士兵正手持利刃开路,为后面的人拓宽道路。

    而在队伍的正中央,有着一架极大的堪称一座小屋的马架。之所以行进缓慢,正是因为这座由公输家制造的马架,足足有六匹马。这规格,这个架势,都足以显示马车中的人的身份极不寻常。

    因为在这天下间, 有资格用六匹马驾车的人可没有几人。

    当六国尽灭后,那么有这个资格的只怕只有一人。

    而马车中的人,则是这多出来的一人。

    奢华,威严。

    由公输仇主持建造的马车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奢华。马车上的每一道花纹都有着它独到的意义。更不用说,公输仇在这上面还专门使用了他公输家独到的霸道机关术。

    从某方面来说,这是他公输仇的一份诚意。

    所以这马车并不是平常意义上的奢华,还有着让人觉得厉害的机关术在其中。

    护在四周的秦军士兵在行进过程中哪怕是更多的精力在放在开路上。但仍然有着不少人会悄悄的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驾马车,在心中猜测着马车中的人。

    但也只是暗中在心头猜测,因为那六匹马足以让任何人保持恭敬。

    外面奢华。

    马车内部的布置可谓是更是奢侈。

    马车内。

    大司命和少司命两人安静跪坐,一人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那飘着烟气的香炉,一人则是在侧头望着那被凉风吹得不断飘动的窗帘。视线透过空隙落在了外面。

    只是她的目光终是被围绕在四周的秦军士兵的黑色盔甲所遮挡。

    半晌。

    少司命的视线最后还是收了回来,同大司命一样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散发着香味的香炉上面。在两人的身后,则是同样跪坐着八名身穿阴阳家服饰的人,不言不语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一层轻纱似乎将马车里面隔开成为了两个世界。

    在轻纱的另外一面,月神与星魂两人同样保持着一样的跪坐姿势。在两人的身侧则是放着一个金属制造的圆筒,里面正散发着寥寥白色雾气,随着雾气的蒸腾,一股冻人的冷意也随之散发了出来。

    可这股冷意不过在散出圆筒的那一刹那,就好似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来不及散开。就朝前面那端坐在正中央的黑衣人吸收。

    甚至。

    在那黑衣人黑色的衣袍上已经是浮现了一丝丝的冰霜。

    “东皇大人。”

    星魂一路来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这一刻,似乎才忍不住了,开口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这个事情交予我和月神就已足够,并不需要大人如此劳累。”

    “星魂,你这是觉得东皇大人不信任你我?”未等到端坐在那里的岳缘说话,月神就已经是微微侧头,目光落在了星魂的身上,反驳道:“东皇大人这样做。自是有着大人的意思。我们跟着就好。”

    “……”

    星魂闻言眉头不由的一扬,脸色在这一刻显得阴沉如水,如同吃了一只苍蝇一样。

    这女人!

    他星魂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东君飞升,焱更是离开了。

    现在是轮到她了吗?

    想要打东皇大人的主意?

    想到这里。忍下心中的不忿,没有直接说什么,星魂的目光落在了那端坐在正中央的东皇身上。

    矛盾。

    岳缘双目微合,闭目养神。月神和星魂已经直接彰显在了自己眼前,而没有丝毫避让的矛盾,对此岳缘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哪怕在怎么样,只要他存在一天,这份矛盾只不过是小事,不会爆发出来。

    而且,岳缘也听出了两者话中的深意。

    若说以往还好,在蓟都一事过后,岳缘已经发现月神时不时言语上的大胆和试探越发的明显了。

    这份心意,这份女儿心……

    同样。

    岳缘也明白星魂的话中意思。

    他从第一眼见到星魂的时候起,岳缘就已经知道星魂的性格。

    残忍。

    杀戮。

    喜爱掌控,不喜欢婆妈,同时还有一种狂热。

    星魂是阴阳家里除了焱之外的武学资质最高之人。他不喜月神,就是看到了月神那份多出来的心思。

    抬头。

    面具下的双眼睁开。

    漆黑如墨的眼珠微微转动,目光落在了星魂的身上。面具下的嘴唇微动,岳缘开口了,道:“你们不觉得事情太过巧合了吗?巧合的让本座来了兴致。”

    巧合?

    闻言星魂和月神两人对视了一眼,他们作为阴阳家高层当然看出了这份巧合。只不过艺高人胆大,哪怕是巧合,是故意有人设下的局,却也没有让他们真正在意。

    对他们来说,只要达到目的,过程并不重要。作为阴阳家的高层,作为帝国的两大护法,两人都有一种平推的念想。

    这只是兴趣使然吗?

    星魂和月神低头沉思,却是发现两人还是无法了解东皇究竟是在想什么。不过两人倒是想到了其他的,同时侧头,借着窗帘被风吹起的缝隙,视线落在了那围在外面行走的秦军士兵的身上。

    帝国……

    在那一刹那,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的。

    岳缘这一次决定亲身前往蜀山,既是对布下这一局的人敢兴趣,更是对秦王政做下的一个姿态。他要让秦王政知道,其实他也对长生真的很有兴趣,这是对当初那一席话的后续补完措施之一。

    一想到这里,星魂倒是真正意义上的平静了下来。

    只不过在月神的心里不知何时弥漫起了一丝疑惑。是的,一份在很久就存在的一份疑惑,只不过在这一刻更加的多了一丝而已。

    这份疑惑便是星魂的态度。

    他太直接了。

    太干脆了。

    从某方面来说,身为属下不应该这样的大胆和肆无忌惮。

    尤其是这个首领在阴阳家还是至高无上的东皇太一的时候。月神观察过星魂很长的时间,她自是看得出那并不是星魂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原本就是如此。

    而且……

    还有一点疑惑的是,过了这些年,星魂仍然是少年模样,没有丝毫长大变化的迹象,连性子也是。

    是功法?

    还是其他?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星魂左眼上的紫色花纹,月神收敛了心思,也开始了闭目养神。

    本个月后。

    蜀山。

    作为蜀山部族石兰一族的长老,秃顶老者在今天召集了部族中的高层,道出了心中的想法。

    离开蜀山?

    作为部族的族长,在这一刻听到这个来自长老的话后,不由的惊愕莫名。不仅是他,在场的其他人都是跟族长一模一样的心情和神态。

    都不明白长老为什么突然下这么一个决定。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秃顶老人的身上,等待着老者的真正答案。要知道,人都是有着恋乡情节的,在没有足够的理由的时候,没有几人真正愿意背乡而去。

    哪怕是身为部族的长老,没有绝对的理由,也无法让所有人真正愿意。

    迎着这些人的疑惑目光,秃顶老者叹了一口气,还是道出了其中一部分的真相。

    长生丹方一事,不由的让在场的部族高层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愕然失色。

    秃顶老者面带悲呛,一字一句的说着该说的东西,而在老者的心底却是在赞叹道家天宗的心狠手辣,长生丹方是说丢就丢。再说老者也早就知道,只是再度看到道家的手段,他仍然忍不住的去感叹。

    若说纵横家不是好人,那么求道者也算不上是好人。

    因为山路闭塞,也就是在前几天他听到了那个传遍天下的消息。哪怕是早有准备,可在这一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秃顶老者仍然忍不住在心底去问自己值不值得。

    不过当苍龙七宿落在心间的时候,一切都化作了肯定。

    而今天,便是老者让部族之人全部离蜀山而去的决定,老者亲自留下来以待来人。

    无论来的是不是那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