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2章 无用
    入夜。

    虽然寒冬时分,那大雪早停。

    不仅如此,那遮盖了整个苍穹的厚厚黑云也不知道在何时消失不见。中天之上,留下的是一轮银色的圆月。那银色的月辉自苍穹的中心遍洒而下,落在下方的大地上。

    银色光辉与白色的雪混合在一起,彰显出别样的冷幽。

    咸阳。

    咸阳宫。

    自从荆轲刺秦后,咸阳宫已经加紧了侍卫巡逻,加紧了守卫的力度。可谓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一战,着实震惊了秦国上上下下的所有人。有此反应,并不让人意外。

    此刻——

    咸阳宫里,可谓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无数身穿黑甲的士兵正手提着武器在四处巡逻,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声响,唯有那盔甲之间不断的撞击摩擦声在耳边回荡。

    忽然,行走在前面的一名士兵的脚步突然停下,正用一种有些不确定的眼神打量着不远处的角落。

    “嗯?怎么呢?”

    走在后面的一名士兵不由疑惑出声,询问道,同时自己的视线也顺着对方望向了那不远处的阴暗角落,在那里只有白雪,还有那月辉照耀在白雪上反射出的幽冷光芒。只是那里并没有什么,也没(有让人察觉到什么东西。士兵扫了几眼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走在最前面的士兵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指着不远处,很是认真的说道:“就在那里。”

    有东西?

    后面的士兵再度扭头认真的看了半晌,嘀咕道:“可那里还是什么都没有啊……你眼花了吧?”

    “不!”

    为首的士兵定不会承认是自己眼花,他确实看到了一些东西,指着那里非常严肃的说道:“我刚刚扭头,在那里看到了两点绿芒……唔,就好像两只萤火虫一动不动的停在那个方向。”

    萤火虫?

    后面的人听到这里。顿时都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瞪着这名士兵,萤火虫是这个时节有的吗?

    似乎是察觉到了其他士兵那看白痴的眼神,士兵顿时急了,手舞足蹈的解释道:“好吧,可能不是萤火虫,但也有几率是野兽什么的啊……”说到这里,士兵自己也说不下去咯。

    先不说在这寒冬腊日,季节时分就不容许有太多的野兽出来游荡。再说,这野兽要是敢踏入咸阳,只怕还未进门。便被人射杀打牙祭了。幸好他的脸上有着鬼面,否则的话只怕在场的众人都瞧见了他脸色在这一刻化作了猴屁股。

    眼花了。

    对!

    一定是这样!

    最后,士兵在心里对自己刚刚瞧见的那一闪而逝的亮点绿芒当做了是巡逻了太久,在白雪的折射下,人眼花了。

    黑暗中。

    岳缘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面具下的双眼微眯,人则是定定的看着前方。

    “戒备再度加严了。”

    看着那比前几天更加森严的守卫,岳缘自言自语道:“那看来……秦王政已经开始修炼了。这么长的时间去试探去查证,倒也不负一个帝王该有的多疑。”

    说到这里。岳缘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嘲讽:“只是我若要动手脚,又岂能让你查出来?”

    摇头失笑。

    岳缘继续踏步而走。

    霎时。

    人影幻动,一步踏出,人已经是出现在了数丈外的地方。在一步,又是同样的情景。

    恍然间。

    岳缘已经出现在了这队巡逻士兵的身后,再眨眼,人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没有任何的声响。也没有让任何的人有所察觉,至多会让人觉得寒风拂面,让人莫名觉得背后一凉而已。

    咸阳宫。很大。

    但比较起秦王政在建造中的阿房宫倒是要小上几分。对于咸阳宫,岳缘倒也算熟悉,虽说比不上那些一直住在这里面的宦官和侍女那样熟稔,但比较起一般人来说,岳缘要熟悉的多。

    很快,岳缘便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他想要来的地方。

    玉玺不会放在大殿,对于秦王政来说这玉玺只会摆在两个地方,一者是宦官赵高守护,一者则是在他的寝宫。而眼下,岳缘来到的地方正是秦王政的寝宫。

    森严,安静。

    这是秦王政寝宫外面的环境。

    比之其他的地方更为谨慎,不论是因为荆轲的缘故得到了教训,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现在秦王政所呆的地方的守卫显得极不寻常。

    如此森严,对一般人如同阎罗殿的地方,对岳缘来说却只不过如此。

    这些侍卫真正意义上防备的只是一般人,对某些武功达到绝顶人,就如同那全是眼的筛子筛水一样,压根儿就没什么用处。

    房间。

    虽然灯火阑珊,但实际上却是没有秦王政的身影。

    “……”

    岳缘的目光则是停在那摆在那里的一具人形物体上,这是假人。虽然模样上看上去与秦王政没有太大的分别,但在岳缘的眼中,却是一眼便瞧透了。

    傀儡!

