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0章 蝉!螳螂!黄泉!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通道。

    岳缘一边走一边查探着眼前的情况。

    一路行来,可谓到处都是青衣楼杀手的尸体。譬如眼下,经过查探后,岳缘发现这些杀手之死并不是完全死在一个人的手上,而是两个人。

    一明一暗。

    其中死于刀伤的是死于暗杀,被人以背后出刀。

    这种杀人方法颇似杀手。

    在青衣楼这种杀手组织里的杀手被杀手所杀,现在看来颇为荒诞好笑。但同样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杀手的身手着实不错,不是这些青衣楼杀手们可以媲美的。

    伸手翻开尸体上的伤口,岳缘以真气探寻了下,发现这伤口并不一般,不似中原的武器造成的伤口。侧着头,寻思了一会儿,岳缘的眼神这才变得冷了起来。

    “武士刀。”

    “竟然有扶桑武士的踪迹!”

    起身,岳缘正想加快速度进入其中的时候,却又被另外一批的尸体所吸引。这批尸体的伤口不同之前,只是一入眼,岳缘便是一怔,这些伤口很小,小的好像是被蜜蜂蛰过一般。

    这是针伤!

    双眼微微一眯,岳缘低头沉默不语。沉吟了半晌,岳缘这便起身,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只不过在岳缘走了一段的路程后,却是发现这里面的环境越发的暗了。

    插在通道两侧的火把什么的早已经熄灭,看着面前的通道就好似看见一条通往黄泉的大路。

    幽暗。

    寂静。

    能让人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而在这个时候。

    外面。

    商秀珣追逐那离开的人,已经有了结果。

    在一处巷道里,霍天青被商秀珣给堵住了。

    目光微凝,借着月色霍天青看清了眼前这个有着小麦色肌肤的靓丽女子,对方虽然是一个女子,但霍天青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姑娘是谁?为什么跟着在下不放?”霍天青抱拳拱手示意,做足了礼数。

    面对霍天青的问题,商秀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是青衣楼的人?”

    “……”

    目光一变,商秀珣的问题让霍天青不由的一阵心跳加快,他突然想起这一次霍休三人重聚的缘由,难道他们之前让自己阻拦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不!

    有哪里不对!

    心中思绪变化万千,但霍天青的嘴上还是回道:“不是。在下霍天青,乃天禽门之人。”

    天禽门?

    商秀珣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霍天青,对于这份自我介绍丝毫不在意,反而是抓住了一点直接问道:“可我为什么看到你从青衣楼据点出来?告诉我,那里面发生了什么?”

    霍天青沉默了。

    这一个问题已经表明了眼前女子的来意,同时也告诉了他对方的身份。

    霍天青望着商秀珣,一时之间没有说话,而是保持了安静,内心却是不由的升腾起了一个感慨。今晚过后,只怕青衣楼再也不存。演了那么多年的戏,霍休也该谢幕了。

    ……

    黑暗在蔓延,蔓延的地方是心。

    当那份妖媚的让人发颤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的时候,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霍休与独孤一鹤是被这种奇诡的笑容所引,至于服部千军则是回想起了教主的身影,当初猿飞日月死的时候,教主就是这般笑的。甚至,服部千军自身也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恐惧。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黑暗中的三人虽说听到了这笑声,也凭借声音确定了对方的位置,但并没有立即出手的打算。

    首先开口的是霍休,只听他那略显苍老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里回荡开来,“你是谁?”

    独孤一鹤的注意力此时也集中在了来人的身上,戒备不已。

    眼下。

    局面说复杂是复杂,说简单也是简单。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天只怕想要安然从这黑暗中走出,是不大可能了。

    “杀你们的人!”

    “当然,你们也可以用其他的东西买命。”

    那娇柔恍若女声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言语中尽是张狂与肆意。

    “譬如……”出声的是独孤一鹤,他也想知道这人为了什么,心中更是在猜测对方是否便是霍休嘴中的那个人。

    “金鹏宝藏。”

    一句话道明了来意。

    黑暗中,霍休与独孤一鹤两人的神色同时一凝。如此明目张胆的表明来意,尤其是在青衣楼据点里,这般做法是自信还是自负?思绪千转,霍休与独孤一鹤几乎同时得到了一个一样的答案。

    对方是与那个扶桑武士是一伙的。

    甚至。

    对方只怕还不是霍休想象中的那个人。

    该死!

