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5章 大凶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叮!

    雪霁被岳缘以指背敲的发出清脆的响声。

    即便是道家镇派之剑,在风胡子的十大名剑剑谱上排名第六,就这样一柄赫赫声名的宝剑在岳缘的手指下仍然发出轻吟声,让人听起来好似是长剑在哭泣。

    若是风胡子在此,定能听出这是一柄剑的悲伤。

    剑泣。

    赤松子面色凝重,同为道家之人,同源真气更是在双方不断的交手碰撞中互相交击着。只是每一次的真气交锋,都让赤松子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若是这样接连不断的下去,只怕他将会败多胜少。

    更让赤松子在意的是雪霁上一寒一热两股真气交错传递,前一次的真气交锋还是寒属性的真气的话,那么接下来到来的真气则是火属性的真气。两股极端的真气自雪霁上传递,这已经让赤松子察觉到了手中长剑的痛吟。

    只怕再度这样以真气交锋下去,只怕过不了一会儿,这道家的镇派之剑雪霁便会彻底崩碎。

    好狠辣的手段。

    若是道家镇派之剑雪霁在这里被摧毁,那样的后果他赤松子亦承受不住,恐怕到时天宗将遭受人宗的质问,天宗将会彻底的落入下风。

    除此之外,更让赤松子在意的还是对方*的长生真气。

    一寒一热。

    一阴一阳。

    代表的便是对方修习过道门秘宝的两幅图。而阴阳家只怕在这个时候落在他的手上,可能就此算是名副其实了。

    这样的人……

    赤松子在察觉到这一点后,心中可谓是又惊又怒还有担忧。惊的是对方竟然也会道门秘宝上的绝学,更是会两幅图,这种天资着实恐怖,而怒的则是对方的做事与手法。

    这与道家天宗的想法并不相同。

    不过也正因为各自的理念不同,道家才会分为天宗、人宗还有阴阳家。对于天宗来说,人宗还好。这阴阳家堪称叛徒。而眼下,阴阳家首领东皇更是以长生真气告诉他对方也会道家天宗掌门嫡传的道门秘宝武学,这其中的含义可谓是赤裸裸的。忧的则是天宗内部出现的问题,因为岳缘一手的长生真气,已经让赤松子彻底的怀疑起自己的门下了。

    要知道他天宗既然可以派弟子小灵潜入阴阳家,那么反过来阴阳家同样可以。

    至于他赤松子自己的安危?

    已经年过花甲,算是活了一辈子的人,又岂会在意?更何况今儿若不是来此,又怎能了解到这些东西?

    嘭!

    雪霁横档在胸前,挡住了岳缘那漆黑手掌的当胸一掌。但庞大的劲力仍然是推的赤松子整个人朝后面滑去。最后后背撞在了墙壁上发出闷哼一声,震出的力道更是将屋顶的灰尘荡落无数。

    “老道,只要你将东西给我,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看着背贴着墙壁的赤松子,岳缘身形前倾,右手还是伸出,侧着头,用一种温柔的口气说道:“自此之后,我不会找天宗任何的麻烦。甚至我更能带领道家立于这百家巅峰。”

    “只要你能将长生诀给我,这些便是我的回报。”

    岳缘的目光中满是期待,他现在是属于一种疾病乱投医的冲动,只怕能解决身上的问题。剩下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哈哈!”

    赤松子笑了,目光死死的盯着岳缘那唯一暴露在外面的双眸,看着那里面隐隐跳动的异芒,这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不屑道:“想要夺得道门秘宝?你想都不要想。”

    很显然。

    赤松子已经察觉出了岳缘身上潜藏的问题。

    刚刚的交锋中。真气接触已经被赤松子发现了其中的不妥。那便是岳缘似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使得他自己无法使用自身的全部力量,否则的话只怕其武功更加的深不见底。

    而对方这般想拿到道家秘宝。极大的可能便是两幅图的修炼使得他出现了问题。

    这才使得对方对道家秘宝念念不忘。

    眨眼间,赤松子便在自己的心中分析出了这么多的东西,这些答案使得他更加的认定之前的大凶是属实了。一旦道家秘宝,给了对方极大的可能便是造就了一个为祸天下的魔头。

    不同以往。

    这是真正的为祸天下。

    黎明苍生都将在秦国的铁骑下战战兢兢。因为秦国说是在秦王的野心下,倒不如说是在阴阳家的野心下。

    赤松子那义正言辞的话让岳缘颇为失望。

    怔怔的瞧了半晌后,岳缘仰头叹了一口气,一边用左手拨弄着右手上的黑色手套,一边说道:“老道,你这样做太让我失望了。都说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要逼我对一个老人不敬啊。”

    “……”

    目光微凝,赤松子没有说话,他的视线则是死死的停在了岳缘双手的动作上。对方一身黑衣黑袍外加黑面具,可谓是遮掩全身,整个上下唯有一双眼眸在外,其他的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丝毫的皮肤暴露。

    很明显。

    这不是隐藏身份,就是因为他身体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

    而眼下——

    在赤松子的眼中,岳缘用左手将右手上的手套彻底的剥了下来,然后放在了袖子里,那只手就这么的出现在视线中。同时右手也开始剥左手上的黑色手套。

    “!!!”

    当赤松子的视线在岳缘右手上停留的那一刹那,瞳孔顿时不由的缩小,整个人极端警惕起来,戒备着岳缘的突然出手。而他的目光,则是死死的定格在岳缘的双手上。

    那是两只只什么样的手?

