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1章 长生 下
    有时候,学会忍耐与等待是一个难得的优秀品质。www.yuehuatai.com∽↗∽↗,

    岳缘便是在等。

    之前数个世界那略显焦躁的飞升进程,让岳缘学会了这个优点。

    尤其是他在这里重新见到婠婠的时候,发觉到以和氏璧碎片作为飞升定位器作用的时候,岳缘就更清楚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筹划。不是他不想直接以强力来推行自己的想法,只是现实不让岳缘有这样的心思,牵扯他的实在是太多。

    直到现在……

    岳缘才真正看到了最佳时机的到来。

    扫除了最大的后顾之忧,更是让秦王政的野心再度增大。一步一局,虽然中途也出现了不少的意外,可对于岳缘来说只要结果没有被改变,那么他就能接受。

    岳缘也不是没有思考过以幻术控制,可这明显不现实。或许个人可以,但控制整个帝国高层他没有想做到这个地步。毕竟有人会拖他的后腿。再说,这个世界岳缘也没有彻底的摸透,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且他自身的情况也不允许他这样做,既然不能以邪门歪道来,那么就只能让对方一步一步走到他想要的地方来。

    目光打量着眼前的秦王政,对方在听到自己那句肯定的回答后,岳缘发现秦王政虽然做到了面不改色,可是他清楚的感应到眼前的男子心跳的更快了。

    一个聪明的,意志坚定,有着雄才大略的帝王,如何才能让他相信长生一说?

    话术和历史记载,远远不够。

    唯有出现在真实的例子才有一丝的说服力,但也只有一丝。

    真正能说服的人唯有他自己。

    秦王政一样。

    岳缘自己也是一样。

    他们这样的人,从来能够说服的人只有他们自己。

    岳缘的这句肯定的回答,只不过是在秦王政的心理上加上了一分筹码。

    果然。

    在秦王政好不容易将那略微跳的有些快的心跳恢复正常后,这又问道:“飞升成仙一般来说只有道家才有,那么长生是否也只是道家所属?”但话中却表露了另外一个深意。道家与秦王政性子不合。

    “这不一定。”

    迎着秦王政的目光,岳缘迟疑了下,回道:“据我所知,世上应该还有其他的长生之法。”

    “噢?”

    “还有其他的长生之法?”

    秦王政眼皮轻抬。面色淡然的表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与期待。

    岳缘盯着秦王政那没有丝毫神情的脸,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反问道:“王上,知道神兽吗?”

    “嗯?”剑眉一挑,秦王政那不变的面色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侧了侧头,用一种不是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东皇阁下可是指那青龙白虎麒麟这一类的神兽之物?”

    言语中有着一丝不信任,这玩意儿他是听说过,可这世间又有几人会说真正的见过它们?

    身为帝王,秦王政更是清楚在某些的时候,谎言才是真实。之前,在秦王政的心底,未曾将这些东西真正放在心上,所谓祥瑞神兽很多东西是人自己创造的。

    自欺欺人的东西。

    可是,在这一刻。秦王政的内心再添了数分疑惑。若是在以往,秦王政内心里只会觉得好笑,不会真正的在意,可是在这段时间接连发生的事情已经不知不觉间在他心底埋藏了一分疑惑与好奇。

    既然有人举霞飞升,那么想来长生也应该有可能是存在的,那神兽什么的也许……

    点头。

    赞同。

    岳缘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同意的动作。

    而秦王政见状也没有再说话,只是眉头不由的皱了皱。口说无凭,不足为信。

    这个细微的动作自是落在了岳缘的眼里,对此岳缘没有直接说明。而是在秦王政的目光中缓缓的举起了右手,一把将手套摘了下来。

    霎时。

    秦王政的注意力被吸引了。

    这个是!!!

    目光所及处,是一只手,但在秦王政的眼中却并不仅仅是如此。

    这只手不同常人的右手。

    上面密密麻麻的遍布着无数的鳞片细纹。而在上面还有一层好似鬼火一样的火焰正在霹雳啪啪的燃烧不已。

    这种诡异景象,哪怕他是秦王政在这一刻也不由的惊愕莫名。

    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了半晌,直到岳缘以功力压制,使得这些火焰和鳞片暂时收敛,再度套上手套后,这才将秦王政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看着对方那皱眉沉思。以及那投向自己的疑惑目光,岳缘沉声道:“阴差阳错之下,我曾经与其中一样交过手,这是对方给我留下的伤势,至今未好。”

    “……”

    闻言,秦王政的面色变得颇为奇怪。

    东皇太一,一直以来都以这种奇诡的神秘形象现身,原来是这个原因?

