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4章 残虹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当!

    当!

    当!

    铁锤敲落,火花四溅。

    滚红的金属在锤子下溅射出无数的火星,伴随着还有那几乎回荡了大半个机关城的敲击声。

    徐夫子顾不上脸上的汗水,在这一刻他的精气神都几乎凝聚在了顶点,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上的锤子,开始进行着动作。在之前,舞锤的是负责墨家锻造部的大铁锤,但是打造一柄屠龙利器却不是他的水准足够的。

    所以当一些基本的工作被大铁锤完成后,剩下的事情便全部压在了徐夫子的身上。

    在徐夫子的身后,墨家的主要人物几乎都来到了这里,静静的看着徐夫子的动作,等待着这柄屠龙利器的现世。在徐夫子身后的不远处,荆轲环抱着双臂靠在石壁上,安静的看着这柄屠龙利器在徐夫子的手上一点一点的出现。

    而在他的旁边则是站着好兄弟高渐离。

    至于大铁锤等人也是站在荆轲的身后,除去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医家宗师念端与道门天宗掌门赤松子,加上同样发须皆白的班大师外,荆轲的位置便是在最前。

    ︾↖

    站位,足以表明了荆轲在墨家的地位。

    “剑未成形,便已经是杀意四现。”

    “不愧是屠龙利器。”

    高渐离的头发随着这股肆意散发的杀意而舞动,眯着眼睛,视线死死的定格在徐夫子的手上,看着那锤子一锤一锤的落下,然后在当当的声音火星四溅。

    右手握了握剑鞘,目光下移,视线在自己手上的水寒剑上停留了一眼,高渐离自言自语的说道:“即便是出自徐夫子之手的水寒亦是无法相提并论。”

    “这是自然。”

    出声的是大铁锤,他那洪亮的嗓门在这里显得极为的响彻,他一出口。哪怕是悄悄话,估计旁人都能够听的一清二楚,更何况平常说话的方式。点头中,大铁锤同意高渐离的话,要知道他也会锻造,只不过水平没有徐夫子这么高超,差了境界而已。

    只是两人所观剑的出发点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同,倒是两人的结论是一样的。

    大铁锤是以锻造者来看,而高渐离则是以剑客身份来看。

    一者注重过程。一者注重杀伤结果。

    “这样说来,那这柄屠龙利器一出来,就将成为十大名剑上的第一了?”

    高渐离接过大铁锤的话头,这么说道。目光却仍然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徐夫子那里,看着对方打铁的动作。

    “第一?”

    “不!”

    高渐离的话让站在前面的班大师否定了,他说道:“排第一的暂时还不是这柄屠龙利器。”

    这话让高渐离不由的一愣,有些错愕:“暂时?”

    “是的。”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顺着班大师的话头回答道:“排第一的是天子之剑。若是屠龙成功,那么这柄剑便能够成为排名第一的名剑。”

    “……”

    这话让高渐离一愣,随即沉默了下来。不再说什么。倒是在他心底不由的嘀咕了一句,若是没成功的话,那岂不是只能成为第二了。

    至于荆轲仍然是安静状态,与他过往活泼的性子完全两样。

    一个时辰后。

    徐夫子已经是浑身大汗淋漓。而屠龙之器的铸造也接近了尾声。

    很快。

    当!

    最后一锤砸落的同时,徐夫子的声音已经回荡在四周:“荆轲,开锋!”

    仍然滚烫无比的长剑从锻造台上被徐夫子用铁锤砸飞了出去,落向了荆轲所站的方向。

    “!!!”

    闻言。荆轲身形如电,人已经朝那飞来的长剑抓去。

    滋——

    手与剑柄相握,顿时发出一阵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滋滋声。一股肉香已经从荆轲的掌心里发出,不仅如此,那鲜血自手心里淌下,滴落在了地上。

    手上皮肉被高温烫熟,撕裂所造成的疼痛让荆轲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右手握着剑柄,将剑身横在胸前,空暇的左手微张,已经握了上去,将整个剑身抓住。

    随后,左手自右往左一抹。

    长剑轻吟,在滋滋声、蒸汽蒸腾以及那刺鼻的血腥味中,鲜血已经将整个长剑彻底淹没。

    每当剑身所携带的高温将鲜血蒸干后,荆轲便会再度重复之前的一遍动作,再次将剑身以自身的鲜血彻底包裹。

    许久。

    高温终于散尽。

    剑吟顿止,而荆轲手中的剑也安静了下来。

    出现在他手上的是一柄黑褐色剑形物体。

    在四周众人的期待的目光中,荆轲手腕一抖,霎时剑身上的干燥下来的血渍彻底崩裂散开,落向了四面八方,露出了里面开锋过后的剑身。

    剑身雪亮,散发着灼人的光芒。

    但最吸引人的却还是在剑脊上那一条蜿蜒的血色痕迹。

    “这是!!!”

