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4章 凤凰一舞,天外飞仙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一声剑吟。

    看到的是无数的剑影。刹那间,岳缘的四周八方尽被剑影围绕,而在这时,剑影出现了变化。

    天外飞仙自白云城主叶孤城的手中而出,在这一刻展现出来的却已经不是原来的天外飞仙。若说以前的天外飞仙乃是世人对叶孤城这一式剑法精美绝伦的赞美,那么这一刻,天外飞仙却是名副其实。

    月缺剑散列开来。

    剑影显化。

    白云城主叶孤城已经不见了踪迹,四周弥漫的只有这些剑。就在这些剑影即将近岳缘的身的时候,终于出现了变化,让这一式天外飞仙变得名副其实起来。

    飞仙。

    飞的就是仙女。

    不同的剑都由一个女人浮现,她们的玉手则是握在了剑柄之上。

    脸上荡漾的是刻骨的温柔,但刺出的剑却是狠辣无情,直至岳缘的生死大穴。

    同时。

    天空再响一声清澈的鸟鸣。

    已经达到了最顶点的陆小凤如同凤凰舞空,自半空倒坠而下,一身功力集于一点,涌在掌心,直接朝下方被叶孤城天外飞仙包裹的岳缘一掌按去。

    那激烈的身形,让人恍惚,好似一只从天而降的凤凰。

    掌劲的方向,正是岳缘的天灵。

    面对叶孤城与陆小凤这一往无前的两招合击,岳缘没有任何可以避开的地方,剑招招招都锁着自身的气息。同样自天而降的陆小凤的掌势也是如此。

    避无可避。

    面对那这避无可避的攻击,原本还只是隐隐可见的空气坍塌再度变化,竟是变成了肉眼可见的黑色坍塌。以岳缘为中心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漆黑圆圈,似乎投往里面的视线也会被坍塌扭曲。

    剑招先临。

    每一个招式,每一个美人,每一柄剑。

    招美人美剑美,唯独岳缘的心情并不美。岳缘不知道这一剑在其他人的眼中是何模样,但在岳缘的眼中却是各个都是熟悉的人,哪怕其中一些人看起来并不认识。但是那种诡异的熟悉感仍然让人觉得有一种措手不及之感。

    扭曲坍塌的空气,强行带偏了她们的剑招。但这也仅仅是带偏。每个女人的脸上是怨是喜是哀是仇又或者是恨,坍塌扭曲的力道也不过是强行的延迟了剑锋近身的时间。

    啪!啪!啪……

    皇极殿屋顶不断的发出炸裂的声响,那是残存的琉璃瓦碎裂以及横梁断裂的声音。造成这些的不是天外飞仙,这剑招讲究的是美。美到对四周好似没有任何的影响,让人瞠目结舌的欣赏。

    造成这股压力的是来自头顶的陆小凤。

    这一掌而下的庞大压力,竟是连那坍塌而形成的空气扭曲都被生生的往下来压了来。

    “……!”

    一声闷哼,岳缘这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恐怖的压力。双掌中的阴阳两团气息也是生生的被压了回来,如此庞大的压力使得岳缘竟是无法出招。

    轰隆!

    一声巨响。

    皇极殿屋顶承受不住压力,轰然倒塌,散落下去的断木将那下面的龙椅砸了个稀巴烂。

    而岳缘并没有一同坠下,而是凌空悬立,硬生生的顶着这份压力。

    最后。

    察觉到头顶的压力越来越强。天魔力场的拉扯力道也无法再度延迟天外飞仙的剑招,岳缘双眼一凝,双手散出的阴阳二气竟是收了回来。没有出招。

    反而是双手一合,霎时在屋顶出现了变化。

    阴阳二气合一,形成了一团旋转不已的黑白球体。双掌微微一张,这黑白球体迎风而涨,眨眼间便将岳缘自身包裹,裹入其中。

    几乎同时。

    剑招挣脱了天魔力场。头顶的压力也如泰山压顶之势盖下。

    远处。

    一直关注着决战的公孙兰看到这里,面色有着一种愕然。整个人处于一种奇怪的失神状态中。吸引她的不是陆小凤那凤凰九天一舞,而是白云城主的那一剑。

    美到不似人间的剑法,好似将她的魂也带走了。

    甚至。

    一边的美人儿场主商秀珣也好似一般无二。两女就那么并肩站着,失神的望着皇极殿屋顶的方向,看着那一场绚烂到好似烟花的决战。

    另外一边。

    花满楼无法用眼睛看,但他能用心感受。在这一刻,他也急了,凭着感觉那气势,他便知道这将是双方决战的最后一招,一招过后便会论出生死。

    不同其他人决战。

    其他的人决战或许有着双方并存的结果,但这一场决战,却是绝对不会。当初陆小凤虽然没有明说,但那低沉的语气则是让花满楼感受的出来。在他一边的西门吹雪则是双眼亮的骇人,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场景,目不转睛。

