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1章 败退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咸阳宫。

    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刺杀,终究化作了这样一个让所有人都无言的结局。

    目送着东皇离开后,秦王政的心情确是一直都没有在陪伴荆轲而来的另外一个使者的身上,那个所谓的秦舞阳压根儿就没有吸引秦王政多大的兴趣,至于被岳缘带走也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在这一刻他的最大的注意力还是在那个倒在地上的身躯上。

    站在一旁的丽姬没有发出丝毫的抽泣声,唯有那眼中的泪水早已经决堤。

    没有上前,没有其他的任何动作。

    她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

    锵!

    还剑入鞘,半出鞘的天问剑归鞘,那声音不由让丽姬的身躯隐隐一颤。

    而就在这时,先前被交锋时所产生的气劲和土浪迫出大殿的文武大臣们终于走了进来,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面。只是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倒是没有几人敢一直抬着头仔细的查看。

    “退朝!”

    最后,秦王政还是吩咐赵高,散了朝会,在离开大殿的前一刻,他的目光落在了李斯的身上,说道:“这事交你了,至于他……还是厚葬吧。”

    “……”

    李斯闻□言一顿,心中念头百转千回,却是眨眼间便已经明了秦王政话中所指。如此看起来好似儿戏一般的刺杀,秦王政摆明不想在历史上如此记载。

    既然有着如此心思,那么想要的便是……编造一个对大家都能够接受的结局。

    不让某些人出现。

    也加上几句话即可。

    只是秦王政怎么也没有想到,哪怕是有着来自他的恐怖压力,在历史上虽然做了更改,但是他当时的狼狈让人被人换了一个方式给记载了下来,在其中他被撵的跟什么似的。这样的结果,最后即便是他秦王政也无可奈何,差点拔了剑斩了记载的史家之人。

    他只是来不及将剑拔出来而已。

    但这一件事。无疑在秦王政的心中留下了极大的阴影。

    同时。

    走出了咸阳宫的岳缘一手提着秦舞阳,一边朝阴阳家据点跃去。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人停了下来。

    目光上移。

    视线望向了那阴暗的天空。

    冷冽的寒风吹的很急,天空中已经布满了鹅毛大雪,飘飘洒洒,很快便点满了整个天空。

    不一会儿。

    整个咸阳便被这一场突来的大雪铺上了一层雪色。

    立足街道上的岳缘的身上也渐渐的蒙上了一层白色,成了一个雪人,整个人就那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举目望着天空。至于被岳缘提在手中的秦舞阳,则是不敢大气出一声。一直保持着沉默与安静。

    许久。

    空气中窜出一道白雾,岳缘长吁了一口气,这便加快了脚步朝阴阳家据点的方向赶去。一时间,街道上带起阵阵幻影,很快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阴阳家。

    据点。

    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在这里见到禁宫里呆的不是那传闻中的东皇的时候,他便知道他们墨家的计划便已经失败了。

    此刻东皇不在此地,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地方可去。

    那便是咸阳宫。

    “想到了什么?”

    “你们的计划失败了而已!”

    卫庄看着眼前一袭黑衣的墨家巨子那略显迟疑的动作,便已经推测出了对方的心思,冷声道:“你们的计划是刺杀秦王政吧?”即便是没有人告诉卫庄。但卫庄也能够得到这样的结论。

    出身纵横家的人,从来就没有笨蛋。

    至于杀东皇……

    这一点,卫庄不觉得仅凭一个墨家巨子能够成功。虽然没有与岳缘交过手,但是卫庄从来就不觉得一两个人会是这个神秘莫测。神秘的比家师鬼谷子更加莫测的人能够对付的。

    他卫庄不行。

    眼前的墨家巨子同样不行。

    或许纵横剑术合璧在面对那东皇的时候,可能有一丝自保之力。

    “墨家巨子,你走不了了。”

    手中鲨齿缓缓出鞘,卫庄握剑上扬。指向了对方。

    荆轲……

    黑袍下面色突变,一种莫名的心悸在这一刻爬上了心头。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基本上能够确定荆轲的结局,一个有死无生的结局。这个由自己徒弟太子丹策划。自己支持的计划,在这一刻已经是功败垂成。

    刺秦。

    不是前段时间开始的,而是在太子丹在秦国为质子的时候,已经便开始做下了准备。

    天下第一美人。

    丽姬。

    墨家巨子太子丹知道这个江湖传闻,便是从太子丹那里传出的。

    情。

    在很多时候,墨家巨子都知道情对任何一个男女都将是一种致命的毒药。无论秦王政还是荆轲,都饮下了这剂堪称世间最为美妙的毒药——丽姬。

    从一开始,秦王政和荆轲两人都因为情之一字入了局。

    只是开始美好,但是结果……

    最后还是天不在墨家这方。

    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哪怕是将太子丹收作了自己的徒弟,但他从来就没有小觑过着七国的太子。其中最为出名自是率先上位的秦王政,但其他的六人其实都不差,只是各自所拥有的资本不同而已。

    比起对于秦国来说雄才大略的秦王政,太子丹的算计太深。

    算计太过,只怕最好自己也会栽在这上面。

    确切的说,太子丹已经要为这一次的失败付出代价了。

    以情算人,只怕在最后同样栽在这情之一字上。

    心中念头急闪,面临眼前情况,墨家巨子六指黑侠知道今天自己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一时间脑海里莫名的升腾起了无数的念头,最后化作了一声感叹。

    墨家巨子一脉,对不起荆轲。

    同样,他也算是彻底明白了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那句话的意思。

    衣袖一颤。手中剑已经自袖里滑出,直接挡下了卫庄的刺击。

    剑锋交击。

    叮!

