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7章 三笑珍珑 中
    山谷。∏∈∏∈,

    炊烟继续缭绕。

    太阳在这个时候已经西斜,即将落山。

    棋盘处。

    北冥子仍在与秃顶老者继续着之前的谈话,只不过两人之间的对话与一般人不同,一句话过后,往往会是两人沉默半晌,似乎是彼此的话都让各自难以理解。在好一会后,才会继续下一句话。

    话题在半天的时间里由棋盘转到了丹方,又由丹方转到了长生,由长生转到天人二宗掌门的道号,再由道号转到了过往。

    每一段对话,都是一段秘辛。

    不过这每一段的对话,每一段的秘辛,却是都指向了一个人。

    一个重新回来的人。

    一个斩断了时间束缚的人。

    这样的人该如何对待?

    这是现在北冥子内心中最大的障碍与执迷。若说之前还有其他的心思,可在赤松子后,北冥子已经瞧到了那一抹隐藏在其中的汪洋血海。那是一个恐怖的人。

    风吹过,只吹的两人的白发都在不断的飘荡。

    比较起北冥子的长发飘逸,一身的坦荡,而在秃顶老者的身上则显得不那么的好看。那脑门两侧的短短的白发和那胡须也在舞动着,可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农家老者。压根儿看不出什么气度,就好似一只匍匐的老龟,在那里眯着眼睛吹着风晒着太阳。

    这项对比下,可谓是两个风格。

    “你在担心?”

    秃顶老头看着眼前保持了沉默的北冥子,不由出声道:“也是,世上没有人能够面对他而无动于衷。”

    “……”

    北冥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老者,听着对方的喃喃自语。

    “不过长生不老之人可不是长生不死之人啊……”秃顶老者目光落在北冥子的脸上,看着对方目光深处的思索,说道:“这世上无人不死,无物不灭。世事变化。沧海桑田。”

    “山川如此。”

    “皓月也会如此。”

    “甚至那炎炎烈日也会如此。”

    “那些所谓的神兽自然也不会例外。”

    “苍龙,龙龟,凤凰,麒麟……挡不住**,这些所谓的神兽也不过是某些人的盘中餐,腹中物。”说到这里的时候,秃顶老者忽的乐呵呵的笑了起来,那苍老的笑声在荡漾在山谷里。

    连续笑了三声后,秃顶老者便戛然而止停了下来,注视着北冥子。这才继续说道:“说到这里,你应该想到了什么?”

    同样。

    面对秃顶老者的这句话,北冥子眼神一亮,有些目瞪口呆的盯着对方,诧异道:“苍龙七宿?”

    苍龙七宿。

    秃了点头,说道:“在你的眼中,苍龙七宿到底是什么?”

    “七个星辰,七个国家,七个秘密。”

    “其核心由七国的唯一继承人知晓……”

    说到这里。北冥子的语气停顿了下,显然,对方的这句问话告诉了他一个信息——苍龙七宿只怕不是常人所平常所猜测的那样。脑海里,北冥子不由的回想起了自己与徒弟晓梦的那番关于苍龙七宿的对话。

    迎着北冥子疑惑的目光。秃顶老者的面色变得十分的严肃与认真:“谁告诉你苍龙七宿是这个的?”

    “!!!”

    这话不由的让北冥子大为愕然。

    秃顶老者看着对方眼中的疑惑,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时的沉默了下来。苍龙七宿这个本身的秘密就是从他这里传出的,由一代代的鬼谷门人传递出去。最终分作七分落在七国的手中。当这七者合二为一的时候,便是揭露苍龙七宿真正秘密的时候。

    当然。

    这只是常人的想法。

    原本这么长的时间来,秃顶老者觉得没什么。但在北冥子来蜀山见自己的时候,秃顶老者便知道事情已经出现了不得已的变化。这么多年来,他在心底也有着自己的心思,琢磨那棋局其实就是他的心思的一部分体现。

    “苍龙七宿是一份出自道家的死亡预言,它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称呼,名叫苍龙七劫。”

    迎着北冥子的视线,秃顶老者给出了一个让他诡异万分的答案,一时间哪怕是以北冥子多年来的修道心境,在这一刻听到这个回答也是让整个人呆愣在了那里。

    死亡预言?

    说是预言,道家正是有一些人也擅长这个,以此推断后世的大事。其中,尤以袁天罡和李淳风两者最为出名。

    或许在之前的人没有这两人那般深厚,但总之有人走的是这一条道路。

    无疑。

    身为道家天宗的上一代掌门北冥子更是无比的清楚。

    若是死亡预言,那么苍龙七宿……其中的角、亢 、氐、房、心、尾、箕的含义则是不言而喻,甚至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栗。换句话说,这是青龙的七种死法吗?

