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9章 蝉!螳螂!黄泉!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耳边更是连什么都听不见,唯一能够感觉到的是无尽的空寂。

    在黑暗来临的那一刻,在场的独孤一鹤还有阎铁珊两人就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甚至连心跳也被压制到最轻微的地步。黑暗是杀手最为喜爱的环境之一,而眼下这个房间里有两个杀手。

    独孤一鹤开始不太明白,为什么以三人的能耐无法拦下那些暗器,哪怕是无法全部拦下,至少也能够留下一两个火把,留下一丝光亮。但在火把全部坠灭后,独孤一鹤便明白这个环境亦是霍休喜欢的。

    独孤一鹤不敢出声,阎铁珊就更不敢。

    无声杀人术,顶尖杀手都极为擅长这一手法。服部千军不意外,而掌管了十几年时间青衣楼的霍休同样擅长。

    独孤一鹤面对一人不惧,但面对两人……甚至是三人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把握。

    因为杀手是不讲规矩的。

    所以,在独孤一鹤看来这份黑暗,黑的不仅是眼,还是人心。哪怕他自己眼下外白内黑,但这样直接动手,仍然是独孤一鹤不擅长的。因为他当了太长时间的正派掌门了。

    黑暗中。

    脚几乎是贴着地面移动,不发出[丝毫的声响,人更是屏住了呼吸,以避免呼吸而产生的气流让他人察觉。耳朵微动,独孤一鹤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四周一切可疑的动静。

    手中已经出鞘的长剑,则是谨慎的守在自身的三尺之围。

    这黑暗的一幕,对独孤一鹤来说将是他这一生中最为危险的时候。对他如此,对其他人亦不例外。在这里,或许情况最好的只怕是霍休了,毕竟这里是霍休的据点,他最为了解不过。

    同样。

    屏住了呼吸的阎铁珊更是一动不动,额头不知何时已经沁出了不少的汗水。

    他在紧张。亦在恐惧。

    内心里更是后悔,为什么会将霍天青派出去,而不是留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在先前,阎铁珊亦没有预料到会遭受到这黑暗的场景。哪怕是在心中分析了多种可能,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之前之所以敢将霍天青派出,是因为独孤一鹤的存在,三人之间彼此的牵制。

    但眼下……

    阎铁珊不敢保证自身的安危了,只怕连独孤一鹤自己也不敢。

    在这里没入黑暗的那一刻,阎铁珊便知道自己面对的敌人不仅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扶桑武士,只怕还有霍休。因为谁也料不到在这漆黑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谁会下黑手。

    任何人,在这一刻都不值得信任。

    紧张而凝重的气氛在黑暗中几乎凝结成实体,再加上夏秋时分那有些闷热的天气,额头的汗水阎铁珊甚至连擦拭的动作都不敢有,生怕丝毫的响动便会带来不可想象的后果。

    所有人都在等待。

    等待谁先露出破绽。

    半晌。

    阎铁珊眼珠微微转动,右手悄无声息的没入了自己的衣袖里,从里面缓缓的掏出了一样东西,而同时他额头的汗水越发的多了,其中不少沿着鼻梁开始滑落。

    最后。在鼻尖处凝结成了一颗豆子般大小的汗水。

    忽然。

    正当阎铁珊想要擦拭汗水的时候,这颗汗水自鼻梁坠落,直接落在了阎铁珊自己的手背上,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

    不妙!

    这两个字几乎同时浮现在脑海。未等阎铁珊来得及有其他的动作,只听空气中突兀的浮现出三道极细的破空声响朝他的方向涌来。

    刀气?!

    这声音让人听起来颇为熟悉,之前那扶桑武士的刀气破空声便是这种。在反应过来的那一刻,阎铁珊手中的事物已经朝前面的三个方向分别丢出。

    不仅如此。左手再度没入怀中,掏出了一包药粉,直接洒在了四周。

    来此阎铁珊自然准备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管家霍天青。还有其他的东西。以珠宝阁的财力,他阎铁珊还是能够在江湖上买到一些可怕的暗器与毒药的。

    即使想杀我,你们也得付出代价。

    然而——

    在一手毒药刚刚洒出,另外一手扔出的事物挡下了那三道刀气的时候,一只毫无声息的手不知何时放在阎铁珊的背心。

    “嗯?”感觉到身后无声无息的多出了什么,阎铁珊还未来得及转身,便感觉一股庞大的掌力自后背传来,透体而过。那脱口而出的话最终在这一掌下变成一声悲哼,一口鲜血直接自嘴中喷出。

    怎会!!!

