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5章 雪思
    寒风。

    白雪。

    大雪纷飞,一片苍茫。

    整个天地,在眼前入眼的都是一种朦胧之色。哪怕是以岳缘的境界,他的视线也无法看出太远,更多的时候还是更多的使用了精神去感受。人踏步路上,虽然漫天的鹅毛大雪,但雪花却是没有丝毫落在身上,每当雪花即将落在身上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的朝化去,形成了水蒸气,随后再度没入空中。

    在寒风中,那袭黑色的袍子迎风招展。

    人,踏雪无痕。

    没有在路上留下丝毫的足迹,却是余下了一抹让人难以感言的一种寂寞,久久在雪中不散。

    “……”

    抬头。

    岳缘望着那朦胧成一片的天际,嘴角哈了一口气,在身前吐出了一道白雾,如同利箭一般的激射了出去。不同一般人对寒冬腊月的忌惮,也不同武功高强人士的不在意,以真气相抗。对现在的岳缘来说,这份冻入骨髓的寒冷会让他觉得格外的舒爽。

    说实话,在之前的世界岳缘也算是经历了很多的繁华,一路行来,哪怕是战火燃起,但也能够让人感受到一分的繁华。那毕竟是一统带来的不同之处。

    一路走来,犹如一品舒心的小调。

    即便是战火重燃,可那也是在繁华上点缀而出,以繁华做料。可现在这个世界,却是恰恰相反,来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因为七国之间长久的战争,有时候大地上可谓是千里无人烟,繁华落寞。

    这不——

    岳缘脚下所在的这个地方,便是如此。

    不同其他的地方,在这里会让人更加觉得寒冷。哪怕岳缘因为身体的缘故,由着寒冷的风雪的压制,可在这里,也会让人莫名的感觉到心头一冷的感觉。

    那不是寒冷。而是一种阴冷。

    这个地方,正是原来已灭赵国的故址所在,眼下秦国的土地——长平。

    “尸山血海之上,便是这样的感觉吗?”

    一声感叹,岳缘停下脚步,蹲了下来,一手抹开地上的那足足数寸厚的白雪,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土地。仅仅是以他的眼力,也瞧得出这片土地肥沃的过分。

    手掌按在黑色的大地上,默默的感受了一会儿后。岳缘这便起身,人便再度站了起来。对于这种感觉,岳缘莫名的想起了一句话,虽说有可能不大合适。

    但在这种情景下,岳缘又发现这句话其实是最合适的。

    那便是高处不胜寒。

    “越早统一越好,你的一句话让时间押后,又会让那些反抗的人死去多少?”

    自言自语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掌上那残存的黑色土壤呢喃了一会儿,岳缘这便抖了抖手,将手上的泥土震散。人这继续朝北方踏步而去。岳缘有一种感觉,他这北上的路不是风雪所就,而是由森森白骨铸造。

    言罢。

    面具下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嘲讽,却不是对别人。而是对自身。

    半晌。

    岳缘人再度陷入了无言的状态,脚下步伐加快,人朝北方大步而去。

    墨家。

    机关城。

    今年的风雪对无数人来说,都显得格外的不同。与往年不同。今年的大雪来得早一些,也大一些,更冷一些。

    比较起其他人来说。墨家的人更能体会这一份感觉。

    刺秦失败。

    这个计划的最后结果是墨家两大顶尖高手同时失去了踪迹。

    荆轲战死在咸阳宫,据说被秦王政招来的绝顶用剑高手盖聂所阻挡了下来,使得荆轲的计划功亏一篑。当然,这话也只是从秦国传来的明面上的消息。

    实际上,真正知道情况的墨家人并没有几个。

    至于墨家巨子六指黑侠更是失踪。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惨败在了阴阳家下。

    如果说之前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的失败和受创已经让他们认识到了阴阳家最高统领的厉害,但墨家巨子六指黑侠的失踪下场无疑是让他们加深了这一份的恐惧。

    不管如何,阴阳家成为了墨家的真正心腹大患。

    反秦,首先必须要反阴阳家。

    这一点,几乎成了墨家几大统领心中的共同认识。

    因为刺秦的失败,使得墨家的气势在这一刻陷入了最为低沉的时候。

    塔楼。

    一曲箫曲在风雪中飘荡。

    寒冷的风,幽愁的箫。

    在这一刻合为一体,为人别添了一份无奈和愁苦。

    白色的雪,白色的秀发。

    都被那冷冽的寒风吹的朝后面扬去。

    雪女就这么微微颔首,手持一只碧色玉箫,悠悠而吟。任凭那风雪扑面而来,没有丝毫的阻挡。

    许久。

    就在箫曲即将落幕的时候,一柄白色纸伞出现在了她的头顶,替她遮住了那鹅毛大雪,也挡住了那吹拂着人的冷风。

    “太悲!”

    “也太冷了!”

