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1章 天人感应 下
    风雪在哀嚎。←,

    剑锋所指,便是心之所向。

    随着岳缘手中的冰剑缓缓抬起,指向婠婠的时候,在他的四周亦发生了变化。

    剑锋一点一点的抬起,那飘荡在空气中的白雪则是好似受到了什么牵引,在一股莫名的力道下不断的在岳缘的身旁汇聚。一片片雪花旋转柔和聚集,在肉眼可见的速度里一柄雪剑凌空浮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不是一柄,而是有着好些柄在不断的形成。

    很快,十五柄的雪剑徘徊出现。

    如同一柄展开的折扇出现在岳缘的背后,好似开屏的孔雀在那里惹人瞩目。只不过孔雀开屏的是艳丽的羽毛,而岳缘的则是一柄柄皓白如玉的雪剑。

    “……”

    婠婠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接连不断出现在岳缘身后的雪剑,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了些许兴趣。

    是的。

    眼前情景让婠婠起了兴趣。

    还是那天外飞仙吗?

    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情景,婠婠在满是兴趣的时候,自身的真气却也是在体内震荡。以她为中心,丈许里的空气在天魔力场下变得好似一团水球,如同已经有了生命一般的生物开始不断的起伏不断。

    就好像这个空气球在呼吸一样。

    凹陷。

    伸张。

    那在大雪中足以用肉眼看到的这个空气球体就这样不断的起伏不定,使得那漫天的风雪没有一丝一毫停留在她的身上。

    望着那一柄柄不断浮现的雪剑,婠婠突然发出如银铃一般的笑声,使得那风雪在伴随声音而舞,“岳郎你可真是狠心,看你这样子不是说笑来逗人家玩的了。”

    说到这里,婠婠的声音停顿了下,似乎是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后这才继续说道:“也是。以岳郎的功力境界,自是能够感应出什么来。能促使岳郎这样做,看来这个感应的结果并不好。”

    “岳郎,你是着急呢?”

    “还是害怕呢?”

    围绕在婠婠身体四周的空气球还是如同小孩子呼吸一样不断凹陷伸张,而婠婠人却是眯着眼睛,那一双美眸的眼角如同狐狸一样弯了起来,让人一眼就看得出当事人的某种恶趣味。

    天人感应。

    有时候,比直觉更加让人值得信奈的便是天人感应。

    岳缘听着婠婠的嬉笑却没有任何的言语,从外表上也看不出任何的眼神变化,更何况在他的脸上还有一张黑色的面具遮掩。整个人浑身上下就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让人摸不清根底。

    可岳缘的沉默无疑是在另外一方面承认了婠婠的话。

    是的,促使岳缘下定决心的是多方面缘由的综合,但其中占据最大的正是这份天人感应。

    这份来自自身的天人感应,让岳缘不由的想起了当初袁天罡的话,以及被徐子陵由卫贞贞托付给自己的箴言,都在不约而同的指向了共同一点——血光之灾。

    在开始,岳缘亦不过是认为是发生在其他的方面,譬如紫禁城之战。也有想过这样下去错会让自身会不会如同曾经的陆展元面对莫愁一样的下场,可是从未想到这份感应会在婠婠的身上来的如此的详实。

    看着眼前的婠婠,站在风雪中的岳缘却是突然觉得此情此景有着一种诡异的相识感。就在岳缘沉思这份相识感的时候,便听婠婠再度开口说道:“岳郎。你不觉得眼前场景有些让人熟悉吗?”

    望着那投向自己的目光,婠婠抿嘴一笑,接着说道:“看来岳郎也有一样的感觉。”

    这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

    “我当初一直有这疑惑。哪怕是到现在也还没有彻底的解开。”

    说到这里,婠婠的语气停顿了下,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岳缘的双眸。似要从这双眼睛中看出什么东西来,在见到岳缘眼神有些变化的时候,婠婠满意的笑了:“你究竟是从哪里得知天魔功的?”

    吸星**!

    岳缘的双眸不由的微微睁大,婠婠的话让他再度回想起了在大唐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当初与阴癸派的接触,更大的原因便是因为他的吸星**与天魔功从某方面来说如出一辙。

    若不是因为有着长生诀阴阳真气可以转化所有的真气类型,单单以吸星**的表现力几乎与天魔功一般无二。单一的吸功没什么,但只要吸多了就容易出问题。

    “想起来了,你不要急着否认。”

    婠婠察觉到岳缘的眼神变化,便直接开口阻挡了岳缘想要说的话,不仅如此,她还以口中传音的方式将天魔功的一部分功法内容道了出来,然后安静的观察着岳缘的眼神变化。

    “!!!”

