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5章 雪中情 上
    风。

    吹个不停。

    身后的黑色衣袍在这股风的吹袭下,不断的飘动,发出呼呼的声音。

    那乌云压城的沉重气氛中,这股呼呼的声音,更是添了一分让人烦躁的感觉。在侧方,秦国大军已然围城,正式开启了对燕国国都蓟都的进攻。攻占首都,便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灭亡。

    无疑,灭燕已经来到了最后的阶段。

    岳缘人就那么站在那里,迎着这股风,一动不动。黑色面具下的目光则是望向了远处蓟都的方向。

    分路。

    这个安排是本来便已经做好的。

    可以说,以阴阳家等人的能耐可以提前入城,但是岳缘并没有这样选择。望着那已经开启了攻城的蓟都方向,岳缘却是将这个路途押后了。那是因为岳缘等的便是最后的时机。

    一网打尽说来可能不好听。

    但岳缘知道如果提前入城的话,搞不好他并不能从婠婠的手上安然将自己的女儿拿回来,也正是这个缘故使得他拖后了。因为岳缘知道在秦军这种大势下的攻城,燕国高层定会选择逃亡。

    逃亡,那才是岳缘最好的时机。

    杀太子丹。

    迫婠婠飞升。

    同时迎回自己的闺女,这可谓是一箭三雕。若是在城内,一个小孩子被藏起来,在那种乱局寻找的难度就实在是太大了。而在这个时候,阴阳家月神等人的分路,便是为了寻找婠婠和太子丹踪迹,只要寻到他们便找到了高月。哪怕是婠婠让人分路吸引注意力,也不足为惧。

    在这一刻,岳缘等待的是月神、湘君、湘夫人和大少司命的信号而已,以静对动。

    远处。

    喊杀声。

    哭声。

    声声入耳。

    听了半晌,岳缘便眯上了自己的眼睛,就那么安静的等待着。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

    猛的,岳缘面具下的双眼睁了开来。

    同时。

    空气中一缕箫声隐隐传来。在那几乎遮天避地的喊杀声竟是那么的清晰入耳。箫声悠悠,弯弯绕绕,好似一股无形之刃直入人的心头,让人的心肝儿不由的一颤。

    颤的让人发慌。颤的让人发疼。

    “!!!”

    蓦然回首,岳缘扭头朝那箫声的源头处望去,那远处是一处树林。这箫声,正是从那个方向传来。

    转身。

    岳缘迈开脚步,人慢慢的朝那个方向踏步而去。

    渐渐的在走动过程中。远处的喊杀声就那么的从耳中过滤开来,留在岳缘耳中的只有这一缕悠悠的箫声。

    是幽!是怨!

    脚步随着箫声的旋律一步一步的走着,不快也不慢,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箫声也变得越来越清晰入耳。

    当岳缘来到这树林边缘的时候,这一首箫曲也到了尾声。

    曲停,人顿。

    霎时,空气中只余那尾音的余音在环绕。

    未等那绕梁三日的声音彻底消散,箫声再起。这一次的箫声不同之前的优雅委婉,也没有音中带怨。反而是变得声音高亢起来,金戈之音竟是在箫声中顿启,在刹那间一股杀意扑面而来。

    于此同时。

    在箫声变调的时候,那树上的无数有些发黄的树叶有了变化。随着箫声的起伏,那无数的树叶就好似一个人的呼吸一般的上下起伏不定,紧接着在那箫声陡然变得极高的时候,无数的树叶顿时挣脱了束缚,使得树梢变得光秃秃一片。无数的树叶缠绕悬浮,就好似一条升腾而起的叶龙围绕着树梢上的女子旋绕起来。

    随后——

    叶龙旋舞,直接昂头而下。朝站在下方的岳缘扑腾而去。

    嗤!嗤!嗤!

    破空声就似那被攒射出去的利箭,每片树叶都是都是一支利箭,根根直刺岳缘。

    迎着这些树叶,岳缘不避不让。好似没有看见这些,只是仰头看着那树梢上吹箫的女子,任凭那些利箭一样的树叶临身。

    轰!

    烟尘升腾。

    溅起是泥土与灰尘,还有无数的树叶碎末。

    烟尘散尽,岳缘四周的地面上尽是一片颜色,黄与绿交杂看起来颇为美丽。细眼看去。那是无数的树叶插在地面上,每一片树叶有大半部分都没入了土中。

    “你的箫艺进步了,可你的武功退步了。”

    袖袍微扬,抖掉了身上的烟尘,岳缘看着那站在树梢顶端的蓝衣女子,目光先是在对方那一头雪白的头发上停留了许久后,这才将视线转到了那张同刚刚那箫声一样美的心碎的玉脸上停留了下来:“好久不见。”

    颔首。

    清风在耳边吹过,鬓角的白色发丝不断的朝后飘扬着,而那放在唇角的碧色玉箫在这句话下也离开了玉唇,放了下来。

    一高一低。

    一人抬头。

    一人颔首。

    四目相对。

    目光在半空相遇。一时间时间好似在两人的视线中定格。

    一人的眼中,对方还是那一身的黑衣黑袍黑色面具,还是那么的神秘。哪怕是到现在,眼前的这个黑衣男子也让人摸不清猜不透,每个人落在他身上的注意力都会被这种神秘莫测吸入其中,再也逃不出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变。

