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6章 雪中情 中
    路上。www.yuehuatai.com

    马车疾行,数十米骑兵正紧张兮兮的保护着一辆看起来颇为奢华的马车在道路上奔驰着。看着马车驶离的方向,正是那远方在发生战斗的蓟都方向。

    车中。

    端木蓉坐在其中,怀抱着高月,一双玉手正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正在以这种温和的方式想要拂去高月心中的那份惊慌。至于高月则是整个蜷缩在端木蓉的怀里,小脸上颇有些担心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娘亲的身上。

    太子妃面容凄楚,看那神情显然也是满腹心忧,只不过在眼眸的深处却是让人看不出丝毫担心的色彩来。而在一侧,则是端坐着眼下在天下间都赫赫有名的燕太子丹。

    没错,逃亡。

    在蓟都无法守住,而燕王更是想要直接交出太子丹来熄灭秦国怒火的时候,在秦军攻城前太子丹选择了逃亡。对他来说,唯有留身,才能更好的进行抗秦大业。

    这一刻。

    整个车厢中都弥漫着一股压人心魄的沉闷气氛。

    耳边是马蹄声,是车轱辘转动的声音,仔细听去,甚至能够听到远处那阵阵的喊杀声。

    闭着眼睛,低着头。

    太子丹双手在衣袖中死死的握着,脸上面无表情,可心里却是知道燕国终究是被灭了。他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荆轲刺秦会功败垂成。真的是天下大势如此,人力已经无法逆天了吗?

    太子丹不信。

    眼角的余光在太子丹的脸上扫过,太子妃则是轻轻的用手将车上的窗帘掀开了一抹,望向了外面。

    外面,有着一股浓郁的黑暗。

    乌云压城。

    整个天际都没有多少的光色,这在平常仍然会有夕阳余光的时候,在此刻几乎快要进入了暗夜。扫了一眼那天空看起来快要掉下来的乌云,对护卫在马车四周的士兵视而不见,太子妃的目光眺望向了远方。

    岳郎,面对一个心苦的深情女子你该怎么办呢?

    太子妃抿了抿嘴。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雪女那张微微慌张不信任的俏脸。那些话,她直接说了出来,没有丝毫的遮掩,只不过隐瞒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

    因为在曾经。婠婠很清楚焱是被岳缘准备训练为什么样的人。

    能够牵扯她的,只有她的宿敌。

    虽说这个宿敌不在这个世界,可岳缘是准备重新创造一个的。同样,婠婠却也不得不承认焱的资质是真正称得上是阴阳家的奇才。箫艺,剑法。阴阳术,甚至天魔功都能上手,都能精通。而且,连模样也是倾国倾城,美得惊人。

    焱是一个惊才艳绝的女人。

    见过双龙的资质,见过明空的资质的婠婠也不由的对焱的资质感到赞叹,这更不用说岳缘了。

    在两人的心中,焱是一个足以继承阴阳家的人。

    可惜事情的发展千变万化,即便是有着计划安排,但世上意外实在是太多。一丝变化都会造成与计划中完全不一样的后果。她的插手,以及焱那长久面对岳缘来产生的情愫,甚至还有岳缘本身内心的变化,在最后使得事情变成眼下这个模样。

    脑海里回想着之前在太子府听到雪女的那份回答,对方已经是早知道了岳缘的名字。婠婠可以猜测,雪女只怕是这个世界上除她之外第一个知道岳缘真正名字上的人。

    常人都以东皇太一来称呼,在雪女的心中只怕不是这样。

    这个回答无疑告诉了婠婠一个事实,那便是岳缘在中途放弃了原本的打算。不再将焱打造成师妃暄第二,而是让她成为她自己,不是某人的模仿品。

    为此。岳缘甚至给焱独自创造了一套剑法以作补偿,据说那是一套绝美的剑法,是一套几乎不下天外飞仙的剑法。

    雪女这个化名,本身便是从这套剑法而来。

    你这样做。究竟是多情还是无情呢?

    玉手轻点着自己那光滑如绸缎般的肌肤,在心中暗暗嘀咕道:“岳郎,你这次该怎么给一个觉得自欺欺人到心哀的女子解释呢?”

    蓦的,婠婠嘴角一扬,笑着看起了那天空的乌云。

    只是笑着笑着的时候,她的面色也同样浮现了一抹幽怨来。

    每个人都想出去。只是每个人都是越陷越深。

    不论是她,是她还是他。

    ……

    一支玉箫,一柄叶剑,一点泪痕,一头白发。

    是哀愁!是幽怨!

    在这一刻,雪女的周身围绕的都是让人心惊心颤的怨。

    冷风吹拂,那头如雪的白发和蓝紫色的裙摆都随风而舞,而她目光并没有望向被自己用剑锋指向的人,她的视线是定格在了自己手中的剑锋的上面,似乎那里留有很美的景色。

    目光悠悠,望着那站在树梢上的女子半晌,岳缘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掌下向下,五指微张,随即便是猛地一握。

    顿时。

    只见那之前被雪女以箫声激荡激射下来没入地面大半的无数树叶拔地而起,朝岳缘的掌心飞去,无数的树叶就那么的飞扬而起,在掌心中聚集。很快,一柄同雪女掌心里的叶剑一般模样的叶剑形成了。

