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2章 棋盘!棋子!
    冷风苍劲。

    一阵气流卷过,使得天地间一片苍茫。

    飘落的树叶,还有那时不时南飞的大雁,都给人一种奇特的孤寂之感,这种感觉尤其是在一个人登高远眺的时候,这份感觉会让人觉得越发的浓厚,浓郁的就好像一壶被煮沸了的酒。

    立于山顶。

    道家天宗掌门北冥子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这么远眺过了,这一次回山,再度看一眼这已经让他瞧了数十年的风景,却是给他带来了以往少见的感触。

    &amp;;猪;猪;岛;小说www.yuehuatai.comnbsp;  身后。

    身材在短短几年内已经成熟了太多,由小女孩儿化作了一个曼妙美人的晓梦,也站在一边出神的看着眼前这瞧了几年的风景。在察觉到自己师傅身上的变化后,不由出声道:“师傅,您这一次离山归来后,身上发生了变化,变得有些不同了。”

    “……”

    道袍飞扬,北冥子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那盘起来,色泽却变得几乎同她剑柄上的拂尘一样颜色的头发,苍老的声音回荡在了晓梦的耳边:“你在为师离开的时候,又用了那力量!”

    闻言,晓梦自是知道师傅口中言语所指。

    “站得高,才看得远。”

    “登山,总是要花费些体力的。”对自己的这一头白发,晓梦浑不在意,哪怕她偶尔借着湖面的倒映,也看到了自己这一头的银丝,那里面已经没有多少的黑发了。纤纤玉指抚了下额头那盘起来的发丝里的一缕黑发,晓梦食指拨弄了下后,这才接着说道:“对徒儿来说,一个可测的未来自然是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闻言,转身。

    北冥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自己收下的最后的关门弟子,心中一时无言。道家秘宝向来没有人能够将其全部参透,不说里面终极追求长生。单单一幅图就足以花费一个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可以说,在这几代人中,晓梦是唯一参悟了其中第一幅图的存在。

    哪怕是她师兄赤松子,至多也不过是知晓一些皮毛,却不算深厚。因为那道家秘宝每一幅图,代表的都是一条道路,代表的都是不同的路子,而且各有自妙用。

    譬如晓梦参悟的那幅图,在这些年的观察中,北冥子发现了这幅图好似能够看透未来。

    当然。其代价也是极端的离谱。

    晓梦的那一头白发便是由此而来。

    这一次离山的举动,既是北冥子本身的预感,更是徒弟晓梦的警示,这才使得几十年不出山门的北冥子走出了道家天宗的禁地,去往蜀山一行以见鬼谷之人。

    听晓梦这话,北冥子便知道自己这个最小的徒弟的性子说的好听点是太淡,说的难听点便是无情。

    对别人如此,对自己更是如此。

    “师傅。”

    很快,晓梦便转移了话题。似乎不想在之前的问题上继续下去,反而是问道:“您说这世上真有人求得长生吗?”

    晓梦话中指的什么,北冥子很清楚。

    自是那个出自燕国蓟都的飞升之说。

    “呵呵。”

    北冥子闻言不由失笑了,对晓梦的这份疑惑。他给出了一个答案:“道家秘宝便是直指长生的途径。只可惜无人能真正参透,也无法从中觅得长生。”

    道家秘宝!

    晓梦头颅微微的低了低,目光落向自己手中的秋骊剑上。晓梦自认天赋出众,但想要彻底参悟那道家秘宝。却也没有信心。那长生,从某方面来说越过了天赋,变成了有缘者才能求得。

    她。算是半个有缘人。

    同样。

    晓梦也知道道家秘宝为什么只是称之为道家秘宝,甚至在道家内部除去天宗历代掌门外,无人得知它的另外一个名字——长生诀。其根本原因,便是人性。

    因为长生是对人最大的诱惑。

    贪念一生,当起腥风血雨。

    想要安稳,明珠蒙尘才是最佳的选择。

    安静。

    山顶留存的只有那冷风苍劲之声。

    半晌。

    晓梦这才用剑柄上的拂尘扫了下那被风吹落在肩上的落叶,开口道:“师傅这一次自蜀山归来,倒是变得多愁善感了。”一个人有多愁善感并不意外。

    一个老人多愁善感同样不意外。

    可一个看透了世间凡尘的道家高人,突兀的有了这种情绪便让人觉得有些诧异了。

    无疑。

    现在北冥子的身上便多出了这么一份感觉。

    身为关门弟子的晓梦在第一时间便发觉了这种变化,只不过刚开始还未肯定,可在一段时间观察后,晓梦便十足肯定师傅身上的变化。是为了什么?稍一思索,她便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师傅有忧。”

