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6章 三笑珍珑 上
    蜀山。www.yuehuatai.com

    年老的白发道者在男子的带领下朝他想要的目的地走去。

    出乎预料的是男子的带路并不是朝这山顶走去,反而是朝一边的山谷迈步而去。在带了一段路程后,男子这才出声说道:“好了,长老就在山谷里。”

    山谷充斥在白雾之中,显得悠悠一片。

    因为身份的缘故,这男子并没有资格踏入其中。可以说,这处山谷,在蜀山是属于禁地之说,一般情况下,其他人都不能进去其中。

    “……”

    朝男子点了下头后,道者这便踏步走入了其中。

    穿过白雾,里面霎时变得空旷起来。

    就好似这白雾内外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天地。

    奇门阵法。

    仰头看天,等了半晌后,道者这才叹道:“不在鬼谷呆着,跑到这里来……”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后,道者这才继续踏步朝前方走去,在前方不远处是一处茅草小屋,这一刻正在萦绕着青色炊烟,显然里面的人正在做着饭。

    而就在道者前面的不远处,则是一座石台。

    石台上刻着的是一面棋盘。

    道者走到跟前,目光落在了这棋盘上,那上面是一副残局。右手的指头在棋盘上轻轻的拭了一下后,感受了下指尖传来的感觉,他便知道这棋盘是新做不久。

    目光在这残局上停留了半晌,道者这才从旁边的棋子里拿出了一枚,放在了其中。

    顿时。

    这棋局有了变化。

    原本被黑棋压的弱了一头的棋局在道者的这一枚白子下稍微的增添了一份活力,看上去能在这局中局劫中劫中又多了一分抵抗下去的决心。只是这样的场景,并没有让白发道者感到开心和满意,反而是在这一刻他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解的开吗?”

    就在白发道者沉默的时候,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在他的身边响起,不知何时。一名秃顶的白发老头子出现在了道者的身旁,正目光盯着棋局,出声询问道。而同时,这秃头的老者也从旁边拿起了一枚黑子落了下去,顿时那白子好不容易起了一丝生气的局面再度被压了回去。甚至,白子的局势变得越发的危险起来。

    “很难。”

    手中的白子定格在了棋盘的上方,久久不能落下。半晌,白发道者这才无奈的叹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自言自语道:“死局。无路可走。”

    “这是什么局?”

    言语中,白发道者已经对白子的结局做了最终的注解。

    “珍珑。”

    身边的秃顶老者也是接过了白发道者的话头,感慨道:“老夫是想了三十年,下了三年。可仍然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它看起来是一副死局,而不是残局。”

    “不过,堂堂道家天宗上一代掌门北冥子千里寻我,不会是为了找我下棋的吧?”

    伸手将白发道者之前落下的那枚白子和自己落下的黑子都拿出来后,秃顶老者开口询问道。

    “原本是准备下棋。可在看了这棋局后。晚辈就不这么想了。”

    回过头,北冥子的视线停在了秃顶老头的身上,含笑道:“再说前辈也不是一般人,搅乱天下的纵横之士不是出自你鬼谷前辈的门下么?”

    秃顶老头闻言摇头失笑。说道:“可老夫已经老了……”

    “可晚辈记得几十年前见到前辈你的时候你就已经看起来老的不行了。”话未说完,便被北冥子打断,话语中没有丝毫的客气,他以话直接戳破了对方话中最大的纰漏之处。

    “理不证不明……”

    “那前辈证出来了么?”

    “……”

    短促的话语交锋各自代表了双方的心思。见对方沉吟,北冥子这才继续说道:“一统与否这么多年来已经走向了定局,前辈可还是看不开?”

    “呵呵。”

    闻言。秃顶老者不由的失笑开来,迎着北冥子的目光,若有所指的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说老夫了,你们道门又何尝不是如此?”

    道门生生的分裂成了天人二宗,外加一个阴阳家。

    从某方面来说,这比鬼谷纵横之间的争锋更大。

    一时间,两位老者都一起安静了下来。

    在山谷中,唯有一阵阵的清风不断的吹过。

    许久。

    秃顶老头拍了拍那石凳上的落叶,一屁股坐了上去,这才开口说道:“说吧,你放弃了教导自己的关门徒弟,而千里迢迢寻老夫究竟是为了何事?”

    在秃顶老头对面坐下后,北冥子迎着对方的目光,回道:“也没什么,晚辈只是想问一问,这世上真有飞仙长生之人么?”

    飞仙长生?

    听到这里,秃顶老者算是真正明了北冥子的来意了,侧了侧头,目光定在了对方那一身的蓝色道袍上半晌后,这才说道:“你是指那发生在燕国蓟都的举霞飞升吗?”

