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4章 幕启 中
    cpa300_4();    时间渐过。(一秒记住本站 看书阁 www.yuehuatai.com 最新章节免费www.yuehuatai.com)⊙,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

    很快。

    时间已经在秦国那咄咄逼人的天下一统的过程中开始过去了四年,哪怕在岳缘的要求下,放缓了对燕国的进攻,但是暗地里的准备的工作却必并没有丝毫的落下。

    在这段时间里,秦国一直在解决内部那些扰人的纷乱,其他的时候则是在积蓄着力量。可以说,只要时间一到,那么燕国将会如那碰石头的鸡蛋一样,被人随手粉碎。甚至,在计划安排中,那将会是一波流的做法。

    此时此刻。

    燕国。

    蓟都。

    两年内,第三次北上的岳缘再度来到了太子府。

    暗中,他见到了已经身为人母的婠婠。

    眼下婠婠的状态与曾经已经有了颇为分明的分别,在岳缘看来现在的婠婠少了一份腹黑,多了一份母性。有时候,孩子是能够改变一个女人的心性的。

    岳缘无法确定婠婠的心态是否有着真正的改变,但现在的婠婠无疑是少了活泼,多了几分沉稳。

    入阁。

    岳缘见到的便是身穿霓裳的婠婠正在柔声的安慰着一个个头小小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一身小锦衣,手中抱着一个红色的绣球,此刻正一身皱巴巴的蹙眉眉头,泪水隐隐在眼眶里转动,嘴唇死死的抿着,就在刚刚她在院子里摔了一跤。而且还是在平地上摔了一跤,是左脚绊了右脚导致的。然后整个啪叽在了地上。

    小女孩儿模样纯真。天真无邪,脸上明显带有婠婠的影子,只不过不同婠婠的那份月下精灵一样的气质,反而是一种无邪之感。母与女,倒是在气质上彻底两变。

    手帕在婠婠的手上用的跟天魔缎带一样那般温柔,轻轻的擦拭了女孩儿手上的泥巴。婠婠柔声吹了吹。问道:“还疼吗”

    “”

    嘴唇在颤动,小女孩儿眼眶里的泪珠儿已经在打转儿,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死死的抓着怀里的红色绣球,倔强的盯着婠婠。好半晌才断断续续的出声道:“很疼。”

    该不会要哭了吧

    看着自己女儿这般模样,婠婠皱眉想到。刚刚就在她被人吸引了注意力,去看其他的时候孩子便在眼下摔了一跤,她的心中自是非常心疼。看着小孩子那倔强的样子,她倒也有些想笑:“你不会”

    “不会”

    年纪虽小,但孩子很聪明,听到自己母亲那未说完的话,她当然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恶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努力的说道:“人家忍得住,大概”

    大概

    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孩子身后的岳缘听到这话,面具下的脸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右手伸出,不由自主的轻轻抚摸了下孩子的脑袋。

    一声疑惑,小女孩儿察觉到脑袋上有什么东西拂过后,顿时用小手挠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然后整个人猛的转过身来,却并没有见到什么。很快,她的这个念头便抛在了脑后。

    蹲在小女孩儿面前的婠婠见状不由瞪了一眼站在孩子身后的岳缘,这才将孩子带了下去,交予侍女送去重新梳洗后,婠婠这才再度踏进这个院子里。

    “杀意太重。”

    “你应该克制。”

    并排站在一起,婠婠感受着身上皮肤那股如同针扎一般,芒刺在背一样的感受,这样说道:“做为一个有了好几个孩子的人,怎能这样杀气腾腾”

    “啊”

    点点头,对于这话岳缘并没有否认,而是赞同道:“来到这里,我便忍不住心中那份杀意至于原因,你该知道。倒是婠婠你的变化太快,现在的你身上让我看不到丝毫的阴癸掌门的风采。”

    柔情似水,母性光辉彻底笼罩了整个人。

    这便是眼下的婠婠。

    而且在这几年内,她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刚刚开始对小孩子一时间手无足措的表现了,现在的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母亲了。可以说,她从医家端木蓉的身上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在前一年,岳缘来此已经从婠婠的口中了解到了关于和氏璧碎片的消息。这个问题,在当时无疑让婠婠错眉,但却也给了一个结果,她手上的碎片已经化作飞灰。

