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6章 撕了吗?
    白雪洗地。

    远远望去,那一抹皆白的颜色也让人的心头也变得纯净一片。

    燕国,皇宫。

    太子妃就这么一个人站在院落里,目视着天空的飞雪,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那天际的一片朦胧雪色。大雪飘飞,那冷风也不断的吹拂着。这让太子妃一身的宫装在不断的飘舞,发梢上也在不觉间沾上了白雪。

    风雪中,一抹黑色的神秘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屋檐上。

    “……”

    微微抬头,太子妃的目光落在了那莫名出现在屋檐上的黑色人影上,扫了一眼后,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意外之色。她单独一个人在院落,将所有的下人都撵了出去,似乎便是在为某人准备着什么。

    屋檐上。

    岳缘低头看着那站在下方的人,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眸深处发生了变化。许久,心下一叹,人脚下已经是一步踏出,踏出了屋檐外,随即身形一逝,岳缘人已经来到了太子妃的身旁,两人并排而立,一同望着那朦胧昏暗的雪景。

    “这样做,有意思吗?”

    身形站定,岳缘的目光也是瞧着他看了一路的风雪之色,在大雪之下,大地南北其实差别并不大,秦国和燕国境内几乎一般无二,没有太多的分别和不同。

    言语虽然温和,但让人听起来确是有着一种庞大的压力。

    侧头,颔首。

    太子妃用眼角的余光撇了身边这一身黑色衣袍,遮住了整个身体的人,对这份言辞上的压力视而不见,而是认真的回道:“嗯,人家觉得很有意思。”

    “……”

    这样的回答让岳缘觉得无语,但人却是慢慢转过身来,黑色面具下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对方那一张似笑非笑的玉脸。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很是认真的点评道:“这一身宫装,并不适合你。”

    “是吗?”

    朱唇微启,声音中遍布疑惑,玉手伸展,红色的衣裳在白色的雪中格外的醒目。太子妃目光在自个儿身上来回扫了半晌,她对于对方的这一句点评好似颇为在意。

    水袖翻转,太子妃眼儿媚,嘴儿翘,自言自语道:“很合身啊。”

    装傻!

    岳缘一眼便瞧出对方的打算。岳缘不觉得对方没有听出自己话中的含义。宫装太过束缚对方了,而且对她的本来性子来说,这样做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话语顿下,身形旋转。

    在太子妃的动作下,她的一身宫装也飞舞了起来,整个人好似风中蝴蝶。

    人停,舞止。

    停下了动作的太子妃抬头,目光直接落在岳缘的那黑色面具上,很是冷冽的说道:“我生气了。”

    “是你疯了。”

    面对对方的话。岳缘直接回了一句,没有丝毫的退让。

    “秦王政死了不是更好么?”水袖一甩,太子妃在这一刻身上气质大变,声音温柔如水。但其中的意思确是让人觉得耸人惊闻,“为什么不让荆轲成功?”

    “我废了那么大的心思,让荆轲的青梅竹马成为天下第一美人,让她入秦王政的眼……可惜丽姬让我失望。荆轲也让我失望了。”

    “但总的来说是因为你,才让人家功亏一篑。”

    目光迎着太子妃那锐利的恨不得咬他一口的目光,岳缘面具下的眉头微蹙。却是忽的想起了当时在咸阳宫见到那丽姬的时候的场景,对方的武功被废掉了。当初岳缘还觉得是秦王政让人废了丽姬的武功,但现在看来只怕不是这样。想到这里,岳缘忽的说道:“是你让人废掉了丽姬的武功?”

    “你猜?”

    面对岳缘的这句话,太子妃只是抿嘴一笑,笑着反问了一句。

    “……”

    岳缘闻言一时无语,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咸阳宫里还有她的人。

    好半晌。

    岳缘突然说道:“秦舞阳已经死了。”

    “嗯。”点点头,太子妃并不意外,说道:“人家能够想象得到,他死的应该很凄惨吧。”从将秦舞阳派出去的那一刻,秦舞阳的命运就已经定下了。

    他只是一个传话的,没有人会在意。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对秦王政出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自是无法阻挡你的。”岳缘望着对方,开口问道:“而且,你该明白我的愤怒。”

    闻言,太子妃歪了歪头,很是诧异的看着对方会这一种明知故问的语气,回道:“你会允许吗?”

    答案是肯定的。

    不会允许。

    岳缘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沉默。

    雪,仍在下。

    风,还在吹。

    许久。

    岳缘出声了,“那太子丹是墨家之人吧?”

    “唔!”

