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2章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花香满屋。

    花满楼在一个人无聊的插着花,虽说他双眼不能视物,但那鲜花在他之手上却更添数分魅力。

    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在房间的另外一边。

    一名素衣少女正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而一脸淡然冰冷的西门吹雪则是不言不语,安静的听着少女的唠叨。素衣少女正是峨眉弟子孙秀青,自伤势大好以来她也回了峨眉派在京城的据点呆过,但更多的时间还是在这里停留检查。

    毕竟那声名赫赫的孔雀翎所造成的伤势,没有人敢小觑。

    一人比较活泼好动能说会道,一人则是沉稳安静。

    一静一动的组合给人一种和谐的味道。

    侧着耳朵听着那活泼的话语,这并不是花满楼去偷听,而是孙秀青的声音已经接连不断的闯入了他的耳中,从那语气中可以听出对方有着欢快的心态。

    这倒是一个青春无邪的女子。

    自那天傻乎乎的救人,花满楼便了解了这个女人的性子。

    是一个好女孩。

    同样。

    花满楼更能感觉的出来孙秀青对西门吹雪的态度。

    不同对惫懒的陆小凤,也不同对待自己,对三人的态度完全不同。对自己与陆小凤那是客气更多,但对西门吹雪……则是有着一种真心实意。

    美女配英雄。

    花满楼当然看得出这峨眉派弟子孙秀青只怕是对西门吹雪心有所属了。

    而且更让花满楼诧异的是西门吹雪的态度。

    西门吹雪是一个有洁癖,很挑剔,喜静的人。但对于孙秀青那明显活泼了的态度并没有明显的抗拒……这份态度,让花满楼颇为在意。以他对西门吹雪的了解,难不成……

    一个人在角落插花,安静的听着闲谈,花满楼才不会承认自己本身是打算偷听来着。

    而就在花满楼正准备继续听两人的对话的时候,只见房门突然被推了开来。

    陆小凤打着哈欠,一脸无奈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霎时。

    房间里的对话声,还有插花的动作戛然而止。

    “哎?”

    陆小凤一踏入房间,目光便定格在了孙秀青和西门吹雪两人的身上,审视的目光来回的在孙秀青和西门吹雪两人的身上来回扫荡了一下,眼中闪烁着奇特的颜色,嘴上却是用关心的语气询问道:“看情况孙女侠的伤已经无大碍了。”

    女侠……

    一听陆小凤的这句称呼,孙秀青的面色顿时变得绯红一片。尤其是知晓了那天交锋的人的身份后,现在回想起来她当时实在是太过不自量力了。一回想起来,就不由的让人觉得羞恼。

    未等孙秀青开口说什么,一旁的西门吹雪已经看不过去,直接出声打断道:“倒是你怎么会出来?不是说要闭关,不成为绝顶高手不出来吗?”

    陆小凤侧着头,用一种这你也信我就说说玩的眼神瞅着西门吹雪,直到对方面色越来越冷就快要拔剑的时候,陆小凤这才将这股玩闹的表情收敛,同时望向走过来的花满楼,这才用一种很诡异的语气说道:“心绪不宁,差点走火入魔!”

    花满楼听了这话不由一惊,右手已经搭在了陆小凤的手腕上,同时疑惑道:“到底怎么回事?”检查了下,花满楼发现陆小凤只是脉搏跳的极快,并没有其他的状况。

    可这便是最大的问题。

    以陆小凤的身手,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除非发生了什么让人错愕不止,震惊不已的事情。因为这只是单纯的心情问题,可就这心情问题,在眼下的这个局面,确是丝毫不能让人忽视。

    高手交锋。

    一个不好,便是殒命的结局。

    尤其是在面对那人还没有把握的时候,这些问题就更加的重要了。

    迎着三人的目光,陆小凤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以他的厚脸皮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目光在孙秀青的脸上停了半晌,最后又看了看西门吹雪,最后陆小凤咬牙做了决定,在三人的期待中陆小凤道出了原因:“我琢磨着……我可能是想女人了。”话说的吞吞吐吐,结合着那诡异的语气,霎时让在场的三人懵了。

    于是,现场陷入了一阵难言的安静。

    半晌。

    孙秀青的面色再度变得有些发红,她万万没有料到这名闻天下的陆小凤一出关会来上这么一出,原本脑海中的印象彻底的崩毁了。

    花满楼一手捂着额头,哀叹了一声,对此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至于西门吹雪只是将手一动,铿锵声中手中宝剑已经是半出鞘。

    “至于吗?”

    三人的表现让陆小凤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尤其是西门吹雪拔剑的动作更是让陆小凤眉头直跳,他这是让自己彻底的只有两条眉毛了吗?摆摆手,陆小凤不着痕迹的退了一小步,这才继续说道:“所以我决定现在去怡情院喝喝花酒,彻底的轻松一下。”

    “告辞!”

    抱拳,随后陆小凤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顿时,房间里再度只剩下花满楼、西门吹雪和孙秀青三人。

    孙秀青瞅了瞅花满楼,又看了看西门吹雪,闷了半晌,这才开口说道:“那我也先离开了。打扰了,告辞。”这两人和陆小凤是什么关系不言而喻,眼下她只是外人,再说一个女人总不能去青楼吧?

