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8章 和氏璧 上
    道家,天宗。

    宗门据点。

    重回宗门的赤松子掌门先是安排了门下道士一些门派事情后,他这便来到了一处那建立在山头的一座凉亭。在这里,他见到了一个年幼的身穿着一身瘦小道袍的女孩儿,对方正微微侧着头面无表情抱着一柄拂尘,在看那大雪纷飞。寒风吹荡,吹的女孩儿的一头青丝不断的朝后飘扬,哪怕她的小脸被冻的有些发青,但她人都没有丝毫的在意。

    察觉到脚步声,女孩儿回过头,目光幕的落在了那正抬步而上,一头白发的赤松子身上。

    “师兄啊……”

    “你受伤了。”

    女孩儿目光清澈,不带丝毫的感情,言语上也是那么的平淡,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极为的平静。在她的眼中,眼前这神情显得极为憔悴的白发老人,并没有引得她心中的恻隐之心。

    “……”

    感受着这股目光,赤松子心下苦笑,对于这个比他自己小了足足一辈年纪的师妹,却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单从年纪上来说,对方做自己的孙女都足够了。可赤松子知道,眼前的这个名为晓梦的女孩儿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能在八岁的年纪击败天宗六大长老,因此被家师北冥子收为徒弟,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以资质论,他赤松子对比对方只能是驽钝这一评价了。

    “你的伤……不轻。”

    目光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赤松子一番后,年纪不过八岁多的晓梦小大人一般的确认了一句:“以师兄你的能耐,能将你伤到这个地步的人,修为堪称恐怖。”

    面对这年纪不过八岁大小的小师妹那小大人的话,赤松子自我嘲讽一笑,倒也没怎么在意。反倒是对方眼下的形象有些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头青丝在不知不觉似乎有了白发。

    是的。

    他赤松子虽然年纪大,上了花甲。但他绝对没有视力上的不妥,没有普通老人该有的问题,自是能瞧出那被青丝密密麻麻掩盖其中的丝丝白色发丝。

    这样下去,只怕不过几年晓梦便会是彻底白头。

    似乎想到了什么,赤松子直接开口询问道:“师妹,你在参悟宗门秘宝?”

    “唔!”

    点点头,晓梦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的话题被人在不知不觉间转移了开来,闻言回了一个同意的表情,回道:“师傅认为我适合,我也认为我很适合。”

    “第几幅?”

    “第一幅。”

    一老一小。两者之间简短的对话已经让他们回答了彼此之间的问题。

    半晌。

    站在凉亭外的赤松子身上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布满了白雪,整个人都被白色笼罩其中,微微的抖了抖衣衫上的雪花,赤松子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但还没有开口,便被晓梦打断了。

    “师傅说,师兄你早已经出师了。”

    晓梦昂着下巴,小脸上尽是严肃之色,说道:“道家天宗之事将是你与我的事。”

    目光微微一凝。赤松子的脸上藏不住那一丝丝的失落。苍白的头发下,脸上有着遮掩不住的失望,不过这一抹情绪很快便被赤松子收敛,转而认真的问道:“师妹。师傅他老人家还说过什么?”

    “劫数!”

    晓梦微微的侧了侧头,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停顿了下,这才继续说道:“这本不该是师兄你的劫数。但你踏入了其中,师傅帮不了你。”

    “什么劫?”听到这里,赤松子不由的满心诧异与疑惑。还是忍不住的询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对此,晓梦只是面无表情的给出了答案:“苍龙七宿,千秋大劫。”

    苍龙七宿,千秋大劫?

    哪怕他赤松子身为道家天宗掌门在这一刻闻言也是被弄了个一头雾水,至于面前不过八岁多的师妹晓梦,别看人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只怕她也是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代师传话而已。

    这一句话过后,气氛陷入了沉默。

    唯有那漫天的风雪在飘荡。

    许久。

    赤松子哑然失笑,在这一刻他倒是对自己中了阴阳家诡异咒术,对自身的伤势并不在意了,他得到了师尊北冥子给的答案。想到这里,赤松子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一身天蓝色小道袍的师妹晓梦,很是认真的说道:“道家秘宝我要带走,天宗不安全了。”

    “你现在是掌门,你是主事。”

    对于这个问题,晓梦没有在意,她只是小嘴微扬,这样回道:“不过当我成为掌门后,我会将它拿回来的。”嘴上这样说,小脸上亦是一副心疼之色。

    抚摸着下巴上的白色胡须,赤松子笑着点点头。随即,人便转身离开,下山了。只是赤松子即将走下过道的时候,晓梦那娇嫩的嗓音穿透风雪,落在了他的耳中。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十年吧。你师兄我,拼了命或许能坚持十年。”

