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2章 男人
    这里是?

    苏醒的那一刻,出现在少司命身上的便是极端的戒备,身形扭转,目光极为警惕的朝四周打量去,只是见到的并没有什么让人值得注意的地方。www.yuehuatai.com刚刚清醒,在少司命脑海里停留的还是昏迷前那一刻的情景。

    “醒了?”

    温和中却又带有一丝娇媚淡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后,少司命扭过头,她的目光终于落在了这个发出声音的人身上,对方正是水部长老湘夫人,这一刻她正手拿着手帕安静的坐在那里。看那架势,刚刚是对方在照顾自己。至于东皇大人,并没有在房间里,那个奇怪的土部长老湘君也不在。

    “……”

    柳眉微蹙,感受了下身上的情况后,少司命直接起身,盘坐在了床沿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子。感觉中,眼前的这个水部长老似乎在气质上有了些许变化,这与之前在山顶那匆匆一眼之见好像有些不同。

    对少司命那略显戒备和观察的目光,湘夫人并没有在意,反而是收好手帕,一个人柔柔的自言自语道:“你太急了些,虽然木部功法不同金部和火部那么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可太过追求速度的话,会出问题的。”

    “幸好我的功法对你木部的功法有着促进作用,也算是治好了你身体内的一些遗患。”说到这里,湘夫人抬起头又朝少司命投去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以后可要注意,欲速则不达。事情如此,功法也是如此。”

    “!!!”

    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少司命内心里颇为诧异,那种诡异的矛盾感在她的心底越发的深了。同时,她的心头还有一个疑惑,那便是自己为什么昏迷呢?

    难不成真的是欲速则不达?

    好像……好像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微微侧着头,在心中思来想去了一番,也没有发现什么好的念头后,少司命这才朝对方送去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就在这时。房门再度被推了开来。

    土部长老湘君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夫人。”

    一声温柔,一身温柔。湘君的推门而入,就好似那一股柔情穿透了房门来到了房间,一时间让里面平白无故的温暖了不少,只是这种温暖不是正常的温度起伏。而是心头的一种感觉。柔情似水的目光先是在湘夫人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后,湘君的目光这才转到了已经端坐在床沿上的少司命,视线投去,行了一个平辈之礼后,顿时笑道:“看来姑娘安然无恙,让这房间也变得五彩缤纷起来……”

    至于端坐在床边的湘夫人则是起身朝湘君盈盈一礼,柔声怪道:“夫君……”

    “啊!”似乎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湘君在这句话下立即将那已经说了一半的话语给从中截断,语气中带着些许歉意回道:“是我的错,夫人莫要见怪。我只是太过欣赏这一份美丽而已。”

    湘君,湘夫人两人的对话互动,自是落在了少司命的眼中。少司命仅仅是从几句话中便得出了这水土二部两大长老的性格。这湘君似是风流倜傥,对美有着一种欣赏。

    刚刚对方那一句拐弯抹角的赞叹,让她少司命竟然也没有丝毫的反感。

    这是双方都是阴阳家人还是其他的什么?

    而湘夫人则是看起来柔情似水,但以少司命本身的功法感触以及直觉上,这个温柔如水的女人只怕还有一份寒冷如冰的隐藏。这夫妻二人看起来是恩爱非常。

    只是不知怎的,少司命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

    三天后。

    房间外。

    小镇正中的空处。

    岳缘双手负在那黑色的长袍下面。整个人在那一身黑金色衣袍与面具的笼罩下,神秘诡异非常。原本这里是帝国士兵的聚集点之一。但在三天的时间里,帝*队已经开始朝北方推进,在三天的时间里秦国与燕国已经在边界上交战了。双方交战的结果自是不言而喻,燕国可谓是节节败退。

    这也使得这处小镇从边疆变作了帝国内部的小镇。

    而在这段时间里,受到岳缘命令的人也同样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

    月神,大司命已然到达。

    岳缘一身黑袍的站在中央,目光淡漠的望向北方,在他的身后则是站着刚刚抵达小镇的月神和大司命。在岳缘的一番询问下,月神自是将咸阳的一些事情进行了回答。

    情报,无疑是自己人的更为有用。

    对于秦王政,岳缘从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帝王会全心全意的信任阴阳家,法家是什么样的下场,那是摆在阴阳家面前的最佳例子。虽说岳缘也不用在意这一点,可在眼下对秦国给的情报他从来都只是从上面看对自己有用的,至于那些掩藏在其中的陷阱无人会喜欢。

    “大人。”

    月神双手收拢在流云袖的下面,怔怔的看着岳缘的背影半晌后,还是忍不住的询问出了一个心中的疑问:“您为什么会让大司命在那十九世子的身上种下阴阳妙法封眠咒印?”

