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7章 雪中情 下
    雪,越下越大。www.yuehuatai.com●⌒,

    转眼间整个天空已经朦胧一片,化作了鹅毛大雪。飘飘摇摇,在这入秋的时分,这突兀的大雪在这一刻却是显得那么的奇特与怪异。哪怕是在蓟都方向正在攻城的秦军和守城的燕国士兵,在这一刻都是不约而同的一愣,一起抬头望向了天空。

    在一瞬间,原本战争的进程就那么稍微的暂停了一下。不过很快,蓟都再度恢复了之前的战争状态,喊杀声,兵器交击声,哭泣声再度交杂了起来。

    路上。

    高渐离的步伐戛然而止,身形站在一处青石上,人不由的望向了天空,看着那铺天盖地而下的雪花,一时无言。伸手摊开掌心,看着一片晶莹透彻的雪花落在掌心,然后在一丝冰冷的感觉中融化成水。

    看着这番莫名而来的大雪,高渐离的嘴上不由的念叨起了那个让他担心的名字:“雪女……”

    墨家分路,既是他们本身的决定,也是墨家巨子传达出来的命令。他们前来蓟都既是救援太子丹一家,也是阻挡其他有心人。只是他们没有料到秦军的进攻会那么的快,使得他们中轻功不是很好的人没有办法在之前踏入蓟都城中。

    也幸好。

    在这一路上,高渐离见到了墨家巨子留下来的印记。那上面传来的信息告诉了他太子丹一家已经在墨家巨子的帮助下转移,提前离开了蓟都城。剩下的唯有在路上拦截秦国的士兵和高手就可以了。

    故而,在中间高渐离暂时改变了方式,朝那太子丹一家逃离的方向赶去。

    目光怔怔的看着雪花在掌心里彻底融化消失后,高渐离并没有再度动身,而是将掌心里那一点点的水珠抛开后,手掌猛的握在了腰间水寒剑的剑柄上,视线朝眼前的林间深处落去,冷声道:“出来吧,没有必要在隐藏了。”

    这是足踩在树枝上的声响。

    随着这道声响。高渐离的眉头微微一抬,昂着头望向了那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树梢上的紫衣蒙面少女。

    “!!!”

    目光微微一凝,高渐离的面色冷了下来,身形不动。就那么站在青石上静静的看着这个出现在树梢上的少女,心中却是浮现了一连串的疑惑与猜测。

    这打扮,这衣着,这气质……

    不是秦军本来的高手,这是阴阳家的人。

    这灭国之战出现了阴阳家的高手。倒不让人意外,毕竟眼下阴阳家几乎与秦国混在了一起,要知道他们可是有这被秦王政封为帝国两大护法的人。

    太子丹与墨家策划刺秦,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言而喻。

    因此阴阳家的到来,并不让人意外。

    唯一让高渐离诧异的是眼前的这名紫衣少女是如何发现的自己?守株待兔那自是不可能。

    风雪中。

    少司命目光俯视着下方的墨家剑客,不言不语。在一番白色中,玉手轻抬,顿时脚下树枝上的树叶便在一股莫名的力道牵引下片片脱离飞出,一片一片的沿着一种莫名的轨迹在她的掌心下方旋转起来。

    见状,高渐离面色猛的一变。

    扭头望去。

    “原来如此。”

    在高渐离的目光中。刚刚在穿过树林的时候,他的白色衣袍上不知何时沾上了几片绿色的树叶。衣袍一抖,这沾在上面的树叶顿时被震成了碎末,消失不见。

    但这又如何?

    在高渐离的眼中,眼前这个出自阴阳家的紫衣少女是无法阻止自己的。

    嘴角一翘,一笑,高渐离抬起头,握住剑鞘的左手大拇指轻轻在剑鄂上一推,在锵的一声中,水寒剑缓缓的出鞘了。风雪中。气温再降,酷冷似冰。

    另外一方。

    “该死!”

    前方有着一处土坑,这是刚刚被气劲所击造成的。盗跖一头冷汗的望着眼前这个一身妖娆,凹凸有致。正用血色的右手轻拂着额前那缕黑色秀发的妖媚女子,心头如同漠北的草地一般跑过了千万匹马,被践踏的一塌糊涂。

    这让人怎么玩?

    抬头扫了扫那风雪遍布的天空,盗跖在这一刻觉得自己的心情彻底糟透了,这事情完全是朝让人摸不着的方向奔驰而去。

    在蓟都城落后一步,结果差点没有逃出来。入秋季节突然下雪。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在路途中遇见了墨家巨子的印记,却没有想到又在这里一头撞上了阴阳家的人。

    盗跖在这一刻只想给自己脸上来一巴掌,人的运气怎么能差到这个地步?

    抬头扫了一眼那天空上密密麻麻的雪花,盗跖在心里分析到这雪下得有些怪异。这是身为大盗以来,他个人的直觉。这莫名而下的雪花看起来很美,可总有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感觉。

    就好像在其中站久了不会变成雪人,而是会变成血人。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便被盗跖压下,他现在这一刻最大的压力还是在面前这个妖媚冷酷的女子身上,那一双血色双手怎么看怎么觉得被这双手摸在身上只怕不会让男人享受。

    该怎么逃开了?

