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1章 阴阳妙法 下
    山顶。

    一男一女四目相对。

    一阵清风拂过,荡起两人的衣袍不断的飘扬。

    远远的瞧去,或许会让人觉得有着一种别样的暧昧气氛在其中荡漾,可是只要走到近前,定会发现这里的气氛压根儿不是什么所谓的暧昧,有的只有无尽的诡异。

    湘夫人双目睁大,目光注视着前方的人。

    只是对方的视线似乎看透了虚空,没入了其中,视线的焦点雅根本就不在岳缘的身上,整个人都在一种奇特的失神状态。

    随着岳缘问一句,湘夫人便会应答一句。

    一问一答下,这个水部的长老湘夫人则是显得呆呆的,没有原本的那种自然。

    “这样啊……”

    听着对方的回答,岳缘面具下的眉头不由的微微的皱了起来,对这种情况他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在他的内心仍然有些无奈和迟疑。

    脑海里回想着刚刚湘夫人的答案,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有些感慨:“已生老死不相往来的念头,后面的结果只怕不言而喻……这结果不是我想要的。”

    “嗯!”

    “这种方式既然不行……那么,在改个方式。”

    思()考了半晌,岳缘的心里已经有了新一番的打算,右手伸出,中指微屈,就在湘夫人那怔怔的姿势中,再度点在了对方的眉心处。同时,两人再度四目相对,岳缘的一双眼眸变得漆黑如墨,两点奇诡的绿色幽芒自面具眼眶缝隙中浮现,旋转不休。

    而且岳缘的嘴唇微动,一股仅仅只有自己和对方才能听到的低声轻语闯入了对方的耳畔。

    目光。

    语言。

    再加上本身的功力。

    三管齐下,一时间水部长老湘夫人就那么定格在了原地。

    “唔……”

    一身痛苦的**从湘夫人的口中窜出,在岳缘的力量下。她那皓白的额头不知何时已经是布满了香汗,两侧的太阳穴不断的跳动着,更是青筋暴露,整个表情痛苦不堪。

    哪怕眼前的女子看起来十分痛楚,可岳缘似乎并没有在意,整个人已如仙神一般的无情。指尖不动,目光不移,嘴唇微启,那话那目光都在肆无忌惮的朝湘夫人的脑中钻去。

    “之前的都是梦,你的性子不是那样的。”

    “你叫女英。你有一个姐姐叫娥皇;你叫娥皇,你有一个妹妹叫女英。”

    “姐姐的性子是这样的……”

    轻声轻语,就如那在花蕊上翩翩飞舞的蝴蝶,就像那平静的好似镜面一样的湖面,岳缘的话就是那蝴蝶的触须,就是落入湖心的落叶,一字一句都会溅起一丝丝的波澜。

    随着话语的进行,这丝丝波澜互相叠加,竟是越来越大。于是花蕊凋落结果。平静的湖面乍起波澜,掀起波涛。原本在湘夫人脑海里的过往记忆就那么一点一点的被洗去,被覆盖。

    此刻若是有岳缘在其他世界的熟人在此的话,定会发现岳缘话中形容的姐妹性格是在哪里见过。绝对会让人觉得无比的熟悉。他是在以自己生命中女人的性子来催眠,来设定。

    一炷香的时间后。

    岳缘眼眸深处的幽光终于散尽,那摁在对方眉心处的中指也收了回来。那如邪魔低吟,仙佛吟唱的轻语声也在耳边消散。同时。在他身体的四周也散发出了一圈热浪,朝四面八方涌去,吹起了不少的杂草和泥尘。

    “啊!”

    一身惊呼。湘夫人整个人也在岳缘停下动作后清醒了过来,随即人已经失去了力道整个瘫软了下来。鬓角的发丝也是沾在了脸颊上,脸色有些苍白失色。身上更是湿哒哒的一片,那是被一身的香汗将衣衫全部湿透,在阳光的照耀下,彰显着一种奇特的魅惑。

    “……”

    就在湘夫人即将倒地的那一刹那,岳缘见状终是伸出手想要扶对方一把,可是伸出的左手却是被挡了下来。

    挡下他手的正是湘夫人本人。

    “东皇大人,我自己就可以。”

    恭敬的声音中充满的是礼貌性的疏远,身形扭动,湘夫人在尽最后一份力气,以一招行云流水一般的身法将自己那要倒下的身躯强行扭转了回来,重新站在了岳缘的面前。

    半伸的左手不着痕迹的收了回去,目光停在眼前这张颇为憔悴,显得劳累苍白的玉脸上,刚刚对方的语言和行为就让岳缘知道他已经改变成功了。

    眼下的这种性子……

    “水部娥皇,见过东皇大人。”在将身上那让人显得有些狼狈的衣衫整理了一番后,湘夫人的神色微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无比恭敬的行了一礼,但眼眸深处那种羞愤还是让人

    一眼便瞧了个通透。

    “此次赶路,你也累,下去休息吧。”见状,岳缘收回目光,随即便做下了安排。

    目送着水部长老湘夫人的离开,岳缘就那么站在山顶,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这才自言自语道:“那么接下来便是湘君的问题了。”

    心思定下,只见岳缘目光朝了树林的方向望去,随后身形一动,在一阵清风人已经随风朝树林的方向而去。

    ……

    奇诡!