    黑色的暗纹遍布,黑色与肌肤的凝脂色彩相互掺杂。

    当岳缘两只手暴露在空气外面后,右手上的暗纹便开始发生了变化。

    肉眼可见,只见那些黑色的暗纹如同活了一般,开始在皮肤里窜动,同时这冬日里的房间里气温开始蒸腾升高。那皮肤下的血液好似在蒸腾,血液沸腾下那黑色的暗纹也变成了妖艳的红色。很快,这股妖艳的红色便将两只手彻底的淹没。整个好似被火焰笼罩,再也见不到皮肤丝毫原来的色彩。

    原本的黑色暗纹在这沸腾下慢慢的变成了银色,十根指甲更是漆黑如墨,诡异之极。

    “老道,注意了。”

    “接我一招阴阳合手印!”

    岳缘双手合动,长生真气轰然爆发,旋转呈太极而出,直击赤松子。

    轰!

    屋顶被气劲掀的倒飞了出去。

    巨大的声响中,只听赤松子一声闷哼,口中一甜。一股血腥味已然从鼻子里窜出。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量抛飞出去,随着屋顶一同飞出。人在半空,赤松子便低头朝胸口望去,只见自家胸口上生生的被印出了一个奇诡的血色图案。

    旋转阴阳,正是太极。

    倘若他赤松子若不是本身也会长生诀,只怕在这一击下已然丧命。至于手中的道门镇派之剑雪霁更是落入敌手,身上唯有一个剑鞘还在手里。

    长生对长生。

    一幅图终究不是两幅图的对手,更何况这还是阴阳二图。看来,事情还得再做安排。

    自己太大意了。

    赤松子强行忍住口中的鲜血。又是一口吞了回去,心中寻思道。双眼微眯,赤松子看了一眼下面被岳缘抓在手上的雪霁,心中有了决定。

    民房里。

    岳缘抬头望着那被自己一招击飞的赤松子还有那屋顶。对方察觉到了致命之危,竟是头也不回的借着屋顶的力道逃了。

    “……”

    目视着老道离去的身影,岳缘随意的扫了一眼手中这柄名为雪霁的长剑,剑花一舞。随手便朝赤松子逃离的方向投去。

    刷!

    一声破空之声,只听远处老道再发出一声痛哼,然后便没有了其他的声息。

    屋顶降落。

    被气劲推出的房顶又落回了房子上。在下方岳缘的气劲牵扯下,落下的屋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民房中。

    再度陷入了之前的幽暗。

    幽暗中,岳缘扫了一眼自己那感觉快要燃烧起来的双手,随后将双手摁在了前面的一张横登上,霎时这木质的横登便被狂暴的热劲彻底的化作了飞灰。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岳缘这才再度拿出手套,以真气隔绝温度,将手套回了手套之中。

    做好了这事情后,岳缘的视线才朝脚下的灰尘望去。

    这问题果然是越来越严重了。

    不过虽是问题,对岳缘来说,同样可以用。刚刚的阴阳合手印,便是利用身上这个隐忧而创造而成。因为身体的缘故,从某方面来说,这是一种秘术。

    对自己如此,对敌更是一样。

    所以他人想要修炼,必须得由岳缘亲自教导。

    而就在这时。

    也许是察觉到了这里的冲突,月神等人也来到了这里。几人正想上前拦截,却被岳缘拦了下来。

    “不用追了。”

    “月神,你代我去见秦王吧。”

    转身看着站在身后的月神、星魂还有少司命三人,岳缘做出了吩咐:“至于你星魂……查查道家天宗的情况,而少司命你则是追踪赤松子的踪迹,只要找到他究竟在哪些地方落脚就可以了。”

    “东皇阁下,少司命一个人够吗?”

    出声的是月神,她对安排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担心少司命的能为不够。若是影响到了东皇的安排,那么少司命可谓是死都无法谢罪了。

    “足够。”

    “那老道活不了太长的时间。”

    说到这里,岳缘便已经踏着悠闲的步子从三人的身边走过。面具下的脸色却是带着笑意,他没有杀赤松子。一来是因为眼下他身体的状况,一旦真气频繁使用,整个人会血液沸腾如火,痛苦难耐;二来则是岳缘想要用赤松子来寻找道家天宗的大本营,从而寻到长生诀。

    同时。

    在岳缘做了吩咐后,月神、星魂以及少司命三人的身形各自散开,没有了踪迹。

    ……

    即便是咸阳的秦兵发现了踪迹,但也无法拦下夺命而逃的赤松子。

    再加上接应之人的帮助,赤松子再费了一番力气后便逃出了咸阳。在离开咸阳后,道家天宗数人便就此分开。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吸引阴阳家的注意力,为掌门赤松子夺得机会。

    这一次的交锋,让赤松子认识到了阴阳家首领东皇的厉害。

    路上。

    赤松子只能用真气强行压住身上的伤势,马不停蹄的奔逃。眼下,他这种情况在秦国是在太危险了,一旦落入对方的手中,只怕会连道家秘宝也不保。

    而另外一个地方让赤松子在意的便是身上的伤势。

    这伤,太过不同。

    也太重。

    他从没有料到双幅图的长生诀为如此的恐怖,这样的杀伤力让赤松子意外。这真气如同跗骨之蛆,在燃烧着他体内的鲜血,在烧着他的生命力。他能够感受到自身的长生真气压根儿就无法根除这伤势,最多也只能延缓。而且管不了几年,只怕就会被这伤生生的折磨而死。

    “不行。”

    “老道我看来得做安排了。”

    赤松子一边在树林里奔逃,一边寻思着解决办法。

    “看来道家秘宝在天宗已经不安全,不,是整个天宗都不安全……唔,那只能交给人宗了。”目送扫了一眼手臂上的剑伤,赤松子的视线又在手中的镇派之剑雪霁上停留半晌,才涩然笑道:“连着雪霁也一样。”

    “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

    “果真大凶!”

    “老道我没有算错。”(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