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9章 暗涌
    热门推荐:、 、 、 、 、 、 、

    山路凶险。

    对于北冥子来说则完全是忽视。

    他没有在山谷里停留,没有留下来同鬼谷一家吃晚餐。因为他很清楚的感受到在那种状况下的格格不入。哪怕在他的心底,对那一幕也感到无比的惊讶。

    因为他北冥子是外人。

    再说此次来这里寻鬼谷子的身影,不过是为了合作。而眼下,北冥子显然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虽说在对方的话语下又得到了一大堆让人感觉到莫名的秘辛。

    合作。

    道家天宗掌门与鬼谷主事的合作。

    在寥寥几语中,双方已经达成了合作的余地。

    得到丹方,北冥子几乎可以肯定对方其实并不对那丹方上的记载有着太大的兴趣,至于对于蜀山带来的潜在危险……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鬼谷纵横一脉从来就不是慈悲人士。

    北冥子能够体会到老者心中的那份汹涌,既然直到现在仍是鬼谷,那么所谓的隐居在蜀山从某方面来说不过是一个笑话。要知道鬼谷纵横一脉一直是插手天下局势为主。又或者说,老者的隐居其实只是在为他的后人。

    树上。

    迎着冷风,北冥子低头沉思。

    脑海里回荡的是在离开前,老者对那妇人,还有那两个孩子真切的感情,尤其是两个孩子老者的感情是在严格与溺爱中徘徊。压根儿没有对纵横二弟子的严肃。

    这是老来得子,还是什么?

    说实话他有些想不太明白。

    摇摇头,在冷风的吹袭下,北冥子将这个乱七八糟的心思丢在了一边,这才从怀中掏出了那分棋谱,扫了一眼后,这又放了回去。沉吟中,北冥子在思索着老者的话,真正的苍龙七宿,以及那所谓的珍珑棋局。

    还有那斩断时间束缚的人。

    长呼了一口气。北冥子看着自己吐出的气化作一道白雾喷了出去后,这才收拾了自己的心思。回过神,转身朝蜀山的方向眺望了一眼后,北冥子便朝来时的路原路返回。

    之所以这样做。驱使他这样做的是出自北冥子自身的那份直觉。

    确切的说是道家秘宝所带来的直觉。

    因为他走的一路便是测算。

    只不过这东西太过费神费劲,甚至会耗费生命,而且北冥子能够观人却无法看自身,那份隐隐笼罩在自身的危机感,促使他来了这一趟蜀山之行。做了这么一个看起来没有无头无脑的事情。

    但在这番做法过后,那份笼罩在心头的危机感稍微的减弱了一分。

    不过北冥子知道,想要彻底的消散这份危机,还不够。

    他还需要做一件事。

    要让秦王政知道丹方的事。

    北冥子当初在得知了阴阳家不断的在秦国内抓捕方士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幕的即将到来。同样,北冥子也十分清楚老者也知道这个缘由。

    身为鬼谷之人,怎会不了解时局?

    对方敢接,无疑是有着他的打算。

    山谷。

    目送着北冥子离去的方向,笑三笑默然不语。

    北冥子的真正来意,他在说那棋局的时候。就已经猜测到了一部分。对方来蜀山,是为了拉他入局,或者说是为了道家分担那份笼罩而来的压力。

    同样。

    秃顶老者笑三笑也知道北冥子那未说出口的讥讽。

    鬼谷纵横之人隐居,那才是笑话。

    哪怕是有着心理准备,在让北冥子看到自己的妻儿的时候,笑三笑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有着一份尴尬。毕竟他的年纪……只是,笑三笑很清楚。他所负背的力量可不同龙凤,是极为不容易拥有后人的。

    好不容易有了后人,他怎会忍心。

    隐居。

    说穿了,就是为了后人。

    可同样在他的心中。他也在为了那份理念争锋。

    道理,不证不明。

    这便是鬼谷千百年来存在的真正理由。

    这是统一与分封的对峙。

    之所以有这样的情况,本身是从他的出身而得来。他在意看重的是分封,而那人则是统一之说。眼下这天下局势。或者常人看到的只是秦国那一统天下的万般大势,可在他的眼中,却是早就见到了那深藏在里面的危机,暗涌滔滔。