    左手上,剑鞘不知何时生生的被西门吹雪捏裂,露出了锋利的剑刃,剑刃伤手,割裂了手上的皮肤,红色的鲜血正在沿着剑身不断的流淌。

    差距。

    西门吹雪感受到了那道间隔在中间的差距。

    比叶孤城,更比陆小凤。

    尤其是陆小凤那凤凰九天一舞的时候,哪怕是在场的任何人都感受到了这一招的威势。远远的望去,就好似真的是一只凤凰从天而降,带着高贵带着圣洁,也带着毁灭。

    而在角落,木道人在这一刻本就面色凝重的他脸上更添几分骇然。

    他震惊白云城主叶孤城和陆小凤的厉害,比传闻中更强,即便是他在这一刻也没有了自信能够与之两人一战。与这样状态下的两人决战。公平的话只怕最好的结果也是一死一伤。

    死的是他,伤的只是对方,而且还是那种并不是很重的伤势。

    但让木道人震惊的却是身穿黑衣黑袍带着面具的岳缘。因为在刚才。木道人已经在脑海里构思了无数的场景,最后却绝望的发现面对叶孤城和

    小凤这一招的时候,等待他的是绝望。

    木道人想不到接招的方法。

    可眼下——

    黑白旋转,岳缘如同一个不动的轴心定格在最中央。

    这正是武当派最为核心的绝学——太极。

    阴阳合一,净化于无。

    目光注视中,那团旋转的黑白,将激射而来的剑影与从天而降的陆小凤吸纳其中。然后。在无数人的眼中,那些飞仙与陆小凤就好似飞蛾扑火。游鱼入海一般的闯进了那个黑白分明的世界。

    原本旋转的黑白球体,刹那间好似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原本色彩分明的黑白两色开始震荡,双方相互融合起来,最后形成了一团让所有人看不清的所在。将皇极殿上方的所有东西都包裹其中。

    就好像那里是恒古存在的混沌一般。

    “这个是!!!”

    “这怎么可能!”

    木道人双目突出,似要蹦出眼眶,嘴唇颤动,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三宝归两仪,两仪归太极,太极归无极。”

    三宝对三人。

    阴阳分两仪。

    太极归一化无极。

    “太一!”

    随着木道人的这句话落下,那混沌一团让所有人看不清的皇极殿屋顶终于有了变化。黑色迎风消散,露出了里面的人影。

    三人面对面站着。

    岳缘双手盖在了陆小凤和叶孤城的头顶,而在他的身上,则是那柄真气凝成的月缺剑自腹部透体而过,鲜血沿着剑尖不断的滴落。发出哒哒的声响;至于陆小凤的右手掌则是覆在了岳缘的心口。

    决战结束了。

    所有人都知道,只是不知道是如何结局,是两败俱伤。还是……

    “好累啊!”

    陆小凤的目中光彩渐渐变淡,嘴角的鲜血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将胸前的衣襟淋了个透,语气慵懒的笑道:“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个懒觉,再也没有人打扰了……”

    声音渐低,陆小凤就这样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没有了声息。

    而叶孤城则是目光怔怔的看着手中的剑,嘴角的鲜血却是丝毫不在意。半晌,唯有那低声的呢喃在半空飘荡。

    “可惜啊!”

    叹的是剑不能更进一步还是叹自己无法取而代之?

    没有人知道。

    真气长剑崩裂,化作清风飘散,白云城主就如同天际的白云,随风而去。

    黑色的面具仍然止不住鲜血,衣襟早已经被鲜血湿透。岳缘看着眼前恍若熟睡过去的两人,盖在两人头顶的双手缓缓松了开。因为失去了岳缘双手的力道,叶孤城和陆小凤的身体随即倒了下来。

    但倒下的身躯接着便被岳缘用手扶住,用无比温柔的动作将两人的身体安放在了一边还未散掉的屋顶房梁上。

    随后。

    右手一挥。

    炽烈无比的真气蓬勃而出,点燃了房梁。

    很快。

    大火散开,将两人的身躯彻底笼罩。

    岳缘就那么不言不语的站在那里,闭着眼睛,用烈火埋葬了他自己。

    远处。

    所有人都从这烟花一般的绚丽的决战中清醒过来,商秀珣和公孙兰以及其他红鞋子几女都呆呆的望着眼前,而在旁边西门吹雪却是闭上了双眼,原本已经破裂的剑鞘在大力下彻底的崩裂。

    他在心里下定了一个复仇的决心。

    而身边的花满楼亦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昂起头,用他那一双盲眼眺望着星空,眺望着天空的那轮圆月。

    木道人愕然无言。

    其他人有的清醒过来,有的还沉浸在之前的景象中。

    最后还是围观的侍卫和太监们见到皇极殿起了火,这才大呼大叫起来,但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至多也只是用一种温和的语言警告着那站在皇极殿安静的看着火焰的岳缘。

    “安静!”