    只是龙有七命吗?

    它怎能死七次?

    想到这里,北冥子一时间有些懵了。

    他没有想过眼前的秃顶老者再说瞎话,一个门下弟子名闻天下的鬼谷前辈自是不屑如此的。而且对方的年纪恐怕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长久,也会知道太多的秘辛。

    否则的话在之前他北冥子不会那样问,而对方也不会回答老不死的。

    看着北冥子那怔然的模样,秃顶老者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对方清醒。当然,在这之前,他也有句话没有说明,那便是一旦青龙渡过七劫,那么这个斩断时间束缚的人所带来的各种影响互相纠缠下便会化作了千秋大劫。

    许久。

    北冥子终于回复了清醒,从怔然的状态中回了过来,嘴角爬上了一丝涩然,道:“这苍龙是一个人吗?定然是了。”自言自语的话,都在展示着他内心这一刻的激荡。

    而这个人……

    北冥子也几乎有着自己的肯定。

    阴阳家为了什么?它们的存在可就是为了苍龙七宿的秘密。

    不过即便是这样,北冥子的心中还有一份疑惑,望着秃顶老者他直接问了出来:“既是苍龙,可是怎会死?常人能杀他吗?”

    “能!”

    面对这个问题。秃顶老者给了肯定的回答,指着两人面前的棋盘,说道:“这便是杀他的方法。”

    珍珑棋局!

    这残局,这让人无法下手的残局会是方法?

    北冥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棋盘,那残局仍然是历历在目,白子无路可走,黑子压城。可这么也看不出这是一招所谓的杀招?还有谁是黑棋,谁是白棋?

    若是苍龙是黑,那么白子该怎么杀?

    若是苍龙是白,但这样一个人又怎么可能?

    北冥子无法揣测。

    是的。

    秃顶老者三十年的研究。也无法看出什么来。

    更不用说刚才接触的北冥子了。

    过了一会儿,北冥子开口问了一个与之前问题不大相干,却又有着紧密联系的问题,要知道听到这里他已经十分清楚苍龙乃是道家之人了,:“只是前辈是从何处知晓这样隐秘的信息?”

    苍龙七宿,珍珑棋局,都是针对一人。

    那是谁在针对?

    身为道家之人,自是想要明白。

    因为不管如何,这人自是道家的人。可鬼谷却知晓这些……这不由得让人会觉得是有人专门针对道家之人。

    秃顶老者闻言抬头扫了北冥子一眼,对方的问题老者知道这其中的真正含义,面对这个问题,秃顶老者的面色一时间变得有些奇特。只听他慢腾腾的说道:“预示,棋局都是出自一人之手。”

    “而这人正是苍龙。”

    这答案已经让北冥子面色陡变,留下的只有满脸的意外与不解。

    北冥子在这一刻完全想不明白了。

    为什么会有人留下专门杀自己的办法?按正常人来说,有这种本领的人应该留下的是解决的办法。在这个时候。北冥子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经历太过肤浅了,完全不能理解那人的心思和想法。

    但是接下来秃顶老头并没有就此让北冥子继续去深思,而是接着道出了一句更让人惊诧的话语。

    那便是——

    “他还说一句让老夫颇为意外的话。”

    “他说他已经死了五次。”

    错愕。

    讶然。

    北冥子眼睛不由的微微瞪大。

    ……

    阴阳家。

    据点。

    岳缘摇摇头将之前那死出个光明正大的未来的念头彻底的抛在了脑后。要知道感情其实是自私的。无私却也代表无情。可岳缘也很清楚,自己这一路走来,已经身不由己的越走身上的牵连的东西便越多。

    情之一字,重的快要压弯了腰。

    罪。

    他能一肩担下。

    可情,岳缘却是不敢。

    用情越深,伤的越深。这份重量,世上又有几人挺直腰杆受着?

    想要寻一个和谐的解决之道着实万难。

    脑海中想着自己曾经在陆小凤世界与魔种陆小凤的对话,陆小凤无疑提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解决办法。

    自杀那个当然不算。

    指的自然是帝王之位。

    以帝王之位解决那问题,也算是一种比较不错的办法了。

    这个可以作为备选。

    不过眼下,岳缘最重要的还是身上的问题需要解决。想到这里,岳缘直接抬头出声道:“少司命,让星魂来见我。”

    外面。

    很快便传来了一声轻微的脚步声朝远处走去。(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