    “徒弟担之。”

    弹了弹拂尘,晓梦看着北冥子的身影,笑着说道:“既然师傅心怀慈悲,那么这件事就交予晓梦好了。师傅,还是接下来参悟那名为珍珑的棋局,破出其中奥妙才是大事。”

    说完,晓梦躬身一礼。

    随即人便转身离开了山顶。

    望着晓梦离去的方向,北冥子的面色在这一刻变得奇怪与凝重。

    这个关门是天才,是道家难得一见的天才。

    但北冥子突然发现自晓梦在参悟了道家秘宝的一幅图后,他有些看不透自己的这个关门弟子了。尤其是在听到刚刚的这句话后,北冥子更能够感受到晓梦那股子自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无情冷漠与高傲。

    没有讨厌,没有喜欢。

    更没有将生与死看的太重。

    就好似……太上忘情。

    她在追求什么?

    许久,山顶上传出一声悠悠的叹息声。

    半个月后。

    天下。

    江湖。

    百家。

    谁也不知道是从何处隐晦的传出了一个让许多人觉得奇怪和震惊的消息——据说,在某大山的深处,供奉着一张可以让普通人长生的丹方。

    那山,名蜀。

    ……

    秦国。

    咸阳。

    阴阳家,禁地。

    “长生,丹方?”

    岳缘面具下的面色变得奇怪至极。目光落在了那站在自己前面的星魂。就在刚刚,星魂来到这里,给他带来了一个极为让人诧异的消息,那便是久寻不得的丹方有了线索。

    停顿了下,岳缘这才继续问道:“这丹方是在哪里?”

    “蜀山。”

    面对东皇的问话,星魂直接道出了答案。在说这个的时候,星魂的面色也变得有些奇怪,显然他本身也对这个几乎传遍了天下的消息,也不怎么信任。

    只是星魂是直接配合云中君负责这一块,有这消息自然是需要回禀。

    当然。

    星魂也早派了不少的人去调查这消息的真假。

    而在这消息里。最让人诧异的便是这个被星魂花费了不少时间调查出来的地点,这也与之前岳缘所想象的地点完全是南辕北辙。

    按道理来说这种丹方最大的可能地方只有在道家才有。

    难不成天宗和人宗是躲藏在巴蜀?

    那里山高水远,路程十分艰难,堪比登天。哪怕在数百年后,仍然有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说,更不用说是在这个时代了,其难度只高不低。

    巴蜀是山灵水秀。

    道家也爱纵情山水,在这其中追求逍遥自在。

    可在眼下……

    这里绝不会是道家天宗人宗所在的地点。百家争鸣都是在七国之间,而现在没有怎么开发的巴蜀。对于他们来说,更多还是算的上是蛮荒之地。这长生丹方突兀的出现在那里,怎么想怎么诡异。

    这消息,是有人故意散发出来的。

    其心是什么?

    外人暂时无法知晓。

    哪怕是岳缘也被这样的变化。弄得一怔。食指在长凳上敲击了下,岳缘这才继续问道:“星魂,你怎么看?”

    “……”

    迟疑了下,星魂在岳缘的注视下。整理了下语言后,道:“东皇大人,我觉得这也有些像有人故意这样做的。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且那丹方,我感觉只怕不是假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暂时天下间没有几人在追寻丹方,除了阴阳家。

    这时候传出了这么一个消息,无疑让人觉得怀疑来历。

    尤其是阴阳家。

    “那又是谁在故意这样做?”

    目光停在自己那不断敲击着长凳的食指上,岳缘自言自语道。

    道家。

    一个不可能,一个无法置信的答案摆在了面前。

    更多的倒是一种未卜先知。

    “看来道家多了一个有意思的人。”

    “我倒是有兴趣了。”

    敲击长凳的食指停了下来,挥挥手,示意星魂离开后,岳缘自言自语的笑了起来:“是一个如同子陵,袁天罡这样的人么?”不仅如此,这一消息同样为岳缘的计划补上了一份力。

    这个消息只怕会成为压到秦王政心态的最后一根稻草。

    果然。

    不一会儿。

    月神来到房间拜见了岳缘。

    就在刚刚不久,秦王政突兀的召见了月神,向她道出了一个帝王的心思。而这一刻,月神正以帝国以左护法的身法带来的秦王政的消息。

    没有明说,可岳缘听出了秦王政的意思。

    不是请求,也不是命令,而是一份平等的同盟合作。

    而这份合作,便是共求长生。

    听到这里,岳缘不由赞叹:“好一着妙棋!”说的他突然有下棋的兴致了。

    身前。

    月神一头雾水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