    似乎是恼怒四周的烦躁与吵闹。一直背对着众人闭着眼睛的岳缘有了声音。

    声音温和,却好似闷雷入耳。

    将所有人都吓住了。

    霎时。

    四周彻底的安静了下来,甚至连风都停了。

    人。慢慢转身。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只见岳缘那身黑袍不断的飞扬,其后不断的浮现一柄柄真气凝成的长剑,十数柄长剑如孔雀开屏一般的悬浮立在了身后。而闭着的双目还是在闭着,似乎没有睁开的打算。

    紧接着,一股清风悄无声息的吹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岳缘好似没有任何重量一般就那么的慢慢的从皇极殿漂浮了起来。人就那么的朝天空的那轮圆月升去,好比嫦娥奔月。

    同时。

    吼——

    一股沉闷的声音在四周回响。野兽一般。

    不少人聚精会神的听了好半晌,这才发现这声音竟然是从那缓缓升起的黑衣人的体内传出,就好像对方的体内锁住了一条狂猛霸道的野兽。

    那是什么野兽?

    所有人的脑海中不约而同的浮现了一个字——龙。

    就在岳缘升到半空的刹那,嘴唇微动。朝着商秀珣的方向似乎说了声什么,随后他那紧闭的双眼终于睁了开来,止不住的绿色幽芒自眼眸中窜出。

    龙,开眼。

    与此同时。

    紫禁城里面。皇家园林。

    两大世子的争锋亦有了结局。

    在外面的王公公和沙曼两人无比紧张的呆在那里等待着,但最为紧张的却是当今的天子,整个人一直颤抖个不停。

    剑声终止。

    半晌。

    里面响起了脚步声,这脚步声趔趄,带着蹒跚。

    在三人无比紧张的目光下,定南王世子口吐现象。面带笑容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中的软剑就那么随意的托在地上,好像一个小孩子就可以将其打到一样。但没有人会相信。

    在三人的目光中。定南王世子指着里面,笑道:“他输了。”

    一句话已经足够。

    王总管脸上含笑,天子面色变得惨白,而沙曼的脸上则是害怕却又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舒畅。

    “沙姑娘。”

    踱步走到沙曼的身前,定南王世子静静的打量着对方,只看得沙曼无比戒备。片刻后才指着出口说道:“你离开吧,逃的越远越好。我不杀你。”

    “嗯?!”

    沙曼闻言一时愕然。

    “一个落败世子最后的请求。”

    说完,定南王世子便从沙曼的身边走了过去,只留下沙曼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许久,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猛的拿出放在腰间的锦盒,这是宫九这一次来到京城后送她的,里面是一朵冰花,她不敢不收。

    只是现在……这朵冰花融化了,变成水一点一点的从锦盒中流出,落在地上,化作一团团湿痕,只可惜下面没有鲜花。

    “王总管,剩下的交你了。”

    目光从那不断滴落水珠的锦盒上收回,又扫了一眼失神的沙曼,定南王世子的目光这才投向了天空。

    就在这时。

    他也似乎听到了一声龙吟,然后便见到一道人影在月辉下飞升而去。就好像飞升的仙佛一般无二。伴随而去的似乎还有着其他什么,这是京城所有人注视到这一幕的感觉,就好像是人的错觉。

    决战,结束了。

    “庙堂之高,高不过紫禁之巅……”

    回头扫了一眼这皇家园林,定南王喃喃自语,又抬头看了一眼那天际的圆月,他一个人呢喃道:“江湖之远远不过海角天边。”

    然后——

    他体会到了一种孤独。

    一种名为孤家寡人的孤独。他找不到诉说的对象了。

    这真的是胜利吗?

    定南王世子一个人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天空的圆月。

    中秋佳节,是为合家团员之日。

    定南王世子突然感觉自己好想回华山。

    念头一落,软剑坠地,发出铿锵一声,定南王世子的身形一软,好似失去了力气,就那么直挺挺的跪了下去,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土地。

    这,不是家。

    笑容中,人缓缓闭上了眼眸。

    眼角,留下了自他懂事后的第一颗眼泪。

    ps:陆小凤卷就此结束。下卷简介首发——焚书坑儒,月尽天明。(未完待续)R580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