    一手压地,盗跖整个人微微前倾,目光死死的盯着前面的那个女人,一言不发。

    ……

    白雪没地。

    很快,地面上已经是铺满了薄薄的一层。

    雪女的身形仍然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一手玉箫负背,一手叶剑微扬。冷风中,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的身上同样是被盖上了薄薄的一层白雪,使得她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一片白,配着那一头正在风中飘飞的银发,更是美得惊人。

    “……”

    目光悠悠,岳缘手中叶剑剑锋指地,安静的看了眼前的女子半晌后,这才扭头,望向了自己的身上。

    雪花近身。

    但在三寸之外的地方便好似遭受到了刚出炉的铁,发出嗤嗤的声响,便凌空化作了水汽,蒸腾开来。这种奇诡的情况。就好像岳缘眼下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炉被人放在了漫天大雪下。远远的望去,岳缘整个人被一团白色的水汽包裹在了其中。

    真气在涌动。

    血液在沸腾。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岳缘面具下的剑眉不由的皱了一下。身体的情况有些出乎预料。这样下去,哪怕是将雪女拿下,可到时对上婠婠,恐怕出问题的就是他自己了。

    好心思啊!

    可在岳缘的心里却不得不赞叹婠婠的这一做法,让焱来牵扯自己。顺便引动自身压制问题的真气波动,使得那没有解决的问题出现,让自己有心无力,真心是一箭数雕。

    一声冷哼过后,体内真气运转。

    顿时,这股充斥的极端热量开始在一股寒意下慢慢的消散。不仅如此,手中的那柄叶剑也在寒意的影响一点一点的冰晶化,最终变作了一柄寒冰之剑握在了掌心。

    目光落在雪女的身上,岳缘喃喃自语道:“要来了……”

    同时。

    一直闭着眼睛的雪女猛的睁开了眼。

    身形颤动中,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就那么浑身一点一点的散了开来。化作了片片雪花朝四面八方涌去,人就那么消失在了风雪中,就好像这里从没有这么一个人一样。

    但这副场景在岳缘的眼中却不是如此。

    似真似幻。

    与岳缘自己的天外飞仙,这是幻术,也是剑法,是真也是假。

    “!!!”

    一边压制体内的变化,岳缘手中冰剑一转,手腕一翻,掌中冰剑直接竖在了身后。霎时,只听铮的一声。冰剑剑身与叶剑剑锋在背后交击,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一圈气浪自交击中心产生,直接将那飘荡在岳缘四周的白色水汽全部一冲而散。

    剑身微微一震一颤。

    庞大的反弹力顿时将不知何时出现在岳缘身后的雪女弹了出去,而岳缘人则是借着这份力道身形晃动。朝前面一跃而出。

    被震退的雪女再度化作片片雪花消散,消失不见。

    再度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岳缘的面前。手中叶剑一刺而出,以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向。可就在这叶剑刺入身体的那一刹那,岳缘的身形消散不见,竟是来到了雪女的身后。

    面临这种状况。若是一般人只怕早已愕然震惊。

    可在雪女的眼中,这并不意外,只是剑锋一剑别开冰剑,人同样以相同的方式来到了岳缘的身侧。

    此刻,倘若有第三个人在这里的话定会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里的一战。

    一男一女。

    两人身留幻影,一前一后来了一场近身之战。

    消散,一剑。

    每次的留形都只有一剑的机会,一剑过后身形立转,人已经再度换了个位置。这种诡异而恐怖的轻身功法,换做其他人见到只怕会震惊异常。也许长途跋涉不会太强,但若是在近距离的战斗,只怕墨家与聚散流沙各自号称轻功最好的盗跖与白凤两人也只能甘拜下风。若婠婠在此,定能认出这套身法是什么。

    正是声名赫赫的幻魔身法。

    岳缘身形十闪,雪地中留下了十道人影。

    而风雪中,同样有着六道女子身形……只不过在这六道身形在这十道人影的撞击下,一一消散开来,最后在一阵雪花飞扬中,雪女一声闷哼,消散的身形在半空凝聚,而人更是被接下来的四道人影接连不断的击的如同一支断剑抛飞了出去。嘭的一声,雪女嘴角淌着血迹落在了地上,蹒跚了几步后这才站稳了身形,然后昂着头,怔怔的看着眼前。

    “我知道你退步了。”

    “可怎么会退步这么多?”

    风雪中,好似在走着一个人形火炉,那漫天的雪花落下近身的一刻都会被那蒸腾的热气彻底化作水汽。白色雾气包裹中,岳缘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那略显讶异的声音从雾气中传出:“难不成你这七年来从没有用过剑法……”

    岳缘的声音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的脑海里再度回想起了婠婠那次与自己的交谈。也许,从那之后,对方一直使用的都只是婠婠教导的天魔功了吧。

    那这一次再度用剑,使用这套剑法又是为了什么?

    这样做的含义若是岳缘只是第一次经历,是一个才初出茅庐的人,会不明白。

    可眼下,岳缘已经经历了太多,感受了太多,看过太多。

    这其中的含义,他如何不懂?

    一时间,迎着那倔强的双眸,岳缘陷入了沉默。哪怕是有着黑色面具遮面,在这一刻他身体四周的水汽也多了一份遮掩。

    大雪飘飞,唯有冷风的呼啸声。

    半晌。

    就在岳缘准备出声的时候,远方一道隐隐约约的凄厉哨音传到了耳畔。

    扭过头。

    目光落向那声音的方向,那是有人寻到婠婠的踪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