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6章 面具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艳阳当空。

    离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已经有了三日的时间。

    这一场发生在京城郊外的爆炸,彻底的让整个京城陷入了混乱。当然这种混乱不是指老百姓,而是指官场上,行政上的混乱。这一场爆炸,虽然只是在郊区,但带来的震荡远远不止这些。

    调查的人从爆炸的规模推测出了火药的数量,当这个数量出现在当今天子的手上的时候,不仅是天子,连同那些调查的人都几乎吓了个够呛。这么多的火药,若是弄的好的话,只怕紫禁城……

    是有人想要造反吗?

    这是所有人得到调查结果后,产生的第一个印象。

    随即便是这么大数量的火药有何而来,面对这样的大事,从上到下有着不少人都想要追根究底,否则的话一旦调查不出什么,只怕倒霉的就是其他的人了。

    不管是上面还是自身的压力,都使得官府的人费了死劲去调查这个事情。

    一时间,流连在京城的不少的武林人士都受到了盘查。

    悦来客栈。

    房间。

    还是三楼。7∫

    还是靠窗。

    岳缘安静的端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

    在他的身边,则是商秀珣正在小心翼翼,心疼无比的为岳缘敷着金创药。

    岳缘的伤势比商秀珣想象中更为严重。

    先不说爆炸产生的火焰灼伤,单单气浪产生的震荡已经让正处爆炸中心的岳缘命悬一线。可以说,这几乎是岳缘至今以来最为危险的一次。哪怕以他的能耐,在这突来的爆炸中,在地利天时都不在自己这边的时候,亦只能堪堪保住自身的性命。

    换做其他人来,只怕等待他们的都只是一个粉身碎骨的结果。

    可是即便是保住了自身的性命,在那恐怖的爆炸中生存下来。可付出的代价亦是让商秀珣心痛不已。长生诀有着自我疗伤的能耐,在结合岳缘自身的境界,其能力更不用说。

    只是在眼下,这长生诀与龙元的力量都被岳缘在当时用来强行保自身的五脏六腑以及脑袋,避免被那一瞬间的恐怖音波震荡给将人生生的震死。

    岳缘用过狮吼功,以音波对付过别人,却是第一次自己生生的承受了这比一般音波恐怖万分的力量。

    现在……他正在疗伤。

    只不过疗的是内伤……至于外伤,只能暂时性的被岳缘自身搁置了。如果是换做寻常的话,这一点倒不用值得担心,可是不过几天后便是中秋节。那天便是决战的时候,却已经容不得岳缘有足够的时间了。

    一身白色的布缠绕其身。

    商秀珣几乎是双眸含着泪在为岳缘敷金创药,她万万没有想到岳缘的伤势会这么的沉重。其实比较起来,外表的伤势是远远比不上内伤的来的严重。可是在女人的眼中,这份外伤却显得无比的恐怖。

    因为美人儿场主从未想过一身悠然潇洒的岳缘会在某一天遭受毁容的代价……

    一个在外貌上几乎可以用漂亮形容的美男子,得到这样的结局,这让商秀珣如何接受?心中的那份心疼自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唯有那被眼泪一直浸湿的双眸代表着她的心情。

    这份心疼商秀珣并没有用语言说出来,只是在湿润的眼眸和温柔的玉手上表示出来。

    她了解眼前的这个男人。

    可是即便如此。商秀珣看到岳缘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便让她的内心不住一阵一阵的抽搐。一点一点的敷上药,然后温柔的用白布包上,不一会儿岳缘便是上下全身一身白。

    流露在外面的唯有一双漆黑亮澈的双眼。

    “情况怎么样呢?”

    目光温柔的望着商秀珣的动作。岳缘看着她那还有些焦曲的头发,开口询问道。

    “情况并不好。”商秀珣知道岳缘询问的是什么,可其结果仍然让她感到心惊,“死了不少人。”

    看着商秀珣有些迟疑的表情。岳缘直接问道:“不少是多少?”

    “……”两人目光对视半晌后,商秀珣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上万!”

    死亡的人上万。这是她通过悦来客栈的关系从官府那里得来的消息。虽然青衣楼的那个据点地处郊区,可并不代表这个地方便是毫无人烟的所在地。

    巨大的爆炸造成的地震外加声浪直接让横扫了周围数里方圆。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如同商秀珣这样的顶尖高手,在这声浪中生存下来,震荡与声浪直接将不少的民房彻底的震翻,恍若真正发生了地震一般。不少的人是在睡梦中,被倒塌的房梁直接砸死的。

    再加上产生的混乱……

    最后所造成的伤亡让商秀珣觉得触目惊心。

    “……”

    闻言,岳缘沉默了。

    许久。

    商秀珣才用略显低沉的声音说道:“不过我已经让人去安排解决了。”

    两人都没有料到,一个解决叛徒的简单事情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除此之外,在那一战中,只怕还有一个与自己有关的后人也陨落在了这一场爆炸中。那样的爆炸,在出口机关被彻底锁死的情况下,在杀掉了霍休后,只怕除了自己,无人能够在那样的爆炸中生存。

    “……”

    岳缘还是保持着沉默。

    在这个时候,哪怕是商秀珣也不知道岳缘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她能够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沉重之感。

    “对了。”见气氛有些凝重,商秀珣转移了话题,若有所指的说道:“那公孙兰这些天都过来过,想要见你,但我拒绝了……我想她似乎猜到了什么。”

    “我不想让他人见到你现在这般模样。”

    “任何人!”

