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9章 誓言
    叮!

    剑尖与剑尖相触,凭空绽放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劲气四溢。

    两柄剑的交击出,更是出现了一圈气浪,直接将那不断飘落的雪花震的肆意飞舞,就好像在两人之间出现了一朵正在绽放的花,是一朵真正绽放的雪花。

    而在雪女的嘴角,因为气劲的反震,更是添了一抹血色。

    雪花,雪花,血花。

    轰!

    剑气纵横,直接溅起漫天的雪尘,淹没了人的视线。

    一道黑色的身影自雪尘中窜出,其身后一道蓝色的身影尾随而至,手中的叶剑一改之前的姿态,招招都是采用了一种一往无前的打法。

    “你没有办法阻挡的。”

    头微微一侧,那刺过来的剑锋擦着面具而过,哪怕是一柄叶剑,在雪女的手中也不容小觑,叶剑与面具的摩擦更是在朦胧风雪中绽放出了一抹火星。

    在那阴阳家的信号传来后,雪女不由的加大了出手的力度。

    可是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哪怕是她这个阴阳家第一奇才,却也无可奈何。

    强!

    强的一塌糊涂!

    招式,根基,身法无疑都是在完美的,在雪女看来,哪怕是她的师傅东君也无法达到这种程度。不过,招式根基和身法完美却不代表眼前的男子就是完美的。

    他有着他最大的缺点和弱点。

    情之一字既是他的优点,却也是他的缺点。

    这是东君亲口所说。

    她雪女也能感受的出来。

    而弱点则是对方眼下的身体情况,一旦过度运用真气,那么他身上压制的隐患便无可避免的会爆发出来。虽说,在这其中,还无人知道对方身上的真正隐患是什么缘由造成的,可无疑阴阳家的高层都知道这一点。

    就譬如现在……

    雪女便能够感受得到岳缘那一身肆意荡漾的热气。

    雪花被蒸腾成水蒸气,遇冷再度化成水汽。这一切都在告诉她眼前的男子的体内的隐患已经在开始挣脱压制,开始要爆发出来。只要拖到那个程度,那么岳缘的计划便无始而终。

    拖时间吗?

    岳缘感受着雪女剑中的一往无前,心中暗自思索。

    阴癸擅长算计。

    婠婠更不用说了。

    她与她的死对头师妃暄都是一样的女人,是能够拿自己感情算计的女人。

    而眼下的情况,无疑是婠婠算计的一部分。

    告诉雪女一部分的事情真相,以自己矛盾的心理来作为针对,使得雪女能够安然无恙的拖自己一段时间,来争取达到真气涌动到压制不住隐患的时候,而终结计划。

    显然。

    岳缘面对这个明知是婠婠算计的一部分也踏步走了进去。

    比较起来。雪女对比婠婠还是太嫩了。

    婠婠能以感情算计,可雪女还做不到这个地步。作为阴癸派在这个世界的传人,雪女还是稍显稚嫩。

    当然这份稚嫩,也许是面对某人的时候才会有。

    可以说,在那种以事业为主的女人从某方面来说,着实让人觉得有些无奈与担忧。

    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世界与事情里,这样以事业为主的女子也不过是两人,那便是阴癸派的婠婠和慈航静斋的师妃暄。不提她们本身的初衷究竟是为了什么,可在事业上的固执已经到了让常人觉得可怖的地步。

    至于莫愁……

    她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她。向来很简单。

    简单到一个痴字就足以形容。

    女人在事业上固执后可以用恐怖形容,男人同样如此。

    譬如那个称得上与岳缘有关的后人,那个在原本的故事中被称之为伪君子的君子剑,华山派的掌门岳不群便是最佳的代表。在这种执着状态下的人。无论男与女都十分的可怕。

    可最为让人瞩目的却是在情之一字上的执着,这份执着有一个好听的形容,那便叫痴。

    眼下,岳缘在雪女的身上再度见到这一份执着。

    所以。正因为这份执着,岳缘明知道这算是婠婠的一份算计,亦是毫不犹豫的踏入了其中。

    感受着体内真气的汹涌和身体里的情况变化。哪怕是那不断升腾的温度,也没有让岳缘有丝毫的色变。陪着雪女舞完这一套雪花神剑,这本就是岳缘的想法。

    她想要的答案,本来就在这套剑法之中。

    双剑交锋中,岳缘身形幻动,人已经有了决定。

    霎时。

    气劲飞扬,水汽蒸腾中。

    一道身影已经穿过了雪女手中的叶剑,来到了她的面前,左手伸出,指尖直接点在了雪女的身上。

    “!!!”