    在月神看来,她无法理解其中的缘由。要知道,这封眠咒印可是阴阳家的禁术,由东皇创造,历来在阴阳家内部只有两人被种过。而这两人的身份,正是水土二部的长老。

    由岳缘传达的命令中的唤醒,便是对此而来。

    可她却又知晓眼前的男子这般做自是有着其中的含义,但月神却又看不透,这让月神的心中有些哀怨。对一个女人来说,看不透一个男人,那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有时候月神在想,只怕在几人中,眼下最与眼前这个男子亲近的是站在她身边的大司命……至于少司命,她还记得自己当初给对方的那份警告。

    一旁。

    大司命保持着安静,哪怕她内心也颇为奇怪,可对这些对话似乎压根儿就听不见,好似她本来就是一个聋子。

    “……”

    人,缓缓的转过了身,目光落在了月神的脸上。

    看着那被遮掩在轻纱下的双眸,还有那故作镇定的神情,以及那平淡的口吻,岳缘却是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的内心里并不是这般平静,她是用问题来表达一个女人的不满,表达的无比的小心翼翼。

    月神清楚,她的问题东皇明白。

    面对岳缘的目光,月神并没有避开,仍然是坚持着对视。

    为什么?

    对于这个一生下来就被取名天明的十九世子,岳缘的心态本身就很奇怪。哪怕对方现在只不过几岁,可对岳缘来说,那也是一个男人。

    要知道这世上有这么一个真理,那便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

    相吸的比如男人与女人……

    相斥的譬如男人与男人,女人与女人,其中代表的便是婆婆与媳妇、丈人与女婿……

    于是,恩怨情仇就出现了。

    当然这些也不是完全一定的,其中也有意外,同性相吸,异性相吸再相斥会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听到月神突然这么问,岳缘只是在心中推测了下月神的心态后,随即面具下的神色变得有些哭笑不得。捏死对方?又或者派人杀掉对方?

    拜托。

    人家现在不过是五岁多,之前还居住在咸阳宫。

    哪怕心头再不爽,他堂堂绝顶高手岳缘也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就这么放下,岳缘的心头却又无法舒畅,念头不太通达。最终,便是让大司命在对方身上种了阴阳禁术封眠咒印,这才让念头舒畅了不少。

    当然。

    若要这份念头彻底舒畅,那么岳缘就必须将高月从婠婠的手上抢来。以前之所以不这样做,一来是因为他身上的情况,再加上为了让孩子有一个美好的童年,这才压下了这个想法。

    而在今天,他的这个念头再度起来了。

    因为有着明空做例子,岳缘实在是不放心将孩子交给婠婠来带。

    心头是这般想,可在岳缘嘴上却不是这样说的:“这只是为了做一些防备而已,月神你不必介怀。”

    月神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盯着岳缘脸上的面具看着。

    这话……

    有些言不符实。

    因为月神非常清楚阴阳妙法封眠咒印这并不算是一个杀人的禁术,这根本上是一种催眠禁术。难不成也是如同湘君和湘夫人那样的情况吗?不过东皇既然不想说,月神自然也不会再去问了。

    刚刚的那一番询问,已经将她内心的小不满发泄了出来。

    一边。

    大司命的一头黑发在清风下吹的不断飘舞,而她人则是继续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下,看着那裙摆处露出了修长的双腿,看着腿上那双墨色花纹的丝袜,怔怔出神。那出神的姿态,好像她已经将自己整个人从这个世界隔绝了出去。直到月神说道此行的目的后,大司命的注意力这才恢复了过来,人再度有了存在感。

    刹时,她的注意力也放在了这对话上。

    “我们这一次的目的……”

    “灭燕。”

    “同时,恭请东君飞仙。”

    这话自岳缘的嘴中道出,顿时让月神和大司命两女都愣在了原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