    一人的眼中,对方却是改变了太多,那一身的蓝紫色开襟绸裙,那略显消瘦的脸颊,那一头如雪的白发,在清风吹拂下凄美的让人心碎。

    许久。

    树梢上的白发女子低头浅笑,道:“是好久不见。”

    “我想过再见的场景,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里。”面具下的嘴角轻轻一扬,爬起了一丝笑意,岳缘就用那么柔和的目光看着树梢上的白发女子,丝毫没有生气刚刚对方那一招。说到这里,岳缘的语气停顿了下,这才接着说道:“我现在该叫你焱,还是雪女?”

    “焱是谁?”

    树上的白发女子轻轻的低了低头,在低头的刹那,眼底的深处闪过一丝回忆。再度抬起头,那抹神色早已消失不见,留有的唯有一抹淡然,清冷的嗓音在空中回荡:“东皇阁下可以称呼我为雪女。我现在只是为了报焱妃在燕国照顾之恩来救援而已,以阻东皇阁下的脚程。”

    “哈哈哈……”笑声在回荡,岳缘的声音直震的地面上那无数插在那里的树叶不断的颤动。望着那站在树梢的白发女子,岳缘眼眸中也流露出了一股自嘲:“有必要这样说吗?”

    他岳缘是谁?

    他是阴阳家的首领,被称之东皇太一。

    婠婠是谁?

    是阴阳家的东君。

    而眼前的女子是谁?

    是阴阳家的第一奇才。是婠婠的徒弟。

    说这样的一句话有必要吗?一句故作陌生的话语,听起来实在是让人觉得好笑。

    岳缘自然是想笑,所以他就笑了。只是在他的笑声中,笑的很是开心,但笑声中却没有丝毫的讽刺,有的只是一种自嘲,就好似当初看着对方在他的眼前一步一步的离开,离开自己的视线。

    岳缘知道对方明白自己的这句问话。

    沉默再度弥漫了这里。

    隐隐中只有那风吹过的声音,和那浅浅的被清风带到这里的喊杀声。

    侧着头。

    树梢上,雪女面露疑惑之色的看着站在下面的人。问道:“东皇阁下为何要意外在这里见到我?”

    笑声顿止。

    昂首。

    迎着雪女的目光,岳缘说道:“我原本以为会在东君的身边见到你,但没有料到你会一人在这里阻拦我。这数年来,你的武功没有丝毫长进,反而退步不少,你觉得你能挡住我吗?”

    “东皇不败!”

    雪女只是将手中的碧色玉箫缓缓的放在胸前,似乎又有一种再奏一曲的举动,清冷的声音赞叹了一句后,这才说道:“东皇阁下的厉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雪女自认这天下间无人是东皇阁下的对手,我只是想要阻东皇的脚步而已。”

    怪!

    诡异!

    这是岳缘在这一刻的想法。

    黑色面具下的眉头已经不由的挑了起来。雪女的话若是换做陌生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若换做那个阴阳家第一奇才来说,却是味道太过怪异。

    哪怕这是对方离开数年后的第一次见面。

    随着侧头的动作,岳缘头顶的新月也歪了歪。目光聚焦在雪女的玉脸上,看着这张比起曾经显得消瘦了几分的玉脸,打量了半晌,却没有看到任何的变化,就好像冰冷的如同白雪一样纯白无暇,没有任何的神色。

    看不出。但岳缘能够感受得到这自称为雪的女子心中的那份火焰一般的炙热。

    沉吟了一会儿,岳缘终究还是问了出来:“东君,向你说了什么?”

    雪女没有立即回答,唯有沉默。

    半晌。

    原本在那句问题下微微低下的头抬了起来,目光盯着站在下方的岳缘,一字一句的问道:“我只是想知道师妃暄是谁?石青璇是谁?小邪王又是谁?”

    “我是谁?”

    哪怕脸色没有多少变化,可那本该清冷如雪的声音确是在这一刻变得隐隐有些颤抖。

    可岳缘听得出,这里面有一种名为恨的东西在荡漾。

    婠婠……

    念了下婠婠的名字,岳缘在这一刻却是没有丝毫的羞怒,而是收回了与雪女对视的目光,他没有去解释。身为男人,有些东西不需要去解释,做了就是做了。目光下移,视线落在了雪女那如柳一般盈盈可握的腰上,开口道:“你的剑呢?”

    眼神微微一暗,不知何时一道泪痕定格在了雪女的眼角。

    玉手轻抬。

    脚下树梢残存的树叶再度颤动挣脱了束缚,一片片朝掌心中聚集,很快一柄三尺叶剑便在玉掌中成型。

    叶剑一甩。

    空中顿闻一声莫名剑吟。

    一手玉箫,一手叶剑,一点泪痕,这个银发如雪,美得让人陶醉的女子就那么娉婷于树顶,剑锋直指下方的那个男人。

    下方。

    月缺,下弦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