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0章 紫禁之巅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哗!

    在无数侍卫太监的面前,这座宫殿就这么在三人一掌交击下,彻底的崩碎。那碎裂的声响,还有那不断的朝四面八方散去的琉璃瓦碎片,更是在携有巨大的力量下直接将这群太监以及侍卫打的哭爹喊娘。

    不小的宫殿,就在三人间的一掌之下,恍若被重物砸了的水面,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凹陷了下来,彻底的崩碎。

    不提这巨大的声响对侍卫们造成的影响,单单就那些被吸引而来观望的江湖中高手们在这一刻却也消失了对皇权的敬畏,竟是丝毫不顾锦衣卫和东厂番子的警告,不少人更是凭借轻功跃上了紫禁城靠着宫墙的屋顶,开始关注起这一场决战来。

    譬如木道人。

    高手。

    绝对的顶尖高手。

    只不过是一击,就已经让木道人这个观看的人,心头忍不住一阵颤动。身为顶尖高手,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是绝对自负的,不管平时言论上张狂又或者是谦虚,但对自身的能耐那是一种堪称极端到自负的自信。

    想要达到顶尖,心态除去天赋外最为重要的东西。

    木道人虽是与陆小凤和白云城主叶孤城同样齐名,但在他的内心从不认为自己会害怕对方,在他的心中,他只能是最强的。

    但是眼下……这三人的第一招,便已经让木道人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就在木道长沉吟的时候。他的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两道人影。

    侧眼一瞧。

    木道长便从来人的气质上得出了对方的身份。

    赫然是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以及江南花家七公子花满楼,正是陆小凤的至交好友。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西门吹雪和花满楼的站位,隐隐有一种钳夹的感觉。这种感触到没有让木道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他的注意力此刻都被西门吹雪脸上那冰冷的脸色所吸引。

    “我们坐进观天了。”

    沉默了一会儿,木道人不由沙哑着声音自言自语道。

    “……”眼盲的花满楼瞧不见决战的真正模样,但他能够凭借四周气流的涌动以及那些侍卫们的狼狈感觉到现场的惊心动魄。耳垂微颤,听到身边的这声沙哑,花满楼嘴唇颤了颤,最终却没有说什么。

    嘎吱。

    反倒是身边的西门吹雪的左手死死的捏着剑鞘,发出轻微的声响。目光锐利如电。直射决战之地。

    身为陆小凤的朋友,与花满楼的豁达不同。西门吹雪则是一个极端高傲的人,虽然一直以来都知道陆小凤武功其实不下于他,但这段时间来从某方面来说则是真真正正的打击到了西门吹雪。

    自陆小凤闭关,他每次出关去怡情院喝酒后。武功便会增长。

    那种增长的速度太过虚幻与诡异。

    虽是没有交手过,但西门吹雪也知道眼下陆小凤的状态,他不是对手。因为他的剑,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境界。

    不提陆小凤,单单就白云城主叶孤城来说,眼下对方的身手更是让西门吹雪那颗冰冷的心在不断的躁动着。因为对方亦是用剑之人。

    西门吹雪很清楚当一个人用剑的高手达到了不需要用剑的时候,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怖。

    在几人的另外一个方向的屋顶。

    商秀珣与公孙兰红鞋子的几姐妹亦是站在了这里,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场决战。

    紫禁城。

    当宫殿在一招之下坍塌后,无数的木屑纷飞中。一黑一白一青三道身影已经在里面纵横交手。每一次的招式交锋,便震的空气如同水纹一般的掀起了狂涛骇浪。

    强大的气势压迫的四周的侍卫们不断的后退,更别提上前做些什么了。

    这个时候只要会丝毫武功的人。都被眼前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所吸引,以至于不觉间竟是渐渐忘记了他们本来的职责。

    巨大的横梁被一击打成了数段朝四面八方抛去。

    叶孤城身形如烟如云,身形一退,猛的停了下来,右手剑指并拢,隐隐的朝身边一划。那正飞向自己的半截横梁就在这道无形剑气下彻底的分成了两截,砸在了旁边。

    随后目光一凝。体内真气勃发,目光所视右手指尖,只见那里的空气隐隐的出现了变化。在无数人远远的注视中错愕下,叶孤城右手边的空气开始由透明呈现了颜色变化,出现一股子艳丽无比的血色。

    这股血色纠缠下,渐渐的缠绕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件物事,看上去好似是一柄剑。

    不一会儿这原本有些模糊的事物已然清晰,正是一柄朱色的长剑。

    赫然是凝气成刃。

    “……”

    与叶孤城遥遥相对,将岳缘围在正中的陆小凤目光瞥了一眼白云城主那凝气成刃而形成的一柄朱色长剑,只是眉头微微一挑后,他便也有了动作。

    简单的招式对三人来说是无法彻底的分出胜负的。

    尤其是对自己来说。

    目光一凝。

    陆小凤手中折扇旋转,直接被他扔在了一边,随后便是同样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并拢如同剑指一样遥遥点出。这个动作看似剑指,却并不是剑指。

    没有叶孤城那般华丽的变化,只是看起来好似质朴的姿势,带来的压力却并不比叶孤城的那柄朱剑来的低。

    这柄剑!

    岳缘的目光先是死死的盯着叶孤城那凝气成形而出的武器,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不为对方的手段惊诧,岳缘讶异的是这柄剑他太过熟悉,不过对于彼此的身份岳缘倒也不意外。而在身后。陆小凤那遥遥点出的双指,更是在气机上给他带来了一种被紧锁的感触。

    “哈!”

