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7章 独角戏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咸阳。

    阴阳家。

    东皇,禁宫。

    聚散流沙之主卫庄的亲自拜访,让两者之间的气势都显得比较凝重,呈现一种对峙的情况。

    哪怕是在月神带着卫庄和赤练两人进去后,但在外面的人仍然是双方各自都带着冷漠的表情对视着对方。阴阳家除去大司命,之前追踪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的少司命亦回到了这里,两位司命一同面对聚散流沙的众杀手。

    一边杀意肆意。

    一边却是云淡风轻。

    立于树梢顶端的白凤凰目光瞧着下面那看起来颇为紧张却又打不起来的局势,眼中却是没有多少的意外。倒是他的目光在这阴阳家两大司命的身上停留了下,心中赞了一句:“不错。”

    比较起其他几人那使劲憋着杀气的聚散流沙成员,这两名女子却显得清冷自然许多,就那么看戏一般的盯着那几人看。

    一番比较后,站在树梢顶端的白凤凰不由的拿右手捂了捂自个儿的头,颇为无语。

    因为他知道,在某些时候杀气的弱小并不彰显个人的实力。若只是以自身的杀气来唬人的话,只能说你这个人在杀人这一方面还没有真正入门。据闻当初的人屠武安君白起可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家伙,外表可看不出来什么。

    不提这里。

    再说里面,卫庄带着赤练终于见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

    幽暗中。

    唯有一点火苗在闪耀,使得房间里光芒时隐时暗。来到这里后,他们便见到了那端坐在那里的黑衣黑袍神秘人,也就是阴阳家的最高首领东皇太一。

    目光微凝。

    在月神示意离开后,卫庄便不紧不慢的踏步走到了前面,然后面对着岳缘盘坐了下来。

    面对一个暂时不知根底的人,首先就得保持自己的不惧。

    卫庄,自小到大还没有真正的怕过。

    若是这东皇能让他害怕,卫庄倒也觉得不错。

    视线死死的定格在岳缘的脸上的面具上,卫庄在观察着这阴阳家的最高首领。匆匆一眼。只能让人觉得眼前这人实在是太过神秘诡异。没身黑暗,不与光明见面。

    这样人的,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幕后黑手的感觉。

    也就说哪怕卫庄再怎么琢磨,眼前的人也让卫庄无法将其与所谓的好人画上等号。

    “……”

    对于卫庄打量的目光岳缘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眼前这个白发的男子。便不再注意,他的目光倒是落在了跟随着进来的赤练的身上。与前段时间相比,眼前的赤练憔悴瘦弱了不少,整个人抑郁不安。

    尤其是在进入这个房间后,赤练身上的那种憔悴感越发的浓了。

    而且当对方一踏入这个房间后。赤练的眼神已经吸引了岳缘的注意。

    幽怨。

    愤恨。

    后悔。

    还有一份恼羞成怒。

    当这一些全部聚合在一起的呈现在一个漂亮女人的脸上的时候,它就变成了爱恨交加了。

    很显然。

    当初那火魅术造成的结果,让赤练完全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大的后遗症,她陷入了幻觉,陷入了自己的幻想。赤练明明知道那些是假的,不是她自己的,只是东皇的幻觉,但同样被拉入其中的赤练却生生的体会了一把女主角的感觉,在最后使得她整个人有些出不来了。

    那个名为有着与自己一样称号的女道士的爱与恨太浓,浓到让她赤练也不由的被沾染了许多。

    对方是对方。

    她是她。

    赤练使劲的晃了晃头。那有些散乱的青丝随着动作左右飘舞,这才抬起头,强硬的使得自己的视线不去避开对方的目光,去也对方对视。只是在对视了不过一会儿,赤练便错开了目光,避让了开来,她太过高看自己的决心了。

    这一次对视,赤练恍惚的发现自己的视线好似穿透了那张黑色的面具,真正的看到了那里面的男人的真正模样。

    那是一个道士。

    低着头,赤练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鲜血沿着唇角滑落,她不想让卫庄看到自己的这个模样。她总觉得,好似是自己背叛了对方。

    “东皇阁下,看到了?”

    卫庄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匆匆一眼,便不再理会,至于在想什么他从不会让这些东西浮现在脸上。连自身情绪都守不住的人,难成大事。

    “呵呵!”