    是神兽所伤。

    最起码也是两败俱伤。

    难怪,他也隐隐感觉到东皇的气息不稳。

    当然,秦王政并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相信,在脑海里幻想了下东皇变成火人的场景后,秦王政反而是开口问道:“那是什么所致?”

    “龙!”

    岳缘直接给出了答案。

    “龙?”

    “龙!”

    重复的问话,重复的肯定。

    秦王政听后不由的低下了头陷入了沉思,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莫名的升腾起了一种名为开心,名为喜闻乐见的情绪。若是其他神兽,秦王政还不会如此,但那是龙。

    岳缘也保持了安静,没有开口。

    一时间,整个大地再度陷入了寂静,只有两人之间长凳上的小火炉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那几乎被煮开了的酒,以及那彻底弥漫了整个大殿的酒香。

    “那东皇也在求长生吗?”

    半晌,秦王政打破了这寂静的气氛,开口问道。只是他道出的问题却与神兽丝毫无关,反而是询问起了岳缘的心思来。从某方面来说,这是一句诛心的问话。

    目光瞥了秦王政一眼。岳缘淡漠无比的说道:“若不是被神兽所伤,这一次飞升的就是我了。”

    一句回答,便已经湮灭了秦王政的这句诛心之语。

    这话话里很是清楚的提醒了秦王政一个根本的问题。

    那便是阴阳家的来源。

    作为帝国的王,秦王政也了解百家的问题。阴阳家乃是出自道家。是从其中分裂出来的。而且,秦王政同样清楚眼下的道家更是分裂成了天人二宗。

    而且那份出自东皇的功法,秦王政也了解过,那是道家的功法。

    回想起那发生在燕国蓟都的飞升之景,再结合阴阳家亦去了那里。秦王政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不少的东西。在听听刚刚的话,秦王政觉得他看到了那隐藏在东皇最心底的恼怒。

    想来那飞升之人也只怕是道家隐藏之人吧。

    不过秦王政倒是很理解的没有去提那个飞升之人。

    同样。

    秦王政十分清楚想要达到飞升成仙长生的人,其资质定是高绝之人。而他嬴政却从不觉得他自己在资质上足以媲美这样的人物,更不用说跟眼前的人相比。哪怕是有着道家功法,他一个帝王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练到那个程度。而且,即便是成功了,那么他的帝国该怎么办?

    除非是整个帝国飞升。

    所以这一条,乃是绝路。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

    神兽。

    只是这神州大地,何处才有神兽?

    秦王政不知道。帝国上下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可是眼下却是有一个人绝对知道。可是,对秦王政来说,即便是寻到了神兽,但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谁去对付它?

    见了东皇展现出来的伤势,秦王政可不觉得那神兽会是多么的可爱。从其身上求得长生,其难度恐怕不会比单纯的修炼到飞升差到哪里去。

    需要有人去对付。

    遍观天下,有谁有这个能耐?

    想到这里,秦王政的目光再度定格在了岳缘脸上的黑色面具上,久久不动。

    “……”

    岳缘察觉到了秦王政眼光。没有出声,只是默不言语的迎着对方的目光,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深情对视着。

    好半晌。

    秦王政才随意的说道:“可即便是神兽,想要从其身上取得长生。只怕也会有着极端的困难吧?神兽神兽,它不是神,有着兽字。”说到这里,秦王政的目光落在了岳缘那套着手套的右手上,其含义不言而喻。

    秦王政可不想自己变成这副见不得人的模样。

    可是让秦王政诧异的是东皇并没有回答,反而是保持了沉默。秦王政心中先是一怒。随即这股怒气又消散了开来,目光下移,再度停在了东皇那一身笼罩全身的黑色衣袍上。

    显然。

    东皇也没有寻到解决的办法。

    他的那句话乃是一句废话,使得东皇会心有不忿的废话。

    想到这里,秦王政倒也不在说这个,而是拿起那已经被蒸腾的没有了多少酒味的酒壶为彼此两人各倒了樽酒,示意了下后,这便端起酒樽仰头灌了下去,随口道:“东皇阁下,让寡人听了个好故事。哈哈……”

    “这确实是一个好故事。”

    而岳缘则是笑着回了一句,端起酒樽浅饮了一口。

    就这样。

    两人有着各自心思,试探彼此野心的谈话就这么结束。

    大殿。

    目送着东皇离开的背影,秦王政的面色阴沉了下来,整个人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陷入了沉思。

    外面……

    走出咸阳宫的岳缘面具下的那张脸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一丝笑意。

    因为他知道秦王政动心了。

    唯一还差的是一个契机,一个能让对方下定决心的契机。

    而他岳缘未来更不能以这种姿态与模样去见莫愁,他有些担心对方还认不是认识他这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