    一个不小心,秦帝国便会崩溃。

    而这个崩溃的点便是秦王政。

    不以武力直接强行,因为那样会成为众矢之的。最佳的解决敌人的方法是从内部攻破,让敌人自己了断。而让一个正走在伟大的路上的帝王崩塌的方式最佳之一便是长生。

    长生是所有人的最大诱惑。

    他看了不少。

    而正是因为这个缘由,笑三笑这才接过了北冥子给出的长生丹方。

    不仅如此。

    笑三笑还决定在族长之女小虞的身上投下一部分精力教导,教出他的分封理念。北冥子虽然只是道出了可以小虞可以担上姬之一字,却也代表了小虞的未来。

    道家的人在擅长观人的方面说出的话一般都有定局。

    这天下,可没有几人能逃得过美人关。

    情关难过。

    英雄逃不过。

    枭雄也逃不过。

    就连他自己也逃不开。

    想到这里,笑三笑目光停在正被自己的两个儿子逗的嘻嘻笑的小虞,老者知道也许过不久这蜀山便已经不再安全了,将会迎来战火。是时候为妻儿准备另外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

    秦国。

    咸阳宫。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首《关雎》不过是开口念了前面的第一句便停了下来,那端坐在自己位置的十八世子胡亥的目光落在了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赵高的身上。见到那显得有些阴冷的赵高,十八世子胡亥见状连忙起身,道:“原来是中车大人,不知到此是为何事?”

    赵高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十八世子胡亥。

    在这几年里,他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来侧面观察过这个颇得秦王政喜爱的王子。

    之前他一直不明白东君大人为什么会让他想法设法的助十八世子,可在一段时间的观察后。他才发现这十八世子极为的不简单。可谓是胸有沟壑。

    在除长子扶苏外,秦王政的其他儿子都比不上这十八世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赵高发现这胡亥很会藏拙。

    抬头。

    赵高的目光落在了胡亥的双眸上,扫了几眼却发现胡亥不由的侧了侧头,避开了他的眼神。看到这里。赵高心中不由暗笑:果然,这十八世子很不简单。

    目光充盈,视线锐利。

    似孕有寒热二意。

    不是普通人。

    这是身怀武学之人才有的视线。

    藏得很深。

    甚至连他赵高都瞒过了啊。

    咸阳宫里是有着其他的好手,可赵高却绝不会认为这份武学是出自这些好手传授的,先不说秦王政允不允许。地位的不同也让他们不会轻易去在意江湖武学。

    唯一的可能……十八世子当初记下了秦王政那份交给他揣测有没有问题的秘籍。

    过目不忘。

    想到这里,赵高已经知道了十八世子胡亥有着一个独到的能耐了。再扫了一眼那诗经,赵高却是不由失笑,这戏做的不错。是做给秦王政看的,也是做给扶苏看的。

    他不争。

    不敢也不想。

    只不过在赵高的眼中,这不争其实就已经是争了。

    可惜的是你世子殿下你小瞧了你的父王啊。

    看着十八世子胡亥,赵高在心底暗叹。

    秦王政在做何想法,外人不得而知。或许,眼下的秦王政他的注意力早放在了长生的方面,若是长生。便能够造就不灭的天朝,那还要后人干吗?

    因为他将会成为万代的帝王。

    大殿。

    秦王政一个人静静的看着之前由赵高送上来的详细情报,那份关于蓟都发生的事情的详细情报。他没有在意被灭亡的燕国,更没有在意逃亡不见踪迹的太子丹。秦王政的心思只在一个信息上,得道飞仙。

    “只剩下一个齐国。”

    “想来明年就可以做到帝国一统了。”

    自言自语着道出了接下来的安排,秦王政已然开始慢慢的将他的注意力开始转移,统一之战早已不值得他去在意,因为那是已经注定的结局。一个帝王,没有时间浪费在一个注定结局的小事上。

    “不急。”

    “再等等就好。”

    吸了一口气,秦王政将这份密卷丢在了一边的火炉中。静看着它化作了灰烬,就好似看到那六国在他的眼前一幕一幕的被秦军灭亡:“不过,寡人倒是想要听听东皇阁下对此事的看法。”

    话音落下,已经有人按照这个吩咐去了阴阳家。

    与此同时。

    阴阳家。

    禁地。

    岳缘已经定下了决议。

    在不少阴阳家弟子结合当初少司命调查的地点外。他们已然大概的确定了道家天宗的地点范围。最主要的是岳缘非常清楚道家都很中意山川。而对道家来说,得天独厚的存在在这大地上并不多就那么几个。

    再说……

    丹方与长生诀正好一并解决。

    一箭双雕,这样的过程无疑是最好的。

    当然,那寻找医家镜湖医庄的事情同样没有放弃。

    就在星魂得令离开后,大司命缓步走了进来。先是躬身一礼,大司命这才无比恭敬的道出了来意。

    “噢?”

    “秦王政想要见我?”

    “越过帝国左右护法……”

    微微侧头。岳缘面具下的脸上爬上了一丝诧异:“有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