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0章 阴阳妙法 上
    边陲小镇。

    没有理所当然的寻常百姓,在这里,呆着的尽是全身戎装的帝国士兵。

    三步一哨,五步一岗。

    整个小镇几乎成为了军营所在。

    随着军队的目的性行动,在这边境上,几乎聚集起了十数万的战士,所为的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灭燕,统一整个华夏。

    清风吹拂。

    连的空气里,似乎都有一种腥味。而在四周,野外的一些小动物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至于大一点的则早就成了帝国士兵的刀下肉,成为了士兵们的口中餐。而那肆意的杀意,更是几乎连天空的云朵都扭曲得纠结起来,使得整个天地间一片肃静,唯有那军营中时不时传来的兵器交击声,盔甲摩挲声不绝于耳。

    勇猛好战!

    一往无前!

    这是岳缘对秦国士兵的第一眼印象。

    自从当初来到这个世界后,这个印象在这些年来就从来没有任何的变化。

    山顶。

    岳缘立足其上,静静看着下方那绵延不绝的军营,默然无语。

    半晌。

    一连串清脆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舜(娥皇),见过东皇大人。”

    温厚的男声,柔和的女音,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在岳缘的身后响起。回过头,岳缘见到的便是一男一女,正俯首行礼。男的一身紫色锦衣。发色有着些许肉眼不可瞧的杂色,面色略显愁苦,让人觉得整个人从内至外都有一种憔悴之感。正是土部长老湘君。而女的亦是一身紫色长裙,模样娇美,可面色同样彰显一种隐隐的憔悴之感,鬓角的俩缕秀发垂在胸前,惹人爱怜。她,正是水部长老湘夫人。

    “噢!”

    “你们来了啊!”

    岳缘目光在两人的面上停留了一会儿,上下打量了下两者的神色和精神情况后。岳缘这才随口说道:“最近休息的可好?”

    “儿女情长自是小事,东皇大人的事更重要。”

    出声的是土部长老湘君。温厚如厚土大地的嗓音显得不卑不亢。

    同样。

    湘夫人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简短的对话在湘君和湘夫人的嘴中并没有什么问题,可对站在岳缘身边的少司命的耳中却是压根儿就不同。

    美眸微转。

    她的目光深处透露出一丝迷惑。

    是的。

    迷惑。

    少司命很奇怪眼前这水土二部长老的语气和神色。要知道,她可是清楚的传达了岳缘的命令给月神,明确的是指唤醒水土二部长老。这唤醒二字……其中代表的意义。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虽然少司命成为了木部长老,但在她的经历中,却是没有怎么接触过水土二部。可以说,同为长老,少司命今天这是第一次见到水火二部的长老。

    这两人对她来说,就是陌生的。

    阴阳家分部极为严格,在五部中各自都有着自己的事情,之所以金木火三部互相接触的比较多,那是因为金部长老云中君徐福需要替东皇炼出想要的丹药才让三部交错合作。

    木部能对药物影响。而火部就凭火这一个字,就不用说了。

    在阴阳家五部中,反倒是水土二部隐而不显。不仅是长老,甚至是两部门下之人都不怎么多,比起其他三部来,可谓是少的可怜。

    可以说,因为年纪的缘故,少司命成为成为木部长老的时间要远比其他几人要少。所以有一些东西她并不知道。唯一了解的是水土二部长老两人乃是夫妻。

    目光盈盈,视线悄然的停在两人的脸上。心中诧异着对方为什么是这么一副憔悴劳累的形象。

    在少司命看来,哪怕是马不停蹄的赶路,以两大长老的身份和能耐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是哪怕她满腹心思,面色仍然是清清冷冷,就那么安静的站在岳缘的身后,不动也不会说话。

    “路途劳累,湘君你先下去休息吧。”

    目光挪移,在湘君的脸上停留了下,看着那有些苍白的面颊,岳缘这般吩咐道。

    “是!”

