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7章 叛逃
    你有几张面具?

    这是婠婠在这一刻提出来的问题。

    目光深沉,严肃,却又认真。

    一双瞪大的大大的美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岳缘,视线停在脸上的面具上。那目光,好似要看透岳缘脸上的黑色面具,要穿透脸,直入脑海的深处。

    目光闪亮。

    岳缘与婠婠那双盈盈如波的双眼对视着,不避不让。

    沉默了半晌,岳缘的声音落入了婠婠的耳中:“东君,你想说什么?”

    “东皇,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婠婠一听这话,没有好气的撇过头,对方连称呼都变了,显然岳缘没有真正告诉答案的打算,说道:“我这些年研究过你做过的事情,发现你做事都有着自己的明确目的。”

    “在大唐如此。”

    “在这里,也该如此。”

    婠婠踮着脚一个人在岳缘的身边如同蝴蝶翩翩而舞,压根儿看不出这是一个有着孩子的母亲该有的模样,反倒是有了一种年轻少女的活泼感觉,那翩翩起舞的动作正是她自然而然的天魔舞,一边转着身子的同时,婠婠一边说道:“当初恍的看起来,你那是为了争夺道统,争夺天下,压佛抑魔,但实际上这些只怕是顺带的,你根本的目的不是这个。”

    “师妃暄很可怜。”

    “一直活在仇恨里的她直接被你带偏了。”

    “甚至连我也被你带偏了。”

    “可是人家思考了很长时间。这才从其中隐隐的发现岳郎你身上的不妥。或许你本身的心思不是这样,但你自己的行为确是不由自主的那么去做了。”

    “就好似一个人的直觉一样。”

    当怀疑起来的时候,一个人就会追根究底的去探查。不管对方做什么都会被脑补出一个其他的理由。眼下,婠婠便是陷入了这样的状态。围着岳缘转了一圈后,婠婠在岳缘的面前停了下来,“在人家的眼里,岳郎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你知道的,女人对秘密什么的可是十分好奇的。”

    望着眼前这个一脸八卦的婠婠,岳缘仍然保持着安静。只是目光柔和的盯着对方。而婠婠则是迎着岳缘的目光,轻轻的靠了上来。玉指不断的轻轻在岳缘的心口点着,同时说道:“告诉人家你真正目的,展现出你的真正面目,人家就会乖乖的了。不会做惹你生气的事情了。”

    “……”

    看着这几乎是千变万化的婠婠,岳缘不由的叹息了一口气。这暗夜精灵,浑身上下四溢散发的是一种别样的妖媚。但事情的真相……甚至到现在弄的连岳缘自己都没有办法彻底的确定。

    在经历了这么多后,岳缘甚至有时候会在暗里怀疑……自己当初第一次踏入神雕的时候,是真的单纯只是为了莫愁而来吗?

    又或者是为了莫愁而来,但并不仅仅是为了一个人。

    有一种直觉,岳缘觉得自己只怕是再过不久,便能彻底的解开这个秘密。

    岳缘的沉默与安静落在了婠婠的眼中,却没有让她觉得太过意外。咂吧了下嘴。贝齿轻咬玉唇,婠婠嘀咕道:“看吧,果然是这样。你在戒备。你在警惕。甚至,人家能够感觉到号称天下无敌的你其实在害怕……这个词说起来不好听,但你给我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岳郎你这个感觉,让人家想起了一个人来。”

    “他可是我阴癸派曾经的大敌啊。”

    听到这里,岳缘便知道婠婠所指的是谁了。阴癸派曾经的大敌除了慈航静斋外,那么就只有一个了。这人便是邪王石之轩。

    “婠婠,你到底想做什么?”

    岳缘的目光落在婠婠那张吹弹欲破的俏脸上。侧着头看着对方。

    “不知道。”

    摇摇头,婠婠的表情突然安静了下来,整个人的神情都有一种奇特的自我迷茫,玉手轻抚着岳缘的脸,指尖在黑色的面具上摩挲着,自言自语道:“人家突然有一种想要用玉石俱焚与你同归于尽的冲动。”

    “!!!”

    岳缘闻言也不由的一惊,心头莫名一凉,怔怔的看着婠婠。

    天魔功的玉石俱焚,绝对不可小觑。

    尤其是当这一招落在眼下的婠婠的身上的时候。就在岳缘有些愕然的时候,却见婠婠再度笑了,笑声宛若银铃,“嘻嘻……人家骗你的哩。”

    ……

    秦国。

    咸阳。

    在这一天,原本正常的咸阳在这一刻再度变得紧张起来。

    无数的披甲战士正在城里不断的巡逻着。

    同时。

    一张张丝绸告示也被官府贴在了街道显眼的位置,上面赫然是画着一个人的模样,通告着一件事。

    那便是帝国的剑圣盖聂叛逃了。

    丝绸上画着的正是盖聂的模样。

    可惜无数的士兵几乎将咸阳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寻到盖聂的踪迹。

    这堂堂帝国的剑圣叛逃了?在无数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没有不表示震惊与愤怒的。倒是在一些有心人的眼里,反倒是另外一个模样。

    “师兄,叛逃了?”

