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2章 迁怒
    大雪飘飞。︾︾,

    整个燕国都在这芸芸大雪之下。

    大地一片苍茫。

    与秦国咸阳那一场下的认真中带伤的大雪不同的是,这里更冷,隐隐中有一种慷慨悲歌之感。而在这一刻,燕国皇宫没有咸阳宫那种隐约藏在其中的混乱,反而是热闹无比。

    太子宫。

    此刻早已经是灯火通明,昏黄的油灯早就将这个夜晚都点缀的朦胧起来。

    在那漫天大雪下,火红色与白色还有那昏暗的天色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色彩。

    眼下,这里忙乱成一片。

    堂堂太子丹更是人不断的在外面走来走去,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抓瞎的状态,着急还有担心混合在了一起,最终化作了不断徘徊的身影来表现了出来。

    “……”

    目光悠悠的向那里面的房间望了一眼,太子丹又整个人在门口转了一圈,整个人都有些坐立不安。

    视线所及处。

    是在皇宫担任要务的医家之人,是御医。

    这一刻他们正不断的进出里面的房间,每个人的面色都十分的认真与严肃。但这些人都只能在外面伺候,却是不能进入房间,一旦不小心踏入其中,只怕他们的生命便得不到保障了。

    更多的时候,那些宫女歌姬比这些医者更为有用。

    真正在主事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在里面的医家宗师念端的传人——端木蓉。

    这般匆忙,这般着急。

    在整个燕国都城,所有人都知道其原因,那是因为太子妃临盆了。

    与此同时。

    燕国都城街道上。

    一袭白发的雪女举目四望,看着这个还算是繁华安静的城市,它离战争在老百姓的眼中还有些远。但她在心里,却是知道,这里离战争的时间其实并不远了。

    不论荆轲刺秦成功与否。到时秦国发在燕国头上的怒火必不可少。

    到时那摆在国境边上的秦**锋,定会长驱直入,以报国仇。

    “天冷,莫要着凉了。”

    就在雪女伸出玉手去拨弄那落下的雪花的时候,一柄纸伞陡然出现在了她的头顶之上,替她挡住了那落下的鹅毛大雪,一声温柔的声音就那么突兀的在耳边响起。

    目光抬起。

    见到的是高渐离那满是柔情的双眸,还有那举伞遮雪的手腕。

    闻言一笑。

    当是倾城。

    那模样,那笑容,都让高渐离有些失神。无论是看过多少次,还是有着一样的感觉。

    “唔~”

    雪女玉手轻饶了下那飘在指尖的雪花,最后纤纤玉指指向了远处的一座哪怕是到了晚上仍然是有着络绎不绝的客人的地方,说道:“还记得哪里吗?”

    “如何不记得?”

    随着雪女的手指所指的地方,高渐离的目光也落向了她指的地方,那个所在正是他高渐离印象颇深的地方——妃雪阁。

    就在一年多前,他和雪女都还在那里工作了。

    同样。

    他同雪女也在这里杀了燕国的王室贵族雁春君。再然后,面对燕国大军的追杀,最后被墨家之人救下。成为墨家之人。只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当初那个喜欢来妃雪阁看舞听曲儿的荆轲同样是墨家的人。

    换句话来说,眼下雪女和高渐离在燕国国都仍然是被通缉之人。

    这一次重回燕国国都,是受到了太子丹的邀请,暗中保护太子妃的安全。他们两人都是由太子丹所救。这份安排,自然而然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地方。

    “你先去四周瞧瞧吧。”

    视线柔情似水,眼眸深处似乎一直都是饱含着雾气,雪女在对替自己举伞遮雪的高渐离请求道:“我想在这里看看。”

    面对佳人的请求。高渐离自是点头应下。将手中纸伞放在雪女的掌中后,然后便大步踏入了风雪中,没入了昏暗的远处。

    一伞。

    一人。

    在高渐离离开后。雪女就这么一个人举着纸伞站在阴暗的角落深处,静静的发着呆。眼前的雪花下个不停,耳边是激荡的嬉笑声,四周更是人来人往,在这恍然间她似乎**世外,被这世间隔绝了。

    “莫失,莫忘。”

    脑海中回荡着荆轲在易水边离开的最后一刻,给她留下的最后一句忠告,其中含义是什么不言而喻。

    是警告还是单纯的告诫?

    雪女不知道。但她知道这话中的另外一个意思。

    有舞怎够?