    叶剑一甩。

    身后黑袍飞舞,地面上顿显一道月牙痕迹。

    修长的睫毛颤动着,眼皮终于是上抬了一分,视线从剑锋上收回,雪女的目光停在了下方的那个男子脸上的黑色面具之上。

    目光在半空相遇。

    碰撞,相融。

    随后,雪女眼神一凝,脸上的神情不在是冰冷,而是化作了一汪柔情。可在这柔情之下,玉手上的叶剑却是动了。

    玉人自树梢一跃而下。

    剑锋下压,直指下方的男子。

    美人如剑,剑如虹。

    面对这一剑,岳缘不避不让,手中叶剑一扬,同样是剑锋直刺。朝那自半空而下的雪女一剑刺去。双方的剑锋都是直指对方身上的要害之处,可在这剑法中竟是不见丝毫杀气,没有烟火气息。

    叮——

    剑锋与剑锋交击。

    空气中乍现一圈波纹,更是凭空出现了一声只有金属兵器碰撞后才有的声音。

    烟尘浮现。

    迷蒙了眼前的一切。

    刷——

    雪女的身影从中倒跃而出。就好像在她的腰间被系上了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在跃下来后再度按照原路返了回去。一样姿势,一样的剑招。

    剑,还是直刺的招式。

    只不过雪女手中的叶剑在这一刻有了弯曲的幅度。

    她不是自己用轻功回去的,而是生生被眼前的另外一柄叶剑迫回去的。

    一黑一白。剑锋相抵。

    两道人影接连闪烁,自下而下以一个优美的幅度来到了树梢上。

    玉足一踏,树枝晃动中,一手持箫负在背后,一手持叶剑的雪女的身形再度后退,而紧接着迫近的便是岳缘的手上叶剑,直抵得雪女的身影不断的退后。

    啪!

    身形在后退的时候,雪女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足尖点在了身后的一株大树的树干上,这好似轻轻的一脚竟是直接在树干上点出了一圈蛛网纹路,咔擦声不绝于耳。

    咔擦——

    这株足有正常人腰杆粗细的大树就在这一脚下彻底崩断。倒了下去。

    借着这份反弹的力道,雪女身形旋转,人带剑走,整个人如同一个陀螺凌空转了起来。顿时,刚刚被一剑抵得不断后退的她改变了自己在下风的趋势。

    强大的螺旋劲道让岳缘的剑锋在这股力道下偏了开来。

    而面对雪女这螺旋而进的剑招,感受着那上面的气劲,岳缘仍然是没有丝毫退让的打算。剑锋一退,随即握着剑柄的掌心一松,这柄由树叶组成的叶剑就这么从岳缘的手心脱落。

    剑落胸前,顿止。

    掌心一扬。气劲汹涌而出,直接将这柄叶剑缠绕,随后迎着雪女那旋转而来的剑锋顺着对方旋转的方向转了起来。

    气劲四散。

    叶剑如同风扇一样当胸旋转,而在剑身的正中心正是抵着雪女那螺旋刺来的剑锋。

    剑转。人旋。

    两者带来的气劲却是越来越大,还有那四散而去的剑气,更是在这两者的加成下化作了一团剑风,直接将四面八方的树木搅的粉碎,彻底的化作了漫天的碎末。

    而两柄剑的交锋虽是激烈,却没有任何的火星四溅。

    产生的只有片片落叶在两剑交锋处散落。飘飞了出去,随后又被那狂乱的劲气搅成粉末。

    而岳缘在这股力道下,则是人不断的飘退,一如之前雪女的后退。

    此刻若是有人在这里,远远的望去定会发现两人的交锋压根和寻常的剑法交锋不一样。

    招式狠辣,却又极美。

    剑法致命中却又不带丝毫杀意。

    看起来就好似一个人在跳舞,另外一个人在配合一样。可若是小瞧了只会落得惨死的下场,这舞一样的剑法,却又是威力极大。两种矛盾的特点在这一刻融合,形成了一套颇为奇特的剑法。

    林中,树叶漫天飘飞。

    眨眼间,百招已过,在两人单纯剑法的针对下,这片树林已经是狼藉一片。在两人周围数丈里,没有了任何可以直立的生物,唯有头顶那无数的树叶不断的随风而舞,随风而落。

    很快。

    两人的身上已经铺满了落叶,更是有着不少的树叶在不断的朝两人掌心中的叶剑上飞去,填补着因为交锋而造成的缺口。

    雪女还是沉默,似乎对刚刚的交锋并没有放在心上。

    而岳缘则是抬起头望向了天空,因为他知道先前的百招不过是才刚刚开始,接下来才是那套剑法的真正厉害之处。

    落叶中,一片晶莹的雪花自空而落,最后停在了岳缘脸上。

    这一片雪花只是开始,紧接着便是无数的晶莹雪花自空飘落,这种情况赫然是下雪了。

    在入秋的季节,突兀的下雪了。

    “啊!”

    马车里,那被掀开的窗口露出了一个高月那肉呼呼的小手,正伸出掌心握住那飘落在掌心里的一片雪花,脆声道:“下雪了。”

    在高月的身边,婠婠的目光同样落在了那不断飘落的雪花,赞同的重复了一句:“嗯,下雪了!”

    不仅如此,马车里的太子丹和端木蓉,还有那守卫在四周的数十名燕国骑兵同样诧异,抬头望着那不断飞奔而下的雪花,一时间颇为愕然与意外。

    这季节……

    怎么能有雪花?

    难道这是飞雪之冤吗?是苍天对秦军进攻蓟都的警告吗?

    不约而同的,太子丹、端木蓉与众士兵的脑海里不约而同的升腾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唯有婠婠怔怔的看着那不断飘落的雪花,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来了。”

    “就是这套剑法。”

    “雪女。”

    “雪花……神剑!”

    “让一个女人爱到了恨的剑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