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3章 举霞飞升
    云在旋转。

    让人一眼望去,好似整个天地都在缓缓转动。让人觉得头皮发麻,让人觉得后背发凉。在无数的目光中,那旋转的黑云在一阵连绵不绝的银色闪电中不断的搅动着,发出一股沉闷的轰隆声响。在那幽光中,本来已经是入夜了的时间,在风雪中几乎是不见五指的这一刻,竟然也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下方。

    雪女看了一眼后,身形立动,人朝那云层漩涡漏斗的下方赶去。她知道,那里正是东皇与东君两人一决的地点。风雪中,雪女的那一头银发却是彻底的没入其中,与风雪共成一色。

    “……”

    仰着头,湘君和湘夫人两人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头顶变幻的云层,两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第一次,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云会给人带来这么庞大的压迫和恐怖。

    在远处瞧起来或许只会觉得神秘莫测,可这算是站在这个下方的两人却是多出了一份其他的感受。在他们的眼中,这旋转的云层就好似一只传说中的洪荒异兽,正张开了大嘴,想要将下面的人吞噬殆尽。那在旋转中心出现那一条幽静的通道,就好像是直接通到了异兽的肚子里。

    一时间,夫妻二人尽是不约而同的共同退了一步。

    在两人的身边,月神同样是抬头望着天空。

    遮掩双目的轻纱在云层旋转带起来的气流下不断的飘动着,却也无法遮掩那目光深处的惊骇。而且,身处下方她也感受到了一股隐隐的吸力,正在从那上方云层的深处传来。

    这个到底是什么?

    察觉到这吸力的渐渐加大,月神终于有了声音,对湘君和湘夫人说道:“危险,退后”

    话语落下,月神已经是率先有了动作,接连几个起落,人已经是再度后退了百丈的距离。而在她的身后。则是跟着湘君和湘夫人夫妻二人。

    环境变化,岳缘和婠婠两人都没有理会。武功已到破碎的境界,这种地步的高手交锋,自是足以影响到方圆百里的环境与气候变化。尤其是其中交手的两人各自都有着破碎的经历。

    立身漩涡正下方。那逐渐加大的吸力已经使得岳缘背后的衣袍都不断的朝上方飘浮了起来。

    前方。

    空气中如同闷雷一般的响彻着连绵不绝的叮叮当当的声响,伴随的还有那地面上接连而起的雪尘。

    “呀”

    婠婠一身轻斥,玉手在翻掌之间纳气,牵引。

    顿时。

    那飘舞在身体四周的天魔缎带一同飘舞了起来,整个人更是借着天际的那牵引力慢慢的漂浮了起来。悬立在半空。飘散的天魔缎带,处在正中心的婠婠就好似正在结网蜘蛛一般,正在聚精会神的狩猎眼前的生物。

    天魔缎带飞出,直接纠缠住对方,而玉手翻掌间天魔力场再度扩大,恐怖的拉扯力再度产生。力场直接笼罩在眼前的血色雪人身上,恐怖的拉扯力道在一瞬间便使得对方的身形受到了极大的牵扯。

    这股力量不仅牵扯了眼前人的身形,更是连同空气中的风雪,地上的泥尘全部都在这股力量下聚拢。

    咔擦声不绝于耳。

    很快。

    一个白色与黑色互相纠缠驳杂的石球便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哼”

    又是一声冷哼,婠婠柳眉倒竖。功力爆发,天魔力场全力施展,只见轰的一声,那巨大的石球以肉眼可见的缩小了三分。见状,婠婠还不满意,原本扩大的天魔力场再度缩小,仅仅是包裹在石球上,于是石球在她的目光中再度缩小了两分。

    “哈哈哈”

    见状,婠婠笑了,心中有着那么一份念头通达的舒爽。

    当初争夺和氏璧时便被这红衣女子生生调戏了一番。试想她婠婠一生中除了被岳缘那样对待过,又哪里遭受过其他的人嬉闹?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模样不下自己的女人。

    哪怕是她的宿敌师妃暄也不敢这样做。

    对女人……

    从来都只有她婠婠做的,没有别人对她这样做的。

    走到跟前,目光盯着这被缩小了一半的石球。婠婠的面色有着一丝的欣喜,要知道一个人在其中,被这么挤压恐怕早已成为了肉泥。至少在婠婠的眼中,哪怕是岳缘也不敢拍着胸脯直接承受她一身功力全力爆发下的天魔力场的作用。

    嗤

    猛的,轻响声从这石球上传出。

    在那光滑的表面,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破洞。那声音就好似在气球上用针戳了眼儿。在那窟窿眼中,一只雪白色的手径直从里面伸了出来,来到了婠婠的面前。在婠婠略带愕然的目光下,那冰冷的指尖轻抬了下她的下巴后,这便失去了力道,化作了一片一片的雪花掉落了下去。