    蜀山虽与中原相比较为偏僻,但可不代表这里不通世事。

    那几乎传遍了天下间的传闻,秃顶老者自是晓得。

    迎着秃顶老者的目光,北冥子没有丝毫的回避。

    好久,秃顶老者这才回道:“不提道家典籍,就在你的理解中什么是长生?”面对秃顶老者的问题,北冥子很快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一种片面的个人的回答。

    但是这个答案只是让秃顶老者笑了笑,道:“那只是老不死。”这话似是若有所指。

    对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秃顶老者就了解到北冥子这问题里的含义。不问其他人,只闻他长生,显然自己的这副苍老的模样给了对方极大的猜测。

    不过秃顶老者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老不死。

    仅此而已。

    “真正的长生是什么?在老夫看来斩断了时间的羁绊,那便是长生。”秃顶老者最后还是给出了他自己的想法,迎着北冥子的目光,无比认真的说道:“你们道家就有这样的人……”

    “至于老不死……你天宗的丹方不是已经说明了答案了吗?”

    丹方!

    这话里面有着太多的故事。听到这里,北冥子的面色也沉了下来。他没有去深究这其中故事的打算,而是沉默着直接伸进自己的怀里,将一卷东西掏了出来,搁在了面前的石桌上,正是那道家天宗的炼丹之方。

    这丹方有个名字,叫长生之方。

    以神兽作料,来炼制的传说中的长生不老之药。

    这便是北冥子真正来蜀山的目的。

    视线在那卷轴上瞥了一眼后,秃顶老者这便收回了视线,似乎这在道家足以堪称是镇宗之宝的丹方并没有什么,不值一提。完全不入他的眼中。反而秃顶老者的目光却是注视着北冥子,问道:“你想要老夫替道家保管这丹方?”

    “唔!”

    点了点头,北冥子说道:“燕国被灭后,这东西留在道家就已经不安全了。”之所以做这样的决定,便是因为北冥子看的够远。

    听到这里,秃顶老者的目光也变得深沉起来,目光在北冥子的脸上停留了半晌,这才叹道:“看来老夫还是小觑了道家秘宝的能耐。看来,不同人宗的逍遥子。你北冥子终是还是强了不少,发现了一些东西。”

    “你这一辈天人两宗掌门的道号其实是被割裂了,它们只是代表了一个人。”

    不是北冥子,不是逍遥子。而是逍遥北冥。

    两者是合二为一的。

    秃顶老者的话北冥子没有反驳,这也代表了为什么他突然在几十年前便将天宗掌门之位传给了赤松子,而眼下再度收了一个入门弟子。但另外一人,则还是没有他看的明白。仍在与天宗争夺道家主宗之位。

    这便是两人之间的眼界问题。

    对于对方的话,北冥子保持了安静,没有丝毫的反驳。

    显然。

    这数十年来对道家典籍以及其他东西的研究。已经让北冥子发现了不少的秘密。而刚刚老者所说的话,无疑是北冥子在典籍中发现的秘密之一。这个被他与逍遥子分享了道号的人,北冥子的内心极为的戒备。

    因为两者之间站的高度决定了对待事物的目光的不同。

    就好比仙与人。

    北冥子在自己徒弟赤松子身上看到了恐怖。

    因为那与他原本所想象中的有所不同。

    与此同时。

    秃顶老者说了最后一句让北冥子面色凝重的话:“而现在,这个人回来了……”

    是的

    回来了。

    那个理该有着天人两宗掌门道号的人回来了。

    他要物归原主。

    ……

    咸阳。

    阴阳家。

    禁地。

    岳缘侧着头,一个人呆在阴暗的房间里。

    哪怕眼下天气稍冷,可在这个房间里仍然是温度惊人,就好似呆在了火炉之中。而让人震惊的是这股热量并不是从什么火炉里冒出来,而是从端坐在那里的岳缘的身体散发出来。在这一刻,他整个人似乎都化作了一团熔岩伫立在那里。

    岳缘没有理会这些温度,也没有在意身体的变化。

    这个时候,面具下的他的脸色有些奇特。

    在迷茫。

    在诧异。

    看着这竹简和丝绸上的回报,岳缘一时间觉得人也有些迷茫了。

    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徒弟寇仲和徐子陵的那道通过贞贞传递的消息以及当初袁天罡的那句若有所指的话,难不成真的是那样吗?为什么在婠婠离开后,这个感觉仍然没有丝毫的降低?

    这一刻。

    岳缘突兀的想起了逍遥派无崖子的那摆在擂鼓山的珍珑棋局。

    他,就是那副残局。

    是那即将步入尽头的弱势棋子。

    这局该怎么破?

    难不成要死出一个光明的未来?!

    一时间,岳缘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