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5章 长生晓梦 下
    你,求的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而派别同样。www.yuehuatai.com

    佛求来世因果。

    道求仙道长生。

    魔求今生自由。

    当秦燕蓟都之战,发生在那里郊野的举霞飞升的景象,无疑在经过了无数人的口口相传早已经变得传奇起来,每个人的口中都是亲身经历,每个人都是亲眼所见,恨不得他们本身就是当事人之一。

    于是每个人都在这个故事中添上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一笔,顿时这个故事传到其他人的耳中的时候,早已经变得乱七八糟起来。唯一的共同点,便是这些莫名多出的东西确也是再度提高了这件事情的传奇性。

    不提这事情对其他人的影响,但在百家中可以肯定的这举霞飞升影响最大的只有道家。

    道家天宗人宗两宗的主事者几乎是在同时得到了这蓟都之战的结果,不是那开始就已经确定了结果的秦燕之战,而是这个多出来的举霞飞升。

    人宗。

    当下掌教逍遥子在听了这个由门人传来的消息后,一时之间也颇为诧异。

    他不同一般的道门之人。

    不是自小便在道门长大,学的都是道家的东西,而是在中途才加入道门,潜心修道不问世事。要知道在他三十岁前热血江湖快意恩仇,有关中第一豪侠的美誉。

    一个曾经的关中第一豪侠,哪怕眼下已经成为了道家人宗的掌教。但从某方面来说,他的心中却也未必十足的信那道家典籍记载上的故事。是的,有些东西被他看做是故事。

    而他更多的还是在用这天下的名川大山来纾解自己曾经心中的郁气。

    因为在江湖中,能让一个豪侠放弃一切修仙问道,其中的缘由一般情况下只可能来自自身。所以,哪怕是有着逍遥子这个称谓来代替曾经的名字,可并不代表他是真正的逍遥。

    这个既是他现在的名字,却也是他的追求。

    故而他求的是逍遥之道,而不是仙道长生。

    当然。

    这逍遥子的称号自不是他自己取的。

    不同墨家这种松散却又严格的组织。在道门里面每个人的道号的由来可是有着严格的取名程序的。一个道者的道号,往往都是上一辈人物赐下,是其在门中的排行,有时候也彰显了一个人的性子或者追求。

    “飞升成仙?”

    自言自语了一番。逍遥子抚着那雪白的长须不由的笑了:“有意思。只是不知这人是谁?”在原本的心思中,有人能飞升得道,在逍遥子看来恐怕只有一人有这个可能。

    那便是天宗的那人北冥子。

    在逍遥子看来,这才是一个能够寻仙求道的道者。不问世事,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弟赤松子死在阴阳家下也不在意。这种做法只怕已经到了太上无情的境界。

    仙神,在逍遥子看来都是无情物。

    只不过在得到了这个消息后,逍遥子却是肯定这人定不是北冥子,而是其他人。

    这天下间还有谁能够达到这个境界?

    脑海中一点一点的划过这天下间足以在逍遥子心中真正在意的人,最后不少的人都被逍遥子一笔一笔的在心中划去,最后定格在两人的身上。鬼谷那不见首尾的人,另外一个便是那突然冒出的阴阳家首领东皇太一。

    这两人都有可能,但也许这两人都不可能。

    天下太大,无人可以拍着胸脯保证,他已经彻底了解了这个世界。

    一番沉吟后。逍遥子只是派出了人宗弟子出去随意了解下后,便不再去在意。追求不在这里,自然是用不着太过在意。

    ……

    山峰层次不齐。

    却又全部笼罩在那翠绿的树木之下,云雾缭绕,湿气弥漫,不似中原人多的地方久见人烟,在这儿反倒是给人一种久远的远古味道。除去那山间不断嘶吼的野兽声让人有些头皮发麻外,单单就这黄白与绿掺杂的景色来看,倒是颇有一番人间仙境的味道。

    不过再认真看去,却又能让人从其中莫名体会一种时光逝去的感觉。

    而在今天

    这个看似没有人烟的森林中突然多了一个访客。

    由那在湿风中吹的不断飘荡的衣袍上看。这来访青山的人乃是一个道士。

    踏叶而进,借风而行。

    在这缭缭白雾中,好似神仙中人。

    而这道者的目标正是朝前方那最为辽阔的山峰。

    许久。

    当道者来到这山峰下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这山脚下的一条林间小路上。小路显得有些宽阔。看上去这并不是自然形成,而是由人工所构建而成。

    显然。

    这里并不是看上去那样没有人烟。

    在这瘴气弥漫的山间,还是有着人存在其中的。

    唰唰唰

    就在道者准备踏足小路上山的时候,一番竹矛已经被人投掷了出来,接连的插在了来人的身侧,形成了一个单纯由竹子组成的囚笼。将道者束缚在了正中间。

    “阁下是谁?”