    高渐离手中纸伞替对方遮住了整个风雪,目光深沉,满是柔情的替对方将那头发上的雪花拂落,同时说道:“大哥是不喜欢这样的调子的,你清楚,他一直喜欢那种欢快的音曲。”

    面对高渐离这温柔的动作,雪女倒是没有任何的阻挡,而是迎着对方的目光,叹了一声,道:“我只是在担心。”

    担心?

    高渐离闻言不由一怔,担心什么?担心墨家的安危?

    心中认定自己猜到了对方的所想,高渐离柔声安慰道:“放心,我们墨家不会这么容易倒下的。”

    “……”

    目光微微一呆,雪女瞅着眼前这柔情似水,那温暖都无法被寒风遮掩的高渐离,抿嘴一笑,心下一叹,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侧着身,将对方那全部遮掩在自己身上的纸伞让出了一半来。

    见状。高渐离也不由身形微动,微微靠着雪女站在了一起,目视着塔楼外那寒风中的鹅毛大雪,望着那被大雪点缀成了银色的山河。

    只是那风雪中,男人的目光是望着西南方向的秦国方向,而女人的目光则是朝向了北方燕国的方向。

    燕国。

    皇宫。

    端木蓉最近的情绪都不大好。

    原因无他。

    因为她也得到了墨家传来的消息,确切的说是秦国那传遍了天下的消息。

    荆轲刺秦。

    亡于咸阳宫。

    在墨家,每个人都对荆轲的印象很好,荆轲在年轻人的心中,可谓是公认的大哥。甚至。在某些人的心里,他是下一任的墨家巨子的最佳人选。可是……

    事,并不会让人如意。

    荆轲的死,可谓是彻底的打击了墨家年轻一辈的士气。

    对于端木蓉来说,一位年轻少女的心中已经确定了一个需要愤恨的人选,那便是那个传闻中挡下了荆轲的刺杀,杀了荆轲的剑法高手盖聂。少女在心中决定,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报复。

    只是她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极有可能是自己美好的想象而已。

    眼下。

    再照顾太子妃一段时间后。端木蓉便回到师傅那里。就在两天前,端木蓉的家师念端已经让人传了消息给她,她在这里的任务即将完成了。

    房间。

    “咯。”

    太子妃一身宫装,此刻正在聚精会神的捉弄着面前的女儿。哪怕是女婴在眯着眼睛张着小嘴儿打哈欠。可在太子妃的眼中却好似极为好玩的玩具一样,被她生生的用手指头逗弄的想睡也无法安然入睡。

    不一会儿。

    房间里便传出了一阵婴孩的哭啼声,伴随着的还有女子的些许惊慌失措。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女婴的哭声更大了。

    外面。

    端木蓉听到这孩子的哭声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又来了。

    这是第几次呢?

    这还是端木蓉首次见到这样为人母的人,即便是对方是太子妃。在有了孩子后,太子妃貌似变得有些不大稳重了。或许太子妃本身的性子便不那么稳重?

    些许猜测在心中一闪而逝,听到公主高月那越哭越大的声音,端木蓉只得起身朝房间里走去。单单凭借太子妃的能耐,只怕到时候她也要哭了……这结果,搞得她端木蓉与孩子更亲近一些,这倒是让她有些舍不得了。

    走进房间。

    端木蓉便见到了面色有些尴尬的太子妃,摇头失笑中走上前,接过孩子,在一阵轻哼声摇动着身躯的过程中,哭声顿止,孩子很快便安然入睡。

    “……”

    目视着端木蓉的动作,太子妃的瞳孔深处颇有些抑郁,她在心底叹了一句:“不应该啊!”不过,人还是无比认真的观察着端木蓉的一举一动,学习着对方的动作。

    只是有一点太子妃不大明白的是,端木蓉不过是一少女,为什么会这般熟稔?唔……沉吟了一声,太子妃一个人抿嘴嘴暗暗思索起来,是不是到时高月由对方来带?

    这个想法,值得想象。

    ……

    七天后。

    燕国,国都,邯郸。

    大雪飘飞了连续十来天的时间,这般大的雪给各国造成了不小的灾害。哪怕是身为一国国都,邯郸受到的影响更是不小。哪怕是官府驱使了奴隶和百姓铲雪什么的,可在这时间里,仍然造成了不小的危害。

    一时间,邯郸内外的道路都被阻挡了,进出十分的不顺。

    而在今天……

    邯郸的城门口迎来了一个人。

    一直守在城门口的士兵冻得跟受到惊吓的鹌鹑一样缩成一团颤抖个不停,没有人去在意门口外面有什么进出,倒是其中一个人随意的一眼让他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

    远处。

    朦胧中,走来了一道黑色的人影……不,是诡影。

    在士兵的注视中,那人影由远及近。

    开始还在老远处,但在眨了一下眼后,那道黑色的人影便已经接近了好大一段距离。又眨眼,人竟然已经到了眼前城门外。再一眨眼,那人影已经消失在了城门口。

    “……”

    目光微凝,士兵回头瞅了瞅城门口,在瞧了瞧那前方的雪面,那上面没有丝毫的痕迹。使劲的吞了口唾沫,士兵觉得自己遇见了一个让人恐惧的大问题了——

    看到鬼。(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