    “这个……”

    “怎么会!”

    大铁锤、徐夫子还有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三人见状都是一愣,随即不约而同的道出了自身的震惊。

    三个人的表现让在一边的高渐离和班大师一头雾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清楚是什么缘故,即便高渐离自己也是用剑高手,但也不太明白这剑身上的血痕究竟代表着什么含义。

    “大凶!”

    替两人解答疑惑的是墨家巨子六指黑侠,这一刻他的面色十分的严肃,目光同样是死死的盯着被荆轲以自身鲜血开锋的屠龙利器上,道出了这上面血色纹路的意义。

    “老夫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一柄凶剑!”

    “伤人更伤己。”

    徐夫子双眼微合,之前太长时间锻造造成的精神疲惫在这一刻开始显现,语气略显低沉的说道:“开锋不详,荆轲,这剑你莫要用了。”开锋如此结果,只怕这一次的举动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血纹代表着不详。

    徐夫子不想荆轲走上末路。

    墨家巨子六指黑侠沉默无言,并没有阻止徐夫子的话。

    有些差别的是大铁锤眼中饱含的是无尽的担心。目光死死的盯着荆轲,生怕对方拒绝徐夫子的意见。

    同样。

    在一边的班大师、高渐离和医家宗师念端三人的目光也落在了荆轲的身上,班大师和念端两人因为年龄的缘故,在这一刻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望着,等待着。

    甚至班大师还拉了下想要说话的高渐离,生生的用目光将高渐离那已经到了嘴角的话给逼的吞了回去。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荆轲的身上,等待着他的最后回答。

    “啊?”

    “你们都这样看我干吗?弄的我怪紧张的。”

    “这剑可是我的,你们可不能抢。”

    荆轲见状似乎很紧张。将手中长剑护在了怀里,瞪着四周的人,用语言宣示着这剑的主人是谁。

    见状。

    所有人都是在心中不由一叹。

    这听起来嬉闹玩笑的话,已经代表了荆轲的态度。

    以玩笑之语冲淡现场的气氛,这样做只有荆轲才会。很显然,他已经清楚了其中的不详与危险,但他还是做下了这个选择。

    是庆幸?

    还是该悲哀?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有选择的人却没有资格,在场的人能拿这柄剑的只有荆轲。也只能是荆轲。

    “……”

    高渐离目光在这柄有着血纹的剑上停留了一眼,目光又看了看荆轲,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面色冷淡至极的转身走了。走的颇为不甘与无奈。剩下的几人倒还是停留在这里。

    “既然荆轲你已经决定,老夫也不说什么了。”

    徐夫子伸手抚以把下巴上的胡子,说道:“这剑无名,你取个名字吧。”

    “名字?”

    荆轲微微一愣。将长剑举在了自己的身前,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手中剑,目光在那血纹上停留了半晌。这才思索了下,道出了自己所想的名字:“残虹,雨后残虹。”

    “就叫它残虹。”

    手中剑随意的舞了一个剑花,荆轲给这柄屠龙利器定下了名字——残虹。

    其他人的视线也再度停在残虹上面,看着荆轲表现出一种情不自禁的喜爱,一时间内心尽是波澜。

    一旁。

    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的目光还是停在残虹上面的血纹上,眼神微动,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出声道:“荆轲,到时你定要注意一个人。”

    “嗯?”

    舞剑的动作戛然而止,他的目光落在了赤松子的身上,视线中满是疑惑:“谁?”

    “阴阳家最高首领。”

    “东皇。”

    赤松子脑海中回想着对方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血色纹路,在这一刻莫名的让赤松子觉得这几乎是一模一样,荆轲以血开锋既是不详,却也是预示,是警告。

    赤松子这话落下,墨家巨子、徐夫子、班大师以及医家念端都是面色一变。

    ……

    秦国。

    咸阳。

    咸阳宫。

    身上的情况再度被岳缘自身压制了下来,倒是没有发生太多的事情。

    倒是在今天岳缘与秦王政在咸阳宫正在论事的时候,莫名的两人的话语同时停了下来。

    秦王嬴政觉得后背一凉,莫名的在大冬天里出了一身冷汗,而岳缘则是扭头四顾,就在刚才,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口被刺了一下,冰冷入骨,那是剑锋入体的感觉。

    怎么回事?

    一时间,岳缘与秦王政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凝重。

    至于呆在后面做奴婢的宦官赵高,却是一头的雾水,不明所以。(未完待续

    ps:今儿应该还是只有一章,后天应该能变成2章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