    在这幽暗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火星四溅中,聚散流沙与墨家两大首领正式在阴阳家的据点里展开了交锋,一时间房间中剑气纵横,杀意肆虐。

    外面。

    月神、大司命还有那已经回来的少司命等人都在外面呆着,丝毫没有进去帮忙的意思,反而有一种在旁边看戏,坐看云卷云舒的意思,任凭两人对杀,给人一种坐收渔翁之利的味道。

    三人在这一刻没有对房间里面的兵器交击声感兴趣。反而是抬起头望向了天空那不断飘落的鹅毛大雪。

    “下雪了。”

    大司命抚了下额前的那缕垂着的秀发,仰头看着飘落的雪花,说道。

    而在她的身边,少司命则是伸出纤纤玉指,用指尖托了托一朵落下来的雪花,双目出神的看着对方落在自己的掌心,然后被手心里的温度融化,化作一点水渍。

    至于月神,则是沉默不言。

    没有对那飘荡的峨眉大雪做丝毫的评价。只是静静的注视着门口,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至于房间里卫庄与墨家巨子的交锋,压根儿就没有被她们放在心上。

    对她们来说,两人两败俱伤。或者是两败俱亡那才是最好的结果,最让人喜闻乐见的事情。

    轰!

    墙壁被四散的剑气打散了开来,朝四面八方散去。

    两道人影从房间里接连而出。

    人在半空,手中长剑亦是再度交锋。

    剑气纵横。击的空中飞雪朝四面八方荡漾而去,更是在地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

    横剑!

    墨剑!

    当世两家绝学在这一刻彻底交锋。

    一者是妖异的攻杀,一者是防中带攻。

    卫庄与六指黑侠两人气血蒸腾。体内激荡的真气使得雪花在人的三尺外便被弹飞了出去,近身不得,两人的交锋在这一刻已经来到了**处。只是在这一刻,两人的心态完全不同。

    卫庄足以使用全力,但六指黑侠却没有办法。

    一人全力爆发了两百的能耐,一人的武力却是被环境的压迫打了折扣,哪怕是六指黑侠比卫庄大了不少,功力也深了许多,但在这一刻,节节败退的却是他墨家巨子六指黑侠。

    原因无他。

    阴阳家三大高手的气息,足以让墨家巨子六指黑侠戒备,拉下了他的力量。

    若是在他面前的是阴阳家最高首领东皇,那么六指黑侠还能不惧,以死爆发强大的力量拖着东皇,但问题是东皇压根不在这里,墨家巨子的满腔热血没有地方可发,只能冷却下来。

    冷下来的血,如何蒸腾出最大的力量?

    墨家巨子六指黑侠丝毫不怀疑,在必要的时候,在场的三大阴阳家高手会联手对付自己。就在墨家巨子内心暗暗思索该如何脱出这牢笼的时候,一道隐隐的气息自远方而来。

    咔擦!

    未等墨家巨子六指黑侠有所反应,便见一边看戏的阴阳家三大高手已经有了动作,而同时他手中的剑也被卫庄手中的妖剑鲨齿锁住。

    东皇!!!

    如此反应直让六指黑侠额头冷汗大冒,那股故意散发的气息已经让他彻底确定了荆轲的结局,刺秦失败了。牙根一咬,六指黑侠可不想成为阴阳家的俘虏,以半截小拇指的代价挣脱鲨齿的束缚,同时以一身功力强行硬接三大阴阳家高手的一击,强大的力量使得他在半空已经是一口鲜血喷出,借着那巨大的力量,墨家巨子彻底的逃脱了这个据点,眨眼间便消失不见,逃之一空。

    “哼!”

    一声冷哼从卫庄的嘴角发出,冷冽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月神、大司命还有少司命三人。

    他很不满。

    堂堂的对决竟是变成了这般模样。

    面对卫庄眼中的怒意,大司命只是吹了下额前的那缕青丝,回了一句道:“我们只是女人。”一句话,顿时将卫庄满腔的怒火给憋到了嗓子眼儿里。

    同时。

    在大司命身边的少司命人已经消失,显然是追逐对方的踪迹了。

    一阵冷风吹过,扬起了卫庄那一头白发。

    在他怒视着的时候,岳缘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月神的身边。

    踏雪无痕。

    看着这个即便是在眼中飘然出现的毫无声息的东皇,卫庄内心再度提高了危险程度,目光扫了一眼对方脚下的那地白雪,没有任何的脚印,即便是对方手中还提着一个人的时候。

    即便是对方立足其上,但下面仍然是没有丝毫的脚印,就好似人是漂浮着的一样。

    这样的轻身功法,已经没有了丝毫的人间烟火气了。

    太过可怖。

    白凤凰还是差的太远。

    心中念头急转,目光在岳缘手上的秦舞阳身上扫了一眼后,卫庄这便还剑入鞘,说道:“我的事情做完了,就等东皇阁下的答案了。”话音落下,人已经从岳缘的身边越过,离开了。

    “东皇阁下,墨家巨子怎么办?”

    月神的眼中压根儿没有在意卫庄的离开,而是躬身询问道。

    “死也好。”

    “活也罢。”

    目光落在月神的脸上,岳缘说道:“他已经与我们无关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岳缘的目光落在了自己房间墙壁上那个大洞,还有那里面乱七八糟的情况,看了一眼后,岳缘这才接着说道:“收拾下我的房间吧。”

    “是!”

    盈盈一礼,月神和大司命躬身退下,去处理现在的大事了。

    顿时。

    原本显得热闹的院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岳缘。

    还有一个燕国的使者——秦舞阳。(未完待续。。)

    ps:昨天的节日本来我想要祝福天下间有情人都是兄妹来着,可是一想到德国骨科,顿时大为怨愤。于是我带上了自己的作案工具——一只打火机,出去参加圣教的活动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