    霍休的内心突然对自己的安排有些不自信来,未等到该来的人,反而是多出来一部分同样对金鹏宝藏有着兴趣的外人,这让霍休第一次有一种无法掌控局势的感觉。

    因为霍休实在是想象不出有哪个势力在集合了扶桑武士,又对金鹏宝藏感兴趣的存在。在脑海里思来想去,一些江湖门派都被霍休排除在外,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

    对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不是江湖中人。

    不是江湖中人,那么对数量庞大的财宝感兴趣的只有……朝堂中人。

    霍休是一个聪明人,只不过是在脑海里分析了半晌,便已经大概的推测出了对方的来历,对方究竟是南方哪个王爷的人?自二十年前魔教造反失败后,这些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在脑海中浮现造反这个词汇。

    定南王?

    太平王?

    一连串的王爷名字在脑海里翻涌而过,但最终还是无法确定。这仅仅是猜测,霍休无法肯定,除此之外对方也有可能是出自锦衣卫与东厂的人。有这个疑惑,仅仅是因为对方那柔媚的似乎女人的声音而已。

    金鹏宝藏……上官飞燕到底泄露出了多少秘密。

    最后,霍休的愤怒放在了假扮丹凤公主的上官飞燕的身上,这个金鹏宝藏的秘密搞的现在似乎是天下皆知,这不由让人觉得狼狈无比。

    安静了半晌,那娇媚的声音再度回响在房间里,“只要你们将金鹏宝藏交给我,到时荣华富贵便可以唾手可得,而不用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你们可以正大光明的享受。”

    “甚至还可以让你们的武功再进一步。”

    是诱惑也是威胁。

    但霍休和独孤一鹤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在两人的眼中,这份诱惑是带着鲜血的,是带着毒药的。脱了金鹏宝藏这个大坑,只怕到时跌入的是另外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恐怕会万劫不复。

    这样的结果不能接受。

    再说这对局中,谁人落败还不到结局,说这些太早了。

    “可老夫不信任你啊!”霍休没有停顿太久,便给出了答案,同时扭头对站在另外一个方向的独孤一鹤说道:“看来你我得真心实意的合作了。”

    “哼!”一声低哼算是独孤一鹤对霍休的回答,对此霍休则是笑笑不语,他从独孤一鹤的声音中听到了满意的答案。至于旧友阎铁珊之死,压根儿就没有放在两人的心上。

    秘密知道的人越少,那才叫秘密。

    “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娇媚的声音变的冰冷,杀意四溢,在金九龄这一声吩咐过后,服部千军再度动手了,而同时他自己也有了动作。无数的连着红线的绣花针激射而出,射的方向并不是霍休与独孤一鹤的身上,而是头顶的屋顶。

    只听一连串叮叮叮的声响,这些绣花针没入房顶。至于线的另一头,则是绑在了金九龄的身上。

    此刻若有光亮,定会让人诧异的发现金九龄整个人如同一只摊开网等待着猎物的蜘蛛匍匐在了半空,正聚精会神准备狩猎眼前的猎物。

    在金九龄出手的刹那,服部千军已经连环刀气出手,伴随着的还有他随手扔出的无数暗器飞镖,朝两人刚刚说话的地方激射而去。人,同时则是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服部千军真正的目标是那个同样擅长杀人术的霍休。

    黑暗中。

    两个顶尖杀手,两个都擅长无声杀人术的人已经纠缠在了一起。在双眼无法动用的黑暗中,两人近身缠斗,招招致人死地。防备的时候,更是只能借用耳力来听风,感觉四周的气流涌动再加上自身的经验来防备,一时间两大高手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境地。

    至于金九龄则是扑向了独孤一鹤。

    人脚不沾地,奇诡的身法在黑暗中显现,借着那在半空弥漫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红线,金九龄一手持一枚绣花针一手握住丝线直刺独孤一鹤。

    叮!

    黑暗中,绣花针针尖与长剑剑尖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碰撞在了一起。

    一丝火星四溅。

    独孤一鹤只觉剑身传来一股庞大的重量,让他有一种握不住剑的错觉。

    同时,独孤一鹤借着这一丝火星亦看清了对方手上的武器,那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绣花针,若不是没有看错,他差点认为对方手上拿着的是一柄重剑。但就是这么一枚绣花针却是让独孤一鹤的内心将警惕情绪提到了最高点。

    举轻若重。

    来人是一个绝顶高手。

    看着长剑有被一枚绣花针压弯的迹象,独孤一鹤的绝学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应手而出。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