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3章 公子天明,比月更高
    有时候……

    宽阔并不会给人带来舒畅宽广的感受,反而会让内心的孤寂越发的浓厚。

    咸阳宫。

    这座秦国座落在咸阳的宫殿,便是有着高与大的特点。住在其中的人,真正享受到那种宽广之感的人则必须要有那足够的心胸。但眼下,住在这座宫殿里有着这份能耐的只有一个人。

    那便是秦王政。

    至于女人……其实心很小的。

    丽姬面色稍显憔悴,目光怔怔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门口,外面正在飘落着鹅毛大雪,十足的寒风从门口吹进来,直吹的她那满头的青丝不断的朝后飞扬着。

    那冷冽的寒意,更是让丽姬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似乎是觉得这天气太冷,会让人着凉,丽姬这便吩咐人准备将门关上的时候,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那走出去的宫女见状顿时匐匍在地,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来人赫然是这个国家的主人——秦王政。

    黑色的衣袍带着一袭风雪,在秦王政的怀中则是抱着一个婴孩,他正用一种怜惜的姿态轻轻的拍打着怀中孩子的外面的裹衫。而那婴孩似是睡的非常安稳,丝毫没有被外面的寒风冻醒,在外面,他的那一双小手则是死死的抓着秦王政的佩剑——天问。

    “!!!”

    原本还憔悴不堪的丽姬见状顿时有了精神,目光悠悠的望着秦王政怀中的孩子。

    “丽姬!”

    秦王政漫步走到丽姬的身边,然后跪坐了下来,一边用手指头轻轻的摩挲着怀中婴儿那柔软的下巴,一边乐呵呵的说道:“你看……他的眉头与他的几个哥哥还有寡人都很像。”

    其实婴儿太小,眉目没有长开的时候是让人看不出什么的。

    更多的时候,那还是人的一种心理作用。

    至少,秦王政对怀中的这个不到一岁的婴儿有着非同寻常的感觉。仅仅是因为他的母亲是丽姬,还有这个婴儿自小以来便有些特殊的表现。

    他喜欢剑。

    喜欢天问剑。

    哪怕仅仅是这一点,便足以让有心人在意。

    “……”

    丽姬仍然是无言,保持着沉默,不过她那怜惜,满是母爱的目光倒是定格在了秦王政怀中婴儿的身上,那是她的儿子。可是面临秦王政的时候,丽姬并没有太多可以反抗的自信。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丽姬的表情,秦王政没有直接去盯着丽姬瞧,而是继续用手指尖拨弄着怀中的婴儿。由于他时不时的动作,怀中婴儿早已经醒了,此刻正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去抓他的手指。

    同时,秦王政随口说道:“你在恨寡人?”

    “不敢!”

    摇头否认,声音低沉的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丽姬浅颜一笑,面对秦王政这个问题,她目不转睛的盯着秦王政。一句不敢已经道出了丽姬内心的真正情绪。

    秦王政明白。

    半晌。

    秦王政没有说什么,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卷竹简丢给了丽姬。示意对方观看,同时说道:“这是寡人的答案。”

    那竹简上记载的东西正是史家关于这一次的刺杀记载。

    虽然受到了影响,但这一刻的史家还是秉持着那认真的秉性,稍微改了些东西。但内里的大概还是存在,至少他秦王政在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好表现。

    现在他只要一看,就会在心头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名为恼羞成怒的情绪。

    扫了一眼正在拿着竹简观看的丽姬,秦王政这才继续说道:“所以他只能姓赢。是寡人的第十九子……就叫公子天明。”

    金口良言,一句话,定下了怀中婴儿的名讳。

    说完。秦王政将怀中孩子放在了丽姬的面前,起身静静的看了半晌,这便转身离开了。剩下的秦王政不想多说什么,但他非常清楚在荆轲死后,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得到什么。

    输家。

    丽姬、荆轲还有他嬴政三人都是输家。

    真正存留下来的可能只是恨了,以及那个被他赐名的孩子。

    他希望对方能够明白。

    走到门口,秦王政的脚步顿了下,感受到里面丽姬正在怀抱着婴孩轻声的哼着小曲儿,随即秦王政便没有了任何的停滞,直接走了出去。

    外面。

    一身黑衣黑袍的岳缘正立身大雪纷飞中,静等着。

    “让东皇见笑了。”

    秦王政的声音在岳缘的耳畔响起,转身,岳缘便见到了早已经恢复了帝王姿态的秦王政。闻言,不由的哑然失笑,抱拳恭喜道:“恭喜王上再添一子。”

    “哈哈!”