    一生嗤笑,岳缘见状同样有了动作。

    双臂微张。上扬。

    长生诀已然发动,阴阳寒冷两种真气自双掌而出。

    左手阴右手阳。

    肉眼可视,在外人的眼中已然瞧见了岳缘双掌中的变化,左手上方凝结的一团白色球体散发着荧光,好似天空的那轮圆月,在右手上则是好似握住了一个太阳,赤红如火。

    两侧。

    叶孤城和陆小凤见状都是面色的一正。双方的眼神在透过十数丈的距离在彼此的眼中定格。这一战,虽是决战。但实际上是他们两人一起对上岳缘。

    在银色月辉下,两人眼神交融,一如多年的好友兄弟,却是在刹那间便已经知道彼此的想法。

    目光一闪。两人却已是有了决定。

    刹那间。

    在岳缘阴阳二气成型的那一刻,叶孤城和陆小凤出手了,两人直冲正中央的岳缘。

    面对两人的合击,岳缘便是双臂分开,一手握月一手握阳,朝两边推了出去。阴对陆小凤,阳对叶孤城。

    万里晴空,理无白云。

    阴寒极地,冻死凤凰。

    然而——

    就在三方交击的前一刻。叶孤城手握朱剑,发生了变化。

    剑带人走,人随剑往。

    前冲的叶孤城突兀的好似一根被激射而出绣花针。却是中途与陆小凤移形换位。叶孤城来到了阴之一侧,手中朱剑直刺而去,而陆小凤则是来到了阳之一侧,右手双指直点其中。

    “!!!”

    岳缘面具下的神情一正,招式来不及变换,只能一击而下。

    三方交击。发出一声嗤响。

    嗡!

    空气收缩,然后再度膨胀。

    如同扎破了的气球。发出一声惊雷一般的炸响。

    轰!

    以三人为中心,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升起,随后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朝四周席卷而去。那遍地的宫殿残骸在这一气浪下,更是被吹向了四面八方。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道让人心惊胆战的声音直袭而去。

    地面上更是在这股力量下,方圆百丈的石板都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纹,散向了远方。

    在那两侧的地上,则是一半冰霜一半火苗。

    同时。

    三人不约而同一声闷哼,那庞大的力道将三人朝三个方向朝三个方向推了出去,滑出了近十数丈的距离。

    咔擦声不绝于耳。

    地面被三人退却滑出的身形生生的勾勒出了三道沟痕,绵延而出。

    砰!砰!

    叶孤城和陆小凤两人撞在了一栋完好的宫殿的柱子上这才停了下来,而两人的嘴角却已经是渗出了血迹。砰的一声轻响中,叶孤城手上的朱剑轰然碎,而陆小凤放在背后的右手则是在不断的颤抖着。

    嘶!

    脚下冒出了青烟,那是鞋子与地面生生摩擦而至。岳缘真气运转,只听脚下石板碎裂声中,劲力被一泄而下,他那退却的身形也止了下来,身形微微的趔趄了一下,随即便稳住,他的目光则是落在了眼前地面上那道长达十来丈的焦痕。

    视线上移,最终定格在了叶孤城和陆小凤两人的身上。

    三人彼此就这么无言的对视着。

    远处。

    静观决战的人此刻全都失神不语,除去商秀珣外,没有一个人例外。如此场景,已然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武功低微的人只是看外表,武功越高的人则是越能感觉到其中的恐怖。

    是恐怖,也是惊喜。

    因为这场决战不管结果如何,都让他们找到了未来的路,有了武道目标。

    与此同时。

    皇城内花园。

    王总管带人守在了外面,似乎外面那巨大的声响都没有影响到里面游玩赏月的天子,而事实上……

    “决战已经开始了。”

    侧着头听着那隐隐如闷雷一般的声响传来,定南王世子看着面前这吓得如同鹌鹑一样的天子,笑了:“皇上,你这如鹌鹑一般的小模样,如何能保证这江山的繁花似锦?”

    “看到你,我就看到了宋朝的结局。”

    花园里已然是血气刺鼻,定南王世子对此却是视而不见,只是用一种心痛的语气感慨着。

    “你!”

    “你!”

    “你想造……造反?”

    天子的声音兢兢战战,整个人几乎缩成一团颤抖不已,他已经被眼前的局面吓坏了。他万万没有料到中秋佳节的赏月,最后会变成眼下如此局面。四周,倒下的是侍卫的尸体,甚至还有贵妃的尸体。

    眼前的这个定南王世子简直是残暴的不像话,但他更没有料到对方会造反。

    “别说的这么难听,我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

    定南王世子闻言不由蹙眉,天子的话让他觉得有些不喜欢,同时在反驳了一句后,定南王世子却是突兀的扭过头,对花园的一处黑暗角落突然说道:“阁下,你觉得呢?”

    “嘻嘻嘻……”

    角落里,一道轻佻的笑声传出,伴随的则是两个人的脚步。随着脚步声的渐近,那一直隐藏着的人终于出现在了定南王世子的面前。

    “噢?”目光注视着来人,定南王世子目露讶色,颇为意外:“是你啊!”

    “是啊。”

    “我也没想到会是你了!”

    似玩笑般,却听起来又好像有些呆愣的话语让人听起来很觉奇怪,随着脚步的落下,来人在距离定南王世子三丈外的距离停了下来,而在来人的身后则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无比紧张的跟随着。

    “太平王(定南王)世子!”

    来人正是太平王世子宫九。

    不约而同的话,异口同声的话,让两人同时一正,随后更是一起笑了起来。

    就好像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事实上也真是好久不见的朋友。(未完待续)R466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