    ……

    不提婠婠此刻的心情,在对面不远处,岳缘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刚刚这一剑,真正的目的正是用来牵扯婠婠。有着牵扯,婠婠是没有办法闯过对方,来直接干扰自己。回头扫了一眼身后那飘起的衣袍,又瞧了瞧那不断蒸腾的水汽,岳缘这才抬头望向了天空。

    头顶。

    那里有着一道透明的通道伫立在上方。

    在那通道的周围则是不断旋转的黑云以及银芒闪烁其间的闪电。感受着那通道里隐隐的牵扯力,岳缘知道时机已经到了,一招送婠婠飞升。想到这里,岳缘已然有了动作。

    昂首抬头。

    那残存的七柄雪剑便在这个动作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的化成了水雾,蒸腾消失不见。同时,双臂扬起,将脸上的面具慢慢的拿了下来,放在了身侧。

    “”

    石球碎裂,化作了一地的泥尘,以及在其中残存的一堆雪沫,而婠婠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岳缘的身上,静静的看着岳缘的动作,她知道接下来的一击将是决定这次事情结局的时候。

    唯一让婠婠有着开心的地方便是那残存的七柄雪剑已然消散。

    可这份欣喜在婠婠看来确是隐藏着极大的危险。

    以她对岳缘的了解。她可不信岳缘就这么放弃,否则的话他的拖延之计便没有了任何的作用。

    在拿下面具,解下衣袍,脱下手套后。那暴露在空气中略显苍白的面孔再度有了变化。

    这是?

    远远的望去,以婠婠的眼力劲自是瞧见了岳缘脸上的诡异之处。那原本留在脸上的那些暗色纹路在这一刻好似活了一般,如小蛇一般的游动了起来。

    就像生长的树叶,就像那即将开花的花骨朵儿。

    这些血色暗纹,婠婠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也清楚岳缘本身的身体情况。出现了某种奇诡的暗涌,见不得光,遇不得热。可她却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全力爆发的时候,将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在婠婠的注视中,那血色暗纹不断的增加,不断的蔓延开来,一点点一丝丝不一会儿便见岳缘的脸上,脖颈上,手上已经全部都是这些奇诡的血色纹路。

    不仅如此,在那血色的纹路下。更是凸显出了奇特的痕迹,就好似人的身上突然长满了鱼鳞一样。每一道血色纹路的下面都有着一片鳞痕。而在身体的四周,庞大的热劲自体内蒸腾而出,使得岳缘四周的数丈的风雪进化成白色的水气。

    哪怕是足足隔了十来丈的距离,婠婠仍然能够感受到这股扑面而来的热浪。

    但最让婠婠震惊的确不是这个,而是在接下来那弥漫在岳缘四周的白色水汽开始变了颜色,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红色。

    琼鼻微微抽动了下,婠婠震惊道:“这个味道是血腥气?”

    话语刚落下,却见那血色水汽就好像沾了火星的火油一般,就那么的燃了起来。化作了熊熊大火。在一瞬间,岳缘整个人化作了一个火人。那熊熊烈焰更是将头顶的黑云渲染成了红色。

    吱

    天地间突然响起了一声鸟鸣。

    由这一声而起,顿时四面八方隐隐传来了无数的鸟类的鸣叫,叽叽喳喳连绵不绝。似乎是有着无数的鸟类正在朝这个方向飞来。

    身形提拔而立。婠婠看着这一幕让她无法理解的景象,心中自语道:这就是他的秘密之一吗?不,绝对不止这些。想到这里,婠婠的面色已经变得十分的凝重,刚刚那突来的这一道鸟鸣给了她一种直入灵魂的错觉,哪怕到现在脑海里还不断的回荡着那一声的余韵。这鸟鸣竟让婠婠体会到了余音绕梁三日的感觉。

    哪怕是石青璇的箫也无法做到。

    忽然

    婠婠面色一正,道:“来了”

    话音落下,便见那大火已经有了变化,撕扯扭动中,火焰化作了一只展翅火鸟出现在了那里,随后在一道轻鸣声中,径直扑来。

    沿途,留下了一道火焰小路。

    fènghuáng

    这火鸟的模样让婠婠认了出来,这是阴阳幻法吗?