    岳缘笑了,目光再度停在了卫庄的身上,看着这个聚散流沙的主人。语气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岳缘能够感受出那一股潜藏在对方骨子里的愤怒和杀意。

    只不过比起一般人来说,这股情绪隐藏的极深。

    能够将自身情绪收敛的这般好,无疑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而且眼前这个男子颇为能忍。

    “惩罚了这么多天,这已经足够了。”目光死死的盯着岳缘,卫庄语气淡漠的说道。

    “那不是惩罚。”

    面对卫庄的话,岳缘的心情似乎显得特别的好,目不转睛的迎着对方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过,她的惩罚因为她的那个称号被我削减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便以火魅术作为回报。”

    “对我的火魅术。”

    面具下嘴角带笑,岳缘看着眼前这个冷静到极点的卫庄,笑着用手点了点自己的面具,回道:“只不过她的武功太弱了些,受到了我自身的幻觉的影响。”

    旁边。

    低着头的赤练不由的有些囧,囧的是当初自己与黑麒麟都实在是太过大意,太过小瞧了阴阳家。再说,赤练都觉得自己的武功还算不错,至少在天下能够行走,可面对岳缘的这句话,她竟然没有丝毫可以反驳的地方。

    “……”

    卫庄的那双白色的眉毛不由得微微皱了皱,哪怕是早有心理准备,但见这东皇语言上的那种隐隐的压迫仍然让卫庄感受到了压力。而在武力上,卫庄完全没有把握。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那憔悴的身影。卫庄在内心叹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开口说道:“说罢,东皇阁下。你究竟想要什么?我想聚散流沙应该给的起。”

    “!!!”

    赤练猛的抬起头,神色一变,目光诧异的望向卫庄的身影,从这句话中她知道卫庄这个自负到极点的男人低头了。

    “噢?”

    岳缘对卫庄的反应也颇有些意外,歪了歪脑袋盯着对方看了半晌。这才用失望的语气说道:“你让我失望了,卫庄。”

    闻言,卫庄双眼微微一眯,瞳孔收缩,那压在心里深处的杀气已经收敛不住,开始泄露了出来。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岳缘,卫庄笑问道:“哪里失望?”

    “你太冷静了,太理智了,在这个年纪,在这个经历。”

    面对卫庄的这个问题。岳缘有着足够的耐心,右手轻轻滑过那搁在两人中间的长凳,滑过那些放在上面的丝绸卷轴还有竹简,只听岳缘用一种略带唏嘘的口吻说道:“你应该拔出手中的长剑,一脚踹开你我之间的长凳,用剑指着我,道一声她一身罪我一肩担了。”

    语气温和,但其中的表露出来的意思确是一身张狂和骄傲。

    卫庄闻言当即一愣。

    这种场景……他已经在心里构思了这个场景,不管怎么说,那种感觉……

    而在旁边的赤练则是不由的心头一颤。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身体里弥漫。或许卫庄无法知道,她在火魅术造成的幻觉中可是亲自体验了一把那个场景,虽然知道自己不是那个名为赤练仙子的女道士,但赤练仍然是觉得羡慕非常。

    于是。赤练用一种期待的目光悄悄的落在了卫庄的身上,等待着。

    许久。

    卫庄还是保持着端坐的姿势。

    等了半晌,赤练失望了,她又如何不了解卫庄的性子,这是一个太过理智的男人。没有相应的把握,卫庄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出手。再说。眼前阴阳家最高首领东皇还真是所有人都没有信心与把握。想到这里,赤练的目光又停在了岳缘的那副神秘的黑色面具上,视线好似透过了面具,看到了下面的那张脸。

    在幻觉中,她看到的那个模样俊逸非常的道士,足以称之为名闻天下的美男子……她敢肯定,这便是眼前的东皇。

    只是对方为什么戴上了面具?

    “东皇阁下,你是想将我聚散流沙一网打尽?”

    “这般错漏百出的计谋可不行。”

    最终,卫庄还是出声了,声音仍然是那么的淡漠,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的心底刚刚究竟想了些什么,发生了些什么。只是在岳缘的目光下,他的一双眼皮微微的合了合而已。

    太冷静,太理智。

    岳缘没有形容错。

    “你多虑了。”

    摇头失笑,阴阳家眼下势力虽然在极端膨胀,但还没有必要弄得天下皆敌的地步,有些人还是可以用的,或者是合作。聚散流沙虽然不错,但岳缘却对这个杀手组织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你我倒是可以合作。”

    “只要你能解决她的问题。”

    卫庄抬眉,目光落在岳缘的面具上,认真的说道。

    “可以。”

    岳缘点点头,两句话之间算是达成了彼此的合作,“我甚至给在我的独角戏中扮演了一个重要戏份的她一份满意的报酬。”

    独角戏?

    虽然卫庄不太明白这是什么,心中也有着一份隐隐约约的糟糕感,但只要赤练能够完好,他还是应了下来。

    反倒是赤练闻言保持了沉默。

    她知道。

    在对方的那幕独角戏中,她扮演的是女主角。

    哪怕仅仅只是扮演。

    ps:吹感冒了,发现比想象中的严重,发烧了,去小诊所干了一针,然后睡了一大觉,现在舒服了不少,这章欠一下。(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更新速度快)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