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6章 面具
    秋风萧瑟。

    那捎带着丰收的微风,吹拂在人的身上,却是莫名的让人多了一种惆怅。

    再丰收再温暖又如何?

    终究抵不过马蹄声阵阵,抵不过金戈铁马。

    道家。

    天宗与人宗的五年一战,再度来到了两宗论道的时候,在这以前,连续三届的论道都是以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胜利,使得道家镇宗之剑雪霁在他的手上执掌了十五年。

    山顶。

    落叶飘飘,彰显了别样的落寞。

    当人宗掌门逍遥子携带着人宗之人来到决战之地后,一个人上山付决战场所的时候,见到的场景却是让他讶然不已。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那个与他交锋论道数十年的天宗掌门赤松子。只不过,对方眼下的模样,却是与他记忆中的差别太过巨大。

    一头白发在以往并不能显示赤松子的年纪,反而因为道家秘宝上的功夫的缘故会让赤松子有一种老当益壮的感觉,可是眼前的赤松子已经不是那样了。

    削瘦。

    沧桑。

    脸皮变得如同老树皮一样褶皱。

    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暮气,好似人已经大半截身子踏入了土中。整个人都是一种绝望。佝偻着身躯,在他的身前的地上正是插着那柄镇宗之剑雪霁。

    “!!!”

    同样是银发一头的逍遥子见状不由大惊,一时间原本在心里勾勒的如何赢得论道之争的心思在这一刻陡变。人影晃动,逍遥子已经来到了赤松子的身前。

    以他的眼力劲,自是瞧得出赤松子已经到了一种即将油枯灯尽的时候了,那是一个人真气散尽的情况。

    “道兄。”

    “你这是!!!”

    数年前的见面可不是这样子,不过几年的时间,赤松子已经变得这般,这种情况无疑是让逍遥子大为意外,这种情况在他的眼中瞧得出来这压根儿就不是什么练功走火入魔的情况,而是正儿八经的受伤无法痊愈的后果。眼中寒光闪烁。哪怕是逍遥子在道家呆了近三十年,一身的豪侠气息被消去的一干二净,可在这一刻那一身的豪侠气再度涌起:“是谁动的手?”

    伸手搀扶着对方,一把抓过那瘦的堪称鸡爪一样的手腕,逍遥子的真气便要窜入赤松子体内检查,但这个举动却是被赤松子拦了下来。苦涩的笑意在脸上浮现,赤松子说道:“老道已经受不得真气刺激了。”

    赤松子的话让逍遥子不由一愣。手上的举动却是在这话中停了下来。

    目光深沉。

    逍遥子的脑海里无数的事情在一一过滤,天宗与人宗的争锋。可以说天宗一直在上风,故而落在下风的人宗其实对天宗的行踪一直都是比较在意的。

    这时,逍遥子突的回忆起了在几年前,赤松子似乎曾与墨家做过一些事情。

    难不成……

    目光一凝,看着逍遥子眼神变化的赤松子见状笑了,沙哑的声音在逍遥子的耳边回荡:“你猜的没错,老道在四年前便已经受了伤。只是老夫虽然有过猜测,却没有料到这跗骨之伤会是如此恐怖。纵然是拼了命,也只不过让老夫能够拖五年的时间。”有句话没有说明的是。若不是他一身的武功亦是出自道家秘宝,只怕这时间会更短。

    “是秦国动的手?”

    眉头微皱,逍遥子疑惑道。赤松子有着怎样的实力,他逍遥子可以说是最为清楚的。要知道连续三届的天宗人宗两宗论道他可都是败在了赤松子的手上,对方的实力如何他一清二楚。可是这样的实力的人,竟会落得这般情景,这让逍遥子有些意外。

    秦国势大。一统六国的趋势越发的明显。

    这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其他的国家贵族,都能够看得出来。只是明白与是否顺应大势这完全是两回事,故而一直以来,在秦国这统一趋势进行的时候,反抗的势力便是一直存在。

    但是秦国势大,可是在秦国里那种顶尖高手。似乎是没有什么的。

    “算是。”

    闻言一笑,赤松子说道:“从某方面来说也算是秦国动的手,但准确的说是出自道门的阴阳家动的手。”

    阴阳家?

    “那群叛徒?!”

    逍遥子的话并没有让赤松子有何意外,阴阳家在道家天宗和人宗的眼中,一直以来就被认为是叛徒一样的存在。随即逍遥子面色一沉,他想到了是谁对赤松子出手了。

    “是阴阳家那被奉为神的东皇?”