    面对这一击,婠婠不敢大意,天魔力场直接轰然爆发,直接朝前方笼罩而去。只见婠婠前方的空气开始扭曲坍塌,连同人的视线都发生了弯曲的现象。

    被天魔力场笼罩其中的fènghuáng在一声声鸣叫声中火焰被扭的到处抛洒,四散。

    空有其形,没有其力

    将这幻化出来的火焰fènghuáng笼罩在天魔力场里后,婠婠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只不过这个念头刚在心间升起,一股压力已经自身后传来。

    砰

    回身,玉掌伸出。

    双掌交接。

    空气中顿显一声炸雷般的巨响。

    气劲朝四面八方飙飞而去,沿途将地面再度刮起了数层起来。

    但让婠婠诧异的是这股劲力并不是真气的直接比拼,反而是岳缘采用了一种托举的力道。在双掌交锋下,婠婠直接被这股反震力震的飘飞了出去。

    不好

    来不及诧异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岳缘的模样出现诡异的大变,身形被震飞的婠婠心中不由大惊,而那被天魔力场彻底扭曲散开的火焰fènghuáng再度由散开的点点火焰聚拢起来,形成了新的一只火焰fènghuáng出现在婠婠的身后。

    fèng爪伸出。

    这火焰fènghuáng直接抓住了婠婠那不断飘飞的天魔缎带开始带着人朝天上那旋转云层中间的通道飞去。

    该死

    天魔力场再度爆发,火焰fènghuáng被力场不断的扭曲撕扯,无数的火星朝四面八方飞去,落在那通道四周的黑云之中。不仅如此,还有无数的飞鸟在这个时候也出现在这里。一同聚在了婠婠的下方,以翅叠翅,以鸟背做垫足,生生的托着婠婠整个人不断的朝天空升去。

    火焰fènghuáng。飞鸟,还有这通道里本身的牵扯力量。

    三者交加下,哪怕是婠婠也无法挣脱。

    一时间,天魔力场与这三者不断的交锋,天上不一会儿便下了一场鸟尸之雨。

    “岳缘。你混蛋啊”

    这是什么东西?

    半空中,婠婠终究是恼羞成怒了起来,天魔力场凭空引爆,凌空一声巨响,那火焰fènghuáng彻底的被炸散了万千火花,飞向了四面八方。远远的望去,就好似在半空引爆了一个太阳,

    原本在雪花神剑这剑法下引发的飞雪天气,在这一刻却是得到了变化。

    那漫天的乌云在这火焰中,彻底的被渲染了血色的赤霞。

    绞碎了fènghuáng。震散了鸟群,但婠婠也无法逃开,她被这股力道生生的推了进来。愤恨的盯着下方的岳缘瞧了半晌,婠婠这才抬头朝头顶望去,静静的看了半晌,面色变得很是奇怪,呢喃道:“呵,又输了嘞月儿……”

    天空。

    在这一刻变得通红。

    赤霞漫天。

    还有那无数的飞雪,以及连绵不绝而来的飞鸟。

    “月儿将由我来照顾。”

    面对被自己送入飞升的婠婠,岳缘回了这么一句后。这才怔怔的看着那被婠婠击碎化坠落下来的无数的火星,虽然那些火星染红云层,却是诡异的没有被云层中的水汽湮灭,反而是一场烟花般灿烂。

    盯着那无数的火星。岳缘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胜利而感到欣喜,对他来说眼下的情况仍然不值得惊喜。

    星火下坠。

    又在岳缘头上的三丈外的距离再度聚集,一点一点的朝岳缘的身上落去。

    再听一声龙吟。

    那飞舞在半空的飞鸟群如同遭受到了天敌,一时间鸟兽尽散,而那无数的火星在岳缘三尺的距离处便被一股看不见的气劲尽数吞没,全部没入了岳缘的体内。

    刹那间。

    岳缘那遍布全身的鳞片上再度浮现了丝丝血纹。原本在之前那一击下变得削瘦不少的身材再度恢复了原状。

    果然还是这样,我就知道

    陆小fèng有毒,他到底干了什么

    这东西好像病毒一样,将岳缘里里外外感染了个通透,已经彻底与自己血脉纠缠在一起。

    杀不死,弄不灭。

    浴火重生

    fènghuáng,与自己体内的龙元完全相克。

    岳缘一直诧异陆小fèng的灵魂里为什么会有东西,要知道他们原本就是一人。

    心头恼怒不已的埋怨了一声,岳缘手上动作丝毫不慢,穿衣,带手套,面具戴上。眨眼间已经是再度恢复了东皇太一的形象。只是整个人仍然能够从那一身的气势上看得出来,他虚弱了太多。

    风雪中……

    岳缘踏步而出。

    远处。

    由于隔得太远,月神三人也无法瞧得清这一战的真正面目,可那形成的景象却是一直停留在了三人的脑海。

    确切的说不止是他们三人,还有大少司命雪女和墨家的人,以及那在蓟都的燕国士兵百姓和秦国的大军。

    无数人都在震惊这一幕。

    半个月后。

    关于这一战的消息已然传遍了天下,其中一份描述的十分密切的信息摆在了秦国君主秦王政的面前

    有人飞鸟共伴,举霞飞升,得道成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