    而这个回答,也从另外一方面证实了当初他关于飞升的猜测。

    回首扫了一眼小孩子梳洗的方向,岳缘再度说道:“这两年你倒是没有做什么事情了,心思平和了不少。”说这句话,岳缘自是有所指。

    荆轲刺秦不过是其中最为代表之事。

    在这之前,婠婠同样还做过其他的事情。

    在阴阳家高层中,都知道阴阳家主事的除了至高无上的东皇外,剩下的便是东君。在外人看来或许没有什么,但在岳缘和婠婠的心中却是知道他们两人代表了一者阴一者阳。

    或许在其他百家的眼中,阴阳家还是阴阳家。

    事实上从婠婠和岳缘先后入主其中后,阴阳家便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阴阳家已经不是想象中的阴阳家,其实这阴阳家在某方面已经是阴癸与纯阳的组合。

    邪与正。

    正与邪。

    男与女。

    阴与阳。

    这便是现在的阴阳家。

    只不过两人的交锋延续了大唐时候的结果,婠婠还是落在下风。虽然落在了下风,可婠婠还是给岳缘埋下了相应的隐患。因为目的的不同,所以在处事的时候代表的方式也不同。

    对岳缘来说。婠婠好似就是给他拉后腿来的。因为婠婠有她的目的,若说在以前岳缘还不是很清楚。没有了解透彻婠婠的心思。那么在荆轲刺秦一事发生后,岳缘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思。

    就拿现在的阴阳家来说,其中仍然有不少的人其实是婠婠的属下。

    两人的关系和来历,还有偶尔争锋的苗头,哪怕更多的时候都是以婠婠起头,可这种复杂矛盾的情况便已经造就了阴阳家内部那有些复杂。让人看不大明白的情况。

    “你这话”

    回过头。婠婠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身边这个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面具下的男子,看到只有那黑色金属才有的冰冷和神秘,她也知道对方的情况只怕越来越重。

    沉吟了一下,婠婠这才继续接着说道:“憋了这么多年。终于准备舍得说呢”

    “”

    岳缘闻言一时陷入了沉默,才开口道:“那是我要收的徒弟。”每经历一个世界,岳缘其实都将一身的能耐传承了下去了不少。神雕跛脚姑娘陆无双,亲传弟子杨念昔,笑傲的仪琳和林平之,大唐的双龙更不用说了,天龙的黄裳与顾惜朝,这两人虽然没有直接传承,但也因为他的缘故得到了各自的传承。

    唯一在陆小凤时期。没有亲自做什么事情,但实际上许多东西与他已经是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也是我的徒弟,再说现在在你的身边有着大少司命,以及月神,还不够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婠婠的模样变得有些幽怨与哀愁,“我让焱离开,那是在拯救她。离你离的越远越好,否则的话哪怕是成为你的徒弟,也会是飞蛾扑火。”

    岳缘正想说什么,却被婠婠直接打断,玉手放在岳缘那面具上,说道:“情难自已,这种情况你别说不知道。”

    “综观以往,我婠婠,师妃暄,还有那独孤凤等人,你觉得你招惹的还不够吗再说当初在和氏璧幻境里见到的那些个女子,还有那道姑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情况。”婠婠的表情不知何时变得十分的严肃,目光锐利无比的盯着岳缘,继续说道:“我们可谓是天之娇女,却一一倒在了你的手上”

    “情劫。”

    “有时人家在想,这是不是我们的劫数。师妃暄完纳了她的劫数,现在却是轮到我哩。”

    “同为女人,人家自是不允焱步上我们的后尘。我不觉得你会因为她是你的徒弟而真正的以师对待。”

    “要知道一见岳缘误终身啊。”

    “人家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你会是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听到这里,岳缘面目下面色目瞪口呆,然而更让岳缘无奈的是他在这一刻竟是有一种对方说的好有道理,他没有办法反驳的窘境。仅仅是在脑海里盘旋的跛脚姑娘陆无双与教主的身影,就足以让岳缘哑口无言。

    沉默,是岳缘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情。

    但是婠婠似乎并没有就此放过岳缘,而是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焱,哪怕是再聪慧,但她也从不知道面对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她其实是人家见过自明空后最合适阴癸派武学的人,原本按情况来说她会在数年前就应该达到天魔功十八层。”

    “可惜这些年来,她一直无法突破,在十七层踏步。”

    “只是她离开的终究迟了,或者说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见到你,否则情劫就不会出现,她不会卡在那一关。若没有寻找到解决的办法,那么这一生她在武道上将无寸进。”

    “你知道这其中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人家从她一夜华发的时候,便知道事情其实已经是迟了,哪怕离开只怕也解决不了。”

    “岳缘,你又在害人。”

    是诉说,是指责,是埋怨。

    婠婠此刻心中究竟打着什么主意,让人无法探究,但这些东西可以肯定的是在她的心里是存在着的。甚至,婠婠有一种错觉,阴癸派在她那一脉,由上至下三代被一个害了。

    而岳缘了

    此刻整个人有些发愣,愣的是情况不对啊,这节奏不应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