    弯腰一礼,湘君却也觉得自己本身也累,再加上东皇口中的话显然是要与娥皇有话要说,故而他没有任何的意见和想法,反而是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在行了一礼后,湘君人这便下山休息去了。

    随后,山顶便只有三个人。

    目光从湘君的背影上收回,视线停在了湘夫人的玉脸上。头微微一侧,岳缘眼角的余光则是落在了少司命的身上。

    察觉到这份目光,少司命亦是恭敬的行了一礼,沿着湘君离开的方向下山去了。

    顿时。

    这山顶便只有两人了。

    两人四目相对。

    岳缘双目微微一眯,面具下的双眼再度打开的时候,已经变了。

    两点幽芒面具下亮起。

    就如同黑夜中的猫眼一眼,绿的让人心慌,让人头皮发麻。

    微微昂首,岳缘的声音飘渺的如同魔音,丝丝缕缕直入人的心头,“看着我的眼睛。”

    似乎是受到面具下这两点绿芒的影响,面前湘夫人的双目也渐渐的失了神采,整个人好似瞌睡来临,双眸慢慢的闭了起来,一个人就那么站着入睡了过去。

    风吹过。

    吹的湘夫人鬓角的俩缕长发不断的飘舞,还有那一身的香气也弥漫在了风中。

    半晌。

    岳缘眼中的绿芒也是消散一空,随后人抬起右手,中指微屈,轻轻的在对方那微蹙的眉心中心轻轻一点。

    一时间。这一点如晨钟暮鼓,如天际惊雷,将湘夫人惊醒了来。

    睁眼。

    湘夫人见到的是岳缘背负双手立足身前的模样。

    一惊一震。

    随后。湘夫人弯腰一礼,道:“水部女英,见过东皇大人。”

    ……

    山腰。

    路上。

    少司命踏步而行,一路上她都是那种不变的安静表情。只是在就要下山的那一刻,她的目光终于有了些许变化。

    山路的尽头处,土部长老湘君正站在那里等着。

    等的不是湘夫人,而是她少司命。

    这是少司命一眼见后。心头升起的念头。脚步顿止,少司命就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你,便是木部长老少司命吧?”

    话是疑惑,但语气却是十足的肯定,就好似这句问话只是湘君的一份自言自语。目光停留在少司命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视线似乎要透过那遮掩的面纱钉在她的脸上。

    许久,湘君这才收回那有些肆无忌惮却又没有任何亵渎意味的目光,这才叹道:“果然啊……你是一个安静的少女。”

    “可虽然安静,但我也能你眼眸的深处看到一些东西。”

    目光上移,湘君的目光印在了少司命的眼眶深处,说道:“轻描淡写遮掩不了的。”

    “!!!”

    闻言,少司命目光一凝,身上真气一震。四周的空气顿现波澜,吹的那身后树叶不断的左右摇摆着。对方那一眼,让她有一种错觉对方看透了自己安静的原因。

    柔和。却又锐利无匹的目光。

    这种矛盾而复杂的眼神,除了在东皇身上见到外,剩下的她只有在那东君和这个第一次蒙面的土部长老身上见到。这个眼神,告诉了她眼前这个湘君是一个有着许多故事的人。

    “不用那么紧张。”

    少司命身上的真气波动震荡,自是落在了湘君的眼中,见状。他微微无奈,摆摆手示意对方不需要这么紧张。说道:“我只是感到有些闷,想找一个安静的人说说话。”

    “……”

    少司命仍然是保持着戒备,哪怕对方同为五部长老之一,可在这一刻她也在警惕着对方。这人,太过怪异了。或者说,那水土二部的长老都太过怪异了。

    那种怪异感究竟是什么?

    一时间,少司命在心底还未寻到合适的形容词。

    对于少司命的戒备和警惕湘君并没有在意,而是随意的在旁边寻了一块大石坐了下来,这才一个人闷在那里说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醒着还是在做梦?”

    这第一句话,便不由的吸引了少司命的注意力。

    “在我的眼中,一切都显得迷雾重重。”

    伸出手,张开五指,湘君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掌心的纹路,自言自语道:“我有时候觉得爱其实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它可以剥夺你感知快乐的能力,让你觉得心累,更能真实与梦幻的界限……”

    说到这里,湘君眯上了双眼。

    一个人与姐妹二人的纠葛,在姐妹之间周旋,着实让身为男人的他感到心累。但还有一种让他在以往时不时会在凌晨惊醒的噩梦,就好似他在重复,重复着一些事情,他的生活……被人为的安排了。

    那个安排的人是谁?

    当然。

    这个只是湘君心中那隐隐的想法,这个念头让他不敢深想,让他感到恐惧,深入骨髓的恐惧和寒冷。

    他找不到可以说心底那份隐秘的人。

    湘君觉得那样下去,他会被心中的压力压的整个人疯掉。

    这次被岳缘召集来到这里,再遇见了这个保持沉默,安静的不会说话的少司命后,他才突然有了一种想要自言自语的说给别人听心头的那份秘密的心思。

    而这个时候,少司命眼中出现了惊讶之情。

    她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土部的长老湘君,在害怕。(未完待续)

    ps:话说我发现的霹雳和火影同人没了的说……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