    “为何来我蜀山?”

    一名穿金戴银,身上挂满了不少金银饰物的男子从树林中蹿了出来,而在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只无比凶狠的山猫。不过这男子目光落在眼前这个看起来苍老的不行的老道士的身上,却压根儿就没有觉得这人是苍老无力,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因为在寻常的时候都是无比凶恶的山猫,在这一刻面对这老人的时候,却是呜咽不已,根本就不敢上前,完全变成了一只猫。

    “噢”

    “贫道来此,自是为了拜访。”

    说到这里,老道士的目光停在了那有些猥琐的缩在男子身后的山猫,微微一笑,却见身形一闪,老道士的身影已经从那由竹矛组成的竹笼中消失,出现在了男子的身旁,正用一只手挠着山猫的下巴,感叹道:“这小动物倒也让人觉得怜爱。”

    呜……

    那凶狠的山猫在老道士看起来没有丝毫力量的右手下,完全变得跟一只小萌物一样,没有了一点的凶气。

    看到这里,男子几乎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整个人面对这看起来没有丝毫力气的老人,却是压根儿不敢动弹一下。这个老道士给他的感觉几乎不下族中长老。

    似乎想起了什么,男子这才出声道:“道长是为了见长老而来?想要做什么?”

    “下棋”颔首而笑,老道士点头道:“还请壮士带路。”

    下棋?

    鬼才信啊

    就在男子不知自己是否该义正言辞的拒绝,彰显个人的勇气的时候,一只飞鸟自林间飞来,落在了男子的肩上。见状,男子不由面色微变,随即无比恭敬的说道:“还请道长跟来。”

    说完,人便恭敬的走在前面开始带起路来。

    与此同时。

    道家,天宗。

    禁地。

    梳洗完毕的晓梦没有闭关观看天宗典籍,也没有去瞧那已经看数年看厌了的风景,而是仰卧石床之上,怀抱着那柄剑,开始了入眠。

    在这白天之下,入眠。

    闭眼的那一刹那,若是有人在这里,定能发现少女她那一头原本就白了的头发,在这一刻再度苍白了一分。

    一般人见到这种情况定会不解,会以为少女劳累,更是会认为少女浪费了闭关的时间。但若是北冥子在此,定能瞧出眼前的少女正是在修炼。谁能想到,她的修炼将会是与众不同?

    秦国。

    咸阳。

    阴阳家,据点。

    半个月的时间足以让岳缘回到这里,只不过在这中间一战后,送东君如同那早上的太阳飞升后,在接下来岳缘便一直没有任何的动作。真气的波动,血脉的冲击产生的影响比之岳缘原本想象的还要严重。

    可在那大雪封天的天气下,哪怕是阴阳家的其他人想要寻到端木蓉和月儿的踪迹,也十分的困难。而加上婠婠飞升的场景吸引了太多人的注意力,使得阴阳家的人力受到了影响。

    最后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计划成功了一半,却又失败了一半。

    不过好在岳缘也没有太过担心,若是交给哪个男人带,岳缘定不会是现在这样平静,而换做端木蓉则不一样了。比起这个来,眼下岳缘有着其他的事情要处理。

    譬如了解婠婠飞升后带来的后续影响,以及水土二部长老两人的情况。

    或者说比起婠婠举霞飞升的影响,岳缘更在意湘君和湘夫人两人之间的情况。

    这十来天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让岳缘暂时没有去想其他的问题,甚至他连自己身体情况都抛在了一边,而是聚精会神的观察着,研究着两者间发生的事情。

    “死了?”

    “女英死了?娥皇活着。”

    面具遮掩下的脸上有着一丝难掩的讶异,目光落在那摆在自己手上的竹简,这上面记载的正是湘君和湘夫人两人之间发生的故事,出现这样的结果既让岳缘意外,却又觉得这是一种理所当然。

    这只是前五天发生的事情。

    可接下来五天发生的事情,则更让岳缘意外。

    那便是娥皇死了,女英仍存。

    一前一后,两个完全相反的结局。这让岳缘本身就不怎样的心情变得更不好起来。

    因为在中间还有第三个。

    那便是湘君死了。

    死在了床上。

    在睡梦中被娥皇女英两人杀死了。未完待续。

    ps:有朋友从上海过来,今儿本来准备三更的,结果我得陪人做三陪了,只有一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