    眉头一皱,面具下岳缘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脑海里已经是不由自主的将吸星**的口诀同婠婠传来的那部分口诀进行对比分析,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

    相差不大,却是同出一源。

    婠婠的话没有说错,这就是天魔功的一部分。

    “那么……”婠婠看到这里,神情冰冷的如同这天空飘落的风雪,一字一句的说道:“是谁告诉岳郎你的呢?”天魔功是阴癸派的嫡传武功,向来是掌门与圣女才可以修习的存在。

    “是你刚刚告诉我的。”

    婠婠的话让岳缘不由的皱眉,她话中的深意岳缘自是明白,不过他嘴上倒也说了一句实话,这天魔功的部分功法刚刚出自婠婠的口,说这句话也算是不错。

    “是的。”婠婠没有否认,反倒是颇为赞同的颔首道:“我思来想去不会是师傅,那么就只有一个人能告诉你这些,这个人便是人家自己。”

    “可……”

    “人家是什么时候告诉过你的呢?”

    抬头。

    婠婠看着天空那黑漆漆的乌云,还有那不断飘扬的鹅毛大雪,语气在这一刻变得飘忽起来,整个人好似云游天外,自言自语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随着人家的功力和境界的提高,这份疑惑却是越来越深。”

    “当初师傅不明白,人家也不明白。”

    “可在如今,人家猜到了一点缘由。”

    那便是——

    “岳缘,你做了邪王石之轩一样的事情。”话中的语气是斩钉截铁,婠婠在这一刻气质突兀而变,不再有之前的媚意,转而代之的是如同曾经的祝玉妍一般无二的气质:“让人家有了一种想要与你同归于尽的心思。”

    望着眼前这气质突变的黑夜精灵,岳缘一时茫然:“呃……”

    做了石之轩对祝玉妍做的事情?

    哪怕是有了月儿,你这话说的也太没有道理了吧?

    这个时候,岳缘的心情是颇为无奈的,一大群马在心头奔过,将心情踩了个乱七八糟,可是在心头的那份天人感应却是在时时刻刻的对他进行着警示:“婠婠,你这话说的太没有道理,我是何时那样骗了你?”

    “谁知道呢?也许是你上辈子做的吧!”婠婠摊开玉手,一脸的理所当然。

    “谁信呐?”

    “我信!”

    因为这就是我的天人感应。

    话语落下,婠婠已经有了动作,双手下垂,一双绸缎从袖子里出现,玉足一点地面,整个人朝岳缘冲了过来,那存在她身体四周的那道隐隐可见的天魔力场亦是扩大,如同下山的猛虎,一口直接朝岳缘咬了去。

    同时。

    面对婠婠的突然一击,岳缘手上冰剑径直刺去。

    叮!

    一声脆响在这天地间响起。

    天与地,在这一刻彻底的静了下来,存在的唯有这一声清脆的响动。

    风停,雪止。

    甚至连人的思维也被停止了下来。

    这声音就好似是天地初开时的第一道声音,落在耳中是那般的震撼。

    ……

    轰!

    雪尘铺天盖地而起。

    那接连而来的巨响这才让站在百丈外静观的湘君湘夫人和月神三人这才清醒过来,哪怕是轰隆隆的巨响,可在三人的耳中仍然是不及之前那声清脆的声音。

    百丈的距离在声音的传播中眨眼即逝。

    随即而来的是一股庞大的力道朝四面八方奔涌而去。

    哪怕三人站在足有百丈外的距离,可月神三人亦能够感觉到那股庞大的吸力似乎是想要将三人拉到东皇和东君两人交战的中心。湘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已经没入泥土的整个小腿,还有旁边湘夫人和月神几乎都是如此,这才骇然失笑。百丈外已经是有着如此威力,若是在战场中心的话……湘君已经不敢想象。

    果然。

    月神的话没有错,这是神之间的战斗。

    不是凡人能够插手的。

    可是即便三人骇异这般恐怖的景象,可是三人仍然是抵挡着这庞大的吸力,目光一动不动的注视着阴阳家至高两大首领间的战斗。能见到神之间的战斗,这是三人的幸运。

    剑动。

    每一次扬起,寒光闪动中,都是剑气纵横。

    绸缎飘舞。

    软的看起来没什么力道的绸缎却是能够带起万钧的力道,让人毫不怀疑被它缠到会变得粉身碎骨。

    男与女。

    阴与阳。

    天人感应下促使而成的战斗,终是开始了。

    是意外。

    却也是理所当然。

    因为天人感应,感应的是那弥漫在天地间的一份因果。(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