    看着点头的赤松子,逍遥子的面色更沉了:“前辈没有出手?”他口中的前辈指的便是道家真正的隐世镇派人物。也就是赤松子的师傅北冥子。在逍遥子看来,那东皇如何的强,也应该不是北冥子的对手。

    可赤松子给出的答案,却是让逍遥子迷糊了。

    北冥子做壁上观,竟是放弃了赤松子这个徒弟,道出了这样的情况乃是赤松子的劫数。

    这种结果让逍遥子大为意外与震惊。

    要知道赤松子可是北冥子的徒弟啊。

    这话中的深意,让人往深里想,则是让人隐隐的有一种不寒而栗的冰冷感。

    逍遥子脑中念头急转,他在分析这其中的深意。

    一来是北冥子前辈真正是打算隐世,不再过问世间红尘之事。可问题是在几年前,北冥子收录了一个名为晓梦的小女孩儿为他最后的一个入室弟子,也就是关门弟子。

    这样的举动与北冥子对赤松子的不管不顾形成了明显的分别。

    显然,这个答案只有一个。

    那被阴阳家尊为神的东皇太一只怕是北冥子认识的人,甚至是让他忌惮的人。

    一想到这里,逍遥子的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很显然,推测出来的这个答案让逍遥子本人不寒而栗,感到震惊了。原本,逍遥子对阴阳家并不是很在意,亦对那个被尊称为神的家伙也是不屑一顾,可眼下看来,这东皇只怕是一个恐怖到极点的人。

    随着赤松子一一道出曾与东皇的交锋。逍遥子的脸色已经几乎冷的像冰。

    一击。

    仅仅是一击,便让赤松子成为了眼前这副模样。

    “六魂恐咒……”

    目光定格在赤松子那已经是枯瘦如柴的手臂上,上面几乎是皮包着骨头,而无数的血色纹路就好似那青筋一样暴露在了视线中。却听赤松子说道:“这六魂恐咒堪称阴阳家最为阴毒的咒术,它以人的真气和血液为火种,点燃了它,便是点燃了一个人的性命。”这样的形容。是赤松子这几年来对六魂恐咒的最佳感叹。

    听到这里,逍遥子也算是明白了之前对方为何阻止自己以真气探查的事情。

    停顿了一下。却见赤松子用一种极为自愧的语气说道:“老道连累了医家宗师念端啊。”一年前,赤松子偶闻医家宗师念端的身体出现了问题,这让他察觉到了不妥的地方。

    当面见的时候,赤松子却是明白了其中的情况。

    当初治疗的时候,一时不察,竟是让念端也中了六魂恐咒。区区的几句话,再度让逍遥子对那阴阳家的东皇太一印象再度加深。

    阴森。

    恐怖。

    神秘。

    这便是东皇太一。

    而同时逍遥子却也明白了今年的这一次天宗人宗两宗掌门的论道对决是什么样的情形了,这不是论道对决,这将是托孤。

    与此同时。

    道家。天宗。

    禁地。

    这里是道家北冥子所在的地方,也是教导关门弟子晓梦的地方。

    这一刻。

    年纪已经有了十二步入十三岁的晓梦此刻并没有闭关,而是歪着脑袋望着眼前这出尘如仙的背影。那一头的银发不断的飘扬着,在配合身上的那一身道袍,可谓是天仙。

    这人,正是晓梦的师傅,北冥子。

    而晓梦这一刻正站在对方的身后。侧着头悄悄的看着那被北冥子拿在手上的竹简。

    瞅了半晌。

    晓梦不由的迷惑了,师傅手中拿着的并不是什么道家典籍,更不是道家秘宝,而是其他的东西。

    看了半晌,她的目光尤其是盯着竹简上那刻着的奇特的生物形象半天后,晓梦终究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出口问道:“师傅,这不应该是那些方士们才会的东西么?”

    是的。

    晓梦看到的正是丹法,那些方士最会的东西。

    “不!”

    然而,对方否定了晓梦的想法:“这是我道家的丹法。”

    “噢~~~”

    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晓梦也不管是否真的明白了,反正在这一刻她是用一种小大人的模样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只是有一句话她没有去询问,那便是可在竹简上的那只长得像乌龟的生物怎么那么怪。这鬼怎么刻了一条龙的头?

    那不是玄武。

    这一点晓梦可以肯定。

    没有理会身后徒弟的小心思,北冥子放下手中竹简,缓缓站起身,目光望向了外面。

    身后。

    晓梦突的抬起了头,她刚刚好似听到了师傅那小声的自言自语。

    苍龙七宿。

    这便是她听到的东西,只是让晓梦疑惑的是,这又是什么?

    ……

    燕国。

    蓟都。

    岳缘与婠婠的对视,终究是以婠婠扭过头避了开而结局。

    唯有婠婠的一句话在空中飘荡。

    “曾闻你见石青璇的时候,戴过三张面具。”

    “人家想知道你是否藏了第四张,第五张……真正的你是什么样子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  看到贼道三痴去了,一时间也颇为感慨,这一行已经有好几个同志走了啊。突然觉得网文这一职业吃的不是青春饭,而是身体饭啊。

    等下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