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8章 选择
    热门推荐:、 、 、 、 、 、 、

    寒风呼啸。

    大雪纷飞。

    不合时节的冷风,不合时节的大雪,一切都在那一套剑法下得到了改变。那说不准是因为剑法改变了天气,还是因为结合了天气使得剑法的威力增强。

    数十位的燕国骑兵就这么颇为愕然的抬头看着那不断飘扬而下的大雪,一时间都面色沉重,颇为莫名。

    其中更是包括太子丹和端木蓉。

    高月因为年纪小,倒是只觉得欢乐,一时间小孩子的注意力都被这漫天飞扬的雪花而吸引。唯一没有这样心思的只有那端坐在车窗口的太子妃,此刻正蹙眉仰视。

    “……”

    眼中光芒一闪,正在马车外诧异的打量着天气突变的太子丹猛的回了下头,目光朝那朦胧的远方望去,那里有着一股压迫力正在前进,正以极快的速度朝自己这边的方向赶来。

    高手!

    这是太子丹内心中升腾而起的第一个念头。

    皱眉感应了一会儿,太子丹便发现来人并不是墨家中人给他的感觉,既然不是墨家的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是来自秦国的高手。而让墨家的人没有提前赶到,这样的结果无疑告诉了太子丹一个事情,那便是秦国来的高手太过恐怖,不容小觑。极大的可能,便是阴阳家出动了。同样,感受到这一份压力的还有端坐在马车中的端木蓉,身为女性,武功同样不差的她在这一刻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目光扫了一眼那还在望着外面的太子妃,端木蓉的眼中也尽是担忧,担忧到时该如何保证太子妃与高月的安全。

    同时。

    在外面。

    这些燕国士兵胯下的马匹几乎同时发出了嘶鸣声,似乎在那朦胧的不远处走来了一头嗜血的猛虎,那庞大的压迫力使得动物也感受到了一种来自骨子里的不安。

    “戒备!”

    太子丹见状,立即吩咐了下去,而他的目光也望向了远方。心中却是在这一刻不断的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若己方实力足够,自是解决掉对

    方,若是不够的话……

    若到了那种情景下,他太子丹该如何选择?

    一时间,一股子隐忧已经不知何时爬上了太子丹的心头。

    目光扫了一眼那风雪中不断接近的人,更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身边的马车,太子丹心中在不断的挣扎。

    一边是暂时让人摸不着底的敌人,一边是自己的妻女,他该做怎样的选择?

    落在秦国的手中。太子丹不用想象等待自己的那是怎样的结果。当然,以他的武功,也未必逃不出去。可若是在墨家其他人没有赶来前,想要安然无恙的将太子妃和高月一同带走,那无疑是一件极为苛刻的事情。

    哪怕是有着医家端木蓉,可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安然无恙的带着高月和一个同样不会武功的太子妃,那其中的难度实在是难以想象。

    一个小孩子还好,若加上一个大人……

    那已经是完全的累赘。彻底的拖后脚。

    在这种诡异的风雪下,连墨家的机关术在这个时候都不顶用,若是被围,那么墨家反秦大业只怕就此终结。

    这时。摆在太子丹的是一个两难抉择的事情。

    是事业,还是人更加重要?

    许久。

    太子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那不断变化的神情终于定格,化作了一丝冷酷。在心中,他终于做了选择,符合他燕国太子。符合他墨家巨子身份的选择。

    抬头。

    太子丹的目光朝马车望去,对身后的马车说道:“我去引开追兵,端木姑娘,麻烦你照顾下她们。”说完,太子丹便带着十来名士兵朝那朦胧的前方纵马奔驰而去。

    “!!!”

    马车里,端木蓉闻言不由一惊,掀开车窗上的帘子时,她看到的只有太子丹与十来名士兵消失在风雪中的背影。看着对方消失在风雪中,端木蓉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抹感慨。

    在她看来,太子丹此举无疑是飞蛾扑火,以自身性命为太子妃和高月以及自己挣得安全。

    被端木蓉抱在怀里的高月,更是不由的大惊,哭了起来。

    不仅如此,在马车外的其他数十名士兵也不由的对太子丹离开的方向投去了敬佩的眼神。

    不提这些人被感动,反倒是那端坐在车窗前的太子妃闻言微微侧了侧头,脸色和眼神都显得颇为的阴沉。旁人瞧不出来,不代表她婠婠看不出来。

    太子丹这样的选择是什么意思?

    弃车保帅!