    怪异!

    莫名!

    这是眼下少司命在听了土部长老湘君那种自言自语后,整个人可谓是一头雾水。不过,她感觉的出来,这个土部长老的精神上已经是极为的疲惫了,好似在好几个厉害的人之间纠缠交锋一样。

    只是在阴阳家又有谁会去针对水土二部?

    至少两大护法以及其他三部都没有这样去做,更不用说外面的百家了,要知道水土二部在阴阳家内部都稍显神秘。难不成是水土二部之间本身的问题?

    少女有一种直觉,若是在听下去,只怕连她都会有大麻烦,整个人会陷入对方那种奇怪的状态中。

    然而——

    湘君似乎是好不容易寻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不是以往那种高耸的树木,不是鲜艳的花朵。也不是孤高绿竹,终于有一个有思想的人可以听他诉说。更让他满意的是,这个少女一直都是保持着闭口,不言不语。

    这样的倾听者,怎能让人不满意?

    低着头。

    双手撑着下巴,湘君就那么端坐在石头上,一个人自言自语。他根本就没有扭头去瞧,也不知道这时候的少司命心中的戒备几乎达到了顶点。因为少司命思来想去,她发现了一个可能。

    水土二部的情况,只怕是出自……

    念头刚起。少司命便见自己身前莫名的暗了下来,一道黑色的人影将她娇小的身躯笼罩。

    目光望去。

    少司命见到地上的那道人影的头顶顶着一轮新月,原本紧张到有些发硬的身躯这才缓缓的松弛了些许,可心中那份不断作响的警铃仍然在她的心头上敲打个不停。

    身后。

    岳缘就那么站在少司命的身后,那宽大的衣袍因为身形急速的窜来使得那袍子不断的飞舞着,从少司命正面的方向望去就好像她身后张开了一道看不到底的黑暗即将要将少女彻底的包裹吞噬进去。

    “!!!”

    然而少司命还未转身,便觉得脖颈处一麻,随后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一把揽过倒下的少女,同时右手一伸。五指微张,袖袍一抖,只见树梢上的无数绿色树叶好似被系上了无数的看不见的丝线,在那一掌下全部被吸纳了下来。无数的树叶凝聚。最后在真气的作用下形成了一张绿色的叶被落在了脚边一侧。随后这才岳缘轻轻的将怀中的少司命放在了这由树叶形成的叶被上。

    人这才转头望向了那端坐在青石上的湘君。

    “……”

    目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东皇,湘君没有丝毫的动作,哪怕看着少司命晕倒,他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逃又或者是其他。湘君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他知道面临阴阳家的最高统领,他湘君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半晌。

    湘君的嘴角扯了扯。露出了一份苦涩的笑意。这才抖了下衣袍,拂去身上的灰尘后,起身望着那站在前面看着自己的东皇,“东皇大人,那个是什么?”

    目光在湘君那略显憔悴的脸上停留了许久,听着对方的这句问话,岳缘自是知道对方话中所指的是什么。不过,湘君的这份意志倒也让人值得赞叹。

    看透!

    看破!

    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做到的。

    无疑,在过往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些不妥之处,并在内心深处加以怀疑了。

    迎着湘君那询问的目光,岳缘沉思了下,倒也没有加以颜色,而是认真回答了对方的问题:“我称之为阴阳妙法。”这一套,是他结合以往武学上的剑法幻术方面的知识加以总结出来的能力。

    似真似幻,是谓阴阳妙法!

    真实的梦幻吗?

    口中呢喃着重复了一句,湘君没有去询问岳缘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只是认真的盯着岳缘,祈求道:“还请东皇大人对她好一些。”

    “放心!”

    “我不会害你们。”

    “我只是想在你们的身上得出多情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说到这里,岳缘已经走到了湘君的面前,面具下的亮点绿芒再度在眼眶深处亮起,同时右手已经朝对方额头的方向伸去,“作为回报,你们会体会到人世间难以想象的爱情……”

    “这一次,你来做一次我……”

    说完,便是一指点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