    懒洋洋的哼了一声,太子妃那慵懒的姿态好似要冬眠一般的伸了个懒腰,随意的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岳缘也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抉择。

    既是墨家,那么她这样选择便完全没有任何的意外。

    “孩子呢?”见状岳缘也不想提其他的事情,暂时性的将心思放到自己这次北来蓟都的真正目的,再没有了讨论其他的心思,岳缘直接开口询问起来。

    “你这样子会吓到她的。”面对岳缘的直接询问,太子妃则是抬头上下打量了岳缘一眼,他现在这种神秘的形象给人一种畏惧之感,哪怕是成年人都会觉得惧怕,更何况是一个婴儿?

    说到这里,太子妃玉手伸出,双手放在了岳缘的胸前,然后纤纤玉指微动,只听咔擦一声中,岳缘那戴在头上的黑色面具头盔就这么被取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真容。

    一头墨发在冷风的吹拂下不断飘扬。

    下面,则是一张邪魅异常的面孔。

    脸上还残存着些许的烧伤,但真正让人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面颊上那不断蔓延的黑色痕迹。那一条条,一道道,好似毛笔在脸上画出的一般,左右对比整齐。嘴唇乌黑,在眼眶的四周同样存在一抹黑色弯痕。

    当头盔被摘下后,这些留在脸上的黑色痕迹便开始有了变化,好似活了一般,由黑色慢慢的变得鲜红起来。

    纤纤玉指轻抚着这些慢慢变红的痕迹,感受着指尖上那渐渐越来越高的温度,太子妃温柔无比的抚摸着岳缘的脸颊,嘴上自言自语道:“还是这样了。”

    “看起来,越来越严重了。”

    “你这个模样,我怎能让你吓到她?”

    察觉到温度慢慢的变高,哪怕是这寒冷的冬季也无法阻挡,太子妃这才松开双手,将头盔又替岳缘戴了回去。从头至尾,岳缘都没有任何的动作,任凭对方施为。

    “孩子睡着了吗?我想看看。”

    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子将面具替自己戴上后,岳缘却是迎着对方的目光说道,他眼下的情况确是不是很妙。

    “……”

    太子妃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朝自己的房间里走去。在之前,端木蓉等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算是只有她一个人。而且以岳缘的耳力,也听得出来,在这里方圆百米内就只有两个人。

    一个太子妃,一个婴孩儿。

    房间。

    岳缘低着头看着那在襁褓中睡的正香的女婴,黑色的手指忍不住的轻轻的摸了摸婴儿那粉嫩的脸颊。岳缘突然发觉自己也挺有些抑郁的,有后人,但真正意义上见到的婴儿模样,这还是第一次。其他的,见到的都是长大了的模样,中间的过程全部被省略了。他们所成长的方向压根儿就不是按照他自己所想的那样。

    似乎察觉到了有人碰触自己的脸蛋儿,女婴咂吧了下嘴,用肉呼呼的小手推了推,又继续睡了起来。

    “她应该由我来养。”

    收回指头,没有在继续拨弄对方,让女婴安然入睡后,岳缘回头对太子妃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只是这意见刚出口便被对方否决了,只见对方眉头轻抬,讽刺道:“你这状态怎么养?而且再说我比你更有经验。”

    一听这话,岳缘面具下脸色一变,眼中含怒。

    未等岳缘发作,太子妃又继续说道:“难道人家说的不对?你最擅长的就是招惹女人……也不知是我们上辈子欠了你的,还是这只是我们的劫数……”

    “听说现在呆在你身边,替你梳洗的是一个被你给了少司命封号的娇俏少女吧?模样很是不错,唯一可惜的是她不想说话。”太子妃用手指点着自己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道:“当然,这点不重要。”

    似乎想到了什么,太子妃的面色似笑非笑,让人看不出喜怒,只见她轻轻的掀起自己的裙摆,露出了那藏在其中的玉腿,玉腿上正是穿着一双很长的袜子,直达大腿根部。这双长袜全是由真丝组成,上面有着淡色的花纹,显得十分的漂亮,穿在她的腿上,平添了数分魅力。再结合那眼儿媚,还有那微扬的嘴角,以及轻咬着指尖的做法,更是让人有一种忍不住的冲动。

    “重点是这袜子少司命有,那大司命也有,原本应该只有人家有的。”

    “一大一小穿上应该别有一番魅力吧。”

    “那么……问题来了。”

    “东皇啊,你撕过了吗?”

    咔擦一声,一边的一个小香炉被岳缘不由自主的捏了个粉碎。(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