    秦王政笑了,两人一同走在这纷飞的大雪中,那些后面的侍卫则早已经远远的避了开来,秦王政摇头说道:“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值得恭喜之事。丽姬是一个倔强的女人,寡人喜欢的便是这一分倔强。”

    “只希望她能体会那个名字的含义。”

    面对秦王政的这些话,岳缘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回道:“女人在有些时候,是很固执的。男人的期望……”言下之意,他不觉得丽姬会理解秦王政的话。

    “……”

    目光幽幽,秦王政瞅着身边这个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衣下,即便是好些年都没有调查出对方真面目的东皇,在这一刻,秦王政莫名觉得两人原本那种疏远警惕感倒是贴近了不少。

    对方的这句话,颇有一种过来人的味道。

    但是,在秦王政的内心里,那种无法掌控的感觉却是越发的浓厚了。

    晃了晃头,随手拍了下肩上的白雪,秦王政转移了话题,问道:“东皇去而复返,想来是有其他的事情了?”

    “嗯!”点点头,岳缘没有否认,因为这是事实。

    “是关于燕国的事情吧?”秦王政直接挑明了岳缘的来意,随手一扬。指了下那前面不远的宫殿,随口道:“正好,寡人也想就这个问题与东皇阁下一谈。”

    “请!”

    袖袍一扬,白雪纷飞。

    三炷香的时间后。

    一番交谈,一番交易,各有所得,各有收货的双方结束了讨论。

    秦王政回归寝宫。

    而岳缘则是离开了咸阳宫,回到了阴阳家的禁宫。

    随后,因为荆轲刺秦的缘故,秦国对燕国进行了压迫。除去让人警告燕国,割让土地外,秦国囤积在原本赵国边境的军队除了做出进攻的姿态外,反倒是没有真正做出进攻的事情。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将整个燕国上下吓了个够呛。

    但让有些人无法置信的是,在许多人眼中觉得会立即进攻燕国的事情被延迟压后了。

    在国内。

    则是大大的赏赐了秦王政所招揽的高手——盖聂。

    一内一外,可谓是双管齐下。

    燕国。

    皇宫。

    大雪覆盖下的燕国皇宫,在这一刻张灯结彩莫不由是。

    欢喜。

    锣鼓。

    燃竹。

    都代表着这一刻的热闹。

    太子丹得女,自是值得热闹的事情。

    虽然在许多人的心中。都不由的叹息,若是这个孩子是一个男孩儿该有多好?但可惜的是,太子妃诞下的孩子终究只是一个女孩儿。但不管怎样,这是太子妃的孩子。

    不是男孩儿。是女孩儿却也是一个公主。

    是的。

    皇族公主。

    而在今天,便是赐封号的时候。

    太子丹的面色并不好,自燕国边境上传回的消息,以及秦国的警告都让太子丹最近有一种心火上头的感觉。

    墨家最大的行动。失败了。

    甚至,连同家师墨家巨子六指黑侠竟然也没有回到机关城。

    这一点,是的墨家内部高层上下都有一种莫名的紧张。而之前。医家的宗师念端回到了自己的地方,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也赶了回去,处理道门的大事。

    一时间,墨家上下在这种情况下,都变得紧张起来。

    不过好在高层人物知道这些事情不能让墨家弟子知道,故而关于墨家巨子的问题被他们死死的压了下去,并没有泄露出来。

    眼下。

    太子丹闭目养神,心中却是思索着家师六指黑侠的话。

    在前段时间,他见到了身受重伤的六指黑侠。

    对方同样中了跟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一样的伤。甚至,比其更加的严重,伤势远远不止。

    为了解决自身的问题,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将巨子之位传给了太子丹,而他自己则是进入了墨家禁地,想要在里面寻找到解决自身的伤势的办法。太子丹能从六指黑侠的嘴中听的出来,家师并没有把握。

    同时。

    在六指黑侠的心中还隐隐的伴随着一道悔意。

    不过现在这一刻,太子丹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这些,现在在那么多让人失望的消息中,眼下的赐名是唯一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无论是燕国上下,其实都是需要的。

    哪怕这个东西,只不过是表面上而已。

    一番忙后下,最后赐名终于结束。

    太子妃的女儿不出意外的得到了公主封号。

    她的封号——高月。

    一时间,这个消息很快便传遍了燕国上下,却也沿着某些特殊的渠道传递到了秦国咸阳。

    咸阳。

    阴阳家。

    禁宫。

    铜镜前。

    岳缘端坐镜前。

    在他的身后,少司命则是在认真无比的用玉梳替他梳理着一头长发。

    在他的面前,则是摆放着那头盔面具。

    右手虚浮。

    停在了那面具头顶的那轮新月的上方。

    比月更高。(未完待续。。)

    ps:  有说天明的还有一个名字叫扶澈的,但这个名字只是同人里出来的。其实嬴政的儿子里,名字都是不同的。以他的情况,不会直接叫扶澈,与长子扶苏差不多,而且他们也不是一个妈,若用扶字,只怕第一个有意见的便是嫡长子扶苏。嬴政的后人里面名字各有不同,扶苏、胡亥、高等等。所以天明这个名字,是极有可能是真的名,只不过应该还有小名。

    另外扶苏对天明有印象但不熟,是因为他的弟弟妹妹太多了……而且身为长子,他更多的心思是在其他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