    语气疑惑,但意思肯定,卫庄看着这个已经传遍了咸阳,已经向秦国整个疆土开始传递的消息后,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但同样还有着些许疑惑:“为了什么而叛逃?”

    这官府传出的消息表面看起来正常,但在卫庄的眼里显然是错漏百出,根本没有解释真正的理由。

    师兄弟做事完全呈现南辕北辙的态度。

    在盖聂叛逃秦国的时候。这几年里卫庄反而是在加大力度与秦国接触。当初在面对岳缘后,卫庄便知道自己一个人包括他的聚散流沙的力量实际上还是太小了。

    面对东皇的压迫,竟是没有反手之力。

    出身鬼谷纵横的卫庄十分清楚权力有着怎也的作用。

    再加上自身想要的达成的目的。卫庄眼下选择了与秦国合作,借用一个最为强大的国家的力量来平添自身的能耐。要知道借势,可是鬼谷纵横一脉最为擅长的。

    “赤练。”

    一声招呼,那站在外面静观池塘游鱼的红色锦衣女子不由闻言抬头,望向了那端坐在亭子里的卫庄,面露询问之色。

    “你陪我一起去拜访李斯。”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这个容貌娇媚的女子,卫庄顿了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陪同。

    是的,在以往卫庄他可是很少这样做。

    哪怕对方是赤练。

    而在这几年里。他更多的时候都让对方跟在自己身边,极少派出去。是担心重蹈覆辙,还是在防备着什么?

    这样的举动是从何开始的?

    抬头。

    望天。

    寻思了半晌,卫庄突然发现自己这样的心思竟是在见到那东皇一面后。便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诞生了。

    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这股情绪它名为紧张。

    这几年的时间里,作为与赤练熟悉的人,或者说整个聚散流沙的人都能够感觉得出赤练在变化,脾性行为在变化。要知道,一个人的行为一般是很难变化的,除非是受到了什么大影响。

    在这四年里,赤练真正的变作了一个蛇蝎美人。

    人如其名。

    狠毒,是她的特点。

    要知道在以前。聚散流沙的不少人都觉得赤练其实并不名副其实。可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她几乎成为了聚散流沙里最为出名的冷血杀手。

    每次任务后,赤练则会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不言不语的呆上好长一段时间。

    旁人或许不清楚。

    但卫庄明显的发现赤练这种状况是在赤练探查阴阳家禁宫后才发生,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东皇这家伙对赤练到底做了什么?

    这根刺,几乎一直埋在卫庄的心底。而这根刺亦是促使卫庄也选择与秦国合作的根本原因之一。

    水池边。

    察觉到了卫庄那眼神深处变化的赤练也在心底不由的叹息了一声,她不知道自己该是欣喜还是忧愁。在过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留在赤练心中的绝对是快乐。

    可眼下……

    只要闭上眼。那个人的模样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那堪称刻骨铭心的印象,让人怎么也无法抹去。赤练有时候很难想象。一个人怎能在心底刻的那么深。丝丝鲜血,那都是缕缕柔情。

    清醒后,赤练明明知道那是幻觉,那是假象,那不是她。若只是柔情还好,可伴随的却还有哀怨痛苦。

    可……

    那一眼对一个年轻女子而言,那是一世啊。

    陆展元。

    卫庄。

    岳缘。

    在心中暗暗叨念了这三个名字,深吸了一口气后,赤练强压下心中的那份心结,便随着卫庄一起朝李斯的府邸的方向走去了。只是在路途中,她忍不住的朝阴阳家所在的方向悄无声息的扫了一眼。

    “而今天,在这天下群雄的面前,赤练仙子她一身的罪孽……”

    “由我纯阳岳缘一肩担之!”

    脑海里莫名回荡的是这句话,纵观过往,赤练发现这是她到现在听到的最为动听的情话。

    这是为了她说还是为了那个她而说?

    莫愁……

    可是赤练只觉得自个儿好愁。

    心情繁杂的赤练轻一步浅一步的跟在后面,走在前面的卫庄脚步微微的顿了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握住剑鞘的手不由的加大了力道。

    而一直在赤练心中如阴影不散的岳缘此刻已经离开了太子宫。

    与婠婠的交流说不上有多少收获,但也不能说没有收获。

    踏出太子宫后,岳缘的视线投向了天际。

    整个人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去见还是不见?

    许久。

    脑海里回放过婠婠那有些怜惜的话,岳缘还是放弃了那个打算。

    最后,抬步离开了蓟都,唯有岳缘那低沉的嗓音在空气里回荡。

    “就让这一切随缘吧。”

    “逃开……也好。”(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漫步在武侠世界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