    顿时,雪女的身形戛然而止。

    “我说了,你阻拦不了。”

    温柔如水的嗓音就好像那在空气中蒸腾的水汽一样让人觉得迷离和舒服,站在雪女的身前,岳缘微微低头,目光落在眼前这个银发女子那一张美得几乎没有瑕疵的玉脸上,看着脸颊上的泪痕,岳缘沉吟了下,终究还是忍不住用手轻轻的为对方拭去这一道痕迹。

    同时。

    一手拿下雪女手中的叶剑,岳缘轻叹道:“我不知道东君究竟对你说了什么,可你要知道不管是你名叫焱还是雪女,你就是你。不是师妃暄也不是石青璇。”

    打量着这张娇中带俏的玉脸,看着那故意避开不与自己对视的眼神,岳缘又好气又好笑,伸出右手,中指微屈,啪的一下直接在雪女的眉心弹出了一个红印子,就像师傅训斥调皮的徒弟一般,道:“聪明人喜欢钻牛角尖,你便是这样。”

    雪女闻言不由一呆,不知是被眼前男子的话,还是被那弹眉心的动作所影响,一时间整个人愣在了那里。一股名为久违了的感觉在心头蔓延,最后弥漫上了脸颊。使得那如玉一般的肌肤中多出了一抹血色。

    已经越过了雪女来到她背后的岳缘正踏步离去,在举步前,岳缘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继续说道:“穴位一炷香的时间后会自解。下次,做决定前好好想想。”说完,岳缘这便举步离开。

    “……东皇,自此之后我不会再用这套剑法。”

    就在岳缘走出几步后,雪女清脆如铃的嗓音传来,声音里有着一种难言的决定。听到这里,岳缘面具下的脸庞爬上了一丝笑意。头也不回的说道:“也好,不要受我影响,也不需要受东君的影响,做你自己最好。从今以后,焱已不存,唯有墨家的雪女。”

    “或许那样才是一件快乐的事。”

    有着明空的教训,岳缘这话说的颇为感慨。半晌,岳人已经离开,风雪中。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做自己最好?

    风雪飘摇,一片狼藉的森林里唯有雪女独自一人伫立在风雪中。

    雪女听懂了岳缘最后的那句话,这句话下她将再没有过去身份的羁绊。

    可是……

    她真的能做到吗?

    有些东西岂能是一句话,一个誓言便能彻底斩断的?

    闭上眼。脑海中回荡的是刚刚对方拭去自己眼角泪痕的动作,是那轻弹眉心的训斥,这些久违的东西让她如何去忘?

    劫!

    这是属于她的劫!

    该怎么渡?

    在这一刻,她终于明了师傅东君最后的那句话的含义——一见岳缘误终身。就连她师傅亦是如此。

    面对这样掌握不住的男人要么杀了他,要么彻底臣服在对方的身下。

    又或者……继续自欺欺人?

    很快,大雪俯身。森林中只有一个白色的雪人伫立在那里。

    雪女,终成了雪女。

    ……

    风雪中。

    交锋中的高渐离和少司命亦是停了下来,两人都聚精会神的听到了那自远方传来的凄厉声响。

    信号!

    只不过听了一下,高渐离便已经明了这道声音的含义。

    抬头扫了一眼站在树梢上迎着风雪的紫衣少女,高渐离一时间也颇为担心,难不成墨家还是救不下太子丹一家吗?以他的武功自是不惧眼前的少女,可对方光守不攻,更是打的是拖延的主意,这使得高渐离也无可奈何。

    阴阳家的武功,实在是让人觉得厌恶。

    昂首扫了一眼那飘飞的大雪,高渐离的心思又抛向了远方,也不知道雪女的情况怎么样了,希望她不要遇见太强的敌人。

    树梢上。

    少司命脸上的轻纱上已经有了丝丝红色的痕迹,这是刚刚在交锋中受伤所致,面对一个顶尖剑客的全力进攻,哪怕她全力防守也不免造成了不小的创伤。

    再说这突降的大雪,使得对方的剑气平添了数分威力。

    不过她需要做到的只是需要阻止对方就可以,所以少司命反而没有高渐离那般的心浮气躁。少司命就这么站在树顶,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的高渐离,一动不动。

    而另外一方。

    盗跖觉得这一次自己真是踩了狗屎,心头尽是一片烦躁。

    好看的女人好似都很厉害。

    雪女如此。

    今儿遇见的这个自称大司命的女人更是如此。

    这么发展下去,让男人怎么混?不过好在他轻功很好,倒是逃脱了大司命的阻拦。

    在听到那声凄厉的声音后,也是明白了这是一个信号,盗跖便立即调转了方向,朝那声音的来源处飞奔而去。然而就在盗跖接近目标的时候,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危险感直接阻止了他的脚步,使得他停了下来。

    然后,盗跖躲在一块大石后面,小心翼翼的察看起来。

    在盗跖的视线里,风雪朦胧中,一轮黑色的新月自远处踏雪而出。

    黑色新月下,那是一道神秘诡异的黑色身影。

    “这是!!!”

    看着那黑色的身影越来越近,越发清晰后,盗跖这才发现对方的手中似乎握着一柄晶莹透彻的冰剑,在冰剑里面有着无数的树叶存在。不仅如此,在对方身体周围还弥漫着一股白色的水蒸气。看到这里,盗跖的面色几乎彻底的黑了下来,刚刚那股致命的危险感正是从这个人的身上传来。就在盗跖来不及感叹其他的时候,那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突兀的望向了他这边。

    “!!!”

    这一眼,让盗跖的头发倒竖。

    这一眼,让盗跖好似出门的老鼠正面撞见了寻食的猫。

    身为盗贼以来的直觉在这一刻开到了最大,那股子弥漫全身的致命危机在这一刻将导致整个人笼罩。

    逃!

    不逃就会死!

    身形一晃,盗跖电光神行步超常发挥,一下子窜出了老远,带起的劲风更是在地面上掀起了一条雪浪,一时间盗跖只恨自己爹妈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

    看着那消失在远处的雪浪,岳缘眨了眨眼,扫了一眼后不再理会,人继续朝前面走去。

    前方不远处。

    正是东君所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