    脚步微微一顿,赤松子回头给了这样一个答案后,人便头也不回的下山了。留下那站在凉亭里,小脸上尽是不满的晓梦。

    这时——

    师傅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又是一阵寒风袭来,顿时吹的自言自语中的晓梦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怀中小小的拂尘一甩,将身上的白雪拂去后,人这便转身一深一浅的朝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

    雪飞,雪落。

    由南向北,是迎着风雪。

    由北向南,风雪载一程。

    路上,岳缘一人独自前行。

    从燕国国都蓟都离开,这已经是第三天的时间了。在这一路上,他在思考着不少的事情,关于婠婠,关于孩子,关于真相,关于谎言。对于一个能将谎言说的比真话还好听的女人,她的话。你必须掰开了听。

    比起这个来,岳缘更是在思索一件事。

    那是因为他察觉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一件贯穿了很长时间的事情,原本岳缘还没有太过在意,但在这一次与婠婠的重新接触,对方想要更改历史的做法让他觉得婠婠是在实验什么。岳缘这才真正的认真去思考这个问题来。

    那便是飞升的问题。

    不是自己,而是她们的飞升问题。

    在天龙岳缘见过师妃暄、见过独孤凤,见过贞贞,当然还有明空,在陆小凤时期见过商秀珣,在这个世界的婠婠。而这些女子。在这其中除去明空外,她们无疑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她们都有他自己赠送的和氏璧碎片。

    唯一例外的便是明空了。

    不过以明空的能力,想要得到一块碎片……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要知道,当初岳缘可是为了捣乱,打断佛门以及其他人的视线,可谓是散出去了一半的碎片。

    至于小念昔……出现在天龙,那是因为是岳缘自己带着的从惊雁宫出来。可是在笑傲时期……忽的,岳缘想到了当初在笑傲时期遇见的教主,霎时面色不由的一变。

    他可从不记得小念昔得到过和氏璧碎片。要知道剩下的一部分碎片岳缘留在了纯阳,还有几片……落在了豪气干云的郭二小姐的手上。包括小念昔的那一片然后被她一股脑儿的捐钱抗蒙了。

    “明空……”

    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当初在乐山大佛里的场景,那被岳缘自己阻止了一半,可是那逆转的道心种魔大法仍然进行了一半。想到这里,岳缘面具下的面色几乎黑成了一团。成了包青天。

    明空只怕也有碎片。

    开始没有仔细去分析去想,可在这一刻突兀的回想起来,岳缘才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

    这和氏璧碎片。从某方面成为了一种飞升的定位仪。

    定的是他岳缘的所在位置。

    越想,岳缘觉得事情越是如此。倘若一开始,他手上便有着和氏璧碎片的话,那是不是早就寻到了莫愁?而不是这样漫无目的的追逐着,却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也就说后面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其实说穿了是他自己手贱?他人来到哪里,就有人会跟着提前到来。

    真相,婠婠只怕是寻到了什么。

    呼——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岳缘抬头望着头顶那灰蒙蒙的天空,还有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时间心绪难宁。一声怒哼,气劲爆发,只听天地间一声爆响,地面溅起十数米高的雪浪来。

    “和氏璧!”

    口中呢喃了一声这个名字,岳缘袖袍一扬,那坠下的雪浪再度被掀起的气劲掀的倒飞了回去,人则是加快了南下的脚步。当初与秦王政交流的时候,岳缘在秦王政那里见过那由和氏璧所改造而出的玉玺,可是这东西并没有原本存在的那种异能妙用,这使得岳缘也没有太过在意。再说,将注意力过多的放在那和氏璧上,无疑会让秦王政生出其他的心思,这与阴阳家不利。

    可眼下……在经过了这么一番的思考后,使得岳缘的注意力再度回到了这和氏璧的上面。

    心思定下。

    那重新落下的雪浪也彻底的将大地掩埋,而在之前一刹那,这里早已经没有了岳缘的踪迹。

    与此同时。

    秦国。

    咸阳,咸阳宫。

    秦王政仔细的看了一番丝绸上的内容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紧接着他便伸手,早在旁边准备好的宦官赵高已经将备好的玉玺举了上来。随后,双手握住玉玺,秦王政便那么生生盖下。

    诏令——封阴阳家月神、星魂为帝国左右两大护法。(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