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2章 阴VS阳
    热门推荐:、 、 、 、 、 、 、

    一刚一柔。

    一阴一阳。

    岳缘与婠婠的交锋,将这两点展现的淋漓尽致。

    冰剑在手,发挥的力量就好似是月缺剑仍在手,其锋利程度在岳缘手上只怕不比被墨家造出来的屠龙之器来的低。剑在手,一竖一划,没有任何招式,就是那么的随意,可在外人的眼中却是羚羊挂角,堪称神来之笔。

    对于婠婠来说,这冰剑带来的压迫感更是不言而喻。

    在当初,能以剑法称天下第一的人,她又如何没有自己的准备。

    兵器交锋她婠婠不沾丝毫便宜,故而哪怕是天魔双斩在手,也不会在兵器交锋有着丝毫的优势。她很明白这种情况,更何况对比起来,她也不擅长剑法。

    而在婠婠的思考中,能够应付岳缘的剑,在她的手中只有一样物品。

    那便是天魔缎带。

    以柔克刚。

    这是婠婠唯一能够在兵器上想到的不会太过落下风的东西。因为若是不用兵器的话,那么她还会更加的落下风。一场顶尖的战斗,本身就有了准备的婠婠如何不知晓这些。

    用徒弟雪女阻挡岳缘,便是她的步骤之一。

    岳缘无法久用真气,否则会压制不住自身的情况。

    这些都在婠婠的考虑之中。

    心思电转间,婠婠看着那在冰剑中仍显的绿意盎然的树叶,天魔力场再度引爆,强行偏转了剑气,手上的天魔缎带已经是如蛇一般缠绕而上,死死的将兵器裹在了其中。几乎是同时,婠婠身形凌空旋转,好似一只美的错目的陀螺,在强大的螺旋力道下,冰剑就这么生生的被搅成了碎末。

    顿时,风雪中飘扬起一抹绿色。

    不仅如此,在绞碎冰剑的同时。婠婠的袖子里竟是再度蜿蜒而出了两条缎带,朝岳缘飞去。

    “!!!”

    看着手中被天魔缎带死死裹住的冰剑,岳缘眼神不变,只是在望向婠婠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赞意。面对那继续朝自己飞来的缎带。岳缘头微微一侧,那之前好似孔雀开屏在身后的十五柄雪剑已经是有了动作。

    十五柄雪剑在这一动下有了反应,好似孔雀被收拢的尾羽,十五柄雪剑分成两半朝岳缘的两侧而去,好似在他的两侧各长了一只翅膀。只余一柄还是竖在身后没有动作。

    叮!叮!叮!

    剑与柔软武力的缎带的交锋,再度发出了只有金属兵器才有的清脆声响。就这样,蛇形的缎带被雪剑接连挡了下来。

    右手微微一抬,那在身后剩下的那柄雪剑已经落在了掌心中,剑锋划过,在空中带起一片片雪花,岳缘再度一剑迫退了婠婠。

    身形飘退。

    缎带飘舞中,婠婠身形站立,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眼前的男子。

    十五,月圆吗?

    视线再瞅瞅岳缘头顶的那轮新月。婠婠不由失笑。月圆月缺,在这一刻却是同时出现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就好似当初背负月缺剑时的道公子一样。

    难不成之前的安排没有任何的影响吗?

    不!

    不对!

    之前的交手,他只是单纯的用了剑招,在真气上并没有太过肆意。

    目光上下打量着岳缘身上的一切,婠婠瞩目良久,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些许奇特之处。在那漂浮在岳缘两侧,各由七柄雪剑组成的剑翼上有着些许的变化。

    右侧的剑翼,其中一柄雪剑短了那么一寸。

    一寸。

    这是一个很短的尺寸。

    若在平常或许让人不在意,但在这一刻。落在婠婠的眼中,却是如同黑夜中的烛火那么让人引人注目。在肉眼可见中,婠婠发现这柄雪剑还是缓慢的缩小。

    时间,这十五柄雪剑的存在便是岳缘能够肆意的时间。

    一旦雪剑全部融化。那么……

    结果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婠婠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她决定要拖。拖延,时间将是岳缘此刻最大的缺陷。

    “嗯?”

    婠婠的目光让岳缘微微一怔,回头扫了一眼右侧剑翼的情况后,岳缘便已经猜到了婠婠接下来的打算。拖延那才是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办法。双目一合,面具下的嘴角一扬,岳缘心道婠婠你既然用雪女来针对自己使得自身真气提前蒸腾,那么自己同样可以。

    手中雪剑微微一舞,凌空带起无数的雪花。

    剑,在动。

    雪,在舞。

    “嗯?这个是?”虽然招式有些变化,可这一式落在婠婠的眼中仍然是第一眼便被认了出来,这一招正是岳缘在大唐名闻天下的那招剑法——天外飞仙。

    一时间,婠婠身心戒备提到了最顶点。同时,她也想看看这一次的剑,出现的会是谁?婠婠更是觉得在这全力一剑下,只怕飞升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岳缘本人。

    入眼处。

    雪花飘舞,无数的白雪在绕剑而旋。

    很快,旋绕的雪花开始在地上聚集合拢。不仅是岳缘的四周的,更是连同方圆百丈里的雪花也被这股莫名的力量牵扯而来,全部聚集在了雪剑的下方。

    这一刻,在这里出现了一道奇景。

    雪花造人。

    这些聚拢而来的雪花片片叠加,就这么在婠婠的戒备中,一道白色的雪人出现在了那里。

    雪人身材妖娆,是一个女子。

    雪人一身长袍,头戴一顶高帽,一手负背,一手中持有一团扇,正目光睥睨的看着眼前一切。

    这个人!!!

