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1章 易水寒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寒风呼啸。

    凌冽的天气让人一瞧便不想走出屋子,恨不得将自个儿送入火炉,让那炽烈的火焰驱逐身上的寒意。这种天气,尤其是在燕北之地更让人感受到那种冷意。

    但这种寒冷的天气并不是每个人都害怕的,也有人是在享受。

    易水。

    打着卷儿的冷风吹拂着河面,掀起轻微的波澜,似要吹皱河面。但与过往不同,这个时节的河面似乎重了不少,呼啸的寒风也只是让这河水稍微的褶皱了一下。

    岸边。

    一个带着斗笠的男人抱剑而立,静静的站在那里注视着易水。

    看着那淌过的河水绵延不绝,看着那水花击打在河中巨石上荡漾起半人高的浪花。

    抱剑观浪。

    这便是男人现在在做的事情。

    也是一个高手在做的事情。

    “抱剑观浪不如抱剑观花,只是这个时节无法听琴剑舞,到只能提一壶温酒,驱逐些寒气了。”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素白衣衫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斗笠男子的身后,上衣和下摆都随着寒风吹过不断的摆动着,结合他本身的儒雅出尘,倒是平添了数分清高之意。

    而在男子的手上则是提着一壶热酒,看那散发的水汽,莫不表明这是才烫不久。

    “唔。”

    斗笠男子没有立即出声,而是仰着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右手忍不住的摸了下鼻子后,这才高声赞道:“好酒!”

    身形一闪。

    斗笠男子已经从之前呆立在岸边抱剑观浪的动作移形换位到了素白衫男子的身前,右手探过,直接抓过对方手上的酒壶,仰头就是恶狠狠的灌了一口。

    “好酒啊!这味道是皇宫御用之酒,朋友中也只有你能够拿来。”

    忍不住又是一声赞叹,斗笠男子这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霎时一条笔直如利箭一样的白气自口中飞出,射向了地面。嗤的一声轻响中,地面上已然浮现出了一个指头大小的小坑。

    然后斗笠男子打了一个寒颤,浑身上下抖了抖,这才自言自语道:“终于暖和了,差点冻死我了。”

    这一句下,之前的高人形象彻底不见。

    “……荆轲,你啊!”

    一身素白衫的年轻男子闻言顿时哭笑不得。见眼前人那堪称小孩子一般的口吻,也是不由的摇了摇头。右手伸出。纤长的五指已经搁在了对方的肩上,霎时对方身上的寒意便被他一扫而空。

    “我吹了大半天了,你说呢?”

    荆轲扭过头,一手将头上的斗笠摘下,露出了里面年轻的面孔,嘴角微翘,嬉笑道:“我可不像你高渐离,大冬天的也可以穿的这么单薄,尽现自个的一身高雅风度。”

    “比起风度。我觉得还是温度重要。”

    高渐离听着这个解释,即便是他与对方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但在这一刻听来还是忍不住被对方的话语弄了个目瞪口呆。在荆轲的眼中,自己原来是这样的人吗?

    之所以不怎么在意气温的变化,那也是因为自身的武功所致。

    当然。

    自身的武学荆轲同样知晓,这话更多的在高渐离看来还是对方的嘲笑,好友之间的玩笑。

    果然。

    传闻只是传闻。

    哪怕是已经认识已久。高渐离到现在还是觉得荆轲和传闻怎么都对不上号。但对高渐离来说,他却是更喜欢眼前的这个荆轲。

    “那你为什么站在这里半天吹了大半天的风?”

    高渐离微微侧头,用看白痴的目光盯着荆轲猛瞧。

    “那是给人看的。”荆轲摆摆手,毫不在意,他眼下的注意力是手中的热酒。

    “给谁?”

    “给你啊。”荆轲咂吧了下嘴,感受着嘴里的美酒之味。笑着用酒壶敲了敲怀中的剑鞘。道:“你的剑法是从这易水而来,我寻思着看能不能看出什么。”

    高渐离目光也落在易水之上,他的剑法却是与这易水有关。见荆轲这般说,他也有了了解的兴趣,询问道:“那你有什么收获?”