    商秀珣的语气颇有些激动,玉手再度抚摸上了岳缘那被白布包裹的脸,轻轻的摩挲着,那一直在眼眶里旋转的泪珠却是终于忍不住的滑出了眼眶坠落下去,最后落在了岳缘的腿上。

    涩咸的泪水没入白布。渗入了伤口,让岳缘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疼痛。

    绵长却又有一种刻骨。

    “没事。”岳缘右手抓住商秀珣的玉手,安慰道:“你知道我会长生诀,这些伤势只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而已,并无大碍。”

    “可我就是不想让其他人见到你现在的这般模样。”

    反手死死握着岳缘的右手,商秀珣的模样十分的认真,说道:“这次决战取消或者延后吧!”

    “不行!”

    听了这话,岳缘却是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了,语气严肃道:“这次的决战势在必行。”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岳缘如何不了解。三人一体。定下的决战之日将不会因为任何的事情有任何的波动。

    “可我不想你用这样的姿态决战!”

    双眸微红,商秀珣死死的盯着岳缘,一字一句的说道。

    眼前的女子在担心什么,心中想什么,岳缘知道,微微一笑,伤口牵扯而出的疼痛被岳缘视而不见,左手也抚摸了下商秀珣的玉脸后,可惜的是双手上的白布所包并不能让人有最好的触感。岳缘轻轻的为对方擦拭了眼角的泪水,笑道:“那美人儿场主就为我造一样可以遮掩我现在这种面貌的东西吧……”

    “……”

    微微仰头,忍住那又要流出的眼泪,商秀珣最后还是颔首点头。

    红鞋子据点。

    身为大姐的公孙兰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

    而在她的身侧。则是站着老八薛冰和老四欧阳情,两女此刻正有些愕然的盯着自己的大姐在自己的位子上发呆,那种状况是两女多年来首见。至于其他几人则是被公孙兰派去追踪上官飞燕与霍天青的踪迹了。

    这两人在那一天发生爆炸后,便逃得无影无踪。

    大姐是怎么一回事?

    薛冰和欧阳情两女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发现了各自的疑问,却也都不知道其中原因。至于她们自己,其实在这段时间偶尔间也会忍不住的一个人安静的发呆。只是这种情况确是自身的隐秘,不敢也不想让其他姐妹发现。

    尤其是在红鞋子出现了那样的情况后。

    最后,还是老八薛冰出口,打破了公孙兰发呆的迹象,说道:“大姐,我们在京郊寻到了二姐的踪迹……二姐,情况有些不太好。”

    “嗯?”

    思绪回转,公孙兰从发呆中回过神,目光一凝,盯着薛冰,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二娘的逃脱,公孙兰早已经猜测到了有人因为姐妹情谊松了手,她知道自然不会去问。

    但在这一刻再度听见二娘的消息,公孙兰有些诧异,“她怎么呢?”

    “二姐疯了。”

    回话的是老四欧阳情,她的脸色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哀,“二姐在那爆炸的地方不断的赤手挖着,她似乎在找人……可是因为有官府的捕快和侍卫,最后二姐与他们交手,被围攻受了重伤……”

    “所以你们救下了她?”公孙兰听到这里接过了话头,看着已经沉默下来的薛冰和欧阳情。半晌,公孙兰叹息了一声,这才说道:“走吧,带我去看看她。”

    薛冰和欧阳情两女对视了一眼,这便转身带着大姐朝安置二娘的房间而去。

    只是当三人来到房间后,见到的只是老二的尸体。

    蓬头散发的二娘的手中握着一块被大火烧焦了的只能大概分析出这是一块粉色的衣衫碎片。

    看着这一幕,三女都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语。

    五天后。

    离决战之日只不过还有两日的时间。

    但在这一天的时候,公孙兰终于在悦来客栈见到她想要见的人。

    随着房门的打开,公孙兰看到了那端坐在里面的人,只是入眼的一刹那,她整个人怔在了门口,呆呆愣愣的看着站在房间里面的岳缘。

    一身黑袍遮身。

    双手更是戴着一双黑色的手套,整个人都藏在这一身奢华的黑袍之中。

    不仅如此。

    对方的头上还戴着一个颇为奇特的黑色面具。这个面具不同一般的面具,显得颇为的诡异与大气,将整个人的头部包裹,看起来似乎与那身黑袍链接在一起。

    而在头顶,则是点缀着一道奇特的新月。

    可以说整个人都在其中,使得外人压根儿看不出也看不到人的模样。整个人给人一种诡异与神秘。

    “怎么……”

    岳缘缓缓的转过身,露出了这一身装扮中唯一透露在人前的那双眼眸,道:“认不出我呢?”

    “你!”

    公孙兰目瞪口呆,她设想过,也猜测过,却未料到再次见面会是这样。

    “我什么?”

    “我还是我啊!”

    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岳缘指着桌上的酒壶,笑道:“我正准备饮酒,你来的正好,美酒需要美人来倒,这才足够美味。”

    “……”

    深吸了一口气,公孙大娘踏步而入,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桌前,拿起那酒壶给两个酒杯中添满了酒水后,这才端然坐下,随后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让人熟悉的陌生人。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未完待续。。)

    ps:唔,今天就2更。R7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