    这要是被其他人察觉,只怕她的师傅独孤一鹤会直接宰了她,那是彻底的给峨眉派丢面子了。

    离开前,孙秀青与西门吹雪对视了一眼,盈盈一笑这便走出了房门。

    在孙秀青也离开后,房间里便只剩下花满楼和西门吹雪两人。目送着孙秀青离去的背影,在对方消失在视线中后,西门吹雪这才出声说道:“他的情况不妙!”

    “嗯!”花满楼闻言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两人是谁,与陆小凤又是何种关系,自是知道陆小凤的那种状况,只怕出了什么让人不知道的问题。

    紧接着两人也稍微做了一下乔装后,这便离开了房间,朝怡情院的所在去了。

    同时。

    京城另外一个隐蔽的地方。

    密室。

    “!!!”

    微合的双眼忽的睁开,在这昏暗的密室里如同划过一道闪电,点亮了整个空间。

    盘膝坐在其中的叶孤城偏着头,将右手放在了左胸上,感受着那不规则的跳动,心绪在这一刻急速变化。那股莫名的感应,在刚刚的那一刻让他从闭关中苏醒了过来。

    心,跳的有些快了。

    嘴唇微动,叶孤城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整个人如同高空中的云中寒冰,在这一刻没有飘渺的气度,而是浑身上下肆意散发着一种冰冷剔骨的寒意。

    这股寒意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寒气,而是一种骨子里的感觉。

    半晌。

    轻放在左胸上的右手拿起,手掌虚空以握,似乎握住了一柄剑不存在的剑一般猛的朝前方划了过去。

    刺啦!

    只听一声嘶响,石屑四溅中,数丈外的石壁上已经留下了一条剑痕,而那挡在他面前的石桌则是在这一划之下,彻底的分成了两半,在地面上同样留下了一条划痕。

    这一划,就好像拔剑斩去了什么。

    微蹙的眉头在这一斩下恢复了原状,心跳也在这一划下平静了下来。

    “无瑕无垢,无牵无绊,才能达到剑之最高境界!”

    话语落下,双眼闭上,一切又安静了下来,再度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渐渐的,这里面再也让人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就好似是一片虚无。甚至连呼吸都不得,唯有那冰冷残存,就好像密室里住的不是人,而是一柄一柄的剑。

    三天后。

    东南方,太平王府。

    身为世子的宫九一个人蹲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摆在地上的一个小瓷罐子。那里面,则是装着两只蛐蛐儿,此刻宫九正在用一根热草,带着满脸傻兮兮的笑容拨弄着罐子里两只蛐蛐儿,看着它们斗做一团。

    至于身下的衣摆,则是被他自己用脚踩了好几下,满是泥巴。

    “咬!”

    “咬它!”

    “咬死它!”

    “哎呀,这么差,要你何用?”见自己亲睐的那只蛐蛐儿惨败,宫九不由大怒,伸出手指直接将两只蛐蛐儿的脑袋摁在瓷罐子里的土中,于是眨眼间两只蛐蛐儿便死于非命。

    他这副傻乎乎,如同幼稚儿的表现要是落在其他人的眼中自会觉得好笑。即便是因为他世子的身份不能明理嘲笑,但暗地里仍然会是讽刺。

    至少如果是太平王见到这个场景,只怕会再度拿起棍子狠揍这个让人失望的儿子。

    可这些都只是外人,无法了解他的人人才会这么想。

    站在宫九背后的沙曼却不是这么想。

    居高临下看着眼前这恍若闹脾气的小孩儿的宫九,她的内心没有任何的嘲讽,反倒是那恐惧越发的浓厚了。看着宫九那一副拼了老命的劲儿往死里按那两只蛐蛐儿,哪怕是两只蛐蛐儿早在他的大力上粉身碎骨,可沙曼仍是不敢提醒一声。

    沙曼这些天来很想提醒宫九该做小老头交代的事情,但除了在鞭打对方的时候,宫九压根儿不去理会。

    这样的做法让沙曼无可奈何。

    沉吟了半晌,沙曼还是决定将这几天收到的奇怪的消息说出来,“宫九,我收到消息海岛那里发生了大浪,将整座海岛淹没了。”

    淹没?

    还在不断摁着蛐蛐儿残躯的动作一顿,脸上泥巴灰尘一大把的宫九缓缓的转过头,清澈明亮的目光落在沙曼的脸上,疑惑道:“也就是说海岛上的桃林也被淹没了?那不是代表我以后没有桃子可以吃呢?”

    不问缘由,不问结果。

    在他的眼中担心的是他的吃的。

    沙曼被这股纯真的眼神瞅着一愣,竟是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呵!”

    轻笑一声,宫九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才转身正面对沙曼,笑道:“这不是你我所希望见到的吗?接下来,就按照我说的来做吧。”

    面对这句话,沙曼不敢有丝毫的言语。

    紧接着,宫九打了一个哈欠,面色有些疲倦,整个人如同吸了毒的瘾君子一般,身子不由的蜷缩着哆嗦了一下,目光怔怔的落在沙曼的脸上。

    该死!

    又来了!

    迎着这道目光,沙曼贝齿紧咬,她的心在这一刻跳的很快,深吸了一口气,拿起那挂在腰间的皮鞭,然后一马当先的朝一边的房间里走去,打开密室之门,率先走了其中。而在她的身后,则是开心的像小孩子的宫九一蹦一跳的跟了进来。

    转瞬间。

    密室中紧闭,唯有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劈啪声和呻吟声传出。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