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1章 紫禁之巅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皇家花园。

    天子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已经沾满了泥尘,整个看上去灰蒙蒙的。眼下,堂堂九五之尊此刻正瘫倒在地上,在他的旁边则是强忍着抽泣的皇后,死死的搀扶着,忍着心中的恐惧。

    历朝历代,造反向来造成的结果无论成功与否,都会带来极大的杀伤。

    赢的,又或者是失败的都会清算。

    一个清算便是无数的人头滚滚。

    而在本朝,最为出名的便是成祖朱棣了。当初成祖朱棣杀了多少人?而眼下一旦眼前的世子造反成功,可想而知这紫禁城里将会有多少人的死于其中,只怕紫禁城整个会被清洗一遍。

    比起吓愣了的天子而言,身为皇后的这个女人倒是在心中更为冷静一点。

    她看得出……

    这事情局面似乎出现了变化。

    但从另外某方面来说,眼前的局面其实更让人觉得害怕。

    一个定南王世子,一个太平王世子,竟然是有两人造反。她可不会觉得这模样看起来有些呆傻的太平王世子会是闲着无聊悄无声息跑到皇家花园里赏月来的。

    再加上刚刚外面隐隐传来的巨大声响,皇后几乎已经肯定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造反了,甚至只怕前几天的爆炸便是作为吸引外人存在的假象。

    察觉到皇后的观察目光,定南王世子随意的瞥了一眼,没有去理会对方,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太平王世子*九的身上,对方莫名来到这里无疑已经告诉了他对方的来意。

    同一时间,同一时刻,同一个地方,那么目标也自然是同样的一个了。

    “这里我先来,要熟悉一些,不同你家,要不我带你走走?”

    宫九嘴唇微抿,面带笑容的向定南王世子发出了邀请,当初在定南王府他可是有些迷路了,还是对方带着自己闲逛完的。这次,该换做他带对方来闲逛了。

    这种主人般的口气让定南王世子眉头微微一抬,对视了半晌,笑道:“也好啊……请带路。”

    “沙曼你留在这里看着他们,如果有异动,就杀了。”

    宫九点点头,走在前面,定南王世子则是跟随而上,就在转弯的时候,宫九忽然转过头对跟在后面的沙曼吩咐道:“你的武器太长时间不用,会生锈的。”

    “……”

    沙曼闻言停下脚步,死死的盯着眼前两位世子的背影,久久不言。其中的肆无忌惮与杀意,沙曼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发现宫九开始兴奋了。确切的说在这里看到定南王世子的那一刻,他便兴奋了。

    两个世子在这里碰面,可以出乎了双方的意料。

    要知道皇位可只有一个啊!

    那么两人的逛花园……无疑只是一个表面的借口,仅此而已。

    啪!啪!啪!

    定南王世子同样有着自己的安排,在宫九对沙曼进行吩咐的时候,他已经拍起了巴掌,随着掌声的落下,王公公已经走了进来。踏入这里,王公公就不由一愣。

    怎么回事?

    这个人是……脑海急速旋转,很快王公公便猜出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份,太平王世子。

    想到这里,王公公的面色也不由的一沉,显然事情的安排在这里出现了极大的意外,目光在沙曼的身上扫了一眼后,在看着定南王世子的神情,他已经知道了缘由,这便点头也呆在了那里。

    一前一后,两大世子都有了各自的安排。

    随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花园后面,看那悠闲的模样似乎是想要赏月咏诗,以抒发各自的才情。

    哒!

    脚步声顿止,走在前面的宫九身形猛的停了下来,就那么一动不动。

    而跟在后面的定南王世子同样停了下来,微低的头颅让人无法看到脸上的表情。

    “皇位只有一个啊。”

    “你我却有两个人,一样东西可不好分配。”

    “那该怎么解决呢?”

    “你觉得呢?”

    “亲兄弟明算账,那就请太平王世子殿下去死了好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简短的对话,话中尽显杀意,定南王世子在道出解决办法的刹那,已然出手,右手化拳为掌直接摁向了宫九的后心。

    嘭!

    转身。

    宫九左手张开,直接迎向这本该盖在后背的掌心。

    双掌交击,空气顿现一声闷响。

    咔擦接连出现,两人脚下的石板不约而同出现了裂纹,裂纹遍布,朝四方涌去,强烈的劲气使得四周栽种的奇花异草在这一刻遭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第一招。

    这是双方彼此的试探。

    两人都发现,当初各自在彼此眼中的形象,那都是虚构的存在。

    功力对冲,第一招的试探已然变成了两个世子的内力比拼。

    “嗯?”

    原本的内力对冲在刹那间发生了变化,宫九面色一变,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由膨胀变得收缩起来的衣袖,他感觉到自己的功力有受不住控制的趋向朝掌心涌去,似乎……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力量牵引了一般。

    很快。

    这股拉扯的力道已经不止是掌心,而是蔓延到手臂,甚至连到了身体的其他部位,那股拉扯的力道更是让宫九面部的肌肉都已经发生了极端的收缩变化。

    感觉到那庞大的威胁,右手微微一动,握住的剑鞘发出嗡嗡声响。

    锵!

    寒光闪烁中,长剑轰然出鞘。

    宫九右手松开剑鞘,猛的上提握住剑柄,便是一剑斩向了自己的左臂。剑锋沿着手臂径直而下,削向定南王世子的右手。

    叮!

    掌剑交接,发出一声脆响。

    这一剑下,宫九终于迫开了定南王世子右手,却也削下了自己的衣袖,使得手臂整个暴露在了外面,皮肤似乎被水泡了很久,惨白一片,有一种皱皱的感觉。

    “这个武功是……”目光随意的扫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变化,宫九没有丝毫在意,而是将目光定格在了定南王世子的右手上,对方掌心中握着的正是被他一剑削下的衣袖。

    由丝绸制成的衣袖似乎遇到了烈火一般,在定南王世子掌心里急速收缩粉碎,很快便化作了一团飞灰,被微凉的夜风一吹,便已经彻底的消散开来。

    “吸星大法!”