    配上音乐,舞那才是完美的。

    目光从妃雪阁上面收回,雪女这才恍然回神,踏出脚步,人朝太子丹的皇宫方向踱步而去。

    皇宫。

    端木蓉的额头早已经渗出了不少的汗水,在这一刻,哪怕是身为医家宗师念端的传人,她也不由的有些紧张。

    房间里,有着经验深厚的宫女在唠叨着用劲。耳边回荡的则是太子妃那痛苦难耐的**。

    一旦这里处理不好,出现性命之忧的问题,只怕会有不少人都会得到惩罚,走不出这座宫殿。

    手中银针点缀,端木蓉这一刻发现她自己起到的作用竟然只是止痛了。毕竟她自己本身还是黄花大闺女,女人生孩子这样的情况,她即便是医家之人,却也没有遇见过几次。

    可以说,眼下是她的第一次。

    一时间,端木蓉的心情比躺在床上的太子妃更加紧张,贝齿死死的咬住自己的食指,目光睁得老大,用眼神为太子妃鼓气打劲儿。

    许久。

    一声清脆的婴儿哭啼声终于在房间里响起。

    顿时。

    不论内外,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

    而在外面,一直担忧等待的荆轲也是整个人软了下来,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长吁了一口气。

    同时。

    一名宫女走到了太子丹的身前,禀道:“恭喜太子阁下,是一个公主,母女平安。”

    公主……

    闻言。太子丹不由一愣。

    原本欣喜的面色不由的暗淡了数分,是女孩啊。但这份表情变化只不过在瞬间便收敛,这个低头的宫女压根儿就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儿,终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那份失望却是怎么也忍不住的。

    燕国……

    一个女孩儿以后怎么救燕国?

    太子丹心下叹息一声,人却是大步走了进去,他要听听太子妃的情况。

    房间里。

    太子妃的目光落在那放在自己身边的女婴身上,目光有些怪异。

    是怜惜。

    是母性。

    但更是一种诧然。

    在目光的深处,仍然是有着一份小小的失望,在太子妃的心中原本也是想着男孩儿来着。但这份失望不过是眨眼间便消失不见。转而换成了一股满是温柔的母性微笑,玉手轻轻的拨弄着那皱巴巴的小脸。

    “是一个小公主哩。”

    “果然还是没赢啊!”

    浅浅一笑,不顾额头上的汗水,太子妃倾身吻了吻女婴皱巴巴的脸蛋儿,然后瞅了半晌,用一种嫌弃的口吻自言自语了一句:“好丑!怎么长的一点都没有我们的样子?”

    不过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太子妃还是满脸的欣喜。

    原来,人母是这样的一个感觉。

    外面。

    立足昏暗大雪中算是保护的雪女也是听到了这先前的女婴哭啼,便知道太子妃已经生了。而且还是女孩儿。

    抬头望去。

    雪女发现,这天空落下的鹅毛大雪不知何时少了几分萧瑟寒冷,倒是多了一份暖意。

    ……

    秦国。

    咸阳。

    阴阳家,据点。

    院落。

    静静听着秦舞阳的话。岳缘双手负背,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任凭那漫天的风雪遮身,将整个人没入其中。很快那院落里便多出了两个雪人。

    岳缘不动。

    秦舞阳更是不敢动。

    荆轲刺秦一战,已经让他真正见识到了这个阴阳家最高首领的恐怖。

    仅仅是站在对方的身边,面对那股无言的沉默。已经让秦舞阳有些战战兢兢,身上的汗水湿透了整个衣襟。这种感觉,甚至让秦舞阳觉得比那女人更加的让人觉得恐怖。

    “所以……一统需要压后?”

    沉默了许久,岳缘这才出声,低沉的声音透过雪幕落在了秦舞阳的耳中,似是疑惑,但却又是一种肯定。可是,能让秦舞阳听出来的还有那弥漫在其中的一种愤怒。

    但面对这个问题,秦舞阳只是默不吭声的以自身的沉默来告诉答案。

    他不敢出声。

    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惹怒这个已经即将被怒火所笼罩的阴阳家最高首领。

    “哈哈!”

    岳缘笑了,笑声能够让旁边的秦舞阳听得出这是咬着牙根来的。岳缘极少愤怒,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世界里,真正让他生气的却也没有几件事情。

    当初能让他愤怒异常的几乎只有慈航静斋的传人师妃暄达到这个地步。

    可眼下……

    又多了一个人。

    “我早该知道不该抱有这样的心思。”

    自言自语中泄露出来的愤怒让秦舞阳整个人恨不得将自己的耳朵戳聋,整个人几乎佝偻着身躯,恨不得他自己本身便不存在,却听岳缘再度说道:“是我天真了。”

    “秦舞阳。”

    岳缘面具下的眼珠转动,目光落在了秦舞阳的身上,开口说道:“你知道吗?你带来的消息让我生气了。”

    “啊?”

    秦舞阳闻言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所以……我迁怒了。”

    面对秦舞阳的这份疑惑,岳缘直接给出了答案。黑色的衣袍一颤,那覆盖在身上的一层白雪霎时飞出,化作了无数细小的雪剑直接将秦舞阳整个人笼罩。

    瞬间。

    院落里爆出一蓬血雾。

    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血色的人形痕迹,而那秦舞阳整个人就那么消失无踪。

    转身。

    白雪纷飞中,黑色的衣袍飞扬。

    岳缘就那么走出了阴阳家据点。(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