    婠婠目光在这雪人的脸上停留了半晌,可惜那些雪花还在不断的凝结,到现在脸部也让人看不清晰,可那一身霸气却是彰显了开来,这让她有一种错觉,好似看到了长大后的明空一样。

    可是婠婠能够十分的肯定眼前这女子绝对不是。

    但那种熟悉感却是仍然定格在了她的心间。

    就在婠婠诧异的时候,情况再变。

    之前被婠婠以天魔力场扭曲而死的人与马的身体在两人的交锋中可谓是搅了个乱七八糟,但在这一刻旁边被岳缘杀掉的残存尸身里再度沁出了鲜血。

    这些暗红色的鲜血在这股莫名力道的牵引下一点一点的爬上了雪人的身上。

    顿时——

    那身衣袍就这样被一点点的染红了。

    “嗯?”

    在见到这血色爬上雪人身上的时候,婠婠面色顿变,玉脸上爬上了一股恼怒之色。“是你!!!”不同当初的那种似幻似真的感觉,这一次的雪人给她的是更真的感受。

    当初一败和调戏,她到如今仍是记得清清楚楚。

    这一次,不能。

    身形一动。婠婠已经是杀意燎原一样的扑了上去,手中天魔缎带直击眼前雪人。

    “是我!”

    一声回答,雪人不避不让,手上团扇直迎那击向自己的天魔缎带,另外一只手则是微扬。握住了几片雪花,随即朝婠婠抛射而去。雪花激射而出,在半空雪花已经扭曲变形,还未到婠婠的身前,已经化作了晶莹透彻的冰针。

    轰!

    雪尘暴起。

    整个地面在这一击下溅起了数丈高的泥土,随之而来则是狂暴的气劲朝四面八方飞涌而去。

    而同时……岳缘的目光则是望向了自己右侧,那里的七柄雪剑已经彻底消散一空,被体内汹涌而出的热劲彻底化成了水蒸气。剩下的,对岳缘来说,只有一招的机会。

    远处。

    月神三人仍在关注着这一战。

    若说之前的交锋已经让三人感到震惊。那么自东皇那诡异的雪中造人一剑后,在场的三人都懵了。

    那是什么?

    明明是雪与血,可那个一身霸道的女人明明是假的,可为什么会给人一种活生生的感觉?这便是东皇的手段,这是东皇阁下的造物吗?

    哪怕在三人的眼中都看出那是一招剑法下出现的,可三人仍然无法想象会是这样的场景。

    一时间,在月神的心里莫名的冒出了一个想法。

    她想要在阴阳家里进行造物。

    即便造出来的是傀儡也好。哪怕赶不上东皇神一般的水准,可能够尝试着接近也足够。想到这里,月神在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她准备回去后去寻找在为帝国工作的公输家族来做此事。

    当然。这只是月神准备在表面的想法。

    真实的心思确是……她想悄悄的为自己造一个东皇大人,只有自己一人知道。

    月神非常清楚,在阴阳家她们看似离东皇很近,其实在这中间存在着一道看不见的隔阂。那是神与人的距离,是天与地的差距。

    焱的离开,是不是在当初就体会到了这些?

    抬头,月神没有理会身边正在聚精会神看着前面这一战的湘君和湘夫人,而是看向了天际的乌云和那漫天的风雪。

    只是这一瞧,让月神再度愣在了原地:“那是……什么?”

    “嗯?”

    被月神的话吸引了注意力的湘君和湘夫人也一同收回了目光。顺着月神的视线朝天上望去,这一眼,让在场的两人也怔在了那里。

    目光所及处——

    乌云在旋转,还有无数的闪电在云中翻滚。

    整个天空的黑云在以东君和东皇的交战中心旋转,更是隐隐的在其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空洞,一股幽光自天空降下,将原本已经暗下来的地面照的通明。

    这一幕让人骇异恐惧的景象,不是月神三人看到了,还有其他人同样发觉到这一幕。

    森林里。

    高渐离抬头看天,一脸愕然。

    立在树梢上的少司命那万年不变的面色也浮现了丝丝骇异。

    在另一方。

    靠树而立的大司命目光中尽是炙热。

    风雪中被吓得亡命奔驰的盗跖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正举目打量着天空那诡变的风云,一脸的意外。

    还有一个人悄悄离开的太子丹亦是抬头眺望天空,心中疑惑。

    一处空地上,一道伫立其上许久的雪人轰然炸裂,走出了一个银发紫衣女子。

    举目望天。

    银发女子也见到了这突变的风云。

    甚至。

    已经攻破了蓟都,正在进行杀戮的秦军士兵也不由的停下手上的刀兵,所有人都看着头顶那诡异的风云变幻。

    那是什么?

    一时间,这成为了所有人心头的疑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