    黑暗中瞧不见任何的东西,受到重创的阎铁珊在这一掌下整个人被击飞了起来,人不由自主的朝前面飞去。人在半空,阎铁珊仍然不明白自己洒出去的毒药竟然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反倒是那一瞬间的松懈给他带来的致命之灾。

    身躯抛飞在半空的阎铁珊再度遭受到了重击。

    一前一后两柄武器同时插在了他的身上。

    凭借那武器入体的感觉,阎铁珊知道那是一柄武士刀以及一柄长剑。

    谁用刀?

    谁用剑?

    谁用掌?

    在这一刻,阎铁珊明白了,他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容。这丝笑容还未来得及落幕,刀剑几乎同时发力,交击声中产生的劲气径直将阎铁珊的身体搅成了碎末。

    鲜血飞舞,使得整个房间里下了一场血雨。

    黑暗中。

    霍休慢条斯理的将手上的衣衫随手扔掉,刚刚阎铁珊洒出的毒药被他用一件外衣所挡,这剧毒倒是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而在这个时候,黑暗中,刀剑交击声声声入耳。

    显然是服部千军与独孤一鹤交上手了。

    提前杀掉这个重利的商人阎铁珊,这样的结果说穿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满意的。因为从某方面来说,这里其实都没有盟友,大家是各自为战。刀剑交击声极为短促,不过是在互相试探性的交手了几招后,便没有了声息。

    霍休知道,这是双方都在隐藏实力,因为这里并不止两个人。

    那么接下来……该杀谁呢?

    场面再度恢复了之前的那种凝重状态,唯有那刺鼻的血腥味弥漫整个空间。

    武功最差的阎铁珊已经出局,而在此的剩下三人武功都是顶尖。在阎铁珊死后,局面并未显得明朗,反而是越发的紧张与凝重了。

    黑暗中三人的脚步都没有离开地面,几乎是摩挲着前进,至于地上那有些黏糊糊的鲜血对于三人来说都不在意。服部千军与霍休的无声杀人术再度施展,而独孤一鹤人更是以一种奇妙的状态缓步前行。

    此刻,若是有人能够夜视的话,定能发现三人正缓步朝正中央前进,不须一会儿三人便会在场中汇聚,形成交点。

    很快。

    三人的脚步越发的慢了,而空气中那潮热的感觉越越来越重,在刺鼻的血腥味中三人已经渐渐的来到中央处。

    前伸的武士刀、长剑还有手掌竟是不约而同的碰在了一起。

    气氛一怔。

    随即便是刀气、剑法与掌法呼啸而出。

    鬼轮斩!

    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

    还有霍休的无名掌法轰然而出。

    刀气!

    剑气!

    掌劲!

    于这一刻汇聚。

    眼睛在这一刻是无用的,有用的唯有自身的耳力,以及自身的经验。

    刀剑交击,掌风肆意,三人同时对对方出手。

    每一个人在这一刻的对手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气劲爆发如狂风扑面,刀气剑气纠缠,三者的交击使得地上的地板遭受了重创,开始不断地起伏波动,随后炸裂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出,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中不知砸到了多少的东西。

    几乎同时。

    只闻空气中发出一声几乎声不可闻的嗤嗤响声,场中交手的三人各自负伤而退。

    “教主の刺繍針!!!”

    服部千军低沉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扶桑语言在这种场面显得有些怪异,而且声音中更有一种奇特的情绪。

    “嗯?”独孤一鹤同样是声露疑惑,左手摸了一把肩上的伤势,凭伤口的感觉便让独孤一鹤知道这是一种极细极轻的暗器,在脑海里寻思了一下,独孤一鹤便推测出这暗器应该是针一类的存在。

    同时。

    霍休亦是一手捂在了脸上,脸侧上有一道细微的沟壑,刚刚的暗器直接在他的肉脸上开出了一条道。因为在脸上,这让霍休感受到了一种火辣辣的疼痛。

    轻抚着脸上的伤口,霍休同样推测出这是由什么样的暗器造成的。

    与此同时,那弥漫整个房间的血腥味中突兀的多出一股花香味。

    霎时。

    霍休和独孤一鹤都知道这个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来了一个人。

    独孤一鹤表情显得极为的凝重,内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至于霍休却是嘴角微扬,面露一丝笑意。

    来的越多越好。

    这里将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霍休内心的杀意如汹涌的波涛,他之所以选择这里做据点,那是他已经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是这样的环境下谁也看不见谁,唯有那凝重的气氛几乎凝结成了实体,有一种要让这个空间生生压塌的错觉。

    “呵呵……”

    黑暗中,有人突然笑了。(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