    “吹了半天的冷风。”

    嘴角一撇,面色略带郁闷,荆轲望着高渐离。他有句话没有说,他在易水边站了半天其实感受的一直都不是水,而是那寒风。

    “……”

    两人对视了半晌,高渐离那修长的剑眉忍不住的扬了扬,也不再说什么。

    顿时。

    气氛再度安静了下来,唯有易水里的流水哗哗,还有那盘旋在天空的风声。

    许久。

    一壶热酒终于全部进了荆轲的肚子,拍了拍暖和不少的肚皮,荆轲目光再度落在易水之上,看着那浪花,嘴上却是问道:“看你那有些愁眉苦脸的样子,是因为雪女的缘故吗?”说到这里的时候,荆轲用肩膀撞了一下高渐离,一双眼睛更是不断的眨着,脸上更是一副贼笑的样子。

    “荆轲,你……”

    高渐离见状觉得自己彻底无语了,闻名不如见面,他算是在荆轲的身上彻底的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不同其他人,荆轲在谈话上面,尤其是与朋友间的时候,可以放得很开。

    这也与荆轲的性子有关。

    比起真正的事情来,他的儿女私情倒是要放在一边。不过,这些年来,每年都有进步不是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见高渐离那认真严肃的模样,荆轲嬉笑的神色也收敛开来,摸着下巴说道:“那看来是其他的事情了哦。”在荆轲的心中,这天下间对许多人来说最大的大事是秦对六国的战争。

    灭国之战,从来就不是小事。

    思来想去,让荆轲觉得能在高渐离的口中称之为大事的除了雪女,那只有秦国了。

    然而高渐离的回答却是让荆轲颇为意外,“是道家的事情。”

    道家?

    荆轲闻言不由一愣,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确切的说是阴阳家的事情。”

    高渐离似乎想起了什么,面色显得十分的阴沉,一张俊脸上已经是弥漫着肆意的杀意。

    秦国加快灭国的进程正是阴阳家投靠的时候,原本还算胶着的局势在阴阳家的入局下,彻底的变了。这一点。是墨家内部共同的认识。在他们的认识中,阴阳家的威胁已经被彻底的摆上了台面。

    阴阳家在以前也算,但远远没有眼下这般的局面。

    “我们在咸阳的人,被扫荡了。”

    抬头。

    高渐离道出了真正让他皱眉担忧的事情。

    ……

    秦国。

    咸阳。

    作为最强一国之都,这里的守卫却是堪称森严。之所以变成这样,便是因为这个最强二字。

    郊外。

    一处幽静所在。

    枯燥干冷的风吹过,卷起一地萧瑟。

    但在这里。并没有季节入冬的缘故而变得萧瑟,与之相反。这里却是鲜花遍布,绿意盎然。每个踏入这里的人,都会忍不住被这里的景色所吸引,因为这里不似人间,好似仙境。

    只是这里的景色外人压根儿就无法看到,能够看到的只有呆在这里的人。

    房间。

    一个黑色人影面对着铜镜盘膝而坐。

    在人影的面前则是摆着一个漆黑色有着一道新月造型的面具,此刻这道人影正安静的端坐在这里,安静的看着眼前的铜镜,注视着铜镜中的人影。

    铜镜模糊。却是始终不清晰,让人一眼望去隐隐约约。

    而在人影的身后,则是一名面带轻纱,一身浅白衣衫,有着一头紫发的少女跪坐在那里。少女面无表情,眼神无悲无喜,而在她的玉手上则是拿着一只玉梳。正静静的为眼前的人梳理着那一头长发。

    梳子自上轻缓而下,配合着那温柔的动作,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少女的目光一直在黑衣人的长发上,对那前面的铜镜视而不见,只是安静无比的做着自己的动作。将一缕缕的头发梳整齐,打理好。然后进行下一步。

    黑衣人对身后的动作同样是视而不见。似乎知道对方压根儿不会注意眼前的铜镜,故而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问题。再说,即便是瞧见了什么隐秘的东西,他也不用在意。

    因为身后的少女不会说。

    “……”

    目光注视着铜镜半晌,黑衣人缓缓抬起了右手,带着黑色手套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然后轻轻一扯一撕一拉。便是一块惨白色的皮肤出现在了掌心里。

    看着掌心里的这块死皮,除去死皮该有的惨白色,还存在一种浅显的焦黑色,好似火烧一般,目光凝视,黑衣人半晌无言。

    “不应该啊。”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黑衣人喃喃自语,这种情况不该这样。先不说他在这里已经停留不少的时间,即便是以人本身的自愈能力,按道理来说早已经没事了,更不用说他本身的能耐。

    可事实上……即便是好了,但过一段时间,又会出现,死灰复燃。

    如跗骨之蛆一般,一直存在。

    甚至,他感受到自己似乎被隐隐的克制了,是从血脉上的克制。以前不显,但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这种感觉越来越盛,那种冲突的感觉也越来越重。

    看起来再变强,但又从另外一种方面再削弱自身。两者之间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这使得他想要做事,只能假手其他人。

    这情况,是谁带来的?

    陆小凤?

    还是叶孤城?

    盯着掌心的死皮,真气勃发,一股火焰自掌心升腾,霎时这股死皮便燃了起来,化作了飞灰。

    我该赞叹自己吗?

    似乎想起了什么,岳缘对着铜镜里的自己笑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