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7章 真相,谎言
    秦国。

    咸阳。

    咸阳宫。

    盖聂俯身跪拜在秦王政的身前,今天是秦王政对盖聂阻挡荆轲刺杀他之后的真正奖赏。之前,那不过是口头上的奖励,是钱财一类,但作为一个剑客显然这些不是真正在意的。秦王政同样清楚。

    所以,那被东皇生生掰断的屠龙之器被秦王政回收,然后让秦国里的最高级铸造匠师重新打造,为此还费了老大的劲驱逐了这剑里面的杀气。最后,一柄崭新的长剑便成功了。

    剑名渊虹,赐给盖聂以作佩剑。

    “……”

    双手举着渊虹,盖聂面无表情,还是那般的冷淡,目光深沉。只是他的那颗滚烫的心,在这一刻究竟在想些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上方的秦王政看着下面的盖聂,面带微笑,赐剑不够,秦王政为此还给了盖聂一个极高的称号。

    剑圣。

    秦国最高强的剑客。

    随着今天的这一番作为,很快这个消息便会传遍天下。秦王政在盖聂的名声背后,再度使劲推了一把。这一举动,秦王政自是有着自己的心思和想法。

    同时。

    咸阳,某处。

    聚散流沙暂时的据点。

    在数天前,荆轲刺秦失败后,离开了阴阳家禁宫的卫庄便知道了自家的师兄也在秦国,更是被秦王政请到了宫内,成为了守卫咸阳宫的侍卫剑客。

    只不过盖聂与一般侍卫的身份不同。高出了不少。

    在听到今天再度传来的消息后,卫庄不由冷冷一笑,这师兄盖聂从某方面来说。算是背锅了。荆轲是谁?他卫庄自然也是清楚这个在天下间都颇为闻名的侠客,其武功绝对不可小觑。

    当初咸阳宫里的一战,只怕不仅仅是师兄盖聂出手了,那阴阳家的东皇定然是有过动作。

    荆轲的佩剑被折断……

    以普通的长剑只怕是做不到,唯一的可能便是东皇的手法。

    赤手空拳吗?

    想到这里,卫庄的面色就显得微微一沉。他在从这些事情中以侧面来推断东皇的深浅,甚至包括回忆当时在阴阳家与墨家巨子六指黑侠交手时见到的月神、大少司命三人的武功。

    得出的结论。是他卫庄一人面对完全没有任何的把握。

    这样的结果,无疑是让人觉得无比失望。

    回头。

    卫庄的目光落在那站在远处看着白雪有些发呆的赤练。望着那颇为出神红衣女子,卫庄觉得极有可能是赤练在这大雪纷飞的时节想家了,只可惜她没家了。

    至于当时与东皇合作交易后,赤练的问题已经解决。故而卫庄倒也对此不太在意。他的心思更多的还是放在了其他的上面。

    远处。

    赤练呆呆的蹲在那里,双臂环抱着双膝,就那么整个人蜷缩一团,静静的看着眼前纷飞的大雪。

    卫庄猜的没有错,她是有些想家了。

    但这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却是在脑海里回忆那份幻觉。赤练在心里有些心虚,她觉得自己越发的入迷了。在没有被东皇解决问题前,这份幻觉给她的错觉是她便是那个道姑,那个在江湖上恶名赫赫的赤练仙子。在问题解决后。她已经从其中挣脱了出来,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对方的羡慕。

    那样的世界,没有太多的国仇家恨。

    那样的过程。她想要尝试。

    而且,让赤练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的是她对于那个名叫岳缘的东皇,起了了解的兴趣。

    ……

    燕国,蓟都。

    皇宫。

    房间。

    太子妃的话,让岳缘控制不住的将一旁的香炉直接给捏了个粉碎。

    “呀!”

    见状,太子妃故作惊诧。还专门做了个被吓到了捂住心口的动作,笑道:“恼羞成怒了嘞。”

    “……”

    剜了一眼对方。岳缘瞅了下手上那已经被彻底捏碎成铜渣的香炉,随后双手揉了一团,扔出了窗外,落在了外面的雪地里,手这才收了回来,迎着对方的目光,说道:“你为了什么?一个身份?”

    “唔!”

    点点头,太子妃并没有否认,她微微张开了双臂,说道:“你很清楚,这世界最讲究的是什么?身份。”

    “为什么秦王政会是始皇?换一个不行吗?”

    说到这里,太子妃上前,玉手轻轻的抚摸着襁褓中婴儿的额头,目露精光的自言自语道:“原本我想生个男孩儿的,可是是一个女孩。但女子又怎能不如男?”

    “人家养了一个,再养一个不是更好吗?”

    “千古第一皇,将是女子,那该怎么样?”

