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9章 紫禁之巅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中秋佳节。

    对这华夏大地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合家团圆的最好日子。若是在外面,没有在一起,也会让人有一种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触。尤其是在入夜时分,望着天际那轮在一年中最为圆润的月亮的时候。

    在这种时候,无论是官府还是江湖,又或者是平常的老百姓,一般情况下都是在享受这个中秋佳节的。

    但是今天——

    虽是天子脚下,京城在这个日子并没有以往时节的那般轻松。前段时间的大爆炸已经将整个京城搅了个天翻地覆,所造成的伤亡让不少人早已经没有了享受团员的心情。

    正因为这场爆炸,让京城在中秋时分仍然显得有些紧张。

    当然。

    坐在紫禁城皇位上的天子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将难题丢给下面的人后,剩下的事情与他便没有太多的关系了,这个时候,他正在房间里陪同自己的皇后妃子们吃着月饼,赏着天上的那轮圆月。

    至于盘踞在京城的江湖人士,在这一刻也是被官府的压力弄的紧张兮兮,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被无辜牵扯其中。毕竟厂卫无论何时,都是这个时代让无数人闻虎色变的存在。

    因为大爆炸的缘故,使得不少人觉得今天的决战将会延迟。但是也有不少明眼人觉得事情反倒不会延迟,还会按时进行。在某些人中,官府只怕只是一个背景存在而已。

    能得出这样答案的缘故,便是那赌局已经正式开盘了。

    陆小凤是谁?

    江湖人知道。

    白云城主叶孤城是谁?

    他们同样知道。

    但悦来客栈岳缘是谁?这却是没有什么人知晓了。甚至,绝大数的人连这个对上陆小凤和叶孤城的决战之人的名讳都不知道,只隐隐知道这是一个隐藏在江湖中的绝顶高手。

    可即便是这样,一些高手早已经开始关注起来。

    晚风微凉。

    吹得行人心头忍不住一阵惆怅。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自远处的屋顶,踏步而出,凌风虚度,如同一团白云竟是以绝顶的轻功直接朝紫禁城的方向而去。在圆月下,白衣飘飘,恍若仙神,如那嫦娥降世。

    只不过看那身影,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

    “唔!”

    “那是!!!”

    有正在抬头赏月的人一眼便看到了圆月下的那道飞跃的身影,不由的站起身,愕然大惊。

    不同老百姓的惊愕莫名,在江湖人士的眼中一眼便知道决战仍然是照常进行了,在这个时间,这个日子,这个紧张的京城气氛里,能够这么明目张胆的唯有这一次决战。

    一时间,无数的江湖人士从各自的房间走了出来,追逐那道白色身影而去。

    一座院子里。

    一名年老的道士目光悠悠的眺望着那道远去的身影,看了半晌,这便丢下手上的棋子,放弃了无聊之下和自己下的这局棋,拿起酒杯浅饮了一口后,这便用那略带一丝沧桑沙哑的声音自言自语道:“白云城主、陆小凤还有那与两人决战的人,这倒是吸引了贫道的兴趣了。”

    这次前来京城,无疑他也被这里的事情吸引了目光,也发觉了这恍如煮沸了的京城气氛。

    “也好。”

    “贫道也对这场决战很有兴趣。”

    其中两人与自己齐名,至于另外一人似乎是无端出现,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名号,但不得不说这却是最让人在意的地方,木道长就对这个据说姓岳的男子颇感兴趣。

    心思既定,木道长一把抓过放在桌子上的佩剑,晚风掠过,人已经自院子里随风消失了。

    同时。

    紫禁城。

    “是谁?”

    身为皇城的侍卫,在这一刻大为紧张,一时间戒备森严起来,长刀长剑,刀枪棍棒甚至弓箭都自侍卫的手中出现。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在皇城的屋顶,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手拿折扇的男子,正一个懒洋洋的躺在琉璃瓦上,一人一壶酒,一个月饼,正出神的看着天际的圆月,显然是做中秋佳节该做的事情——赏月。

    “下来!”

    “你是谁?为何来这里,是想要对圣上不利吗?”

    一名侍卫统领,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将双脚悬空在屋檐的青衣男子,对方一手持扇轻轻挥动,一手拿着酒杯,正在失神中,对于下面侍卫的警告压根儿就没放在眼中。

    “准……”

    就在侍卫统领准备下令放箭格杀勿论的时候,一名锦衣卫的千户制止了他的动作,“别乱来,他是陆小凤。”

    陆小凤?

    侍卫统领闻言一怔,指着那还在屋檐上不断摆动着双脚的人,讶道:“这个家伙就是陆小凤?”显然,陆小凤的声名他即便是皇城侍卫却也听说过。

    因为陆小凤朋友太多,上至官府,下至乞丐,**,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他的朋友,不管对方是否真心实意。

    可即便是这样,对方也不该这样肆无忌惮,

    比起侍卫统领,倒是锦衣卫千户似乎想起了最近在京城江湖人士中偶尔流传的那道关于决战的传言,只是后来被大爆炸的情况所遮掩。现在看来,这个决战……是真的。

    除去陆小凤,那么还有……

    念头刚刚想到这里,便见四周一片哗然,那轮圆月下,一道白色的身影踏月而至。飘然般落在了紫禁城的边沿的屋顶,站在了陆小凤的身边,安静的看着远方。

    正是白云城主叶孤城。

    “来一杯。”

    没有回头去看站在身后的人,陆小凤随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杯子,往里面倒满了酒水后,便往身后抛去,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月亮是一年中最圆的时候。”