    目光一凝,宫九道出了这门功法的名称。

    “眼光不差。”面对太平王世子道出了这个名字,定南王世子没有丝毫的意外,刚刚的一招试探已经让他知道这太平王世子绝对不是当初见到的那般呆愣,而是一个真正的顶尖高手。其武功,绝对不比以前的剑术导师白云城主差。

    他只是用这一招让对方察觉不及吃了一个小闷亏而已。

    一个以傻子欺骗了无数人的人,他是有着什么样的野心?又或者是为了什么特殊的原因而存在?

    而在今天,在这里,已然昭示。

    右手往腰间一抚,只听铿锵声中,一柄软剑自腰间玉带中拔出,被定南王世子握在了手上。剑身在真气的刺激下,变得笔直,如同宫九手中的利剑一样,在月光下灼灼生辉。

    “魔教……”目光还是在看着那些已经消散的飞灰,宫九对定南王世子拔出来的软剑扫了一眼,目光一亮,投去一个赞叹的眼神,这是一柄罕见的宝剑。但宫九的嘴上却是说道:“竟然还是来头不小的余孽,看来你不姓朱了,是姓令狐还是姓岳呢?”

    二十年前的那件震惊江湖和官府的大事,宫九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在成为小老头的徒弟后,亦是专门做过了解。一来是他自己的兴趣,二来是小老头的要求。

    自然而然,再加上朱家皇族这个身份的缘故宫九要比一般人知道的多得多。

    “你猜?”

    定南王世子闻言笑了笑,脸色在月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其中却又显现着奇特的紫色,恍若孤魂野鬼。

    宫九看着眼前的定南王世子,他突然再想小老头在培养自己的野心,是不是本身就在准备着什么……右手微微一紧,手中的长剑被宫九缓缓的举了起来,遥指着定南王世子,道:“那朱某就领教阁下的华山剑法了。”

    “请!”

    长剑争鸣,身形一动,人已经出招了。

    这是宿敌。

    这是刻在骨子里的宿仇。

    这也是决战。

    剑与剑交击,剑气在这方圆纵横,招招致命招招狠辣。小小的方圆之地,已是让人有一种剑气纵横三万里,踏破万里江山的味道。

    两大年轻的顶尖用剑高手,在这一刻以命相搏。

    是为皇位,是为江山,更是为两个姓氏的仇恨。

    铮——

    长剑划破空气,不断的震颤,发出争鸣之声,宫九的剑直刺定南王世子咽喉而来,他的剑快,快到让人措手不及。但面对宫九的这一剑定南王世子却是丝毫不避。手中软剑挥舞,应手而出,便是华山剑宗剑法的顶尖绝学——

    独孤九剑,破剑式!

    与此同时。

    外面。

    岳缘、陆小凤和叶孤城三人间的决战已经渐渐进入了高潮。

    三人的交手,已经让在场的人见识到了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后有着什么样的威力,使得无数人的武功见识大开眼界,让他们从自身的限制中得到了走出。

    轰!

    三人又是交手一招。

    又是一座宫殿在这一招下生生被气劲穿透的跟筛子似的变得千穿百孔,紧接着在一阵嘎吱声中轰然倒塌。而三人则是在交锋中,踏足的地面亦是不断的龟裂。

    午门,更是差不多全部崩毁。

    在四周观战的人眼中,自是瞧得出三人可谓是招招至人死地,是谓真真正正的决战。换做他们来,只怕仅仅是站在这三人的面前不紧张,不颤抖,就已经算的上是江湖高手了。

    而平时号称顶尖高手的人在观看着一战的时候,没有人不保持沉默和面色阴沉。

    木道人如此。

    西门吹雪如此。

    公孙大娘公孙兰也是如此。

    回想当初自己不惧叶孤城的话,现在想来那真是大话了,若是真正的对上白云城主叶孤城,只怕她公孙兰结果也就是一个,成为剑下亡魂的料。她也算明白了当初岳缘为何看到她对剑法自信的时候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场中。

    三人的身心各自被气劲掀的滑出了不少的距离。

    陆小凤的双手在颤抖,嘴角的鲜血已经止不住的在流淌。而白云城主叶孤城手中凝气成刃而成的剑已经被击溃了数柄。望着手上那柄看起来没有剑鄂赤裸着剑柄的剑轰然碎裂,叶孤城的面色亦显得冷漠不已。在刚刚的战斗中,叶孤城已经以真气凝结出了朱剑、银剑。可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全部击溃。

    “哼!”

    一声冷哼,叶孤城手腕微动,空气变化,竟是再度浮现出了一柄剑。

    这是一柄出自佛门的剑。

    这柄剑,岳缘同样认识。

    与月缺剑有些相似,但并不是月缺,而是出自慈航静斋的色空剑。

    面具下。

    外人看不出岳缘的情况,但对面的两人却是知道他的伤势同样不差,而且是伤上加伤。嗅着那被生生堵在面具里的血腥味,岳缘一声轻笑,身形幻动,人已是这紫禁城里最高的建筑飞去。

    眨眼间。

    三人一前一后,已经来到了剩下的紫禁城最高建筑物的屋顶。至于在后面,则是远远吊着一大群的侍卫太监,大呼小叫着跟了上来,而远处围观的江湖人士也有不少追了上来。

    当他们来到这里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望着那站在宫殿之上的三人有些发呆。

    这宫殿正是皇极殿,俗称金銮。

    而这里才是真正的紫禁之巅。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