    这是一具傀儡。

    这傀儡就这么安静的端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但岳缘感觉的出来,若是常人不小心碰触到了对方的话,定然会带来严重的后果。这上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机关。

    不过这一样东西倒是吸引了岳缘的注意力,引起了他的兴趣。

    秦王政的这一具傀儡替身岳缘也算是第一次见到。

    “公输家么……”

    一声沉吟,岳缘就这么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具傀儡,模样虽像,可惜没有灵智。自然,公输家在怎么厉害,人还是人,没有达到神可以创物的地步。

    看着这一具傀儡,岳缘的心中倒是有了兴趣。

    半晌。

    目光从这具傀儡上收回。视线这才停在了那傀儡身前的长凳上。那上面摆放着一卷丝绸,上面书写了一半的秦国小篆,毛笔则是搁在了一边,而在傀儡左手边上,放着的正是那由和氏璧所造的玉玺。

    对其他人来说,那是玉玺。

    但对岳缘来说,这只是和氏璧,虽然眼下的样式与他曾经在隋唐时期见过的款式不大一样,可这就是和氏璧。

    右手一扬。

    那放在长凳上的玉玺被岳缘凌空吸在了手中。

    “嗯!!?”

    一声诧异,岳缘在玉玺落在掌心里后。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到了其他的地方,那正是长凳上原先摆放玉玺的地方上空,一根在昏黄的油灯中肉眼难以瞧见的发丝正票飘扬的坠下。

    一手捞过这根坠下的发丝,岳缘的眼中多了一丝深沉。

    头发……

    这根头发不是其他人的,只有一个可能,那是秦王政的。而且,这根被玉玺所压住的发丝,只怕也是故意如此。

    好一个多疑的帝王。

    思绪微凝,岳缘已经分析出了秦王政的心思。倘若岳缘稍微大意一点。只怕他也会在这根发丝上出现纰漏。在这秦国上下,只怕秦王政真正信任的人只怕只有一个,那便是他自己。

    想要做千古一帝,一统华夏。那就得举世皆敌。

    秦王政有这种心思,岳缘并不意外。

    将发丝握在掌心,岳缘的目光这才落在手上的玉玺上。

    和氏璧。

    岳缘见过这东西不少次。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不管是两种形态,是在帝王的手上还是在和尚的手中,这东西都是和氏璧。

    之前与秦王政接触的时候。岳缘只是以精神力感应了一番,并没有发现这和氏璧上面有什么意外,也没有发现它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翻来覆去的看了半晌,体内真气更是窜入了玉玺之中,可这般仔细的检查下岳缘并没有发现不妥,真气将玉玺里里外外测了个通透,岳缘没有找到那丝毫可以让人真气失衡的奇诡异能。

    美玉倒是美玉。

    可就只是这样,然后没有了其他的奇特的地方。哪怕是可以寄存真气,但也只是暂时性的,很快那被岳缘留在里面的真气便慢慢的消散一空,明显不能久存。

    难道……

    此和氏璧,不是彼和氏璧?

    到底是哪里不对!

    深吸了一口气,岳缘闭上了眼睛。

    许久。

    双眼猛的睁开。

    两点绿芒在眼眶深处闪烁。

    婠婠对秦王政有兴趣,按道理来说,她应该对这和氏璧有兴趣。可是这些年来,婠婠似乎对这玉玺没有丝毫的兴致。很明显,那便是婠婠暗中确定了这和氏璧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东西。再说,和氏璧若真还存在那个异能的话,只怕以婠婠眼下的境界还是无法避免。因为那异能可是武功越高,影响越深的存在。

    一番检测无果后,岳缘面具下的脸庞上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其他的表情。

    以原状安然无恙的将玉玺放在了长凳上,那发丝更是压在了玉玺下后,将眼前一切都复原后,岳缘沉吟了起来。

    “看来下次有机会得问问婠婠和氏璧碎片的事情了。”

    这事情若是当初在燕国首都想起,只怕不用眼下这样麻烦。此刻,岳缘只能将这个心思暂时压在了心底,比起这个来,他还有其他的要事需要处理。

    想到这里,目光朝那不远处的床铺上瞅了一眼后,岳缘身形晃动,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寝宫。

    在岳缘离开一会后,那床铺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很快。

    被子被掀开,露出了一个洞口,秦王政从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合上床板,在将床铺复原后,秦王政这才打量起自己的寝宫房间来。一番仔细的检查后,他小心翼翼布置的一些东西并没有什么意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切……都安然无恙。(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