    “……”

    不言不语接过陆小凤抛过来的酒,目光轻轻的扫了一眼杯中美酒,要知道寻常的时候他是从来不饮酒的,但在今天叶孤城觉得自己破例了。轻嗅了一下后,这便一口饮尽。

    “对了,你的剑呢?”陆小凤似乎想起了什么,撇过头问道。

    “我已经不需要剑了。”叶孤城面无表情,声音冷漠的给了这样一个回答。

    “噢?!”陆小凤对于这个回答倒不意外,而是笑着说道:“那恭喜你了。”

    面对陆小凤的这句回答,叶孤城只是说了一句:“你也一样。”说到这里,似乎察觉了什么,叶孤城头微微一侧,一支利箭便从耳边激射而过,带起他鬓角的发丝飘扬不已,却被他随手抓住了箭尾然后沿着原路甩了回去。

    噗嗤声中,一声闷哼在身后响起,随即便重物坠落在地的声响。

    屋顶。

    两人陷入了沉默,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天空,安静的赏月。

    屋下。

    皇城侍卫大怒,有人已经上了屋顶,却是无人敢上前,只能在远处死死的怒视着,手中弓箭遥遥指着两人。刚刚对方的动作,无疑是在给他们警告。

    而随着那警告之后,已经有人感觉到了一种心慌的触动,靠的越近便是跳的越快。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这种气氛给压迫的不敢上去了。

    与此同时。

    紫禁城内部。

    去向天子禀告情况的人却是在中途遇见了意外,就在侍卫前往花园的时候,却是被人中途拦了下来。

    正是太监总管王公公。

    “王公公您这是……”侍卫满脸愕然,有些不大明白对方为何阻拦自己。

    “皇上正在花园同皇后娘娘和贵妃们赏月,这中秋佳节合家团员才是大事。外面的那些事情就不用在意了,又不是造反,这些小事儿就由咱家来处理。”王总管挺着身子,目光中尽是不屑与阴寒。

    那怪异的语调和冰冷的目光,不由得将侍卫吓了一个大跳。

    正想侍卫还想要说什么,却见王公公那不含丝毫感情的冰冷目光扫来,直接让侍卫感觉到浑身上下一股冰凉的气息遍布,霎时不敢再说什么了,点头道:“单凭王公公吩咐。”

    不提这里发生了什么,在外面。

    之前这种情况让一些人勃然大怒,愤怒下除去向天子禀告的人,还有人去通知当朝的大臣们,其中还有人更是调来了火枪队,甚至连同火炮竟然也被人推了出来。显然,今晚的局势已经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灭顶之灾的感觉。

    这一切都表示了他们的态度。

    在这些人看来,这是江湖人准备逼宫吗?

    被派出去准备大臣的侍卫只是刚来到关闭的宫门的时候,便已经听见了外面的怒吼声。

    “退下!”

    “你是想要造反吗?是要诛九族吗?”

    嘶吼声,兵器出鞘声,紧随其后的是便是连续几声砰砰声响,便是刀剑坠地,没有了声息。

    宫外怎么呢?

    难不成是有人造反,冲击紫禁城?难道那大爆炸是真有人故意而为?刚来到门口的侍卫一时间满腹心思,而正准备开门的其他人亦是感觉到了不妥,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打开还是……

    只是这个念头没在几人的心中盘旋一会儿,便见一声轰然巨响中,宫门整个似乎遭受了巨大无匹的力道,整个被轰的倒飞了出去。巨大的门将里面的人直接撞的倒飞了出去,人在半空已经是鲜血飞溅,失去了生命。

    那侍卫人在半空,鲜血飞喷中,眼角的余光终于瞧见了那罪魁祸首。

    一袭黑衣黑袍黑色面具黑色手套,除去身上点缀的几点金色装饰,整个人笼罩其中。

    头顶的那轮新月装饰与天空的圆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赫然是一路从悦来客栈走来的岳缘。

    每踏出一步,每走出一段距离都是岳缘在提升自己,在压榨自己的力量。因为伤势的缘故,这短短的几天时间,远远不够。大爆炸造成的伤势,从根本上超出了他的想象。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一战他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哪怕是岳缘没有受伤的时候,亦是如此,更何况他眼下还有伤。

    一路上没有用轻功,正是这个缘故。

    就在这个时候。

    呆在屋顶琉璃瓦上的叶孤城和陆小凤同时感受到了气息,不约而同的目光朝下方落去,“来了。”

    话语落下。

    两人便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同幻影一般的出现在了眼前。

    目光挪移,陆小凤对岳缘这一身打扮有些愕然,“你受伤了?要不先赏下月,等你疗下伤。”

    “对你们,眼下足够了。”

    面对陆小凤的话,岳缘只是回了这么一句,彰显心中有着绝对的自信:“我们也该真正的团员了。”

    “你是在讽刺你自己吗?”

    白云城主叶孤城闻言冷然一笑:“只是不知到时留下的究竟是谁。”

    “哈!留下的是谁又有何分别?因为都是我啊!”

    一声轻笑,岳缘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黑色的双掌轰然而出,掌中一阴一阳一冷一热两道不同的气劲朝着两人席卷而去。

    轰!

    四掌交击。

    爆出惊天之响,狂暴的气劲朝四面八方涌去,震的四周的空气开始向波浪一样出现了波动,肉眼可见。

    同时。

    庞大的力道更是让脚下的这座宫殿轰然倒塌。

    决战,开始了。

    八月十五。

    中秋。

    月圆该岳缘。

    因为这是团圆的日子。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