    这便是太子丹的真正做法。

    而且她婠婠很清楚这一次阴阳家出动的根本原因是为了什么?那是为了她和高月母女。太子丹这番吸引敌人注意力的做法骗骗端木蓉和那些傻乎乎的士兵可以,但想要骗她婠婠却是压根儿不够。

    太子丹无疑是为了大业,选择了放弃她与高月母女。

    最后甚至连话都没有与自己说,是在自愧吗?从来都只是她玩弄旁人,除了岳缘外,她婠婠还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

    低着头的婠婠嗤笑一声,再度抬起头的时候目光深处已经尽是冷色。

    两个男人的选择看起来相差不大,但事实上目的却是完全不同。

    一个是江山,一个是女人。

    可不管怎么说,婠婠是一个何其骄傲的女人,哪怕与岳缘的交锋中次次落在下风,可她也没有真正的身心臣服过,这是婠婠她自身独有的骄傲。在看到太子丹做此选择后,婠婠并没有追击,但她的心中却是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不管墨家做和抉择,它最终只能是魔门。

    而岳缘……

    想到这里,婠婠扭头望向了抱着高月的端木蓉,没有理会对方那被感动的神情,说道:“端木姑娘,高月就麻烦你照顾了。”

    正被太子丹‘舍身取义’的举动感动着的端木蓉闻言不由一怔,颇为愕然的盯着太子妃。一时间不明白对方这句话的意思:“太子妃殿下,这是……”

    “你带着高月离开。”

    “这里,由我来吸引追兵的注意力……”

    太子妃的话说到这里,端木蓉显然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一时间面色大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婠婠摆手阻了下来,只听她继续说道:“光靠太子是无法彻底引开的,你想想若是一个小孩子落在秦军的手里,那会是什么下场?”

    讲理,外加被个人扩大的言语影响。让端木蓉呐呐无言。

    更重要的是端木蓉也感受到了那股子压力并没有消散,反而是越来越强。显然,太子丹的吸引,并没有达到想要达到的效果。

    被端木蓉抱在怀中的高月,哪怕是年纪小,可在这一刻也大概的明白了一些东西,正想要开口说些东西的时候,只见婠婠玉手一挥,一根银针已经插在了高月的身上。顿时高月人便晕了过去。

    医家针术……

    端木蓉自是认得这个,这还是上次在照顾太子妃的时候她教的。

    “拜托了!”

    婠婠无比郑重的朝端木蓉行了一礼后,彻底的将对方想要说的话给压在了心中,最后端木蓉只得应下保证。只要能安然无恙的逃出去,她定会照顾好高月。

    随即在马车突然停了下,端木蓉抱着高月骑上了一匹马,随后便朝漆黑的远方奔去。

    风雪中。便只剩下婠婠与一辆空了的马车,以及数十名的燕国士兵。

    士兵应婠婠的要求停了下来,将马车团团的围在了中央。

    而婠婠则是闭目养神一样的在马车中盘膝而坐。静静的等待着。

    风雪尽头……

    湘君和湘夫人分两个方向向前合围,目光透过那不断飘落的大雪投向了那前面不远处停下来的马车,还有那数十名的燕国士兵。

    在距离还有十来丈的时候,两人就停了下来,站在了那里。

    两人的目光对那些士兵视而不见,两人的目光都是聚焦在那中间的马车里,哪怕是隔了这么远,两人的心中也能够感受到那莫名的压力正在从马车中传来。

    东君!

    显而易见,他们寻到了。

    至于在之前那冲锋而过,抛下了十数米士兵尸体,打了湘夫人一个措手不及逃出去的男性高手,湘夫人并没有在意,因为此次他们有着十分明确的目标。

    其他人,并不值得在意。

    “你受伤了?”走到湘夫人的身旁,湘君扫了一眼身边的女子,声音中有些诧异的问道。

    “被一个武功不差的墨家高手突袭了下,我受伤了,对方也不会太过好受,没有什么。”湘夫人随意的回了句,并没有在意这一点情况,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那停下来的马车,说道:“发信号吧,这事情不是你我能搀和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在中间任凭有人接连离开,两人也没有多加阻拦。

    其根本原因,便是两人不敢。

    不是因为离开的人的武功有多高,而是因为那端坐在马车中的人……给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

    点了点头,湘君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直接发出了阴阳家的独门信号。

    ……

    不一会儿。

    阴阳家的人都发现了这信号。

    哪怕是在这朦胧的风雪中,这信号也是极为的醒目入耳。

    “嗯?”

    岳缘突兀的扭过头,目光眺望向了那远处,自言自语道:“看样子是找到了。”

    就在岳缘失神的一刹那,雪女再度有了动作。

    人,在风雪中消失。

    剑,再度出现已经临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