    看着对方那越来越亮的目光,岳缘便知道了她的打算。有这个身份,一切都好解决,墨家还有其他人都可以为其所用,在她的手腕下,到时男女的身份之别不再有多少的作用,到时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将燕国上下的皇族全部杀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她的孩子就足够了。

    “这样你就赢了?”岳缘听到这里,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严肃道:“够了。”声音不大,是为了怕将婴儿吓到。

    “嘻嘻……”

    太子妃见状笑了,玉手收回,很是随意的转移了话题,鼓着嘴说道:“不说这个了……我成为太子妃,你不担心,但是生孩子了却千里迢迢跑到蓟都来,很显然我不如孩子重要啊。”

    “……”

    斜着眼角瞥着对方,岳缘不屑道:“我该担心太子丹……他看了多少次天魔妙舞?”对于眼前这个女人。是什么性子,他自是清楚,一般人想要沾她的便宜。那只有一个结果,找死。

    “你猜?”

    太子妃哑然一笑,紧接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走到角落,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了一件东西,同时说道:“对了,忘了给东皇你介绍真正的太子妃了……”

    泰山崩于前不会改色。

    但在这一刻。岳缘的双眼也不由的瞪大了一分。

    在对方的手上正拿着一个碧绿色的玉枕,在岳缘的注视下摆在了一边。指着这碧绿色的玉枕对岳缘这样介绍道:“咯,东皇阁下,来见过太子妃殿下!”

    “新婚燕尔那天,太子与它缠绵了一宿。”

    食指点着自己的下巴。太子妃仰着头,这样回忆道:“很是温情了。”

    言语随意,但是其中却是布满着冰冷之意。

    眼前的女子,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谎言。

    演戏。

    伴随着她一生。

    可谓是真正的骗死人不偿命。其实,在这个世界,岳缘也没有向外人透露过自己的姓名一样,眼前人也是一样。大家都在对外人说谎。

    哪怕是听到这里,听着对方打算将孩子培养成千古第一皇,想要取代秦王政的位置。但岳缘都不敢对她保持着真正百分之百的相信,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又或者只是表面的目的,真正的打算则是埋在心底。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太子丹已经被她握在了掌心。彻底的被掌控了。

    荆轲刺秦。

    其中就是出自她的授意,太子丹只是自以为而已。

    同样,岳缘也猜到她在墨家还有其他的人,一个太子丹只怕还不够。

    “哎呀!”

    太子妃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了不满之色,愤愤的瞪了岳缘一眼,这才说道:“都怪你。竟然转移了话题。我们应该将话题转回去,快告诉我。你撕了她们的袜子没有?”

    “……”

    岳缘迎着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眸,那里面闪烁的是八卦,但是岳缘知道这一份目光会很快的化作其他的东西,撇过头,岳缘无奈道:“你的注意力放错了方向。”

    “有没有?”太子妃目光发亮,追问道。

    “你猜!”面对对方的追问,岳缘一把揽过对方的腰,一手下探,直接没入裙中,抚在了腿上的袜子上,两人则是四目相对。

    随着嘶的一声,岳缘以动作做了回答。

    只是——

    一道婴儿哭啼在房间里响起。

    霎时。

    动作戛然而止。

    一把推开岳缘,太子妃上前抱过襁褓,开始手忙脚乱的抖了起来,而岳缘则是一旁愣愣的站在那里,因为他也从来没有真正的亲自做过,他至多也就是见过当初那青楼女子怀抱顾惜朝时看了两眼而已。

    然而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很快一道脚步从外面传了进来。

    目光一变。

    岳缘身形已经消失在了房间。

    很快,端木蓉走了进来,接过孩子开始安慰起来,倒是她的目光颇为怪异的扫了一眼那件被摆在主位上方的一方绿色玉枕,很是奇怪。

    许久。

    在孩子吃完奶后重新入睡了,端木蓉这才离开了房间。

    随后,房间里不约而同的同时响起了一声呼气声。

    目视着端木蓉离去的背影,岳缘也冒起了一个念头,这女子作为孩子的保姆,那定是极好的。

    不过岳缘倒是没有再出现在房间,唯有他的声音在太子妃的耳边回荡:“婠婠,你适可而止。你知道我的意思,秦舞阳带来的消息我应下了,我不希望她成为下一个明空。”

    话语落下,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玉脸上,笑容顿止。

    “你在担心,还是在害怕什么?”

    “你在说谎啊。”

    “不过我想我快要摸到你隐瞒的真正真相了……岳郎,岳缘。”(未完待续)

    ps:前面关于燕国的首都是打错了,已经更改。另外没有所谓的绿帽,要认真看。还有26与27要配合里番赤脚精灵看的。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漫步在武侠世界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27章真相,谎言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